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色鬼夫君请自重无删减完整版,色鬼夫君请自重章节连载至大结局

4904 个字符,4 张图片,大约需要 7 分钟阅读
一个星期前的深夜,做为实习护士的我跟着主治医生出过一次外勤。几个富二代在酒店里玩嗨了,嗑了药神志不清,跑到露台上玩展翅高飞,结果其中一个没站稳摔了下去......

一个星期前的深夜,做为实习护士的我跟着主治医生出过一次外勤。几个富二代在酒店里玩嗨了,嗑了药神志不清,跑到露台上玩展翅高飞,结果其中一个没站稳摔了下去……

色鬼夫君请自重》小说完整版已出

阅读全文请关注微信公众号:cnnbao,回复小说名字或者数字 354 即可看全文了哦

色鬼夫君请自重无删减完整版,色鬼夫君请自重章节连载至大结局

回家我就把那些果子全扔进了猪圈里,想起三叔曾经碰过尸油又碰到了这些果子,还怎么吃得下去。

姑姑还没有从王村回来,我心里乱及了,于是想去三叔家找三婶探探口风。

谁知道却碰了个闭门羹,问了隔壁的邻居,一个老奶奶告诉我:“你三婶子已经好几个月没在家了,说是去城里打工去了。”

打工?三婶和三叔一向是村子里最恩爱的夫妻,他们竟然舍得分开,再说了,现在正是果园里最需要人的时候,三婶那么会精明的人,怎么可能撒手不管呢?

我就试着问那位奶奶:“我三婶走的时候,连堂弟也带去了吗?”

“这个到没有,你堂弟还在县城上学,在住校呢。”

“那我三婶是哪天走的你知道吗?”

老奶奶摇摇头:“不知道,有几天发现没有她的身影,一问才知道的。”

回到家我一分钟都呆不下去了,三叔用的尸油,三婶的无故离走,让我心里的疑虑越来越深。

我心烦意乱的去厨房里做饭,谁知道打好米准备去洗,一转头,竟然撞到了一片冰冷上。

吓我一大跳,赵钦不知什么时候浮在那里的,嘴角上衔着一丝嘲笑:“怎么了,心情不好?”

我心情好不好关他一只鬼什么事,可我怎么敢说出口,只敢一步步的往后退。

“你怎么又出现了?”

“怎么?阿月,忘了吗,我们是夫妻,你的家就是我的家。”他飘浮着过来,一团冷空气向我靠近。

“不要过来。”我急忙把手里的米锅一扔,闭上眼睛开始念‘梵束咒’,念了一遍睁开眼睛,发现赵钦还好端端的飘在那里,不为所动不说,手里还多了根红蜡烛。

“点上,我饿了。”他说。

我懵了,自己练了一早上的咒语,竟然对他没有起到半点作用。

似乎发现了我的困惑,赵钦的桃花眼角挑了一下:“不管怎么说,我也是你的夫君啊,怎么能这么狠心?只可惜你的咒语不能撼动我半分,阿月,只要你乖乖的,我就暂时只杀一两个。”

“不,别杀他们,你要我怎么样都可以。”我吓得急忙接过他手里的蜡烛,转身乖乖的为他点上。

回头一看赵钦意味深长的微绽薄唇,笑了:“放心,洞房的事,我们迟早会做。”

“……”

我的意思不是这个,可怎么解释得清楚呢,我只觉得自己很不争气的在一只鬼面前脸色一烧。

就在这时候姑姑回来了,赵钦脸色微变,本来就白的脸色,此时更添了几分寒气,一转身,整个人便消失不见了。

我还愣愣的站在那儿,姑姑推开门进来,看到红烛还在燃烧,就问我:“是不是他又来了?”

我点点头:“姑姑,我该怎么办?”

姑姑说:“先哄着他,他要什么都答应。”

“如果,他要的是我的命呢?”

