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我与你的情深似海无删减全文在线阅读~~

7043 个字符,2 张图片,大约需要 10 分钟阅读
少帅说:“我家夫人是乡下女子,不懂时髦,你们不要欺负她!”那些被少帅夫人抢尽了风头的名媛贵妇们欲哭无泪:到底谁欺负谁啊.....

我与你的情深似海是一部精彩的适合女生阅读的小说,少帅说:“我家夫人是乡下女子,不懂时髦,你们不要欺负她!”那些被少帅夫人抢尽了风头的名媛贵妇们欲哭无泪:到底谁欺负谁啊…..

=================================================

《我与你的情深似海》已出全文

阅读全文请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禾木小说

回复小说名字或数字 346 即可继续阅读全文章节

此处篇幅有限,以下是精彩章节试读。

=================================================

踏破铁鞋

何氏药铺做粗活的伙计,身材高大轩昂,气度不凡,让顾轻舟吃惊,她多看了几眼。

“他是新来帮忙的,是个哑巴。”慕三娘解释。

顾轻舟微笑,稚嫩白皙的面容一派天真,跟着慕三娘往里走。

彼此坐下,顾轻舟将她师父的近况告诉了慕三娘:“他老人家身体健朗,只是内疚连累了家人,害得你们东奔西走,无处安身。”

“什么话!”慕三娘难过,“家人就是荣辱一体的,他避世多年,我们找也找不到他。”

“师父不想你们去找他。”顾轻舟道,“您是我师父的胞妹,以后就是我的姑姑了?”

倏然有个漂亮可爱的小丫头,喊自己姑姑,好似兄长后继有人,慕三娘眼泪涟涟,当即摘下自己手腕上的玉镯,套在顾轻舟手上:“这么好的侄女,姑姑有福了!”

这就算认下了。

上午的骄阳从雕花窗棂的缝隙处透进来,落在顾轻舟的脸上,青绸发丝映衬脸侧,越发显肌肤赛雪,樱唇含丹,双眸深邃。

这姑娘真好看,慕三娘越瞧越喜欢。

慕三娘以为顾轻舟是从乡下来投奔她的,当即要收拾屋子给她住,顾轻舟忙拉住她:“我不住在这里,姑姑,我住在我自家。”

“你自家?”慕三娘又是一惊。

顾轻舟就自报家门,把她家里的情况说了一遍。

“你是海关次长的女儿?”慕三娘大惊。

海关次长,岳城的富商名流中不算什么,在普通人眼里却是极大的官。

慕三娘没想到,顾轻舟居然是官家小姐!

她待高兴,顾轻舟就把自家的处境,以及她进城的目的,全告诉了慕三娘。

“…….当年我母亲生了我之后,身体一直不太好。她刚去世没两个月,我继母就怀了双胞胎;我舅舅在烟馆被人捅死,警备厅结案的时候不了了之。这些背后到底发生了什么,我都想弄明白。”顾轻舟道。

这是她进城的目的。

她要夺回她外公的产业,她也要弄清楚她母亲去世的原因,找出她舅舅被杀的凶手。

同时,顾轻舟告诉慕三娘:“我刚到家的那个晚上,我两个妹妹就拿剪刀要划破我的脸,幸好我发现了。”

两人说了将近一个钟头。

慕三娘胸口那团兴奋渐渐散了,变成了冷气,她吸气冰凉,道:“他们这样对你,会造报应的!”

顾轻舟笑:“天道圣明,报应时候未到而已。”

她很乐观,慕三娘欣慰。

晌午,顾轻舟留在慕三娘这里用午膳,慕三娘也简单介绍了她家里的近况。

“老人都走了,如今五个孩子,三个在学校念书,两个在家里呢。”慕三娘道。

慕三娘最大的女儿今年十三岁了,在公办的女子学校读书,脱盲罢了,学不到什么本事,将来可以去找个报馆做小编译,亦或者去书局做秘书;次女十一岁,和她姐姐同校;第三个是儿子,今年八岁,刚刚入学。

剩下的两个也是儿子,一个六岁,一个四岁,早不知跑到哪里去玩了。

庞大的家庭,望子成龙的何先生和慕三娘用微薄的收入养着,早已重担累累。

“…….姑姑,我可以到您的药铺坐诊。”顾轻舟道,“生意一日日好起来,咱们可以开个中医院,比西医还要吃香!”

慕三娘笑,只当是个玩笑话。她虽然是慕宗河的徒弟,到底一个小孩子,哪有病家会相信她?

