0°

灵异小说《死亡公交》精编版,死亡公交电子书无删减全文阅读

7770 个字符,3 张图片,大约需要 11 分钟阅读
东风运通公司(化名)现招聘司机一名,要求年纪25周岁以上,能够熟练驾驶蓝星公交,待遇丰厚,地址房子店客运总站,联系人陈伟,手机号186....而这招聘启事上所说的蓝星公交,正是我所熟练的老式公交车!

东风运通公司(化名)现招聘司机一名,要求年纪25周岁以上,能够熟练驾驶蓝星公交,待遇丰厚,地址房子店客运总站,联系人陈伟,手机号186….而这招聘启事上所说的蓝星公交,正是我所熟练的老式公交车!

《死亡公交》小说完整版全文已出

看全书请关注微信公众号:ucbadu,回复小说名字或数字  940 即可看完整章节了。

灵异小说《死亡公交》精编版,死亡公交电子书无删减全文阅读

现在我是不会打开看了,好奇是会出人命的,这前三任司机,看似周炳坤没死,其实他的结局才是最悲的,原本该死的应该是他,可他疼爱老婆,让来历不明的珍珠项链给了自己的老婆,结果他老婆当了他的替死鬼。

照这么推算的话,只要开过14路公交车的司机,注定的结局都是死!

幸好我没结婚,也没女朋友,自己虽然穷,但不贪财,发现了莫名财物都是保留了下来,等待失主,如若不然,可能我已经没命来找周师傅了。

在回去的车上,我一直在想,到底用什么借口去跟陈伟辞职,想着想着,手机忽然响了。

刚一接通,听到的第一句话,我就僵硬在了原地。

“明子,你赶紧来中心医院一趟,你奶奶突发心肌梗塞,这一次可能挺不过去了。”电话是我爸打的,语气不急,但却很悲。

我心头一颤,手臂都开始哆嗦起来了,我甚至感觉脊梁骨都发凉。

奶奶突发心肌梗塞,会不会跟我有关系?

我赶紧下了公交车,直接打了一辆出租,来到中心医院,在重病房看到了奶奶,她眯着眼,脸上盖着氧气罩,她已经不能呼吸了,必须借助呼吸器来维持生命。

病房里的父母亲戚都红着眼走了出去,我妈说:你奶奶想单独跟你聊聊。

我两腮发疼,想哭,走到奶奶的床前,她颤巍巍的举起手,我赶紧握住她枯槁的手掌,她挤出一丝笑容,说:明子啊,啥时候谈了个对象?

我一愣,刚开始没明白,以为奶奶是问我有没有谈对象,她一直很关心这事。

没等我回话,奶奶竟然歪着头,看着我的左边说:闺女啊,今年多大了?

“22啊?哦,俺们家小明子26,呵呵,女大三抱金砖,男大四生贵子。挺配的。”

“闺女啊,俺们家小明子,从小就是脾气倔,以后你们过两口子,你多听着点他。”

奶奶对着我的左边,时不时的说话,时不时的点头微笑,最后还伸出左手,在虚空中抓了一下,然后又伸出右手抓住了我的手,随后两个手合并在了一起。

“明子啊,人家闺女从小命不好,想跟你好好过日子,你可得对人家好点。”

我都傻了,见我发愣,奶奶严厉的说:明子,你咋了?不高兴啊?人家闺女浓眉大眼的多好看,愿意跟着你这穷小子,你还不高兴啊?

奶奶语气很严厉,但其实很高兴,我以为奶奶回光返照,人已经糊涂了,就赶忙点头:嗯,是啊,我会对她好的。

“好了,你让他们喊进来吧,我吩咐一下后事。”奶奶微笑的看了我一眼,又看了我左边一眼。

我走出病房,父母亲戚没人注意我,他们涌进病房之后,快速办理了离院手续,回到家里。

奶奶走了。据说她是笑着走的,父母亲戚不知道奶奶为什么很高兴。

我给陈伟打了一个电话,简短的说明了一下事情,没等他安慰我,就直接挂了电话,父母亲戚都在安置奶奶的后事,而我则是独自一人来到了漫无边际的田野里。

我对着空旷的田野大声吼:你他妈到底是谁,有种你出来搞我啊!对一个老太太下手,你他妈算什么东西!