姑姑愣在那里,清明的眼底蓦地泛起一层水雾:“不会的,你放心,姑姑就算拼了这条命,也不会让他带你走。”

我也难受得眼睛酸疼,都说人如果坚强的时候,什么困难都可以面对,可我面对的,偏偏是一只怨鬼,自己学的东西又无法镇住他,没有人明白我的无力感有多强烈。

如果自己的这一生都要和赵钦有瓜葛,那我该怎么办?

我始终没有把三叔用尸油的事情告诉姑姑,这件事情,我只能慢慢去查,姑姑知道了,反而对她自身很危险。

所幸过了一天,村子里也没有发生什么怪异的事情。

至于三叔,那天在果园一别,他也没再上我们家来。

还有一天就要回医院去了,走之前,我向姑姑提出去县城中学看看堂弟,顺道隔天就从县城里出发回市里。

姑姑给了我几个符咒,依依不舍的送了我一段路。

走出村子口的时候,我依照姑姑的意思,左手打着一把黑伞,右手捏着三支清香,一边走,一边默默的念。

“赵钦,我要离开这个村子了,你如果真有心,就跟我走。”

这也是我和姑姑最终想出的兵行险招,目前来说,把赵钦带离这个小村庄,才是保住村里人性命的唯一方法。

分别的时候,姑姑一直哭个不停,我知道她即担心又心疼我,赵钦连她都制不住,如果跟我走的话,谁知道会发生什么可怕的事情。

我也很难过,但还是强自递给她一抹安心笑意:“姑姑,到了我给你电话,你别担心。”

姑姑点点头,咛嘱了几句,我走出很远,她还不舍的站在原地摸泪。

色鬼夫君请自重无删减完整版,色鬼夫君请自重章节连载至大结局

按照姑姑的话,我到达村子叉路口有一座石桥的地方,就可以收起伞了,至于赵钦有没有跟着我来,那就得看天意了。

我不禁好奇的掂了掂黑伞的份量,跟先前并没有什么区别,不由得就有些忧心,如果他没有跟来,还留在村子里祸害别人怎么办?

一个半小时后,等我到达县城中学门口时,恰好同学们放学了。

我跟门卫说清楚自己的身份,签了字后进去,到达堂弟的宿舍去找他,却听到同学说他在球场上。

这时候放学应该在食堂里才对,怎么会跑到球场上去了?

我在球场上找到大汗淋淋的堂弟后,心里暗自吃了一惊,本来又白又胖的少年,现在像长年吃不饱闹饥荒似的,整个人都瘦了一大圈。

性格也没有以前那么活泼了,见到我,只是低下头闷闷的叫了一声:“姐姐。”

我急忙拿出纸巾帮他擦汗,心疼的责怪道:“怎么不去吃饭,这么热的天,大家都往屋里躲,你还出来踢什么足球?”

“我……。”堂弟有些欲言又止的:“我不想去食堂吃饭,那里的饭难吃。”

我就拧了他耳朵上一下:“哟,还知道挑嘴了?好吧,姐姐既然来看你,那就请你饱餐一顿。”

堂弟点点头,因为他的T恤全是汗,所以我让他回宿舍去换件衣服。

因为男生宿舍不能随便上去,所以我站在楼下的走道里等他。

现在正是吃饭的时候,同学们三三两两的上下楼梯,我无聊的打量着四周,这个学校是县里最好的中学,环境清幽干净。

就在男生缩舍楼的对面,有一幢稍微旧一些的宿舍楼,此时五楼的一道窗子口,有个少年向我挥了挥手。

我心想自己一个成年人站在这里是有些碍眼,而且现在的孩子大多都很开朗,就抬起手友好的向他挥了挥。

这时候,堂弟下楼来了。

“弟弟,没想到你们的同学还挺热情的,那边楼上有个同学还向我打招呼呢。”

我转过头就把这件事情告诉他了,没想到堂弟一听,脸色变得很惊骇似的。

“姐,你可不要乱说,那幢楼学校里很 久都没有用了,是禁止任何人上去的,听说正准备要拆掉。”

我听完他的话浑身一颤,回头看那道窗子,可不是,窗子都破破烂烂的,连玻璃也没几块是完整的,可我刚刚看着,怎么这楼没有这么旧呢,而且那个和我打招呼的人又是谁?

