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靳先生,你老婆改嫁了全文阅读,顾惜安靳炎修小说完整版

6878 个字符,3 张图片,大约需要 9 分钟阅读
结婚两年,她爱他如命,他却从不碰她,视她如空气。她空有一个靳太太的名分,默默忍受丈夫心里装着其他女人。直到丈夫携着初恋情人出现,她才认清楚,这场婚姻,从头到尾,都是她的一厢情愿......

靳先生,你老婆改嫁了 小说简介:结婚两年,她爱他如命,他却从不碰她,视她如空气。她空有一个靳太太的名分,默默忍受丈夫心里装着其他女人。直到丈夫携着初恋情人出现,她才认清楚,这场婚姻,从头到尾,都是她的一厢情愿……

靳先生,你老婆改嫁了 小说全文已出,

阅读全文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可米书屋 ,回复小说名字或数字 253 即可阅读全文。

靳先生,你老婆改嫁了全文阅读,顾惜安靳炎修小说完整版

顾惜安下午快步赶回公司时,感觉到了公司里气氛不对劲。

办公室外的大厅格外的死寂,每个员工表情隐晦而又夹着一种莫名的兴奋,偶尔忍不住偷偷的朝着顾惜安丢过来一个幸灾乐祸的嘲讽眼神。

她微拧眉头,心中隐隐有了猜测。

多半是她那个有名无实的老公靳炎修又来了,而全靳氏公司的人都知道,他们的总裁对总裁夫人,极其的,非常的厌恶。

“部长,总裁他在您的办公室……”顾惜安的文秘刘雨走过来,满脸的欲言又止。

靳炎修炎讨厌顾惜安,所以一个月总会有那么一两次的亲自上门,鸡蛋里挑骨头的找麻烦。

顾惜安都习惯了,没把刘雨怪异的表情放在脸上,径直走到角落里的办公室门外,抬手就推开了门。

屋子里那些不能描述的暧昧声音顿时传到了顾惜安的耳朵里,她握着门把的手指一紧。

“炎修,你轻点嘛,人家受不了啦……”熟悉的娇滴滴声音格外刺耳的传出来,像是一把刺,根根入肉的扎进顾惜安的心脏里。

这声音她认得,是公司花了不少钱捧出来的女明星,苏薇朵。

她结婚了二年半,却从来没有碰过她一次的丈夫,此刻正在她的办公室里,跟另一个女明星上.床。

顾惜安心脏沉闷闷的发疼,拧着门把的骨节用力到青白,雪白的贝齿紧紧咬着下唇,她用了最大的力气狠狠摔上门,巨大的声响惊动了屋子里热络运动的两个人,气氛一下子安静了不少。

顾惜安定了一会,敛着眸色,随即径直走到大班台后坐下,抽出一份文件盯着,一个字也看不进去。

几分钟之后,休息室的门开了,男人熟悉的脚步声,传了出来,重而有力,毫不掩饰自己好事被打断的不悦。

顾惜安捏着文件的手指顿时用力,纸张褶皱出几道难看的纹路,她心里情绪翻涌难受,面上却一片平静,冷冷的看向那道挺拔修长的身影:“靳总难道是缺那么几百块钱开.房么?到我这里来办事,你不嫌脏,我还嫌呢。”

靳炎修俊眉挑起,晦暗深邃的眸子里闪过几分不悦的戾气,甚至连还敞开着的白衬衣也不扣了,就那么露着纹理文明的腹肌,大步逼近。

他体格高大,本就带着一股天生的压迫力,再加上浑身那股君王一般的凌然气势,居高临下的逼近时候,更是让人喘不过气。

“顾惜安,你不是忘了你自己的身份?这么跟我说话,可是要付出代价的!”他微微俯身,修长的指头用力攫住顾惜安的下巴,满眼冷意。

顾惜安心脏一缩,她的身份?

