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关于夜来香的优美散文欣赏

2401 个字符,3 张图片,大约需要 4 分钟阅读

夜来香。俗气的名字。

上个世纪六、七年代的乡村女人,凝视着怀中女儿花瓣般的小脸,会顺口给她取一个这样的名字,就像把一把野花种子,顺手撒在篱笆下。春天来的时候,那些无人照管的种子,照样泼泼辣辣地发芽,大大咧咧地开花。

在农村教师的花名册里,有一堆夜来香。她们在课堂里的时间,短暂得就像它的花期:只一夜。那一夜,她们只学会了自己的名字:夜来香。这些夜来香长大之后,会撒落到乡村里的不同村庄,如同她们的母亲一样,会继续在一方黄土地里,泼泼辣辣地生长。

最乡土的一种花。它是如何跑到城市里来的?夏季的黄昏,在城市的院落、花圃的角落里一丛丛开放。无人种植,也无人浇灌,照样开得热热闹闹。当然,它只在自己的世界里热闹,从来不在白天张扬。除了一两个偶尔跑过来的孩子用黑亮的眼睛照亮它的色彩以外,它只是夜的点缀。花圃的点缀。城市的点缀。

夜来香||云心理

我的夜来香长在一座百年老楼的窗台上。一楼。朝西。傍晚有阳光在它含苞待放的花朵上跳跃。它是城市夜来香的女儿,但骨子里仍是乡村的女儿。我在城市的花圃里把它摘下来,在上一个春天种在窗台上的一个花盆里。它破土而出,然后开始疯长。细细瘦瘦地疯长。它长高的速度吓着了我,还有它的细瘦。当我还是乡村的女儿时我就种夜来香,它们从来没有这样疯长过。那时它们从来不缺少阳光,也不缺少土地。这里不一样。我能给它的土地只有花盆大小,只有偏西的阳光。它拼命往上长,把叶片贴满玻璃。我不得不用细铁丝固定它,固定在我的窗台花园里,固定在我的多事之秋。

夜来香只属于乡村。它的邻居只应该是喇叭花、狗尾草,而不应该是观音莲、君子兰。改名吗?紫茉莉怎么样?就像村姑穿上晚礼服,浑身不自在。它只适合叫夜来香。它坚忍地在城市里繁衍生息,让自己逐渐适应逼仄的土地、稀薄的阳光、污浊的空气,还有凌乱的风,但它的精神家园只属于乡村。它出现在城市一座显赫老楼的窗台花园里像一个错误,一个梦,荒诞而怪异。

但楼是真实的。尽管它的建造也是源自一个梦,一个帝国狂妄的殖民之梦。一个德国的设计师,用中国的人,本地的石,建成了一座梦幻般的楼。红瓦、黄墙、壁柱、拱廊……在黑眼睛里陌生而怪异,但美丽非凡。它一诞生就非同凡响。它是这个城市的神经中枢,控制着城市每一个表情和动作。但帝国之梦还没来得及刻画细节,就草草收场。之后,它被赋予不同的历史角色,不停地更换名字。但在诞生的百年之中,借助于山坡和权力的高度,它一直矗立在这个城市居民的仰视之中。梦幻总会归于虚无,但权力是真实的。

在它九十六岁的时候,我才走进它,在一楼朝西的一个房间里拥有了一张办公桌。我走进它的过程,曲折得像一个离奇的梦。它用年长我七十年的宽容,接纳了我这棵来自于乡村的夜来香。只是接纳,它从来没有真正属于我,我必须像夜来香一样勤勉与坚忍才能保留走进它的资格。

我走进它时从不和它对话。我只用眼睛触摸。像端详一位老人饱经风霜的皱纹,带着崇敬与不忍。它的每一道凝重的色彩、每一处沧桑的疤痕,都让我想到岁月与静默的深度。

我只在和它拉开一定距离时才和它对话。在午后,我坐在西边花园的木凳上,和它隔着一条小路和几棵树。它看着我,我看着它,阳光照着我们。微风中,我似乎听到了一百年前的凿石之声、呼号之声。这些声音惊扰了后面的山和前面的海,还有这个民族的神经。斧凿敲击了四年,沉重的喘息声在风中渐渐沉寂,无数张疲惫的脸在历史的大幕中慢慢隐去,只剩下它威严而典雅地挺立于山海之间。百年之间,它被无数狂妄、贪婪、虚伪的梦苦苦缠绕。当我走进它时,一切痛楚都已抚平,一切梦想都已飘散。它宽容而安详地与我对视。

我问它:怎样才能穿越梦想和苦难?

它静默无语。

夜来香||云心理

但我明白它的意思。它经历了太多,只想在岁月中把痛苦遗忘。彻底遗忘。它现在需要的是,三月午后的暖阳,淡淡的轻风。还有,一个人陪着,静静坐一会。

我也是。

只能坐一会。我还得回到我的现实世界。厚实的门、窄窄的窗和高高的天花板支撑起我的世界。中间填充着一个曾经的乡村女子朴实的梦想:与所爱的人在这个美丽的城市好好生活,慢慢老去。骨子里的泥土气息,让她在老楼的深窗内开辟了一个窗台花园,种植了一棵夜来香。从此,只一夜花期的夜来香与百年老楼和谐相处,城市与乡村在窗台花园里和谐相处。我以为自己创造了一个和谐空间。

在上一个春天种植它时,我的世界还风和日丽。我惊喜地注视着它的发芽、长高。三十年前,一个乡村小女孩也是这么惊喜地注视着她的夜来香。那时,她还不知道,将有一棵夜来香陪她度过人生最艰难的时期。就在它蓬勃生长的季节,我的世界却枯萎了。原本以为可以长长远远这样过下去的生活,在种子还没来得及变成花朵的时间竟彻底破碎!

它无言地陪着我。在我常常流泪的夏季夜晚,它每晚在我的窗上开出几朵花。如果我上班足够早,还能看到高高枝头上的几朵玫红色的小花。就像悲伤的时候,偶一抬头,看见一个人关切的眼睛。

夜来香给我安慰。还不只如此。

夜来香||云心理

本以为它陪我不会超过秋季,我乡村的夜来香从来熬不过寒冬,它们会在第一场霜冻中迅速枯萎。当天空的最后一角也变成灰色,凛冽的寒风摘光所有的希望之色的时候,我把自己包紧,无助地注视着越来越重的严寒与越来越早的黑暗。我越来越多地进入夜来香的细瘦身躯,与它一起抵御着无所不在的漠漠严寒。如果它坚持不住,我也是……

它挺过来了!它等来了另一个春天!像一次艰难的生死轮回。没人知道它耗费了多少心力,付出了多大代价。他们看到的只是细瘦,只是憔悴。帮助它击败严寒的,是骨子里的积极向上的力量,还有周围的温暖。只一小片温暖,就可以帮助一个生命击败广漠的严寒。

我的夜来香告诉我:击败苦难的,往往不是粗壮有力的外表,而是坚韧的心。

 作品简介:心理咨询师蔷薇与来访者镜映,共同创造了一种新的咨询方法——谈话+书写,来帮助镜映应对自己的人生灾难:丈夫因罪入狱。在近两年的时间里,镜映每周完成一篇文章,蔷薇每周见她一次。经过漫长的心灵之旅,镜映完成了灾难之后的心灵重建。▲▲

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当上帝赐给你荒野时,就意味着,他要你成为高飞的鹰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