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妻色撩人:聂先生,求休战 全文阅读,妻色撩人:聂先生,求休战 小说txt完整版

7850 个字符,3 张图片,大约需要 11 分钟阅读
一次乌龙的送套事件,连姝成了聂慎霆心尖尖上的人。从此各种宠,各种撩,各种姿势任君挑。她要寻亲,他帮忙;她要杀人,他递刀。她闯了祸,他善后,外加无限量的财力支持......

妻色撩人:聂先生,求休战 小说简介:一次乌龙的送套事件,连姝成了聂慎霆心尖尖上的人。从此各种宠,各种撩,各种姿势任君挑。她要寻亲,他帮忙;她要杀人,他递刀。她闯了祸,他善后,外加无限量的财力支持……

妻色撩人:聂先生,求休战 小说全文已出,

阅读全文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可米书屋 ,回复小说名字或数字 245 即可阅读全文。

妻色撩人:聂先生,求休战 全文阅读,妻色撩人:聂先生,求休战 小说txt完整版

华灯初上,夜色迷离。

连姝一路小跑,刚到酒店门口,就接到了杨小帅的电话:“小梳子你到了没有啊?箭在弦上了,快憋不住了,你能不能快点儿?救急如救火你不知道吗?”

连姝怒:“憋不住就别憋。再哔哔就不给你送了。”

妈的,想她大好一黄花闺女,居然还沦落到给人送安全套了。有地儿说理去吗?要不是看在杨小帅那死小子是她平日里一起坑蒙拐骗的好基友的份上,她又正好就在附近,距离不过500米,否则才不来干这丢人的事呢。

想到刚才去药店买套的时候,男收银员盯着她那猥琐的眼神,她就像吞了一只苍蝇一样的恶心。

那头见她语气不善,立马软了下来:“好小姝,最好的小姝,我说错话了还不行吗?露露对酒店提供的套子过敏,不然也不敢麻烦你老人家啊……”

“行了,等着吧,我马上到。”连姝直接切断电话。

抬头一看:盛唐国际。嗯,是这儿,没错了。

她一边往里走一边啧啧,杨小帅这死小子可以啊,居然把妞带到这么高档的酒店了,要知道他平时都是路边的小宾馆,最厉害的也是七天汉庭之类的连锁酒店,今儿居然鸟枪换炮,换盛唐国际了。

这可是云城最豪华的六星级酒店啊,看来这次丫是下了血本了。

一路腹诽着,就到了3808房。

慢着。总统套房?丫居然还住了总统套房,这次的妞这么大来头?

来不及多想,她叩响了房门。

然后,故意摆出一副性感撩人的姿势,等着给杨小帅一个“惊喜。”

臭小子,害姐姐忙里偷闲的来给你送套子,怎么着也得吓吓他吧?

片刻后,门开了,有人出现在门口。

连姝几乎想也没想,就搔首弄姿的“嗨”了一声,然后,极尽媚态的说道:“帅哥,听说你叫了特别服务?”

可话音刚落,她就噎住了。

面前的男人,根本就不是杨小帅,而是一个,陌生的年轻男人。

杨小帅是瘦高个,五官充其量算是清秀,但眼前这个……

连姝吞了吞口水。

嗯,怎么说呢?这男人长得也太好看了,简直俊美得人神共愤。

他应该是刚洗完澡,还穿着酒店的浴袍,身上有淡淡的沐浴露的香气,还有股淡淡的烟草味。此刻手里一块毛巾,一手擦着还在往下滴水的短头发,一脸疑惑的看着她,周身散发出一股说不出来的,慵懒的迷人气质。

完美的五官配上颀长挺拔的身材,比杨小帅那麻杆儿简直不知道要帅多少倍。

见不是杨小帅,连姝的小脸腾的一下就红了。

她结结巴巴的道:“我我我,我是来找杨小帅的……”

男人盯着她手里那盒超大号的冈本,表情变得深不可测。

连姝顺着他的视线望下去,然后落在了自己的手里,呆了呆,她急急的解释:“这不是我的,我我我,我,我是来给人送这个的……”

大抵是她说得太语无伦次,男人忍不住轻轻的笑了起来。

“你刚才说,特别服务?”

