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死亡公交主角刘明布全文,刘明布[死亡公交]无广告阅读

8104 个字符,3 张图片,大约需要 11 分钟阅读
以前我开的公交车,都是老式气制动刹车,但别的运通公司早就淘汰了这种车辆,采用了更先进的天然气甚至是电力驱动的公交车,这种先进的公交车,我根本就没接触过,玩不转...

以前我开的公交车,都是老式气制动刹车,但别的运通公司早就淘汰了这种车辆,采用了更先进的天然气甚至是电力驱动的公交车,这种先进的公交车,我根本就没接触过,玩不转…

《死亡公交》小说完整版全文已出

看全书请关注微信公众号:ucbadu,回复小说名字或数字  940  即可看完整章节了。

死亡公交主角刘明布全文,刘明布[死亡公交]无广告阅读

他对我挥了挥手,示意要上车,我浑身麻木,连踩刹车的力气都快没有了,但最终我还是咬着牙踩了刹车,开了车门,那个穿一身西装的中年男子上了车,没等他投币,我直接说了一句:要杀要剐,你看着办吧,别动我家人,行吗?

我知道这一刻或许会是我人生中的最后一秒,或许明天我就上了报纸头条,26岁小伙子连续开公交一个月,每天仅休息三个小时,结果猝死。

中年人没有意外的神情,淡然对我说了一句:继续开吧,今晚你不会死。

我一愣,还没说话,他就坐在了我的旁边,说来也怪,自从他上车后,下一站地,我就直接开到了采摘园,没多久就开回了房子店总站。

我逃出了那个循环车站!

下了车,我腿都软了,站都站不稳,他下车后,我正要跟他说话,他一挥手,直接说:你不用着急问,我今晚就是来找你的。

我疑惑,问:那你怎么知道我会出事?

他说:周炳坤没死,就是因为听了我的话,所以他仅仅是少了一根手指,而黄学民不信我的话,说我是骗钱的神棍,所以他死了。不是我不救他,是他自己固执。

“也就是说,是周炳坤师傅告诉你这事,所以你今晚来找我了?”我试探的问。

穿西装的大叔点头,说:周炳坤把你的事都跟我说了,说你这小子人不坏,希望我救你一命。

我很感激的说:那真是太谢谢你了,如果不是遇见你,我今晚可能回不来了。

大叔摇头,说:你不用谢我,佛说帮人就是帮己,在救你的同时,我也是在救自己,你需要配合我做几件事,这样以后14路公交司机就不会丧命了,不然这么闹下去,永远无休止。

我想了想,说:这样吧,大叔,咱们借一步说话,行吗?

他点头后,我带着他来到了我的宿舍,我关上门,直接问了一句:今晚我车上坐了一个二十出头的姑娘,到了魅力城的时候,我根本没开过车门,她就不见了。

这个大叔不会拐弯抹角,他点头说:嗯,她是鬼。

“什么?”我眼珠子差点掉在地上!也就是说,那个大方开朗的姑娘,用事实对我编造了一个谎言?

遥想她大大方方的说她是鬼的时候,我以为她在调侃,但她却说的实话!

见我脸上吃惊不小,西装大叔小声问我:难道你就没觉得那姑娘很眼熟吗?

我摇头说:我这个人跟谁都是自来熟,我倒是不觉得认识那个姑娘。可就在我话音刚落的时候,不知为什么,我忽然想起了那张诡异的身份证!

大脑中犹如划过一道闪电,我劈手拉开抽屉,找出那张名叫葛钰的身份证,定睛一看,原来是她!

今晚坐我公交车的女郎,就是身份证上的葛钰!

也就是说,这是一张死人的身份证!

