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顾轻舟司行霈小说我与你的情深似海全文阅读

7050 个字符,2 张图片,大约需要 10 分钟阅读
我与你的情深似海小说简介:我家夫人小意柔情,以丈夫为天,我说一她从来不敢说二的!”少帅跪在搓衣板上,一脸豪气云天的说。督军府的众副官:脸是个好东西,拜托少帅您要一下!

我与你的情深似海小说简介:我家夫人小意柔情,以丈夫为天,我说一她从来不敢说二的!”少帅跪在搓衣板上,一脸豪气云天的说。督军府的众副官:脸是个好东西,拜托少帅您要一下!

=================================================

《我与你的情深似海》已出全文

阅读全文请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禾木小说

回复小说名字或数字 346 即可继续阅读全文章节

此处篇幅有限,以下是精彩章节试读。

=================================================

入瓮

督军府的舞厅,金碧辉煌,水晶吊灯随着钢琴的曲子摇曳生辉,早有俊男美人随着舞曲,蹁跹滑向了舞池。

仍是无人招待顾轻舟母女。

“督军夫人怎么不理咱们,今天不是给咱们开的舞会吗?”顾缃按捺不住。

秦筝筝脸上挂不住了,被顾缃问得也烦躁,道:“许是夫人忙碌吧,你瞧她身边都不得空。”

顾缃的左手疼痛难忍,一连喝了好几口的酒,看督军夫人在远处与人谈笑风声,一点也不忙,顾缃心里慌慌的。

督军夫人故意冷落她们,这是为何?

只有顾轻舟,眼眸安静,打量着这场舞会,一副置身事外的模样。

旁人的轻视,顾轻舟完全不放在眼里,她冷静观察四周。

督军夫人忙了半晌,终于抽出空闲,往这边瞥了几眼。顾轻舟看到了,冲她微微一笑,却没有得到回应。

顾轻舟唇角微挑,不以为意。

片刻之后,督军夫人去了旁边小偏厅。

一个高大结实的男人,五十来岁,气度雍容威严,坐在小沙发里抽烟,烟雾缭绕中,他眼神深沉睿智。

他就是司督军。

“怎样?”司督军问进门的司夫人。

司夫人笑容柔婉:“轻舟已经来了。督军,您不必亲自去见她,等事后家宴上,再同她说几句话即可。她是乡下姑娘,没见过世面,您别吓着她!”

司督军一笑,按灭了雪茄:“我那么吓人?”

“不是您长得吓人,是您的身份吓人。轻舟长这么大,何时见过您这样身份尊贵的大人物?”督军夫人笑着,白皙柔软的小手,轻轻拂过司督军胸前的勋章。

勋章澄亮,能泛出人影来,显示司督军的显赫。

司督军捉住了她的手,轻轻吻了下:“你说得也是,那就等舞会结束之后,再见见她不迟。”

司夫人微笑,轻轻在丈夫的面颊上吻了下。

司夫人不会让司督军提前见到顾轻舟的,她还给顾轻舟准备了一份“大礼”呢。

这份“礼物”,一定会让司督军对顾轻舟刮目相看的。

司夫人唇角有了得意的微笑,一切都安排妥当了。

“督军,新派的舞会有个规矩,就是舞会的主人要跳一支舞。今天的舞会是替轻舟开的,她需得和慕儿共舞一支,可惜慕儿不在家。”司夫人轻声解释,“照规矩,需得找个人代替慕儿,给轻舟领舞。”

司督军蹙眉:“你不是要我去领舞吧?”

司督军是粗人,他最讨厌跳舞了。

司夫人失笑:“怎么会呢?我已经安排好了。”

督军很满意,露出一个淡笑,说夫人周到。

“慕儿那边最近有信来吗?”司督军问道。

慕儿–司慕,就是督军府的二少帅,和顾轻舟定亲的那位。

“有啊,昨日早上才接到电报,说慕儿病情稳定。”司夫人道。

说到这里,司夫人容光焕发的面容上,染上了几分阴霾。

“他那个病,治了五年了,还是没半点成效。”司督军也烦躁,“要不回国来,试试中医。”

“那怎么行?”司夫人反对,“中医都是骗人的,您没看报纸上说,最近最时髦的事,就是看电影、喝洋酒、骂中医,我是不相信中医的。”

“混账话,中医上千年了,老祖宗的智慧,怎么就成了糟粕!”司督军蹙眉不悦。

司夫人立马安抚他:“督军,德国有全世界最先进的医疗技术,还有最先进的军校。慕儿一边治病,一边读军校,等他毕业之后归来,说不定病也好了,岂不是两全其美?”