“没有没有。”连姝满脸通红,“我我我,我开玩笑的……”

男人盯着她,眸光忽然变得深沉。

他一把将她拖了进去,然后砰的一声,长腿勾上了门。

“哎哎——”连姝尖叫,“我都说了不是,我不是来特别服务的啊……”

她会点拳脚功夫,自然不会乖乖就范,但是,男女力量悬殊,而且男人竟然也是个练家子,身手明显比她更好,交手不过片刻,三两招的功夫,她就像一只小鸡一样被男人扔在了大床上。

然后,他精壮健硕的身体就压了上来。

女孩子的身上有一股清雅的幽香,他的神思有片刻的恍惚,眸光也变得异样。

连姝慌了,一把按紧了自己胸口的衣服,“哎哎,我告诉你啊,你你你,你要是敢碰我,我就会告你强一暴,让你去坐牢……”

男人压着她不动,一脸深沉的样子:“名字?”

“连,连姝。”她结结巴巴的道。

“姓连?”

“是。”

男人皱起好看的眉,“今年多大?”

“二,二十。”

二十?年龄也不对。男人的神色有些迟疑。

连姝不知道他到底在搞什么鬼,正想趁着他失神的片刻翻身跃起,这时,门铃忽然响了……

连姝怔了怔,压在她身上的男人也怔了怔。

片刻过后,房间的门忽然被人用力撞开,随即,一大群人浩浩荡荡的闯了进来,“不许动,警察临检。”

连姝抬头,看到了一群穿着警察制服的人……

卧槽。这什么情况?

为首的民警义正言辞的道:“有人举报3808房卖一淫一嫖一娼,请你们起来,配合我们调查……”

卖一淫一嫖一娼?连姝差点被自己的口水给呛死。

她看了看压在自己身上一脸铁青的男人,又看了看自己手里紧紧攥着的冈本,直呼“天要亡我”。

……

派出所,连姝对着一脸严肃加轻蔑的女警,一句辩解的话都说不出来。

任谁看到当时那种场景,都会怀疑的吧?

更何况还有人举报卖一淫一嫖一娼!

妈的,谁这么不开眼举报她?她卖哪门子的淫,嫖哪门子的娼啊?

等等,该不会是那个男人吧?是他叫了小姐?

所以,当她报出“特别服务”的名头时,他才急不可耐的一把将她拖了进去,还不听她的解释?要真是这样,马蛋,姐完全是被牵连了。

“民警同志,你听我解释,我我我,我真的是被冤枉的,我没有卖那啥,我是去给我基友送套子的……”

女民警鄙夷的道:“小姐,你觉得这么荒谬的借口,我会相信么?”

一脸的“脑子是个好东西,可惜你没有。”

连姝瞬间就涨红了脸。

女民警嗤了一下,“再说了,那是什么地方?酒店里会没有套子?还要你送?”

连姝:“……”

她真是觉得浑身长一百张嘴都说不清楚了。

妈的,这回真是被杨小帅那死小子给坑死了。

妻色撩人:聂先生,求休战 全文阅读,妻色撩人:聂先生,求休战 小说txt完整版

这时,一个男警察从不远处走过来,停在了女民警的身旁,低头耳语了几句,那女警瞪圆了眸子,一脸便秘的表情。

然后她转过头来,神色颇为复杂的看了连姝一眼,起身走了出去。

连姝有点莫名其妙,不知道他们在搞什么鬼。

不多时,那女警又回来了,在她对面坐下,神色有些尴尬。

“那个……”她清了清嗓子,正色道:“不好意思连小姐,是我们搞错了,抓错了人。你在这儿签个字,然后就可以走了。”

连姝:“……”所以她是飞来横祸,无妄之灾?

憋了一个晚上的气,总算可以吐出来了。她似笑非笑的看着那女警,道:“抓错了人,总得给个理由吧?凭什么你们说抓就抓,说放就放?人民警察就是这样为老百姓办案的?”

女警有点恼火,“是举报的人口音太重,接线员把1808听成了3808。”

“呵呵,”连姝冷笑,“那关我什么事?”

女警愣了愣,不得不道歉:“对不起连小姐,我们真诚的向您道歉。”

心下却极为不屑,切,装什么正经?套子都带过去了,还装什么纯!