我还一直保留着,心说等候失主认领,谁知道这身份证的主人早就死了。

西装大叔对我说:今晚坐你公交车的是她,那个没钱坐车的小女孩也是她,只不过是她年幼时的样子。

我将遇见奶奶时所发生的事都告诉了他,他点头说:当时站在你旁边的女鬼,十有八九也是这个葛钰。

“那我奶奶是不是葛钰害死的?”我连忙追问。

西装大叔摇头,说:应该不是,你是所有司机里边最特殊的一个,葛钰一直不杀你,原因在哪我不清楚,但前三任司机都曾收到过戒指项链高跟鞋,唯独没收到过身份证。

“也就是说,葛钰的身份证,只给过我一个人?”我问道。

“没错,葛钰如果要杀你,在她刚上车的时候你就没命了,但她一直没动你,我在想,她是不是也想寻求帮助。”西装大叔分析道。

我说这话怎么讲?西装大叔说:我曾经查过葛钰的死因,十二年前她枉死路边,被人挖了心脏,所以凡是心灵肮脏的人,她都会动手杀掉,前三任司机都是因为贪财,自己私吞了金戒指和项链,所以死于非命。

话说到了这里,他语气一顿,又说:你不一样,你没私吞这些财物,不贪财,我也正是因为看到了这一点,所以才想帮你,如果你带过戒指和项链,那我也救不了你。

事情发展到这一刻,已经渐渐清晰了,我问:那我现在该怎么办?

“继续开吧,葛钰暂时不会害你的,等我再调查一段时间吧,对了,把葛钰的身份证给我。”

身份证上有家庭住址,看葛钰的家庭住址是在一个小村子里,她应该是一个用功读书的女孩,考上了艺术学院,却丧命街头,被不法分子挖走了心脏。要知道一个心脏在黑市上至少能卖四十万。

临走时,我又问:大叔,周炳坤说千万不要翻开驾驶座,你知道驾驶座下边藏的什么东西吗?

他点头,说知道,我又问那是什么东西,他说这个暂时就不告诉你了,你知道了反而不好,总之你别打开驾驶座就行。周炳坤跟你说的话,都是我曾经告诫他的。

西装大叔走了,我始终不知道他的名字,也始终不知道驾驶座下边到底藏着什么。

又这么开了一段时间,发现确实没什么诡异的事情,可有一件事我一直想不明白,既然葛钰不想杀我,那为什么要给我设置鬼打墙?这里边又隐藏着什么秘密?

心里就这么发愣,开车也走神了,在我醒悟过来的一瞬间,我吓了一跳,猛踩刹车,因为在郊区的道路正中间,正有一个老太太蹲在地上烧纸钱。

公交车的轮胎在地上摩擦了三四米才停下来,当时车头距离那个老太太,顶多两尺!

我惊魂未定,心说自己差点就犯了杀人罪了。

跳下车,我对那老太太说:阿婆,你这半夜十二点烧什么纸钱啊?

老太太头也不抬,说:我儿子出车祸,就死在了这个地方,每年这个时候我都会给他烧点钱花的。

我很纳闷,心说这老太太烧纸钱,干嘛不去路边烧?蹲在路中间多危险。

重新上了公交车,我绕开老太太,继续朝着下一站地进发,可车子刚开了一半,我猛地一惊,心说不好!

陈伟曾经跟我说过,不到站点不准停车,哪怕遇上个快死的人,也不能停!

我刚才做了什么?没在站点就停了下公交车!

我特么真想打自己两巴掌,陈伟跟我说过的忌讳,我几乎都犯了,在紧张焦虑之下,我开到了焦化厂,不过这一路上,倒也安稳,偶尔稀稀疏疏上来几个乘客,也都是坐几站就下车了。

在焦化厂总站停下了车子,我叹了口气,双手合十念叨着:基督耶稣,满天神佛,求保佑啊。

正闭目念叨,忽然耳边传来一句:呵呵,你干嘛呢?

我侧头看去,裤裆一颤,差点吓尿出来!

公交车前门上来了一个女郎,二十出头的年纪,穿着一袭紧身小皮衣,很时髦,而且长发披肩性感至极,她正是葛钰。

我心说完蛋,第一次犯忌讳是在焦化厂停留了超过十分钟,然后就遇上了葛钰。

这第二次犯忌讳,不到站点就停车,然后又遇上了葛钰。

除此之外,她从没坐过14路公交车,虽然西装大叔告诉我,葛钰暂时不会害我,但此刻看着她,真是后背发凉。

“小司机,你看起来很紧张啊?”她投了一枚硬币,对我笑道。

我支支吾吾的说:大姐,我走我的阳关道,你过你的独木桥,咱终究是两类人,你可不能害我…

死亡公交主角刘明布全文,刘明布[死亡公交]无广告阅读

第008章 末班车必须开下去!

