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小说《我的心里只有他》最新章节阅读!

3632 个字符,3 张图片,大约需要 5 分钟阅读
孟铁城哈哈大笑,伸手打开卧室的灯。男人正抱着女人,举起巴掌拍在桑柠的屁股上,冲着躺在床上的孟钢川挑眉,“你虽然是瘫了,又没瞎,看不见吗?我正在干你的女人啊。”

《我的心里只有他》孟铁城哈哈大笑,伸手打开卧室的灯。男人正抱着女人,举起巴掌拍在桑柠的屁股上,冲着躺在床上的孟钢川挑眉,“你虽然是瘫了,又没瞎,看不见吗?我正在干你的女人啊。”

《我的心里只有他》小说已出全文

喜欢请搜索关注薇信公众号:uckeke,回复小说名字或数字 746 即可继续阅读全文章节~~

小说《我的心里只有他》最新章节阅读!

桑柠的眼泪关不住,溪流一般下滑,她被孟铁城掐住腰,露出凄惨的笑意。

孟钢川拼力想要挣扎起床,喊出的声音已经沙哑,“孟铁城!你放开阿柠!她是我的妻子!”

“哈哈哈!你的妻子?你翻得到她身上去吗?就凭你?只怕是女人坐到你身上,你都没办法满足她吧?”孟铁城肆无忌惮的羞辱孟钢川,“要不然你把人都叫过来看看,看看我是怎么把你这个瘫货的老婆睡了的,我倒是不介意外界说你瘫货外加性无能。”

孟钢川躺在床上一动不能动,气得通脸涨红,额上青筋暴跳,“孟铁城!你别欺人太甚!上一辈的恩怨,跟我们没有关系,你更不要迁怒到阿柠身上去!”

孟铁城紧紧桎梏住桑柠扭动的身体,干脆将她抱到床的另一边,再次上床继续做。

孟钢川眼睁睁看着孟铁成将桑柠的腿抬高,一只手握住娇小女人的两只手腕,摁在胸口。任由女人如何求饶都不放过她的狠厉冲撞。

这种奇耻大辱是个男人都不能忍受,可是他动弹不得,他的自尊也决不允许任何人知道他的女人被自己的大哥睡了,还是当着他的面。

桑柠隐忍哭泣,所有的挣扎在一头野兽面前都无济于事。

刺激了孟钢川,孟铁城的快感得到提升,他一边冲撞着桑柠,一边继续激怒孟钢川,“迁怒?她下面都湿透了,你听听这水声,你以为我是强迫她的?我上她几次,给她一块手表,孟钢川,你找了个妓女!哈哈!跟你妈文淑贞一个职业!哈哈!”

“钢川,你别感激我,虽然你瘫了,可是你能看啊!我马上让她叫给你听听,你也体会一下你的女人到底被男人干起来是个什么骚样子。”

孟铁城说完,捏开桑柠一直紧紧咬着的嘴唇,又快又深的撞击着,女人破碎带着哭泣的声音,痛苦还是快乐让人根本分不清楚。

孟铁城的呼吸加重,粗沉的喘息也彰显着他的欲望快要到达高点,“孟钢川,你的女人和你大哥都快要到高潮了!你也跟着爽一把吧!”

桑柠的心被刺得稀碎,孟铁城已经成了一个魔鬼,他用最最让人难堪的方式刺激着一个瘫痪在床的人。

“孟铁城!你干脆杀了我!你干脆杀了我!”桑柠拉高脖子,眼泪顺着眼角流进耳朵。

她虽然爱他,可他怎么能把这些屈辱都给她!

非要让她恨他才能结束吗?

孟铁城下床,穿好自己的衣服,慢悠悠的说道,“别,杀了多可惜,万一孟钢川娶的下一个老婆没有你这么骚浪贱,岂不是少了很多风味?”

孟钢川紧握着双拳,“滚!滚出去!”

桑柠的手被握住,孟钢川颤抖着嘴唇道,“阿柠,不怪你,是我没用,没有保护好你。”

桑柠哭不出声音来,“孟铁城,我,恨你!”