就算不是卖一淫一嫖一娼,也是男盗女娼,没干什么好事。

不过,一想到刚才梁警官告诉的她套房里那男人的身份,她顿时就蔫了。

公子哥儿玩女人,多正常的事,更何况聂家三少,谁惹得起!

这女人还不知道跟三少什么关系呢,万一她到三少面前告状……

一想到这里,她的脸上立马堆上了满脸的笑容:“连小姐,真的很抱歉,如果您需要什么补偿,我们一定尽量满足。”

“不必了,赶紧送我出去。”连姝冷冷道:“这个地方,我一刻都不想呆。”

“是是是,”女警忙不迭的起身,“我这就送您出去。”

连姝从鼻孔里哼了声,抬头挺胸的出了派出所。

刚到门口,就看到跟她一起进来的那男人往一辆黑色的豪车走去。

派出所的所长领着一大群民警跟在后面,恭恭敬敬的相送:“您慢走。”

男人面无表情,抬腿上了车。

车子绝尘而去,局长狠狠的打了一下带头抓人的民警,呵斥道:“眼睛长到屁股上去了?这尊大佛都不认识?竟然还给抓到派出所来了?饭碗还要不要了?”

那民警委屈的道:“我哪知道他是聂家那位三少。他不是常年在国外么?谁知道怎么突然就回国内了。”

局长没好气,对众人道:“回去把云城所有富二代的脸都认清楚了,下次看到了绕着走。”

“是是。”民警们一迭连声。

连姝远远的站在一旁,虽然听不清他们说什么,但看到这架势,也不由咋舌。

乖乖,那位爷到底是什么来头?连局长都出马赔罪了?

看看这些人民公仆一副避之不及不敢得罪的模样,真是让人倒尽胃口。

这世道,有钱就是大爷,有钱就是王道,走到哪里都牛逼哄哄。

正站在那里感慨万千,这时,一辆出租风掣电驰般开来,停在了警局门口。

杨小帅风风火火的从车上下来,看到连姝,嗷的叫了一嗓子:“亲爱的,你没事吧?”

连姝阴测测的:“杨小帅,托你的福,姐生平第一次进派出所。”

还是以卖一淫一嫖一娼的名义。这笔账,得好好的跟他算一算。

杨小帅义正言辞:“这能怪我吗?我让你把套子送到圣堂酒店,你特么跑盛唐国际去干什么?”

他左等右等,等不来套子,欲一火攻身,也不管安全不安全的问题了,直接就把美人扑倒了。没想到做到一半,连姝的电话来了,让他去派出所捞人。

他当场就萎了,连美人都顾不上安抚,直接穿起裤子就走人。

唉,一世英名毁于一旦,以后叫他在约一炮一界还怎么混?

连姝:“……”

所以,她也犯了跟110接线员一样的错误,听—岔—了??

真是,卧了个大槽。这口浊气,还特么没法吐了。

这时,她的手机响了起来。

“连小姐,你要找的人找到了。”

……

夜深,沿河岸幽暗的小巷内,有步履不稳的醉汉踉跄而行。

一只手攥着啤酒瓶,一只手扶墙,一顿哇啦哇啦的吐。

一只冰凉纤细的手搭上他的后颈,醉汉迟钝的转身。

迎面一道寒光闪现,蒙着面巾的女子手里的匕首抵在了他的腹部上。

“说,白荷在哪里?”

“好汉饶命!”醉汉吓得一个激灵,顿时酒醒了三分。

女子恶狠狠的道:“快说,你把白荷弄到哪里去了?”

醉汉结结巴巴的道:“百合,什么百合?”

女子冷笑一声:“少给我装蒜!张贺,你以为你装傻充愣,就能骗过我?”

隐藏了多年的真名被她揭穿,张贺惊了一惊,酒意又醒了三分。

“你是谁?”他震惊的问。

“我是谁?”少女冷笑,字字如刀:“我是白家的女儿。五年前,被你骗走的白荷的妹妹。”

“不可能。”张贺猛地摇头,“白家只有一个女儿,就是白荷。”

女子冷冷道:“白家你不知道的事情还多着呢。今天你要是不把白荷的下落交代出来,信不信我让你血溅当场?”