她是靳炎修名义上的妻子,也是害得靳炎修青梅竹马的恋人昏迷不醒的仇人,自从靳家唯一维护她的靳爷爷去世之后,她在靳家就再没了半点地位。

父亲从来不维护她,无权无势的她,在靳氏太子爷面前,只有被他随意揉捏的份。

她两年前能嫁给他,只不过是因为那靳爷爷的一纸契约,除开那契约之外,靳炎修对她没有半分情面,她在他面前,也没有半分地位。

顾惜安眨了一下睫毛,缓解眼睛里的酸涩,平静开口:“是我错了,对不起靳总。”

看似服软的一句话,却听得靳炎修心底的火气蹭的一下涌了上去。

永远是这样,不论他做什么样的过分举动,这个女人一直这样一幅波澜不惊的死鱼样子,就好像她根本就不在乎他所做的一切,也不把他靳炎修放在也眼里。

既然这样,那她当初为什么要不惜设计九九来嫁给自己?为什么当初要费尽心思的上自己的床?

“一句对不起,就想这么算了?我靳炎修就这么好打发?”下巴上的手指,越发用力,捏得顾惜安连着骨头都开始疼了起来。

她抬起眸子,纯澈的眸子就那么静静的映着靳炎修怒气隐忍的样子,淡淡然开口:“那你还想怎样?”

“既然是道歉,那就要拿出道歉的诚意。”靳炎修目光下移,落在她的胸口上,她穿的是圆领的衬衣,因为太热了最上面的一颗扣子没有扣上,若隐若现的露出了些许春色。

顾惜安被他看得心口发烫,浑身不自在,伸手拉了一下领口,彻底挡住风光。

“靳总口味可真重,一个苏薇朵还不够满足你吗?”她嘲讽的开口,眸光后移,放在了休息室门口的窈窕身影上。

公司里最近最火的女星苏薇朵正站在那儿,一脸仇愤的盯着她呢。

顾惜安瞥着苏薇朵,下巴上的手指却又加重了力道,迫使她将目光落在靳炎修身上。

“我口味重……”他低声开口重复,黯沉的眸子里藏着某种森冷的凌厉,“今天我倒是真想口味重一次给你看!”

说闭,他长臂一伸,将顾惜安一把粗暴的捞起来,抗在肩上就往休息室里走,也不管这个动作是不是会让顾惜安肚子难受得想吐。

“靳炎修,你干什么!”顾惜安立即挣扎,反而被他重重的一巴掌拍在屁股上,没有调情,反而是惩罚和示威的成分更多。

顾惜安被打得难堪无比,整张小脸都涨红了。

“炎修……”苏薇朵娇声喊着,大概是想要阻止,毕竟她可是花了不少心血才勾到靳炎修,要是让他跟顾惜安上.床了,两个人上出什么感情,夫妻和睦了,那她岂不是亏大发了。

“闭嘴,滚出去!”靳炎修毫不客气,哪里还有丁点之前的柔情,‘啪’的一声摔上门,将苏薇朵关在门外。

一把将顾惜安摔在床上,靳炎修倾身逼近。

顾惜安戒备的盯着他,缩在床上不住后退,“别碰我!”