葛钰正准备往后排走呢,忽然一愣,片刻后娇笑道:你还真把我当成鬼了啊?真逗。

这?

葛钰笑着走过来,抓住我的手问:凉吗?她的小手有温度,我说不凉。

她又抓住我的手,放在她的腰上,问:凉吗?这小蛮腰挺纤细,挺柔软,我说不凉。

看我傻傻的样子,她噗嗤一声笑道:要不要让你摸一下我的胸,验验真假?

我就像着魔了一样,机械性的点点头,葛钰一股女神范,说:想的美!

她走到了后排,坐了下来,翘起二郎腿很是性感,留下我自己坐在驾驶座上发呆,我回头问:那天你是怎么下车的?

“我一直都是在学院路口下车的,你没发现吗?”学院路口在魅力城的前边,也就是说,那天晚上我遇上鬼打墙的时候,葛钰已经下车了?

或许是我当时太入神了?又或者我进入了幻觉?

“呃,葛钰,你真不是鬼?”我试探性的问道,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女郎就像是有魔性一样,刚才那一幕让我心神荡漾,回味不及。我慢慢的不害怕了。

她一愣,很惊讶的问:你怎么知道我叫葛钰?

我一摸兜,这才想起那张身份证被西装大叔带走了,就说道:你身份证是不是丢了?

葛钰是个聪明的女郎,她踩着红色小高跟,噔噔噔跑过来问我:我身份证是不是丢你车上了?我说怎么一直找不到。

那张身份证不是她故意扔到车上的,是她无意之间丢的?而且她不是鬼?

等等!

到底是谁在欺骗我?这背后到底隐藏着什么?

如果说葛钰在欺骗我,把身份证扔到车上后,故意说是自己不小心丢的,以此来跟我搭讪?那这么做的目地是什么?泡我吗?我不觉得她一个女神能看得上我这样的屌丝。

如果说葛钰没有骗我,那西装大叔所说的话,完全就是一派胡言了,葛钰没死过,她也不是鬼,那这西装大叔为何又要骗我?

骗我钱吗?我穷逼一个。

骗我身体吗?我不觉得那货是个钙片。

我的大脑凌乱了,我慢慢的感觉自己陷入了一个深不见底的漩涡,这里边一定有什么阴谋,或许有一方在骗我,在利用我,或许双方都在骗我,只有我自己蒙在鼓里!

我一咬牙,心说非要把这件事查清楚不可!

当下我发车,回头跟葛钰笑着说:美女啊,车上没人,坐我旁边聊会呗。

葛钰也确实挺有气场,挺有女神范,当下踩着小高跟就坐在了副驾驶的位置上。

我俩聊了许久,到学院路口她下车的时候,我说这两天我把身份证给她送去,然后问她要了手机号码。我不是为了泡她,我只是想跟她走的近点,从她身上找出突破口,看看这背后究竟隐藏着什么。

我隐隐觉得这是一件大事,而且所有人说的话,我都不能全信,也不能不信,只能靠自己的感觉去判断真假。

这一趟挺安稳,没有遇到什么诡异的事情,我发车回去之后,并没有立即下车,而是坐在车上静静的思索,上一次犯了忌讳,遇上了鬼打墙,然后西装男子出现,鬼打墙就不见了。

如果不用常规思维去看待这件事,换一个角度来想的话,还有可能那个西装男子就是鬼,鬼打墙是他弄出来的,他先让我陷入鬼打墙之中,等我的神经到达崩溃边缘之时,然后再现身,帮我解除鬼打墙,这样我就相信他了!

这一招如果真正成立,那可就太令人惊悚了!可谓计中计。

“诶,小刘,坐车上干啥呢?一会来我办公室,咱俩整两口”陈伟从办公室出来上厕所,路过车辆旁边,看到我坐在驾驶座上不动弹,就大老远问了一句。

我这就下车,但刚离开驾驶座的时候,我猛然一惊,看向陈伟的一瞬间,浑身的汗毛都竖起来了!

不对!我还是把事情看的太简单了!