司督军这才点点头,不再说什么了。

“我先去歇会儿,你回头叫我。”司督军脑壳儿疼。

偏厅是个套间,里面还有卧房,平素是待客之用。

司督军进去休息,司夫人妩媚的眸子变得阴冷起来。

儿子的病让她头疼,顾轻舟亦让她头疼。

顾轻舟威胁她,让她被迫承认顾轻舟是二少帅的未婚妻,司夫人很不爽。她被顾轻舟压了一头,需得扳回一局。

一切,她都计划好了,只等顾轻舟入瓮。

司夫人起身,通过角门,来到了另一个房间。

房间里有两名副官,还有一命穿着燕尾服的男子,纤柔高挑,给司夫人行礼。

“你叫什么名字?”司夫人居高临下的问。

这男子有点紧张,结巴道:“小人叫叶江,见过夫人。”

“叶江,你舞技真的很好么?”司夫人下巴微扬,态度倨傲。她这样风华绝代的人物,哪怕是倨傲,也带着灼目的冷艳,不会叫人反感,反而很心动。

“是,小人是在百乐门教小姐们跳舞的。”叶江道。

“知道怎么做么?”司夫人又问。

“小人知晓,副官全部交代过了,小人句句记在心上。”叶江回答道,“夫人放心,小人绝不敢有闪失。”

“很好,你很通透,去大厅吧。”司夫人冷冷道。

叶江道是,转身去了。他是舞者,步履轻盈,穿着裁剪合度的燕尾服,却没有半分雍容华贵之感,总觉得他很轻浮。

司夫人摇头,一个人的气质,靠衣裳是撑不起来的,那是从小培养的。

想到这里,司夫人心头又闪过几分不耐:顾轻舟的仪态倒是很好,比她那个留学过英伦的姐姐都要优雅,没有半分乡下女子的拘谨。

难道我看错了她?

司夫人正在沉吟,一名副官急匆匆进来。

地面光滑,在灯火的映照下似繁星点点的夜空,绚丽辉煌,副官走得急,差点跌倒了。

“什么事,这样匆忙!”司夫人蹙眉不悦。

副官递上一封电报,悄声对司夫人道:“夫人,少帅半年前就离开了德国,不知去向…….”

司夫人脸色骤变。

“这怎么可能?”司夫人大怒,又怕偏厅里小憩的司督军听到,她压抑着嗓音,怒意从齿缝间迸出来。

她每隔半个月就收到一封德国的电报,从未延误过。她派了很多人在德国照顾司慕,如今却告诉她,她儿子不见了!

顾轻舟司行霈小说我与你的情深似海全文阅读

简直混账!

那些陪读的副官,全部该枪毙了事!

“千真万确,夫人。”副官道。

司夫人脸色紫涨,雪白的牙齿紧紧咬在一起。

“给我查!找不到他,你们都得死!”司夫人压抑着盛怒,声音却如冰凉的利刃,滑过寂空,带着嗜血的铿鸣声。

副官道是,又急匆匆跑出去了,差点再次滑到。

出彩

司夫人修长匀亭的手指,在袖子里紧紧收拢,仍是无法抑制内心的焦灼。

她的儿子不见了。

她派了十几名副官在德国陪同,医院、学校,全部都有她的人,可是她儿子跑了。

不仅如此,她每隔半个月都能收到来自德国的电报,从未延误。她儿子不仅跑了,还敷衍她!

她心急如焚!

“姆妈,您怎么还不出去,您该致祝酒词了。”一个宛如天籁的声音,从门口传进来。

穿着淡紫色裸肩长裙的少女,裙摆蜿蜒逶迤,缓步走了进屋。

她叫司琼枝,是督军府的三小姐,司夫人亲生的女儿,今年十五岁,身材修长纤瘦,容貌谲滟。

司琼枝有双大而明媚的眼睛,眸光熠熠;小巧的脸,与司夫人如出一辙;饱满的额头,挺翘的鼻,柔嫩的唇,无一处不是精心雕琢,美得惊心动魄。

如此美艳的佳人,又身份尊贵,司琼枝年纪虽小,却是岳城第一名媛,任何人都要臣服于她。

她知晓今天是她亲哥哥的未婚妻要来,却也明白那个乡下女人,不可能真的嫁入督军府,她母亲接纳她、承认她,肯定是另有所图,所以司琼枝没有上前打招呼。

“这就来。”司夫人面对爱女,换上一副慈祥温婉的面容,携了爱女的手,道,“走,今晚华尔兹曲要开始了。”