“那好,你常来玩。”慕三娘宠溺顾轻舟,哪怕顾轻舟不会看病,也让她常到药铺里,彼此亲近。

“是。”顾轻舟笑道。

慕三娘见她是一个人来的,留她吃了午饭之后,喊了自家的小伙计,让他送顾轻舟回家。

这新来的伙计剪了短短的头发,不合身的短袄,身材高大结实。

他看顾轻舟时,双眸冰凉。

顾轻舟细看他,但见他宽额高鼻,深眸薄唇,哪怕是衣着不恰,仍有几分无法遮掩的矜贵,气度雍容。

他是天生的贵胄。

一个人气质如此上佳,定是生活在极好的家庭,他为何会做了小伙计?

顾轻舟眼睛微转,她隐约猜到了此人的身份。

伙计陪同顾轻舟往外走,顾轻舟扬起脸问他:“你是天生的哑巴吗?”

高大的槐树虬枝,透过冬日温暖稀薄的阳光,落在少女微扬的脸上,她眸光似墨色宝石般灼目,定定瞧着他。

男子神色不变,懒得答话,继续往外走。

顾轻舟也没指望他会摇头或者点头,跟紧了他的脚步。

出了平安西街,远处有黄包车,男子利落打了个响指,像叫自家汽车那样,叫了黄包车过来。

他冲顾轻舟做了个手势,意思是让顾轻舟自己上车,他则快速转身回药铺,半分没有多留的意思。

很有个性的伙计!

顾轻舟看着他的背影,没见过达官贵人的何掌柜和慕三娘不知他的深浅,顾轻舟却略懂一二。

她唇角挑起一抹淡笑:“看来,我寻到了一位贵人!”