不知骂了多久,我蹲在田野边上哭了起来,我不知道奶奶的死跟我有没有关系,听奶奶所说的话,我感觉她临走前并没有糊涂。

小时候听老人讲,人在临死之前,阳气最弱,是会看见一些不干净的东西。

我很无助,很惊恐,我不知道接下来还会发生什么事,在家守孝了一个星期之后,过了奶奶的头七,我这才重新去上班。

心情好转了许多,也想明白了许多,佛说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奶奶走了,其实是去享福了。

坐车回到了房子店,我几乎连一口水都没喝,直奔陈伟的办公室,他正在填发车表,见我急急忙忙的冲进来,抬头问:小刘,急啥呢?家里的事办妥了吗?

我点头,说:陈哥,那个…我想辞职。我支支吾吾了一会,最终也找不到什么借口,索性开门见山。

陈伟一愣,问:干的好好的,干嘛辞职啊?不会是因为家里的事吧?

我说不是,这几天有点别的事,抽不开身,所以就想辞职。

陈伟哑然失笑道:有点事就要辞职?至于嘛?要是有急事的话,我再批你几天假。

我还没说话,陈伟又是一顿说,可谓是字字珠玑,句句带理,最后又神秘的笑道:还记不记得我跟你说过的不定期福利发放?

我点头,他说:做够半年,公司给配私家车,做够一年,公司给配一套一百平的房子,这可不是瞎说啊。

我脸上略显欣喜,心里却在咒骂,做够半年给配私人飞机也不干,细数前三位司机师傅,哪一个有好下场的?

而且自从我应聘14路公交司机之后,奶奶也忽然心肌梗塞离去,我不知道这跟14路公交车有没有关系,我尽力说服自己,告诉自己这只是巧合。

我脸上阴晴不定,陈伟拍着我的肩膀说:累的话再放你三天假,好好玩玩,要不陈哥带你去夜总会里转转?那一水的妹子,啧啧,胸前揣着俩炸弹,一个比一个正点。

“不了,我自己转转吧。”我走出了陈伟的办公室。这一刻我感觉陈伟这个人很不靠谱。

回到了自己的宿舍,我开始收拾东西,心说陈伟要是不放我走,我就直接不要工资走人了。

看了一眼抽屉里的女人身份证,高跟鞋,戒指,项链,我心说这几样东西,一会都放到14路公交车上,就来一招高挂金印直接走人吧。

正收拾着,眼角余光瞥见了桌子上放着的一张A4纸,这张纸对折了一下,就放在桌子的正中间,我一愣,左右四看,心想这张纸不是我放这的啊。

打开一看,上边写着这样一段话:

14路公交车,你必须开下去,如果你的肉体走了,就由你的灵魂来开…

我手一哆嗦,纸条掉落在了地上,我的呼吸越来越粗重,心想这张纸条是谁放我桌子上的?细数整个客运站,能进我宿舍的只有陈伟,他是主管,有宿舍钥匙,难不成这是陈伟看我想走,故意吓我的?

这么想也不对,因为我奶奶走的时候,我只是给陈伟打电话说请假,而辞职这件事,我是今天才说的,也就是十分钟前才告诉陈伟的,这期间,我俩一直在一起,这纸条绝对不是他放的。

我又看了一眼纸条,上边的字迹娟秀非凡,而陈伟的字迹则潦草的很,肯定不是陈伟写的。

我陷入了沉思之中,我不知道这究竟是鬼魂留下的,还是别人的恶作剧,因为杀人方法多种多样,比如黄师傅猝死,或许是仇人暗中下药,比如周师傅的老婆,或许是人为的,故意的车祸,至于第一任司机,或许有可能是他犯困,一不小心踩了油门,撞死孕妇后想开脱,所以咬牙说14路公交车失灵。

而至于14路公交车的待遇为什么这么高,或许不是因为闹鬼,而是因为现在已经没人会驾驶这种老式公交了,人才难求,所以待遇才好。

内心中不停的斗争,我极力劝诫自己,告诉自己只要没用肉眼看到所谓的鬼魂,我说什么也不信!