舞会都有一曲华尔兹,是专门给最重要的人演奏的。

今天是给顾轻舟准备的。

等顾轻舟跳完之后,司夫人再行祝酒词。

她叫上了小憩片刻的司督军,三个人站在二楼走廊的乳白色栏杆处,俯瞰整个大舞厅。

西南角的巴洛克椅子上,坐着几个人,其中有个少女穿着粉色洋装,就是顾轻舟。

“那就是她了。”司夫人指给司督军看。

司督军鸟瞰一楼的舞厅,看不清顾轻舟的面容,只能瞧见她身段窈窕,青丝浓密,坐姿优雅。

“还不错。”司督军道,“她看上去老实本分,规规矩矩的。”

司夫人心里闪过一个冷笑:再过一会儿,你就不觉得她“还不错”了。

司夫人想要替儿子退掉这门亲事,目前有两个难题:第一,司督军重信用,非要履行旧诺,不肯退;第二,顾轻舟手里拿着司夫人的把柄,她也不肯退。

顾轻舟的把柄,司夫人要徐徐图之,不能操之过急,触怒顾轻舟;而司夫人能解决的难题之一,就是司督军对这门婚事的赞同。

若是顾轻舟丢尽了脸,那么司督军无法再接纳这门婚事,有了司督军的不满,退亲就指日可待了。

司夫人费尽心机,用意在此。

她要让顾轻舟在众人面前丢脸,让司督军对她的第一印象不好。

“阿爸,下面就是华尔兹,专门给嫂子准备的。”司琼枝在旁边道。她不承认顾轻舟,却顺从她父亲的意思,喊了句“嫂子”,喊完心中恶寒。

司督军满意。

专门给顾轻舟的舞曲,足以让顾轻舟成为众人的焦点,妻子这样安排,司督军觉得她很大度。

“她是养在乡下的,只怕跳得不好。”司督军笑盈盈道。

居然有点维护她!

司琼枝眉目闪过几分涟漪。

这时候,穿着黑色燕尾服的年轻人,在司夫人副官的陪同下,走向了顾轻舟,邀请他跳今天的第一支舞。

“要开始了。”司夫人冷漠看着舞池,见顾轻舟站起来的时候,脚步差点滑了下,微微冷笑。

乡下人,只怕穿着高跟鞋都站不稳,还想跳舞?

司督军和司琼枝也看着。

乐声响起,调子幽眇缠绵,大厅里的水晶灯渐渐暗淡了下去,灯火只剩下一束,聚中在顾轻舟身上。

其他人会意,都知道舞会的规矩,纷纷退出了舞池。

而后,舒缓的曲子变成了急促靡丽的乐章,带着顾轻舟跳舞的年轻公子,舞步越发快了。

顾轻舟没有防备,差点跌倒。

“呵。”司夫人冷笑,果然很快顾轻舟就要出丑了。

现在,整个舞池都只有顾轻舟那一对,所有人都在旁观,他们都知晓今晚顾轻舟才是宴会的重要人物,却又不知道是谁,故而目不转睛看着她。

带着这些好奇,所有人都在注视顾轻舟。

“她很快就要丢尽脸了,成为整个岳城的笑话。督军最爱面子了,他未来的儿媳妇成了笑话,他估计是不会再多看顾轻舟一眼了。”司夫人心想。

一切都照着司夫人的计划,司夫人的心稍微安了几分。

司琼枝看着舞池中央,顾轻舟错了一步,她就对她父亲道:“阿爸,您看她跳得还不错…….”

司督军蹙眉。

他对舞步没什么独特的品鉴,但是顾轻舟差点跌倒,他还是看见了的。

司督军心想:“既然知晓今晚的宴会,难道不能去学几个舞步吗?一下午就能学会的。看来,这个孩子不够努力。”

心中一瞬间就有了几分不悦。

司夫人看到了,更是满意。顾轻舟错了一步,督军就蹙眉了;等会儿她跌倒出丑,估计督军今晚是不想见她的。

司夫人又舒了口气。

待她回神,却见舞池中央的顾轻舟,已经调整好了舞步,在舞者逐渐加快的节奏中,她居然没有继续出错。

乐声的节奏越发急了。

舞者的脚步也更快了。

可顾轻舟跟上了他,居然半步都没有错,似行云流水般,紧紧相伴着舞者,她粉色长裙在舞池中翩飞,似一只粉蝶。

司夫人错愕,心里震惊:“这怎么可能!”

一个乡下姑娘,华尔兹怎么可能跳得那么优美?