今天收获还不错。

人的运气来了,挡都挡不住。

顾轻舟含笑,搞定了此事之后,乘车回到了顾公馆。

等她到家时,已是黄昏。耀目金灿的晚霞染上了顾公馆的三层小洋楼,乳白色的栏杆之外,半墙爬山虎随风摇曳,沐浴在晚霞中,璀璨绚丽。

这栋小楼格外精致。

顾轻舟眼眸透出与她年纪不符的犀利沉稳,立在缠枝大铁门外,细细打量着顾公馆,久久没有敲门。

多好的房子啊,这是她外公的。

“当年,我母亲和舅舅是不是在这屋子里长大的?他们的童年是什么样子?”顾轻舟站在门口,静静矗立,妄图寻觅到往事。

她想起这小楼现在归顾家,唇角有了淡淡的冷笑,笑声寒凉。

半晌之后,她才敲开顾公馆的门。

“太太。”顾轻舟进门,见顾圭璋尚未归来,只有秦筝筝坐在客厅的沙发,眼神阴测测的,顾轻舟上前,轻轻喊了句。

秦筝筝微扬下巴,倨傲颔首。

顾轻舟就上楼去了。

而后,她听到了电话铃声。

秦筝筝去接了电话。

顾轻舟伏在乳白色的栏杆上,假装欣赏远处的金灿夕阳,耳朵却在听楼下打电话的声音。

具体说什么,顾轻舟没有听到,但秦筝筝的嗓音格外谄媚、激动。

不用说,是司督军府打来的。

顾轻舟冷冷笑了下,回房休息了。这通电话,秦筝筝应该会截下来,绝不会告诉顾轻舟的。

我与你的情深似海无删减全文在线阅读~~

暂时结盟

翌日下起了寒雨,雨丝在玻璃窗外的栏杆处缱绻飘洒,温柔细腻,只是太冷了。一只灰雀躲避凄风苦雨,落在顾轻舟的窗台上,用红嫩的喙轻啄羽翼。

看到顾轻舟对镜梳理青丝,雀儿并不害怕,反而兴致勃勃打量她。

顾轻舟微笑。

“以后闲来无事,我养只雀儿玩,倒也是不错的事。”顾轻舟低低的想。

只是这么想,真让她养,她也未必养得好。雀儿是很娇贵的,需得养得富贵,才有趣好玩。

细小的事,让顾轻舟心情还不错,将自己的长发挽起,梳了个低髻,鬓角一支翡翠玉簪,又换了件青色斜襟五彩连波的夹棉短袄,收拾妥当下楼了。

顾轻舟今天下楼有点晚,全家都坐在餐厅独缺顾轻舟。

“阿爸,我来晚了。”顾轻舟笑道。

众人都看着她。

她一袭老式衣衫,青丝低垂,露出一段修长嫩白的颈,流水肩纤薄,柔媚又清纯,将老式宽大的斜襟衫,穿出了玲珑美感。

“没想到老式的斜襟衫这么好看,我也要去做一身。”二姨太和三姨太都在心里偷偷想。

这几年城里早已不流行老式的斜襟衫了,名门大户人家女眷们的衣橱里,都是洋装、旗袍和皮草。

倏然见顾轻舟这么打扮,两位姨太太看到了顾圭璋眼底的满意。她们以色侍人,为了争宠,什么手段都要用上的。

秦筝筝母女几个,则眼眸阴冷。

“阿姐,你瞧顾轻舟,她又穿这种老式的衣裳。”老四顾缨低声,跟老大顾缃耳语。

“她就是上不得台面。”顾缃咬牙切齿。就是这么个上不得台面的东西,居然可以做督军府的少夫人。

顾缃太不甘心了,想起来就银牙碎咬,恨到了极致,骨头缝里都恨。

老四顾缨则想要当场讽刺顾轻舟,被秦筝筝的一个眼神递过去,话就堵在喉咙里,不敢说出来。

“轻舟小姐,你今天要跟着太太去司家看望司老夫人么?”三姨太苏苏突然问。

众人又是一愣。

顾圭璋抬眸,问顾轻舟:“督军府打电话给你了?”

他都不问秦筝筝。

顾轻舟摇摇头:“没有。”

顾圭璋不解,看着三姨太。

秦筝筝脸色顿时阴沉了下去,十分难堪。

而顾缃也紧张攒住了手,将头低低埋了下去。

昨晚是司夫人打电话来了,说司督军的母亲,也就是司少帅的祖母,想要见见顾轻舟这个未来的孙儿媳妇。

秦筝筝在电话里应下,不情不愿的,结果司夫人又说:“老太太喜欢热闹,你带着顾缃一块儿去看望她老人家,人多喜庆。”

这是在暗示秦筝筝,顾轻舟未必就是少帅的未婚妻。若是老太太看中了顾缃,督军喜欢顾轻舟也没用。

顾缃也许可以取而代之,要不然为何让顾缃也去?

秦筝筝大喜!

督军夫人暗示到了这个份上,她自然不会再带顾轻舟去的。

于是,她打算带着顾缃,以“少帅未婚妻”娘人家的身份,去看望司老夫人。

司老夫人年老昏聩,万一真喜欢顾缃,拉着顾缃的手说孙儿媳妇,先认下了顾缃,司夫人再里应外合,司督军为了孝道,也要放弃顾轻舟的。

多好的如意算盘,却被三姨太偷听到了电话,还公然当着全家人的面说了出来。

秦筝筝怒极,她之前能容得下三姨太,是为了防止二姨独宠,让她们俩相互制衡和争斗,秦筝筝坐收渔人之利。

如今看来,这个三姨太是留不得了。等她先处理完顾轻舟,就要取了三姨太的命!

“我打算吃完饭再跟轻舟说,没想到三姨太这么心急。”秦筝筝收敛心绪,笑容温婉慈祥,对顾圭璋道,“昨晚督军夫人的确来了电话,让今天上午送轻舟去看望司家的老太太。”

言语之中,点明三姨太邀功,甚至诬陷太太。

二姨太不喜欢太太,更不喜欢比她年轻的三姨太,当即落井下石:“苏苏最擅长听墙根了,太太跟督军夫人打电话,她都知晓。”

三姨太腹背受敌,一时间脸色微白,手里的填白瓷小碗捏得有点紧。

顾轻舟知晓三姨太在刻意帮她–当然也是为了利益,希望将来得到顾轻舟的提携,有个终身的依靠。

在此前,顾轻舟需要盟友。

“原来是要去督军府啊,我说太太和大小姐怎么都换了如此好看的衣裳。”顾轻舟声音温软道。

她眼眸幽静,墨色眸子映衬在蔚蓝的眼波中,像月夜下的古潭,静谧、深不见底,却偶然闪过几缕粼粼波光。

这柔色眸子里,闪过几分锋芒时,顾圭璋就懂了。

秦筝筝和顾缃打扮妥当,而顾轻舟是没打算出门的,她们根本不打算带顾轻舟去。

顾圭璋瞥了眼秦筝筝,眼神冷锐,什么都明白了。他重重放下碗筷,道:“以后督军府的电话,你就不要替轻舟接了。若是轻舟不在家,让三姨太接就是了。”

三姨太和顾轻舟扳回一局,秦筝筝脸色难看,二姨太更是尴尬。

饭桌是女人的战场,没有硝烟,却斗得血淋淋的。

“老爷,我怎能接呢?”三姨太妩媚一挑眉,“轻舟小姐还小,需得太太帮衬着她出门,我只是小妾,我陪轻舟小姐去督军府,咱们顾家就太不知规矩了。”

顾圭璋听了这话,很满意点点头。

看看,这才是识大体!