说着,手里一用力,匕首刺入了几分。

张贺大惊,“姑娘饶命。我也不知道白荷在哪里。”

“还敢撒谎?”匕首又进了一分。

“不敢不敢。”张贺吓得差点尿裤子,“我是真不知道。五年前,我把她带走,一直养着她,还给她弄了个刘燕的假身份,本想着养个一两年就卖个好价钱,结果这死丫头趁着在酒吧打工的机会,搭上了聂家的孙少爷聂少聪。也不知她跟聂家少爷吹了什么枕头风,聂少爷派人来狠狠的收拾了我一顿,警告我离她远点。你看,我这条腿就是被他们打废的。聂家在云城势大,我哪敢得罪。当年是我得了消息,知道白家仇家要找上门来,一时鬼迷心窍,就把白荷骗出来了。我怕被他们发现,所以这些年一直隐姓埋名,躲在这芳园里,哪里都不敢去,聂家我更惹不起,所以就更加不知道白荷后来怎样了。”

“当真?”

“当真。我要是说谎,天打五雷轰。”

女子看他的样子不像是撒谎,心里一横,手中匕首狠狠的刺入他的腹中。

张贺闷哼一声,惊恐的瞪大眸子,捂着鲜血汩汩而出的腹部,身体顺着墙根缓缓滑坐了下去。

女子抽出匕首,用毛巾包好,窈窕的身影迅速消失在浓浓的夜色当中。

似乎笃定那一刀能取他的性命。

粘稠的血液流满一地,张贺脸上的惊惶凝固。

不多时,巷口有两道轻轻的脚步声传来。

闻到空气中的血腥味,两人脸上的颜色都变了变。

元明快步上前,蹲下身子,用手探了探张贺的鼻息,再摸了摸他的大动脉,起身,向聂慎霆摇头:“死了。”

聂慎霆皱起了眉头,看向张贺身后的那扇门。

那是他的家,而他,死在了自己的家门口。

他要从这人手里问点事,没想到,晚了一步。

好不容易得到的线索,就这么断了。

有人抢在了他的前头,杀死了张贺。

是寻仇?还是灭口?

他抬眸,空气中除了浓浓的血腥味,似乎还有别的什么味道。

丝丝缠绕,隐隐袅绕于鼻端。

本来这抹极淡的香气一般人是闻不到的,但是,他从小嗅觉就异于常人,所以他只是稍稍一闻,便闻了出来。

I voire。象牙香水。

杀人的,是个女人?

元明问:“三少,要报警吗?”

聂慎霆摇头:“不用了。走吧。”

这一带是贫民窟,人蛇混杂,巷子里也没有监控,他们想抽身,也是容易。

两条身影很快消失在巷子里。

只有地上那一滩粘稠的鲜血,散发出浓浓的血腥味。

……

妻色撩人:聂先生,求休战 全文阅读,妻色撩人:聂先生,求休战 小说txt完整版

连姝回到家中,颤抖着将门闩上,闭着眼睛,纤细的身影顺着门板跌坐下来。

这是她第一次杀人。

长这么大,第一次杀人。而她以前,是连只鸡都不敢杀的。

她不知道自己当时怎么会有那么大的勇气,只是被一股仇恨支配着,高高举起了屠刀。

她很紧张。那一鼓作气的劲儿泄了之后,此刻全身都在发抖。

她不停的安慰自己:那人是罪有应得。而且那一带没有监控,夜又已深,没有人看得到自己。就算看到了,她蒙着面巾,也不会有人认出她来。在这样的贫民窟里,住的都是些命如草芥卑微如斯的底层人,没有人会为这样一个来路不明的醉汉尽心尽力的查案子。

警察向来都只为有钱有势的上层社会的人服务。

更何况,张贺化了名,他没有身份证,没有亲人,死了也没有人来收尸,所以,死了也就死了。

她稍稍松了口气,慢慢的平静下来。

隔壁传来一道苍老的声音:“小姝,是你回来了吗?”