恨你!

爱从来没有说出口,可恨字出口,是真正的咬牙切齿。

羞辱她一个人就可以,为什么要当着别人的面来羞辱她?为什么还要羞辱一个一直都对她照顾有加的人。

所有人都不肯帮她的时候,是孟钢川出手帮的忙。

孟钢川是她的恩人。

孟铁城斜眼睨了床上男女一眼,女人的身体依然赤裸着,哭得身体颤抖,而那个瘫货只能牵女人的手,连翻身都不可能做到。

没用的男人!

孟铁城摔门出去。

回到孟家后,每晚桑柠都要锁门,随时给孟钢川推轮椅,绝不会去无人的地方,她怕孟铁城找到机会又会扒光她。

那个男人,她惹不起,总能躲得起。

小说《我的心里只有他》最新章节阅读!

孟铁城次次抓不到桑柠,知道她故意,她越是故意躲,他偏要将她玩弄于股掌之间。

这个女人,曾经跟他表白,说喜欢他,可知道孟家的继承权都在孟钢川的手里后,竟然上了孟钢川的床。

一个为了钱财权利费尽心机的女人,居然要跟一个瘫货演恩爱。

那他就要好好成全这个心机婊。

———

一个月后

桑青和孟铁城即将举行订婚仪式,桑青到孟家做客,所有人都在花园里喝茶。

桑青挽着孟铁城的手臂,看到被鲜花点缀好的绿色草坪,桑青害羞的倒在孟铁城的肩头,“铁城,下个月就在这个花园里举行订婚典礼了,我好幸福。”

孟铁城的手掌握着桑青的手,“家里怎么都比外面好,万一你累了,还可以进去房间里休息一下。”

“铁城,你对我真好。”

“身体要紧,知道吗?要好好保护心脏,只有在我身边,我才放心。”孟铁城的目光落在桑青的胸口。

桑青头皮一紧,每次孟铁城提到心脏的时候的声音和眼神,都让她头皮发麻。

好像他在意的只有这一颗心脏……还是这颗心脏的真正主人?

为了让这颗心脏好好跳动,他甚至连路都不想让她走,她一直以为是宠爱,后来她却觉得那种在意成了一种偏执。

桑柠推着孟钢川的轮椅已经到了花园,看到孟铁城后,马上转身,“钢川,我们不去花园了。”

“怎么了?”

桑柠没有回答,但是她连呼吸的声音都是紧张的,孟钢川突然看见花园里的孟铁城,心下一沉,“我正好想去卫生间,你带我去吧。”

“好。”

桑柠快速推着轮椅离开,进了卫生间,刚要锁门,门便被推开。

桑柠看到孟铁城迅速上了反锁,脑中警铃大响,“孟铁城!你想干什么!”

孟钢川顿时也脸色大变,“孟铁城!今天家里来了很多宾客,你不要乱来!”

“我就喜欢宾客来得多的时候把事情闹大!”

说着,孟铁城不顾桑柠想要夺门而逃的动作,拉到自己面前,捞起裙子就扯掉了女人的内裤。

仗着桑柠和孟钢川都不会大声喊叫,他抱起桑柠就做到了马桶盖上,拉开裤链就迫使桑柠分开腿坐在他的身上。

桑柠从来不知道一个男人若要做禽兽,那他的力量会大得惊人,根本不是她这种女人能够反抗的。

桑柠抱着孟铁城的头,无脸抬头,抑声痛哭,“孟铁城,你别这样对我,求你了,你别这样对我,你会逼死我的,我的丈夫还在,他还在!你还让我怎么做人啊?”

孟钢川再次看到孟铁城当着他的面搞了他的法定妻子,登时气血上涌,喉中溢出腥甜的血液,“孟铁城!你这个畜生!”

“畜生?”孟铁城呵了一声,“那你的女人被畜生干是什么东西,母狗?”