这样快的华尔兹,就是学舞数年的司琼枝,只怕也跟不上的,而顾轻舟居然没有半分拖拉。

乐章更急促,似雨滴嘈嘈切切打在琉璃瓦上,动听又急切。

舞者的脚步更快了,顾轻舟也亦步亦趋的跟上,她用玉簪挽住的鸦青色长发,在跳舞的过程中散开,似流瀑般倾泻,铺陈开来。

华衣黑发的女子,在灯火绚丽的舞池中,踩着优美急促的舞点,随着她的舞伴翩翩起舞,恰如一朵月夜下盛绽的玫瑰。

衣的华采,发的光泽,顾轻舟整个人的舞姿,有种勾魂夺魄的光,吸引着每个人的眼睛。

所有人都看痴了,包括司督军。

等乐章一停,万籁俱寂。

“好!”司督军最先回神,鼓掌欢喜,心中不免有了七八分的满意。

这女孩子跳舞很美,美到极致,今晚所有人的风头都要被她夺去,司督军脸上也有光。

掌声一起,所有人跟着鼓掌,整个舞厅全是振聋发聩的掌声,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

“真不错,慕儿有福气!”司督军笑道。

他一回头,却见她夫人和她女儿,仍震惊看着舞池,至今没法子相信。

“这不可能!”司夫人震惊。

她准备得那么充分,怎么顾轻舟没有出丑,居然还出彩了?

顾轻舟司行霈小说我与你的情深似海全文阅读

未婚妻

一曲结束,顾轻舟听到了四周的掌声,她微微笑了下。

舞曲开始之前,司夫人的副官告诉顾轻舟:“少帅有事不能出席,但是作为舞会的贵宾,今天的宴席就是为顾小姐您办的,有一首华尔兹是舞会的主曲,您要跳一支舞。”

新派的舞会有这个规矩,顾轻舟知晓。

只是,如此出风头的事,为何司夫人会安排给顾轻舟?

司夫人恨死顾轻舟的啊,她恨不能其他人都看不见顾轻舟。

顾轻舟顿时明白有阴谋。

她轻笑了一下,不动声色,点头答应了:“好,我明白的。”

同时,副官领了一个叫叶江的年轻公子,说他是督军夫人的远房亲戚,他给顾轻舟领舞。

顾轻舟乌黑浓郁的眸子微转,静静笑道:“有劳副官了,有劳叶少。”

而后,她穿着黑色蕾,丝手套的胳膊,搭在叶江的臂弯。

两个人滑入舞池时,领舞的叶江神态有异,顾轻舟当时没明白,只是觉得这位叶少很拘谨,没什么少爷的自信,身份可疑。

当乐声渐促,叶江倏然加快了脚步,顾轻舟就懂了。

这并非常见的华尔兹,而是一支维也纳华尔兹。

华尔兹分快慢两种,快的华尔兹称为“维也纳华尔兹”,慢的则直接叫华尔兹。

“原来阴谋在这里。”顾轻舟立马明白了司夫人的用意。

司夫人虽然安排了独舞给顾轻舟,却用了一支最快的舞曲,又派了个舞步矫健的舞者给顾轻舟伴舞。

乡下的女孩子,肯定没有学过跳舞。哪怕学过,也是皮毛,慢舞勉强蒙混过关,快舞一定会露怯。

到时候,舞伴跳得很好,就顾轻舟跟不上节奏,在众目睽睽之下,成为今晚的笑话。

这是司夫人的如意算盘。

当然是很好的计策,绝大多数的女孩子都会中招,因为快舞太难了。

可偏偏司夫人失策了。

维也纳华尔兹舞步很快,虽然难跳,但是舞步延绵起伏,舞姿更加优美华丽,从视觉上很享受,只是跳舞的人很累,平常的舞会不会用的。

好在顾轻舟学过。

她在乡下遇到避难的沪上名媛张楚楚,对方最喜欢维也纳华尔兹,男女舞步都会跳,常拉着顾轻舟跳,顾轻舟驾轻就熟。

“若我跳慢的华尔兹,只怕远远没有维也纳华尔兹出彩了。”舞曲结束之后,顾轻舟的舞伴微微喘息,顾轻舟则气息平稳,抬眸扫了眼二楼上的司夫人,露出恬静的笑容。

舞伴叶江意想不到,这少女舞姿如此好,气息这般稳,心生敬佩看了她一眼,这才默默领着她退场。

顾轻舟那微抬的眼神,映入司夫人眼底,她震惊了。

司夫人精心安排的难题,就这样被顾轻舟四两拨千斤的解了。

司夫人以为顾轻舟是乡下丫头,没见过世面,肯定会丑态必现,让督军嫌弃这个准儿媳妇,所以她出了个刁钻的题目。

维也纳华尔兹也是华尔兹,事后督军问起来,司夫人也有话搪塞。

不成想,结果竟然是她给顾轻舟搭台,让顾轻舟借助东风,唱了个满堂彩!