我只是纠结西装大叔和葛钰究竟谁在骗我,可我完全把陈伟置身事外了,陈伟做为客运主管,整天坐在办公室里不动弹,14路公交车他从没开过,但他为什么告诫我,不到站点不准停车?而且在焦化厂停留时间不能超过十分钟?

他是怎么知道这些事的?

难不成,陈伟是鬼?

我的大脑再次凌乱,下了车,正好陈伟从厕所赶回来,搂住我的肩膀就要去喝酒。

整个客运站里,他是主管必须住宿在这里,而其余的司机师傅都是三四十岁,平时都回家住,毕竟有老婆孩子。整个房子店客运站,只有我俩住宿在这里,陈伟平时一个人喝闷酒也没意思,所以总拉着我一起喝。

喝酒的时候我问他:陈哥啊,今天有个老太太在路中间烧纸钱,我差点撞到她,所以没到站点停了一下车。

陈伟一惊,问:那你回来的时候,有没有什么特别的人上车?

“特别的人?咋个特别法?”

“比如穿的衣服是十几年前款式的,抽的烟是十几年前就停产的,又或者…没影子?”陈伟脸上的表情很严谨。

我想起了那个给我递烟的小伙子,他曾经给了我一支水晶宫牌子的香烟,那确实是十几年前就停产的,难不成,那个小伙子是鬼?

我想了想,说:这倒没有。

陈伟这才放下心,说:切记,以后千万要在站点停车,这可不是开玩笑的。

我心说到了这一刻,我也该摊牌了,不过摊牌的方式,我不能太直接,我说陈哥你跟我解释一下为啥不能在站点停车啊?

陈伟抿了一口小酒,吧嗒吧嗒嘴,说:小刘啊,你要是信你陈哥,这事你别问,有时候知道的多了,反而不好,你说是不是?

道理说的不假,但这话绝对是屁话,老子被蒙在鼓里,就像一只被人做实验的小白鼠一样,这种感觉你怎么不试试?

我笑着问:陈哥,我这个人从小胆大,你尽管说说呗。

话说到了这个份上,陈伟叹了口气,这才压低声音对我说:小刘啊,不瞒你说,咱东风运通公司的实力有多雄厚,行业里的人都清楚,对不?

我点头。

陈伟又说:资产这么雄厚的公司,为啥还保留着这样一辆老式公交车?我告诉你,因为这一辆14路公交车必须开下去!没人开,就要出大事!

怪不得做够半年配私家车,做够一年配一套房,敢情这公交车必须开啊,但现在确实难找到熟悉蓝星公交的司机。

陈伟应该是酒后吐真言了。

我给陈伟满上,又问:陈哥啊,那这一趟14路公交车为啥必须开下去?是发生过什么事吗?

我是趁着这个机会,把陈伟的话都套出来,陈伟醉眼惺忪的说:哎,十几年前啊,这辆公交车上,曾经发生了…

话说到了这里,陈伟扑通一声,趴在桌子上醉的不省人事,鼾声打的震天响。

我去,这就晕过去了?我晃了晃陈伟,发现他不像是装的,毕竟我俩在一起喝酒很多次了,我发现陈伟一个特殊的地方,就是他酒量不好,但却嗜酒如命,经常是夜夜买醉。

搀扶着陈伟回到他的房间,我也回到了自己的宿舍,躺在床上我难以入眠,陈伟应该不是鬼,他今晚说出来的话,准确性还有待商榷。但我觉得,他是个有秘密的人,一定是!

现在的我,隐隐猜测出了一些端倪,鬼肯定有,而且不止一个,但谁是,现在还不清楚。

只可惜奶奶已经撒手人寰,她生前在医院里见过的那个女鬼,具体长什么样,我也无法得知了。

第二天,我给西装大叔打了个电话,说葛钰的那张身份证我还有用,他让我去市区的一家餐厅去找他。

我心想,取了身份证之后,就直接联系葛钰吧,所以就打扮了一下,又抹了点发胶。

在市区一家西餐厅见到那位大叔之后,他说事情目前还没什么进展,没调查出什么,我点头,接过身份证之后,寒暄了两句就离开了。

到了西餐厅外边,我拨通了葛钰的手机…

死亡公交主角刘明布全文,刘明布[死亡公交]无广告阅读

第009章 到底谁是鬼啊!