可我前几天亲眼看到的黄师傅呢?一个月前他死了,但我却在他死后见到了他,这又该如何解释?

灵异小说《死亡公交》精编版,死亡公交电子书无删减全文阅读

第006章 死亡循环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不知不觉天黑了,我独自坐在黑暗中,没有开灯,点燃一支烟思索了许久。

最后我决定,就开今晚这最后一趟,管他什么鬼鸟,把身份证,高跟鞋,金戒指还有项链都放到公交车上,发车回来,我就歇火走人。

到了晚上,陈伟很意外我没有休假而是继续上班,递给我一支烟不停的表扬我,十二点整,我驾驶14路公交车离开了房子店总站,今天是星期五,但乘客却意外的少。

一连几站地都没人上车,开到焦化厂终点站的时候,车上一个乘客都没了,我背靠座椅,暗暗思索,离开东风运通公司之后该找一份什么样的工作。

正想着呢,忽然肚子里传来一串咕噜的声音,肚子一疼,我立马窜下了车,跑向公共厕所。

焦化厂虽然是终点站,但这一站地很小,晚上也没人值班,厕所里静悄悄的,只有我憋足了劲的喘息声。

厕所里装的是声控灯,一会一灭,每当灭了,我就用力拍一下手,重新让灯光弄亮,可在我拍了两次之后,第三次灯灭了,不等我拍手,忽然厕所外边就传来了一记响亮的拍手声。

啪!

厕所的声控灯再次亮了,而我即将拍到一起的双手,也悬停在原地。

“谁啊?”我伸着头喊了一句。

没人吭声,厕所里外依然是静悄悄的,等到声控灯再次熄灭,厕所外边忽然又传来了啪的一声响!

几乎就是在灯灭的一刹那,那拍手声就传来了,时间衔接的非常精准!就像是有人看着秒表一样。

“妈的谁啊?”我又大喊了一句,人在情绪激烈的时候总会忍不住说脏话。

厕所外边还是没人吭声,到第三次声控灯熄灭的一刹那,忽然厕所外边又传来了一记拍手的声音。

“卧槽!”我赶紧展开手纸,一顿忙活后,提裤子起身,到了厕所外边的时候,发现四周空旷无人。

我挠挠头,心说这难不成是谁家小孩子故意恶作剧?其实我心里也往那方面想了,但我知道,在这种情况下,越往诡异的方向去想,就越害怕,越害怕就越容易遇见诡异的事情。

回到了14路公交车上,我刚一上车,打开车厢里边的灯光,忽然‘啊!’的一声大叫,吓的我差点跳下公交车。

在公交车的后排座位上,静静的坐着一个约莫二十出头的姑娘,长发披肩,浓眉大眼,穿着一身小洋装,很俏丽。

我略带怒气,说:你干什么呢?啥时候上的车啊?

那姑娘笑了笑,她说:我要坐车回家啊,刚才上车发现司机不在,就坐在后边等咯。

我拍了拍自己狂跳不止的小心脏,他大爷的,这一下子可给我吓的不轻,为了挽回我刚才丢失的面子,我说你谁啊?这么拽,以后等车去站点等!

姑娘扑哧一声笑了,她说:我是鬼啊,这行了吧?

见这姑娘脾气挺好,我也不怎么生气了,笑了笑就准备发车,谁知刚看了一下表,立马一拍大腿,心说完蛋!

陈伟曾经告诫过我,车子开到焦化厂终点站后,顶多停留五分钟,最多不能超过十分钟,千万不能超过,而我看了一下表,从我停车到现在,已经过了十一分钟!