盲了眼的人,耳朵总是格外的灵敏。

她稳定情绪,扬声道:“是我,奶奶。您快睡吧。”

“哦。”简短的声音过后,恢复一片沉静。

连姝将凶器处理好,塞在枕头底下,她随便洗了洗漱,上床躺下。

16岁之前,她住在燕城,一直以为自己是连家的女儿。

16岁之后,偶然的一个机会,她得知了自己的身世。

原来,她是白家的女儿,父母在生意场上得罪过很多人,怕被仇家报复,她从生下来,就被抱到了白家一个姓连的远房亲戚家,托他们把她养大,想等她成年后再接回家。

父亲给她取名连姝,意在希望她能长成一个美丽安静的女子。

而母亲当年产女,很多人都是知道的。所以,他们又悄悄的从福利院领养了一个女孩,取名白荷,对外宣布那是他们的亲生女儿。

父母每年只带着白荷去燕城看望她一次,每次都是以亲戚的身份,所以她并不知道,那其实就是她的生身父母。

5年前。她16岁生日刚过没多久,惨剧发生。

白家被仇家寻上门来,父母惨遭杀害,领养的姐姐白荷失去踪迹,生死不明。

而连家没了白氏夫妇的周济,日子也越发艰难。

三年前,她的养父母双双因病过世,留下了连老太太跟她相依为命。

她带着连老太太,从燕城搬回了云城,回到了这个她出生的地方。

这些年,她一直都在寻找姐姐白荷的下落。

白荷是代替她存在的,她出了事,她不能不管。

可惜一直杳无音讯。

直到不久前,白氏夫妇的一个心腹终于辗转查到了白荷的消息,说是当年白氏夫妇遇害后,一个叫张贺的小混混,冒充白氏夫妇的手下,带走了白荷。

那天在派出所门口,她接到了私家侦探的电话,才查到了张贺的下落。

可惜,连他也不知道姐姐在哪里。

五年了……

夜色深沉,漆黑得没有一丝亮光。

她就那么躺在床上,黑暗中,睁着一双眼睛,久久无法入睡。

第二天,杨小帅上门。

他来的时候,连姝正坐在门槛上嗑瓜子。

“哟,小梳子,这么悠闲哪。”杨小帅笑眯眯的走过来。

姝跟梳同音,他最开始是叫她姝姝的,后来发现,姝姝跟叔叔同音,实在不宜再叫,所以又改叫她小梳子了。

阳光很好,连姝惬意的眯起了眸子,懒得理他。

杨小帅笑嘻嘻的在她一旁的门槛上坐下来:“哎,听说了没有?昨晚西边胡同里死了人。”

连姝点点头:“嗯,听说了。”

杨小帅道:“你说谁会杀一个醉汉呢?这人又穷得要死。”

连姝懒懒的:“谁知道呢。警察来了吗?”

“来了,”杨小帅点点头,“不过很快就走了。”

连姝淡淡的。这些都在她的意料之中。贫民窟这种地方,天天都有人打架斗殴,喝醉了闹事,隔一段时间就要死个人,警察来也只是走走过场,哪里会上心。

今天的阳光真是好啊,晒在身上,暖洋洋的。

连姝抬起手,微微眯起眸子,金黄色的阳光从她的手指缝隙里洒落下来,照在她那张美丽无暇的脸上,连细小的绒毛都似乎带了圣洁的光芒。

杨小帅看着这样子的她,有些出神。

三年前,连姝搬过来,两人很快成了坑蒙拐骗的狐朋狗友。

尽管如此,他却总觉得这个女孩子不简单。

她似乎背负着什么秘密,却从不轻易跟人说。

有时候,他觉得自己很了解她,但有时候,又觉得她深不可测。

“想什么呢?”连姝拍了拍他的肩膀。

杨小帅回神,掩饰的笑笑:“没什么。”

连姝眯起眼:“帮姐姐打听个人呗。”

杨小帅没好气的拍掉她的爪子:“你跟谁姐姐呢?咱俩到底谁大?”

连姝笑嘻嘻:“这个不重要。咱俩谁跟谁呀?一起打过架,一起喝过酒,过命的交情了,你说是不是?”

杨小帅白她一眼,“打听谁?”

“聂少聪。”

张贺说,姐姐跟他有过一段情,那么,他是否知道姐姐的下落?

“谁?”