靳炎修嘲讽一笑,不容躲避的继续靠近,将小女人逼到退无可退的墙角,压紧距离。

两个人几乎面贴面,呼吸交融,近到连彼此的睫毛都能清晰看见。这是两年半以来,两个人第一次这么近。

“你是我的妻子,我为什么不能碰你?”靳炎修轻声开口,压低的嗓音带着一种说不出的醇厚魅力,眼底好似含着逗弄的笑,俊美又挑逗。

这样的他,对于本就深爱着靳炎修的顾惜安来说,简直就是不能拒绝的毒药——

顾惜安呆呆的望着他,连他伸过来的手也没有躲开,眼睁睁看着那白皙的手指,拨开了她的衬衣纽扣,露出了白色的蕾丝背心。

她局促的垂下了视线,手指拽紧了被子,一时间竟然不知道是应该推开他,还是……

“啧,真是恶心。”冷嘲的声音,再一次响起,冰水一般彻底的浇熄了她心里那份莫名的期望。

“我是口味重,可面对着你,我还是不够重。”丢下这么一句刀子般的残忍话,靳炎修直起来身体,头也不回的大步离开。

靳先生,你老婆改嫁了全文阅读,顾惜安靳炎修小说完整版

顾惜安听着他和苏薇朵离开的脚步声,心脏一阵一阵的揪疼,她不知道在床上坐了多久,收拾好表情,她叫了秘书进来。

“叫保洁过来,把休息室给我全部清理一遍,还有床单,撤下去丢掉。”吩咐完,顾惜安回到大班台后,盯着满桌子的工作文件,愣了一下午的神。

下班之前,她看了一眼手机,一条娱乐头条跃出来——当红女星苏薇朵密会靳氏高层,两人携手温泉酒店,激情甜蜜。

顾惜安盯了一会新闻,面无表情的关掉了手机。

接下来的三天,靳炎修再没回过两人名义上的家,也没来过公司,只有每日的娱乐头条,必定会出现靳炎修和苏薇朵的暧昧新闻。

三天后的晚上,是靳炎修同父异母的哥哥靳炎临生日宴会,顾惜安作为靳炎修家属,被邀请参加。

但她这个家属,却根本联系不到靳炎修。

车子开到宴会门口,顾惜安拨开为宴会特地做的波浪卷长发,试着最后一次给靳炎修打电话。

还是关机——

她皱了皱眉,她是作为靳炎修的妻子被邀请,却又一个人出席靳家的宴会,不知道满堂宾客会怎么议论她。

收好手机,没办法,再怎么尴尬,她还是只能咬牙硬去。

要是她不出现,就又给了靳炎修收拾她的理由。

提着礼服裙摆,顾惜安独自进了宴会。

“哟,靳太太怎么一个人来了?”有人一见她就立即围了过来,“靳总呢,怎么没跟你一起?”

顾惜安脸上挂着礼貌得体的笑容,回道:“他工作忙……”

“唉,听说最近靳总跟那个叫苏薇朵的女明星走得特别近,我看这几天的娱乐头条都是他们,靳夫人,你老公该不会真的……”

“没有的事,炎修跟我感情很好,他那都是工作。”顾惜安优雅的笑容都没有变一下,这两年,这种情况她应付都麻木了。

“所以靳总这次宴会不会出现了吗?”那人又说,眼底是兴奋的八卦光芒。

顾惜安微笑道:“是……”

话音才刚刚落下,熟悉的男人嗓音就故意打脸似的响起:“谁说我不会来?”

顾惜安一愣,顺声回头,却猛然瞧见了靳炎修牵着另一个女人同时出现。

靳炎修身高腿长,俊逸非凡,高定的手工西装更是衬托得他器宇轩昂,而他旁边的女人,对于顾惜安来说,更是熟悉得不能再熟悉。

跟她一起长大的,只比她大一岁的继姐,顾语秋。

“哎呀。”顾语秋似乎很意外看见她,捂着红唇惊讶道,“炎修,你不是说安安有事不能出席,所以才让我代替她做你的女伴吗?怎么现在安安她……”

“我没想到,她还真的有脸来。”靳炎修淡淡的开口,瞥了浑身紧绷的顾惜安一眼,“不过又有什么关系,今晚我的的女伴,只会是你。”

他说完,也不多看顾惜安,搂着顾语秋转身就走。

“靳夫人,你不是说靳总工作忙,不会出现了嘛……”围观者不嫌事少,还冷嘲热讽一句。

顾惜安抿紧了红唇不说话,脸上一阵火辣辣的难堪,像是被人当众扇了一巴掌,她作为靳炎修的妻子,却不是靳炎修宴会的女伴。

攥紧手指,顾惜安无地自容,挺直了脊背转身往外走。

“惜安……”背后有人叫她,靳炎临追了出来,拦在顾惜安面前,“先别走,既然都来了,陪我跳一支舞吧。”

顾惜安有些为难,靳炎临跟靳炎修的关系并不和睦,她作为靳炎修的妻子,也是应该避嫌的。

“来吧,音乐都响了。”靳炎临并没有留给顾惜安拒绝的时间,拉住她的手,直接将她带进了舞池里。

顾惜安没办法,只好跟着音乐与靳炎临跳了一支交际舞。

“你跟炎修结婚快三年了吧……”靳炎临微笑问道,“有什么打算吗?”