我赶紧调头发车,开了好几站地,也没发现什么诡异的事情,悬着的心慢慢的放了下来。

在路上跟着妹子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得知她是艺术学院的,今年刚考上,我笑着问她有没有男朋友,她说有,也是开公交车的。

我哈哈一笑,正准备调侃问她男朋友是不是长我这样,刚好公交车开到了魅力城这一站,当初那个没钱坐车的小女孩就站在站牌下,看着我笑。

因为我是开往房子店方向,而她所站立的车站,是开往焦化厂方向的,所以我不用停车。

我隔着窗户看了小女孩一眼,也对她笑了笑,我并没有在意什么,继续跟公交车后排上的妹子聊天。

她就像是有心理感应一样,没等我问呢,她自己笑着说:你跟我男朋友长挺像的。

我甚至都觉得她是来约火包的,因为我有一些开出租车的哥们,在大晚上都会遇上这种事,一个艳丽女郎上车,然后各种风情万种,最后的哥上钩,直接开门见山,一炮三百,包夜六百。

不过这是公交车啊,不是的士,不能茫无目的随便开。

心里这么胡思乱想着,忽然我一愣,伸头朝着前边看,那个没钱坐车的小女孩就站在路边,看着我笑。

诶,不对吧?这小女孩刚才不是站在魅力城那一站吗?

我朝着站牌上看了一眼,站牌上赫然写着魅力城三个字!

我浑身犹如电击,心说我怎么又开回来了?难道是我跟后边的女郎一直聊天太投入,走错了路,让车子开进了岔道,然后绕了回来?

这一次我瞪着眼珠子,一直看着两旁的道路,确定自己没有走错,而开着开着,前方路边再次出现了那个穿连衣裙的小女孩,她还是看着我笑。

身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我想吼,但忽然发现自己吼不出来了,我的脖子就像被一双无形的大手掐住了一样,我能呼吸,但我就是吼叫不出来。

转头朝着后排看去,刚才那个艺术学院的美女,早就不见了踪迹,我浑身一颤,差点把车撞到路边的大树上。我根本就没停过车,她是怎么下车的?

我惊恐着,颤抖着,继续往前开,现在我终于知道陈伟为什么告诫我,在总站停留不能超过十分钟的原因,我的手臂不停的抖动,方向盘都快抓不稳了,车子往前开了一段路之后,我再次看到了那个穿连衣裙的小女孩站在路边对我笑。

而她头顶上的站牌,一直都是魅力城!

我知道一个死亡循环的故事,有一个人在晚上骑着自行车,带着自己的老婆回娘家,路过铁道的时候,他没走桥洞,而是抄近路直接从铁道上翻越过去。

他搬着自行车,他媳妇就跟在他的身后,谁知这时候冲过来一辆火车,将两人撞死。

因为男人走在前边,女人走在后边,所以男人一直不知道女人死了,很多住在当地的人都说,在月色朦胧的深夜,铁道上经常有一个男的,搬着自行车,来来回回的在铁道上走动,嘴里还不停的说:媳妇,走快点。

(这个故事发生在我的家乡,那是93年的事,小时候我家临近京广铁路线,我父母带我去洗澡,也经常横穿铁路,自从撞死人后,没人再横穿铁路了,至于这个死亡循环的故事,刚开始是大人编出来吓那些不听话小孩的,但据说后来确实有人看见过那个男人…)

此时此刻,我无限循环在魅力城这一站地,像我这种无神论者,在这一刻彻底手足无措了,我不敢往前开了,因为我害怕一次次看见那个对我微笑的小女孩。

但我又不敢停下来,陈伟告诫过我,不到站点不准停车,哪怕遇见快死的人也不能停,我如果停车了,或许会发生更不可思议的事。

我吓坏了,神经在恐惧到了极限的时候,渐渐麻木了,就在我不知第几次开到魅力城这一站的时候,那个穿连衣裙的小女孩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约莫四十岁年纪的大叔。

灵异小说《死亡公交》精编版,死亡公交电子书无删减全文阅读

第007章 烧纸钱的老婆婆

他对我挥了挥手,示意要上车,我浑身麻木,连踩刹车的力气都快没有了,但最终我还是咬着牙踩了刹车,开了车门,那个穿一身西装的中年男子上了车,没等他投币,我直接说了一句:要杀要剐,你看着办吧,别动我家人,行吗?