“聂家那位孙少爷,聂少聪。”

杨小帅狐疑:“你打听他干嘛?”

连姝笑,漫不经心的道:“他有钱啊。我想钓个金龟婿啊。”

“拉倒吧,”杨小帅鄙视她:“人家是什么人?住春来路的有钱人。你是什么人?住芳园里的穷人。人家能看上你?虽然你有几分姿色,但大户人家联姻看的是出身和门第,你就别做春秋大梦了。”

“干嘛?还不许我争取一把啊?”连姝振振有词:“万一我们俩会产生真爱呢?真爱可是能冲破一切束缚和老观念的。”

“还真爱呢,”杨小帅撇嘴,“这年头,还有这玩意儿吗?”

连姝怒:“你就说帮不帮吧?”

“不说拉倒。”杨小帅拍拍屁股起身,“走了。”

连姝坐在门槛上,笑眯眯的道:“记得帮我打听哈。”

杨小帅头也不回:“当是你进派出所的补偿,以后别天天念叨是我害的你。”

连姝笑了。

她慢慢的扬起头,看着天空碧蓝如洗,眼角有微微的湿润。

……

几天后。五味楼。

据说五味楼的大厨祖上是御厨出身,所以云城的显贵们都喜欢到五味楼吃饭。

杨小帅打探到的消息,聂家人喜欢到五味楼早茶。

但不能肯定聂少聪什么时候来,会不会来。

聂家是云城最显贵的家族,普通人轻易碰不到面,所以,她只能来这里守株待兔。

早茶时间,五味楼里生意火爆。

连姝坐在临窗的位置,百无聊奈的用手指在餐桌上画圈圈。

隔壁桌,几位打扮阔气的富家太太正聊得热火朝天。

其中一位白胖的妇人道:“哎,昨儿我可是听说了一件新鲜事……”

其他几位纷纷道:“梁太太,什么新鲜事儿?”

那位梁太太道:“你们知道我有个远房侄女在派出所做事吧?昨儿她跟她妈来我家打秋风,说了件可乐的事儿,可把我给笑坏了……”

众人的胃口被吊得足足的,不停的催促:“哎呀梁太太,你就别卖关子了,到底是什么乐事儿啊?”

连姝撇了撇嘴,一听这梁太太说话就是个刻薄的人,亲戚来家,居然被她说成打秋风,还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显示她的优越感,这种人,她顿时一点好感都无。她倒要听听,这梁太太嘴里能吐出什么可乐的事儿来。

然后,梁太太说了:“我那远房侄女说,前些天她们派出所抓了对卖一淫一嫖一娼的男女,都证据确凿了,你猜那女的在局子里怎么狡辩的?她居然说,她不是去卖一淫的,而是去给朋友送套子的。你们说,可乐不可乐?我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听说过一个女的去酒店给一个男的送安全套,哈哈哈哈……”

众人:“哈哈哈哈……”

连姝:“……”

她万没料到,这位梁太太聊的,竟是她的八卦。

很好,看来那天晚上的事,已经成为这些长舌妇们茶余饭后的谈资了。

人民公仆?她呵呵他们一脸。

隔壁桌笑成一团,梁太太心满意足的起身:“我去趟洗手间。”

连姝冷冷一笑,也慢慢的放下杯子起身。

洗手间门口,她跟已经解决完了的梁太太擦肩而过。

“哎哟。”梁太太不小心被她撞了一下,顿时一个趔趄,不由轻呼出声。

“对不起,对不起。”连姝忙不迭的去扶她,口里不停的道歉。

梁太太站稳身子,没好气的道:“你这人怎么走路的?没长眼睛啊?”

连姝一脸真诚的陪着笑,一个劲的道歉。

“下回注意点。”梁太太没好气的白她一眼,扭动着肥硕的身子走了。

连姝微眯着眼看着她的背影,脸上的笑容渐渐的冷了下来。

回到座位的梁太太忽然发出一声惊呼:“咦?我的钱包呢?”

妻色撩人:聂先生,求休战 小说全文已出,

阅读全文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可米书屋 ,回复小说名字或数字 245 即可阅读全文。

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当上帝赐给你荒野时,就意味着,他要你成为高飞的鹰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