顾惜安垂下眼睛,靳爷爷定下的遗嘱,她跟靳炎修结婚必须满三年,才能离婚,现在还有半年的时间——

“不知道,或许会出国吧……”顾惜安回答,抬起眸子,勾起职业化的笑容,转开话题,“祝你今天生日快乐。”

“谢谢。”靳炎临一笑,抱着顾惜安的腰,两人姿势看似亲密的转了一个圈。

不远处,靳炎修沉默的盯着舞池的两个人,指头收紧,用力得将手中的酒杯都捏出了裂缝。

这个女人,果然不安分,竟然勾.引起了自己的哥哥!

怎么,他还没有跟她离婚,她就迫不及待的要找下家接班了?

“炎修,宴会结束以后,要不要去我家坐坐?”顾语秋抱着他的手臂,语气娇媚的开口,眨了眨眼睛,毫不掩饰其中的暧昧暗示。

可靳炎修却根本不看她,见到顾惜安与靳言临拉拉扯扯的告别了,立即丢下顾语秋,抬脚就追了过去。

顾惜安从了宴会,走到自己的车旁,刚拉开车门,后背同时就紧紧的压上了一具高热的身体,用力的将她抵在车门上。

她闻见了熟悉的香水味道,下一秒,靳炎修低凉的嗓音随之响起:“顾惜安,勾引我哥哥感觉怎么样?”

“靳炎修,你干什么,放开我!”顾惜安用力挣扎,手腕被却他使劲攫住,粗暴的按在车门上。

“你下一步是不是就打算像以前勾引我的那样,给我哥哥下药,让他跟你上床?”靳炎修像是没有听见了顾惜安的话,自顾自的用凉薄恶毒的语言攻击她。

“你在说什么?我没有勾.引你哥哥!”顾惜安挣扎不开,只能解释。

“别装蒜了,我都看见了!你就是这样不要脸的女人!”靳炎修满是恶意的揣测,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在看见这女人跟靳炎临在一起的时候会那么生气,“不过我告诉你顾惜安,我靳炎修穿过的破鞋,就算我不要了,那也只能是我不要的,你别想跟靳炎临在一起!”

顾惜安干脆咬紧唇不说话了,反正不管她说什么,在这个男人的眼里都是借口。

“你怎么不说话?默认了?”

可就算她不说话,还是错!在靳炎修这里,她的存在就是个错误!

“惜安,有件事我忘了……”在这个不合时宜的时候,靳炎临忽然出现,话说到一半顿住了,大概是惊讶自己看见的画面,“你们……”

顾惜安吓了一跳,她跟靳炎修后背贴胸膛靠着车子的画面的确是太惹人遐想了,她连忙挣扎起来,低声喊道:“靳炎修,你快放开我!”

靳炎修脸上的表情越发阴沉,刚刚还一幅不在乎的死鱼样子,现在靳炎临一出现,她立马就换了一幅贞洁烈女的样子,真是让人火大。

怒气翻上头,靳炎修干脆捏住了女人的下巴,俯身就啃了上去。

靳先生,你老婆改嫁了全文阅读,顾惜安靳炎修小说完整版

真的是啃,而且是毫不收力的,野兽一般的啃咬。

顾惜安的下唇都被咬破了,浓重的血腥味在两个人口腔里翻搅。

她下意识的想要挣扎,却反而被更加用力的压制住,男人用他霸道的力道,让她根本无从反抗,只能任由他剥夺掉她全部的呼吸和力气,身体无力的沦陷进他强势的吻里,连灵魂也差点一并迷失。