我知道这一刻或许会是我人生中的最后一秒,或许明天我就上了报纸头条,26岁小伙子连续开公交一个月,每天仅休息三个小时,结果猝死。

中年人没有意外的神情,淡然对我说了一句:继续开吧,今晚你不会死。

我一愣,还没说话,他就坐在了我的旁边,说来也怪,自从他上车后,下一站地,我就直接开到了采摘园,没多久就开回了房子店总站。

我逃出了那个循环车站!

下了车,我腿都软了,站都站不稳,他下车后,我正要跟他说话,他一挥手,直接说:你不用着急问,我今晚就是来找你的。

我疑惑,问:那你怎么知道我会出事?

他说:周炳坤没死,就是因为听了我的话,所以他仅仅是少了一根手指,而黄学民不信我的话,说我是骗钱的神棍,所以他死了。不是我不救他,是他自己固执。

“也就是说,是周炳坤师傅告诉你这事,所以你今晚来找我了?”我试探的问。

穿西装的大叔点头,说:周炳坤把你的事都跟我说了,说你这小子人不坏,希望我救你一命。

我很感激的说:那真是太谢谢你了,如果不是遇见你,我今晚可能回不来了。

大叔摇头,说:你不用谢我,佛说帮人就是帮己,在救你的同时,我也是在救自己,你需要配合我做几件事,这样以后14路公交司机就不会丧命了,不然这么闹下去,永远无休止。

我想了想,说:这样吧,大叔,咱们借一步说话,行吗?

他点头后,我带着他来到了我的宿舍,我关上门,直接问了一句:今晚我车上坐了一个二十出头的姑娘,到了魅力城的时候,我根本没开过车门,她就不见了。

这个大叔不会拐弯抹角,他点头说:嗯,她是鬼。

“什么?”我眼珠子差点掉在地上!也就是说,那个大方开朗的姑娘,用事实对我编造了一个谎言?

遥想她大大方方的说她是鬼的时候,我以为她在调侃,但她却说的实话!

见我脸上吃惊不小,西装大叔小声问我:难道你就没觉得那姑娘很眼熟吗?

我摇头说:我这个人跟谁都是自来熟,我倒是不觉得认识那个姑娘。可就在我话音刚落的时候,不知为什么,我忽然想起了那张诡异的身份证!

大脑中犹如划过一道闪电,我劈手拉开抽屉,找出那张名叫葛钰的身份证,定睛一看,原来是她!

今晚坐我公交车的女郎,就是身份证上的葛钰!

也就是说,这是一张死人的身份证!

我还一直保留着,心说等候失主认领,谁知道这身份证的主人早就死了。

西装大叔对我说:今晚坐你公交车的是她,那个没钱坐车的小女孩也是她,只不过是她年幼时的样子。

我将遇见奶奶时所发生的事都告诉了他,他点头说:当时站在你旁边的女鬼,十有八九也是这个葛钰。

“那我奶奶是不是葛钰害死的?”我连忙追问。

西装大叔摇头,说:应该不是,你是所有司机里边最特殊的一个,葛钰一直不杀你,原因在哪我不清楚,但前三任司机都曾收到过戒指项链高跟鞋,唯独没收到过身份证。

“也就是说,葛钰的身份证,只给过我一个人?”我问道。

“没错,葛钰如果要杀你,在她刚上车的时候你就没命了,但她一直没动你,我在想,她是不是也想寻求帮助。”西装大叔分析道。

我说这话怎么讲?西装大叔说:我曾经查过葛钰的死因,十二年前她枉死路边,被人挖了心脏,所以凡是心灵肮脏的人,她都会动手杀掉,前三任司机都是因为贪财,自己私吞了金戒指和项链,所以死于非命。

话说到了这里,他语气一顿,又说:你不一样,你没私吞这些财物,不贪财,我也正是因为看到了这一点,所以才想帮你,如果你带过戒指和项链,那我也救不了你。

事情发展到这一刻,已经渐渐清晰了,我问:那我现在该怎么办?