秦筝筝到底出身低微,平日里还好,一旦有事就泄了老底,上不得台面,顾圭璋很恼火。

“还是你知道规矩!”顾圭璋道,他把规矩两个字,咬得特别重。

秦筝筝顿时面红耳赤。

早膳之后,顾圭璋去了衙门,秦筝筝气得冷嘲热讽,骂了三姨太几句,然后对顾轻舟道:“回房换衣裳啊,我们要走了。”

顾轻舟还需要司家未婚妻的身份给自己撑腰,也不说什么,回房换了套绯红色杏林春燕的短袄,月白色挑线裙子,外面套着银红色大风氅,下了楼梯。

仍是老式的装扮,穿在她身上,却格外雅致。

想起自己还没有给顾轻舟做洋装和旗袍,秦筝筝也不说什么,免得老爷想起来又出一笔钱给顾轻舟添衣。

“好老土!”顾缃在心里冷笑,“顾轻舟是白痴吗,去这么重大的场合,穿得这样俗气,还嫌不够丢督军府的脸?”

——*——*——

ps:亲爱的大家,咱们的书今天开始预热了,预热是PK制的,一共四轮,哪一轮成绩不好就要强制上架收费,我们都想尽可能免费久一点,大家看书的同时,点开“目录”,再“下载后续已购章节”。因为还没有上架,所以大家放心下载,多下载,不会收费的,另外多留言、点赞和投月票吧!

从今天开始起,咱们的书就正式日更了,我们一起加油,争取有个好成绩吧!

我与你的情深似海无删减全文在线阅读~~

抢占先机

顾缃腹诽顾轻舟的装扮,顾轻舟老土的模样,实在可笑。

而顾缃自己,穿了件苏绣海棠的淡红色低开叉旗袍,玻璃袜,配上一双鹿皮镶白狐毛的短靴,外面是一件皮草大外套,黄澄澄的貂皮,俄国货,面上的黑圈能荡漾出涟漪,时髦尊贵。

这样的皮草,适合各种年纪的女人,老些有老些的雍容,少女有少女的狂野,总之衬托得身份高贵。

和顾缃这一身富丽堂皇相比,顾轻舟那套羽缎老式的大风氅,就显得很俗气廉价。

顾缃不屑冷笑:“想和我比,你先弄身皮草穿了,才够资格!”

想到这身皮草的价格,顾缃无端又生出优越感。

是的,她永远高压顾轻舟一头,是顾轻舟望尘莫及的。

秦筝筝也觉得顾缃把顾轻舟比得一无是处,微微笑了笑。

皮草真好看,秦筝筝小时候最盼望一身尊贵的皮草,可惜那时候穷,寄人篱下,只能看着顾轻舟的母亲孙绮罗穿。

现在,是顾轻舟看秦筝筝的女儿穿,果然是报应不爽,秦筝筝胸口那团恶气,终于透出来几分。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秦筝筝冷冷出气,“想当初我在孙家寄养,孙绮罗那贱人整日衣着华贵在我面前晃眼。如今,轮到她女儿眼馋,果然是老天爷开眼啊。”

秦筝筝稚嫩可笑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秦筝筝和顾缃心情不错,顾轻舟低垂眼眸,一起上了汽车。

三姨太苏苏站在二楼自己的房间,斜倚着墨绿色绒布窗帘,慢慢把玩窗帘的浓流苏,一根根捋平,再弄乱,如此反复。

亲眼看着秦筝筝带孩子们出门,三姨太摇头笑。

顾家有个十六七岁的女佣,是三姨太苏苏带过来的,叫妙儿。

妙儿问三姨太:“姨太太笑什么?”

三姨太抿唇,指了指汽车远去的方向,道:“笑她们傻!”

“谁傻啊?”

“自然是某两位自以为是的。”三姨太道,“老人家的眼光,多半都是老式的,若是两位小姐都穿皮草去,老太太不会说什么。可轻舟穿了斜襟衫,缃缃还穿一身皮草,肯定要被司老太嫌弃。”

“也是呢,老人家都看不惯现在年轻女孩子烫头发、穿皮草。”妙儿笑道。

三姨太笑容更甚。

“姐姐,新来的轻舟小姐不言不语,可看上去很厉害,是不是?她才回来几天,太太、大小姐、三小姐和四小姐都吃过亏。”妙儿悄声道。

私下里,妙儿依旧叫三姨太为“姐姐”。

妙儿是个孤女,五岁的时候在路边讨饭,差点被其他乞丐打死,当时十四岁的乞丐护住了她,从此两个人相依为命。

那个大乞丐,就是苏苏。

苏苏后来长大了,乞讨不是长久之计,就进了舞厅做舞女。只可惜她常年流浪,小麦色的肌肤让她看上去不显山水,生意平平常常的。

而后遇到了顾圭璋,得到了顾圭璋的宠幸,被金屋藏娇,做了顾家的姨太太。

苏苏进顾家,依旧带着妙儿,她们姊妹俩从不分开。

“是啊。”苏苏眸色深敛,静静道,“轻舟不简单,我真喜欢她!”