没有司夫人的安排,顾轻舟绝不能这么出风头!

若是给她安排慢华尔兹,只怕顾轻舟也不至于给人留下这么深刻的印象。

司夫人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疼得紧,偏偏还要咬紧牙关,半个苦字也不能叫,她笑了下,笑容比以往更加阴冷。

司琼枝同样震惊。

和她母亲一样,司琼枝兴致勃勃看顾轻舟的笑话,却意外被顾轻舟惊艳的舞姿震慑了。

顾轻舟跳得比她好。

从小拔尖要强的司琼枝,心里酸溜溜的,莫名不是滋味,看顾轻舟亦觉得刺眼,沉默不说话。

司督军则很满意。

优雅、美丽,青绸般的长发妩媚,传统又不失时髦的女孩子,最有世家名媛的气度,配得上督军府的少帅。

“好,好!”督军一边下楼,一边拍掌笑道,“轻舟啊,跳得不错。”

所有宾客的目光望过来,司夫人和司琼枝被迫换上了温婉的笑容,跟着司督军下楼。

司督军很高兴。

顾轻舟就走到了他跟前,客气叫了声:“督军。”

“你这个孩子,怎如此客气?”司督军哈哈笑,声音洪亮威武,“以后就是一家人,你若是不介意,就叫阿爸吧!”

宾客们全部倒吸一口凉气。

阿爸?

那这位就是传说中的少帅未婚妻吗?

不是说乡下来的土女子,没见过世面吗?他们之前还准备看热闹、看笑话的,怎么一转眼,少帅的未婚妻是如此美丽又摩登的名媛?

众宾客傻眼。

那些想取而代之嫁给少帅的名媛们,眼睛都瞪出了血,看着顾轻舟,同时暗暗在心中想:假如今天让我去跳那首维也纳华尔兹,我能跳好吗?

当然不行,绝大多数的人都不行。

哪怕步伐流畅,也无法跳得像顾轻舟那么美丽娴雅。

顾轻舟今天真是太出彩了!

“督军又说笑了,你们老古董订了亲才叫阿爸,轻舟是时髦派的,她们年轻人啊,订了亲都叫伯父。”司夫人恢复了八面玲珑,笑着调侃道。

这一调侃,就断了顾轻舟的念头。

司夫人自然不愿意听顾轻舟喊她“姆妈”,喊督军“阿爸”的。

司夫人的话,引起宾客们的阵阵笑声,欢声笑语,其乐融融。

司督军也笑了。

司督军高兴,亲自赋了祝酒词,高高兴兴告诉众人,督军府把少帅的未婚妻接回来了。

“从小定的娃娃亲,这是缘分天定。”督军还说。

众人赔笑。

只有两个,怎么也笑不出来,那就是顾轻舟的长姐顾缃和继母秦筝筝。

秦筝筝和顾缃呆若木鸡。

她们信心满满以为,督军夫人是为了宣布顾缃是少帅未婚妻,才办得宴会。虽然后来舞会开始,督军夫人一直忽视她们,也无法阻止她们的盲目自信。

副官带了个人,说是夫人钦点的舞伴,让顾轻舟去跳舞的时候,顾缃差点笑死了。

顾缃当时跟她母亲说:“姆妈,这个土包子要去跳舞,她知道什么是跳舞吗?”

秦筝筝也觉得好笑,说:“督军夫人太高看这丫头了,还以为乡下是什么地方呢!乡下吃都吃不饱,哪里去学跳舞?”

她们母女俩笑得不行,眼睛盯着顾轻舟,等着看顾轻舟出丑时,却被顾轻舟的舞姿惊艳得丢失了魂魄!

“不可能,这不可能!”顾缃难以置信,跟见了鬼一样。

这是顾缃最头痛的维也纳华尔兹,顾缃跳两步就跟不上,而顾轻舟居然跳得这么美!

不可能!

秦筝筝则差点掉了眼珠子。

这个乡下丫头不简单!

=================================================

《我与你的情深似海》已出全文

阅读全文请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禾木小说

回复小说名字或数字 346 即可继续阅读全文章节

=================================================

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当上帝赐给你荒野时,就意味着,他要你成为高飞的鹰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