“大美女,有空吗?”说话的同时,葛钰的音容笑貌浮现在我的脑海里。

葛钰笑着说:如果你请吃饭,那就有空咯。

我也笑着说:行啊,我在鸿门宴等你。

鸿门宴是市区一家中式餐厅,饭菜那叫一绝,味道很棒,当然,价格也不菲。像我这种穷逼屌丝,从来不舍得去这种地方,但请美女一起吃饭,那就不同了。

等葛钰到的时候,我大老远看向她就为之一愣,太美了。

上身粉红色小衬衫,下身包臀短裙,披肩长发随轻风飞舞,太有女人味了。

葛钰大老远也看到了我,对我微微一笑直接走了过来。

“还没点菜啊?”葛钰坐下来问我。

“没,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等你来点呢。”我随口说了一句,葛钰脸面一红,低头看向了菜单。

我发现好多美女都是典型的吃货啊,美食当前,不管有什么事都能先抛到脑后,葛钰根本没问我身份证的事,兴致勃勃的点了好几道菜。末了还问我喝不喝红酒。

见她这么有情调,我也不想扫了她的兴,就让身份证的事放到了一边,陪她有吃有聊,不得不说,跟美女一起吃饭,那确实是一件赏心悦目的事,有句话怎么说来着?

对,秀色可餐,光看着葛钰,我都觉得自己饱了。

吃完了饭,我问:如果你没什么事的话,我请你去看电影怎么样?

葛钰放下了手中的纸巾,嗔了我一眼,笑着说:你们男人都这样啊,先请吃饭,然后请看电影,反正各种拖延时间,到了晚上顺理成章去住酒店,对吗?

我一愣,当时我就傻了,貌似是她让我请吃饭的吧?至于看电影,那就是我随口一说。

我还没说话,葛钰就笑道:想泡我可没那么简单。

我摇头,笑着说:不会,你不是有男朋友吗?而且还是我同行呢,名花有主了,我怎么会多想。

葛钰我俩起身,走出餐厅的时候,她戴上了墨镜,说:我骗你的,我没男朋友。

她有没有男朋友我不关心,我只是来送身份证的,顺道想从她身上找到一些信息。

当下我就掏出了身份证,递给了葛钰,葛钰看了一眼正准备往包包里放的时候,忽然又是一愣,然后又仔细的看了两眼,对我说:这不是我的身份证。

我从葛钰手中接了过来,先看看葛钰,又看看身份证上的照片,这完全是同一个人嘛,只不过本人更漂亮,所以显得身份证上的照片不好看。

我说身份证都这样,很多人身份证上的照片都特难看,诺,你看看我的,本人长得像周润发,结果身份证上的照片很像王宝强。

葛钰并没有被我诙谐的语气逗笑,而是面容严谨的说:照片是同一个人,上边的信息也都对,但身份证已经不是我原来的身份证了!

我一愣,心想,难不成那个西装大叔,是个专业办证的?专门办理各种假证件?

这就蛋疼了,我赶紧说:我可没把你身份证调包啊。

葛钰点头,说:我知道,你就是想调包,也没那么能力,我的身份证还有谁碰过?

“一个穿西装的大叔,四十岁左右。”我话音刚落,葛钰忽然抬手就把身份证给仍了。

我不明所以,正准备捡回来,她却说:别碰!这张身份证被鬼动过手脚!你遇见的那个西装大叔是鬼!

什么?!

我特么瞪着眼珠子,都快人格分裂了,西装大叔说葛钰是鬼,葛钰说西装大叔是鬼,谁到底说了实话?谁到底在骗我?

小时候听村里老人讲,鬼在白天是不敢出来的,现在葛钰暴漏在阳光下,两个小时前,我去找西装大叔,问他要身份证的时候,他也曾暴漏在阳光下,这…到底谁真谁假?