“姐姐,若是咱们和轻舟小姐联手,是否报仇有望?”妙儿问。

苏苏忙瞪了她一眼,声音轻不可闻:“嘘,小心隔墙有耳。”

妙儿连忙捂住了嘴,睁开了眼睛,无辜看着苏苏。

顾轻舟跟着她的继母和姐姐出门,汽车驶入越来越厚的雨幕中,雨刮掀起阵阵雨浪,车窗外的雨滴滴答答落在地上,似一朵朵盛绽的透明花。

司督军的父母兄弟不住在督军府,而是住在法租界的一栋高级法式洋楼里。

司公馆是个偌大的花园洋房,高高的红墙爬满了蔷薇藤,腊月里光秃秃的;缠枝铁门高大沉重,气度威严。

佣人开了门。

顾轻舟自己撑伞,秦筝筝和顾缃共撑一把伞,下车进了司公馆。

“顾太太,顾小姐,您这边请。”佣人出来迎接,特意给她们母女三带路。

大理石铺陈的小径,下雨天有点湿滑,顾轻舟走得很慢。小径两旁是矮矮的冬青树,被雨水冲刷得格外干净,树叶浓绿浓碧,在这寒冬腊月展露生机,赏心悦目。

绕过两处小楼,才到了司老太的院子。

司老太太的院子在后面,是一处精致的老式院落,三间正房,带着四间小小的耳房。雕花窗棂虽然用玻璃代替了纱窗,屋子里老式明角灯里面其实装了电灯泡,一切仍保持着它的古朴。

“怎这么多人?”一进门,顾缃就瞧见正堂里人影绰绰,不免蹙眉。

很多人在场,有点不好施展手脚啊。

“怎么每次督军夫人叫咱们来,又不给咱们单独的机会?”顾缃心里恼火。

她察觉到了督军夫人耍她们玩,偏偏顾缃和秦筝筝有所图,也只能把督军夫人耍得团团转。

领路的女佣解释道:“老太太昨晚凌晨的时候又发病了,这不医生请了一屋子,顾太太顾小姐这边。”

说着,就把她们三个人领到了待客的小耳房里。

“老太太何时见我们啊?”顾缃拉着女佣问。

女佣微微笑,说:“放心,一会儿就能见您。”

“老太太没事吧?”顾轻舟问。

“有医生呢,顾小姐有心了。”女佣笑道。

女佣吩咐上茶之后,自己进去正堂,跟督军夫人打声招呼,就说顾家的人来了。

屋外的雨势未减,屋内烧了暖炉,炉火烈焰温暖,顾轻舟捧着茶,慢慢喝了几口,目光越过窗棂,投在外头的正堂里。

秦筝筝和顾缃嘀嘀咕咕咬耳朵,顾轻舟也毫无兴趣。

约莫两盏茶的功夫,督军府的三小姐司琼枝进来,笑盈盈对秦筝筝道:“顾太太,我祖母说要见见你们,快随我来。”

司琼枝娴静温柔,看似一派和睦,实则不喜顾轻舟和顾缃,看也没看她们,就领着,穿过回廊到了正屋。

顾缃上前几步,将顾轻舟挤到了身后。

“我如此漂亮体面,老太太看了我第一眼之后,只怕再也无法喜欢顾轻舟了。”顾缃很自信。

秦筝筝也略有略无挡住顾轻舟。

于是,顾轻舟被挤到了最后面,她唇角微动,并没有介意,而是默默跟在后面。

老太太的里卧,司夫人正在床前侍疾,司督军立在旁边说话,司家的其他人都在正堂招待医生。

司老太依靠着引枕,半坐着。

司琼枝带着顾家的人进来,顾缃挤在了最前面,迫不及待喊了句:“老夫人!”

=================================================

《我与你的情深似海》已出全文

阅读全文请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禾木小说

回复小说名字或数字 346 即可继续阅读全文章节

================================================

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当上帝赐给你荒野时,就意味着,他要你成为高飞的鹰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