毕竟我是见过了几次脏东西的,怕影响到堂弟,我急忙收拾起心悸,笑笑说:“哦,那是我看错了,只是窗子外面挂着的一片旧塑料而已。”

堂弟却并没有因为我的解释而释怀,小脸上仍然愁云满布的样子,只到我们到达小餐馆,上了几个他最爱吃的菜,这才两眼一亮,埋头大吃起来。

我说:“你吃慢点,既然这么饿,那怎么不去食堂吃饭,要是我不来的话,你就一直这么饿着吗?”

堂弟不答理我,也不回话,只管埋头吃。

我疼爱的一边夹菜给他,一边让他吃慢点,可渐渐的觉得不对了,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年,就算再能吃,也不至于把这么多菜都一口气给吃光吧?

可是看他的样子,仍然好像还没有吃饱似的。

等我惊讶的看着堂弟把最后一点菜夹进嘴里后,他蓦地一下子站起来,脸色苍白的跑到餐馆外面的路上去了。

我吓得不轻,急忙往桌子上扔了饭钱追了出去,最后在一条小巷子里找到了正在呕吐的堂弟。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是吃太多吃太急了?”

我帮弟弟拍着背,从包里拿出水来给他濑口。

抬起头来的堂弟脸色青白得吓人,眼睛因为痛苦而泛着血丝的,哽声说道:“姐,不是吃急了,是有东西在弄我。”

我听不懂:“什么,你说东西?”

堂弟在我的搀扶下走到有阳光的地方,他这才哭着跟我说:“我总感觉我肚子里有东西,一会儿让我饿得要死,吃进东西后,又要让我吐出来,所以,我吃下东西其实更难受。”

听他这么说,我第一个反应就觉得应该是胃上有什么毛病了,一般人吃下就吐,大多都是胃炎。

我安慰了堂弟一下,找了个小卖部门口的凳子让他坐下,然后打电话给他的班主任请假。

没想到对方听说我是堂弟的姐姐后,情绪有些激动:“怎么他爸的电话一直打不通呢,这孩子最近有些异常,你们做家长的以为孩子送来学校就可以不管了吗?”

我一连跟老师道歉,小声问他堂弟有什么异常。

老师说道:“最近大半夜的,老是见他一个人在球场上玩足球,我们老师问他,他又什么都不知道,可能是得了夜游症,你们应该带他去看看。”

色鬼夫君请自重无删减完整版,色鬼夫君请自重章节连载至大结局

和班主任通完电话后,堂弟抬起一张小脸可怜兮兮的看着我:“姐,老师怎么说?”

我安慰他:“放心,老师说让你好好休息,准你请假到医院检查一下。”

堂弟忧心忡忡的点了点头。

我们打了一辆出租车往医院赶,医生听完症状后,开单子让先去做个彩超。

一通排队,终于轮到堂弟做了,由于他还小,所以我跟医生请求跟着进去。

进去之后堂弟往病床上躺好,医生做好准备工作开始给他拍片,可随着仪器运行,我整个人都呆住了。

只见医生面前的电脑屏幕上,现示出一副很诡异的画面。

堂弟的胃上,有一只跟他差不多大的小孩手。

而且此时那手正一下一下,好像在玩弄他似的捏了几下。

堂弟立刻痛苦的惨叫一声:“好疼。”

医生有些困惑的看了他一眼:“你忍耐一下,拍片怎么可能疼呢?”

我毛骨悚然的看着这一幕,试探着问:“医生,我弟弟的胃没事吧?”