葛钰说:阿布,以后别再见那个穿西装的大叔了,听我的没错。

我点头嗯了一声,但总感觉怪怪的,长这么大,很少有人叫我阿布,因为布在中国古代里,是凶兽。

传说当中,吕布在年幼之时误闯山林,被凶兽附体,后来便所向披靡,成为三国第一战神,而我家人总叫我小明子,而至于为什么给我起名叫刘明布,那就没人懂我爷爷的心思了。

带着葛钰去看了一场电影,正巧午夜惊魂上映,葛钰坐在我旁边,时不时吓的她抱紧我的胳膊,我能明显感觉到她胸前那汹涌的波涛。

看来带妹子们看恐怖电影,绝对是把妹必备之技能。我心想,葛钰怕鬼,那她应该不是鬼吧?

看完电影又去逛街,虽然花了不少钱,但心里挺高兴,心想我啥时候要是能找个跟葛钰一样美的女朋友,那就是把自己所有的工资都给她花也愿意。

不知不觉到了晚上,吃过晚饭后,我说要送葛钰回去,她说自己回去就行了,说完打了一辆车就走了。

我心里暗暗合计,葛钰,西装大叔,陈伟,这三者之间,肯定有一个鬼,现在回想西装大叔说过的话,我觉得有一句是真的。

他说葛钰这个女鬼,目前不打算害我,让我继续开14路公交车。

不管谁是鬼,我都觉得这个鬼目前不打算害我,而是让我慢慢的陷入一个深不见底的漩涡。

看了一下表,已经晚上十点多了,我得赶紧回去,十二点还得发车,就在我坐着公交车赶了一半路程的时候,忽然手机响了,拿出来一看,是葛钰打过来的。

“大美女,干啥呢?”

“阿布,我们宿舍锁门了,我回不去了。”

我说那怎么办?我虽然住的是单人宿舍,但不方便带外人进来啊。

葛钰嗔了我一句,说:谁去住你的宿舍,想得美,我没有身份证,你来汉庭给我开间房。

我下了车,打了一辆出租跑到了汉庭,她就站在酒店门口,我用身份证给她开了一间房之后,就准备离开。

葛钰问我:不上去喝口水吗?

我挠了挠头说:也行,确实有点渴了。

到了房间,我拧开矿泉水,咕咚咕咚狂饮,还真解渴,完了又拧开一瓶,又是咕咚咕咚的喝完了。

我擦了一下嘴角的水渍,感觉过瘾的很,点头说:没什么事的话,那我就先走了,十二点还得发车呢。

说完,我就朝着房间外走去,葛钰一跺脚,嗔道:你是傻蛋啊?让你上来喝口水再走,你还真是上来喝水的啊?

我一愣,顿时懵了。

还没等我想明白,葛钰忽然走过来,踮着脚尖,抱着我的脑袋就亲吻上了我的嘴巴,而且竟然还是法式长吻!

我靠,我瞪着眼珠子更是懵了,她的香舌在我嘴里来回晃动,让我浑身热血沸腾。

她松开了手,柔媚的说:这才叫喝口水,懂吗?

说实话,我彻底懵逼了,这什么意思?我赶紧说我真没别的意思啊。

葛钰走到床边,翘着二郎腿说:就是因为你没那个意思,所以我才邀请你上来,如果你脑子里塞的只是声色犬马,今天下午我不会一直跟你呆在一起的。

我还是傻不拉几的站在原地,不知道该说什么。

葛钰伸出玉手,拍拍床边,说:诺,机会只有一次,你要是愿意,现在就上来,你要是不愿意,今晚走出这个门,以后你都不会再有机会了。

这…都说幸福来得太突然,我甚至都觉得葛钰在跟我玩仙人跳,我虽然是一个处级小干部,可我不是一个随便的人。

但还有句话叫做英雄难过美人关,看到葛钰侧躺在床上,满头的黑发披散在洁白的床单上,黑与白形成的强烈视觉冲击,也让我举棋不定。

“你是男人吗?”葛钰的语气很是挑逗,同时也有几分愠怒。

片刻后,我挺直身躯,振声道:我当然是个男人!而且还是血气方刚的纯爷们!

葛钰娇媚一笑,对我勾勾手指,示意我过去。

《死亡公交》小说完整版全文已出

看全书请关注微信公众号:ucbadu,回复小说名字或数字  940  即可看完整章节了。

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当上帝赐给你荒野时,就意味着,他要你成为高飞的鹰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