“继续开吧,葛钰暂时不会害你的,等我再调查一段时间吧,对了,把葛钰的身份证给我。”

身份证上有家庭住址,看葛钰的家庭住址是在一个小村子里,她应该是一个用功读书的女孩,考上了艺术学院,却丧命街头,被不法分子挖走了心脏。要知道一个心脏在黑市上至少能卖四十万。

临走时,我又问:大叔,周炳坤说千万不要翻开驾驶座,你知道驾驶座下边藏的什么东西吗?

他点头,说知道,我又问那是什么东西,他说这个暂时就不告诉你了,你知道了反而不好,总之你别打开驾驶座就行。周炳坤跟你说的话,都是我曾经告诫他的。

西装大叔走了,我始终不知道他的名字,也始终不知道驾驶座下边到底藏着什么。

又这么开了一段时间,发现确实没什么诡异的事情,可有一件事我一直想不明白,既然葛钰不想杀我,那为什么要给我设置鬼打墙?这里边又隐藏着什么秘密?

心里就这么发愣,开车也走神了,在我醒悟过来的一瞬间,我吓了一跳,猛踩刹车,因为在郊区的道路正中间,正有一个老太太蹲在地上烧纸钱。

公交车的轮胎在地上摩擦了三四米才停下来,当时车头距离那个老太太,顶多两尺!

我惊魂未定,心说自己差点就犯了杀人罪了。

跳下车,我对那老太太说:阿婆,你这半夜十二点烧什么纸钱啊?

老太太头也不抬,说:我儿子出车祸,就死在了这个地方,每年这个时候我都会给他烧点钱花的。

我很纳闷,心说这老太太烧纸钱,干嘛不去路边烧?蹲在路中间多危险。

重新上了公交车,我绕开老太太,继续朝着下一站地进发,可车子刚开了一半,我猛地一惊,心说不好!

陈伟曾经跟我说过,不到站点不准停车,哪怕遇上个快死的人,也不能停!

我刚才做了什么?没在站点就停了下公交车!

我特么真想打自己两巴掌,陈伟跟我说过的忌讳,我几乎都犯了,在紧张焦虑之下,我开到了焦化厂,不过这一路上,倒也安稳,偶尔稀稀疏疏上来几个乘客,也都是坐几站就下车了。

在焦化厂总站停下了车子,我叹了口气,双手合十念叨着:基督耶稣,满天神佛,求保佑啊。

正闭目念叨,忽然耳边传来一句:呵呵,你干嘛呢?

我侧头看去,裤裆一颤,差点吓尿出来!

公交车前门上来了一个女郎,二十出头的年纪,穿着一袭紧身小皮衣,很时髦,而且长发披肩性感至极,她正是葛钰。

我心说完蛋,第一次犯忌讳是在焦化厂停留了超过十分钟,然后就遇上了葛钰。

这第二次犯忌讳,不到站点就停车,然后又遇上了葛钰。

除此之外,她从没坐过14路公交车,虽然西装大叔告诉我,葛钰暂时不会害我,但此刻看着她,真是后背发凉。

“小司机,你看起来很紧张啊?”她投了一枚硬币,对我笑道。

我支支吾吾的说:大姐,我走我的阳关道,你过你的独木桥,咱终究是两类人,你可不能害我…

《死亡公交》小说完整版全文已出

看全书请关注微信公众号:ucbadu,回复小说名字或数字  940 即可看完整章节了。

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当上帝赐给你荒野时,就意味着,他要你成为高飞的鹰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