医生很冷淡的说:“没事啊,一切正常。”

这么说,弟弟胃上的那只手只有我一个人看得见。幸好此时那只手已经不动了,堂弟也平静下来,在我的搀扶下坐了起来。

出去后我们坐在休息椅上等着拿片子,可是我知道,那片子上,是不会有什么结果的。

堂弟却因为听到医生说没有什么问题而心情好了些,问我说:“姐,你老是拿着这把黑伞做什么,早知道刚刚放在我宿舍里就好。”

我有些失神地摸了摸他的头:“没事,姐姐喜欢拿着。”

堂弟呵呵一下:“姐,你知道吗,要不是来拍了个片子,我总觉得自己的肚子里,好像有只手似的,有时候,连肠子都被他捏得疼。”

大热的天,我只觉得浑身冰凉,但为了不让堂弟害怕,我还是强装镇定转移话题:“对了,你们老师说最近你半夜常一个人到球场上去玩,能告诉姐姐是怎么回事吗?”

堂弟茫然的摇了下头:“我也不知道,每天晚上明明睡得好好的,可是醒来的时候,总是在学校的保安室里,说我又去球场玩球了。”

心事重重的去给堂弟开了些胃药,我打算打个电话给姑姑,问问她该怎么办。

以堂弟现在的情况,绝对不可能是身体上的病,而是碰上脏东西了。

谁知姑姑的电话一直打不通,都是处于关机状态,没办法,我只好先把堂弟带回学校。

堂弟的宿舍里一共有三张上下床位,有两张住了人,其中一张下床空着,上床乱七八糟放着些东西。

宿舍有时候会多出空余的床位也很正常,我倒水给他喝下药,就让他躺下睡一会儿。

谁知道刚躺下堂弟就说肚子疼,一咕噜翻起来扯了些卫生纸就往楼下的厕所跑。

我追出去叫他慢点,而后转身反回宿舍的时候,只见书桌前坐了个穿着他们校服的少年,好像看书看得很认真似的,背对着我,头微微低着。

真是奇怪,他是什么时候进来的,我怎么没有发觉?

我心里才这么一想,空气之中便飘出一股子阴沉的冷凌气息,压抑得让人很难受。

“姐姐,请坐。”

正当我诧异的时候,那个少年开口说话了,声音和正常孩子没有两样,是正在变声的男童音。

可我却一点都放松不下来,首先,他凭什么知道进来的人一定是我,其次,我刚刚离门口也就一米远,如果有人进宿舍的话,无论他身影再轻巧,我也应该是能察觉到的。

心里越想越害怕,我不由得悄悄往后移动脚步。

可谁知道身后‘呯’的一声巨响,宿舍门好像被一个极度愤怒的人给重重摔上一般,我惊得急忙跑过去拉门把,门却纹丝不动,根本就打不开。

这时候,那个背对着我坐着的少年直挺挺的站了起来,冷冷的问了一句:“怕了吗?”

我吓得重重的咽了口口水,嘴里开始默念‘梵束咒’。

刚念了几句,站在书桌前的少年竟然‘呜呜呜’的哭了起来。

“姐姐,你们杜家村的人,好狠心。”

我听他提到村子,便不由接一句:“你说什么?”

“我说,你们杜家村的人,都是杀人凶手。”

这一次,少年的声音全变了,一点都不像男孩子,到像一个活了几百岁的老妪,声音沙哑而如阴鹫一般,恶狠狠的像恨不得把我给吃了似的。

随着说话声,少年转过身来,冲着我,很诡异而阴森森的笑了起来。

他的嘴巴好大,这一笑,嘴角全部裂到了耳根上。

我僵住了,这少年,不就是一直跟着三叔的那个吗?

色鬼夫君请自重》小说完整版已出

阅读全文请关注微信公众号:cnnbao,回复小说名字或者数字 354 即可看全文了哦

色鬼夫君请自重无删减完整版,色鬼夫君请自重章节连载至大结局
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当上帝赐给你荒野时,就意味着,他要你成为高飞的鹰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