孟铁城依然捏开桑柠的嘴,他才碰过她几次,似乎已经完全知道了她的敏感点在那里,每顶一下,就算她再能忍耐,那暧昧的浪吟也会多多少少溢出嘴。

这声音停在孟钢川的耳朵里格外刺耳,这种羞辱比拿刀砍他更狠。

更何况孟铁城故意让轮椅对着卫生间马桶隔间的位置,直观到露骨!

桑柠一直苦苦求饶,“你别这样,别逼我,啊……嗯……”求饶和破碎的呻吟,让孟铁城更加亢奋。

而孟钢川嘴角流出的鲜血更让孟铁城达到了兴奋的高点。

小说《我的心里只有他》最新章节阅读!

“孟钢川,你生什么气呢?你自己没用,你干不了,还不准别人干吗?我对你多好,虽然你不能干,但我总能让你体验到这种激动,是不是?”

孟钢川嘴里的鲜血包不住,“噗”的一口全都喷了出来,桑柠吓得大叫,要过去照顾孟钢川。

可孟铁城不准,站起来直接将挣扎的桑柠压在墙上,“桑柠,他现在是被我干你这件事情气成这样的,如果他死了,举行葬礼的时候,我还要在他的棺材前上你!头七的每一天我都要把你弄到他的棺材前上你!让他到阴间都知道,他变成鬼,也只能眼巴巴看着我上他的女人!以后的每一个忌日,我都会让人招他的魂回来,看我干你!”

桑柠从孟铁城嘴里吐出的每一个字都感受到了恨!

那种恨太深,深如万米深渊,根本看不清楚。

可有句伤人的话,她即便在孟铁城这里受了多少罪都不忍心说出口。

孟铁城这个大哥才是私生子!

他有什么资格恨孟钢川?恨到了死后都不给安生的地步?

“你敢气死钢川,我就去气死桑青!让她那颗没用的心脏报废去!”

“你敢!”

桑柠不敢,她有外婆。

她怂了,怯懦了,没有依靠的人,拿来嚣张的资本?

“你们要争什么继承权我不管,但是我丈夫今天死在卫生间,肯定不会是小事,我不想这个丑闻曝光,你也未必真想,只有我推他进来,你可以走,我就说我谋杀了他,你帮我照顾我的外婆,算可以了吧?你恨他,也恨我,一切都随了你的愿,不是吗?”

桑柠凄苦的看着孟铁成,“孟铁成,你想钢川死,也想我死,对吧?你不救他,我就去顶罪,我去坐牢,你帮我照顾我外婆就行。只有她对我最好,她说她想活到清明,清明我外公就到了约定时间来接她了,她怕和外公错过了……”

孟铁成捏着桑柠的肩膀。

桑柠以为他已经同意,不会再要她,没想到事隔十秒,孟铁成还是深埋在桑柠的体内,释放了自己才放过了她。

桑柠来不及计较那些,手忙脚乱的将孟钢川送进医院。

孟钢川刚刚醒来,桑柠便喊了他的名字,“钢川哥?”

“阿柠?”

“嗯。”桑柠顿了顿,“钢川哥,我们离婚吧,我不能再害你了。纸包不住火的。”

“离婚?”孟钢川马上抓住桑柠的手,“阿柠,你不能跟我离婚,你跟我离婚了,外婆怎么办?你从哪里去找钱?现在你嫁给我,治外婆的病光明正大花孟家的钱,我们青梅竹马长大的,我不能在这个时候把你放出孟家去。”

桑柠几乎哭晕,“不行不行!我不能再让孟铁城用我来羞辱你了。”

孟钢川安抚着桑柠,“以后我们不会孟家住了,我在外面有别墅,我们安排写保镖和佣人,搬出去住。”

每每这时候,桑柠都无地自容,明明孟钢川也是受害者,那种心理上的受辱的程度比她更甚,可每次都要孟钢川来安慰她,“搬出去住?”

而搬出孟家,才真正成了桑柠所有噩梦的开始!

桑柠怀孕了!

《我的心里只有他》小说已出全文

喜欢请搜索关注薇信公众号:uckeke,回复小说名字或数字 746 即可继续阅读全文章节~~

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当上帝赐给你荒野时,就意味着,他要你成为高飞的鹰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