靳炎修本来只是想在靳炎临面前昭示主权,可这个女人的滋味倒是意外的好,让他差点失控。

不远处忽然响起一声车鸣,惊醒了靳炎修,他立即回过神,丢开了顾惜安。

靳炎临在看见两个人吻得难分难舍的时候就已经自动退场了,安静的公路旁,只有距离不过一米的两个人。

顾惜安还没有彻底的回过神,喘息着睁着水朦朦的眸子望着靳炎临,像是在疑惑他怎么不继续了。

这勾人的眼神像是雷击炸响在靳言修的心头,他感到一股莫名的电流流窜而起,撺掇着他的理智失控。

他愣了几秒,忽然冷笑一声:“怎么,你难道真以为我会碰你?别做梦了!”

顾惜安一僵,眼底朦胧之色光速消退,指尖轻轻打颤,她连忙握成拳头,掩盖自己的失态。

靳炎修看着她脸上一闪而过的受伤和难堪,心里没有一点报复的爽快,反而像是压了石头一样沉闷。

他寒着脸,咬牙继续说道:“记住你自己的身份,别再去勾搭其他男人!要是再让我发现一次,要你好看!”

顾惜安颤了一下睫毛,沉默的瞥开了视线。

或许是灯光,或许是妆容,靳炎修那一瞬竟然觉得她的脸色格外的苍白和脆弱,但也只是一瞬,他立即在心底否定,那只是错觉。

这个狠毒的女人,怎么可能会脆弱。

漠然的绷着脸,他迈开长腿,丢下顾惜安很快离开。

夜风清凉,穿过顾惜安的身体,遍体生凉。

顾惜安合上睫毛,将涌到了眼眶的泪水强硬的憋回去,定定的站了一会,她坐回了车里,发动汽车开走。

不远处隐秘的角落里,靳炎修盯着她离开的车尾,阴沉着脸色默了一会,也发动了车子,悄无声息的跟在了她车后。

顾惜安没有回家,她在路上的一家便利店里买了一打啤酒,坐在江边独自闷头大喝。

几罐啤酒下肚,酒精麻痹神经,她憋了一路的眼泪还是稀里哗啦的掉了下来。

她就一手捂着脸,一手抓着啤酒边哭边喝。

她的确是暗恋了靳炎修多年,可两年多前,她跟靳炎修发生关系的事情,也并非她自愿,她是被继母和继姐算计,她也是受害者。

至于后来九九跳楼的事情,更非她所愿,她也不知道,九九会知道她和靳炎修的事情,更没有料想过,九九会约她天台见,然后当着她的面,从五楼上跳了下去……

这两年,她也很自责和内疚,可这些事情和情感,靳炎修却从来不会耐下心来听她解释,在他的心里,她就是个不折不扣的坏女人,她所说的一切,都是借口和心机。

“还有半年,半年之后,靳炎修我们两不相见!”顾惜安兀自念叨,又喝光一罐啤酒。

酒意上头,她彻底的醉了,摇摇晃晃的从江边站起,她本想离开,却不知道怎么的脚下一滑,竟然直勾勾的朝着江面栽倒……

“小心!”一声担忧的大喊,腰上圈上一支有力的手臂,稳稳的抱住了她。

“靳炎修?”脑中下意识的跳出这个名字,顾惜安抓紧了来人的衣服,仰头看去。

入目的却只是一张与靳炎修有着五分相似的脸,她不由失望,“靳炎临,原来是你……”

“对,是我。炎修送你姐姐回去了。”靳炎临说着,搂着顾惜安,赶紧撤离江边,“你喝醉了,我送你回家吧……”

“不,我不回去!”顾惜安排斥的挣扎起来,“那根本不是家!我不要回去!”

结婚两年半,靳炎修回去的次数屈指可数,明明是家的地方,却永远只有孤寂和阴冷,那样的地方,她不要回去。

“好,那去我家,我照顾你。”靳炎临带着她往车子走去。

顾惜安迷迷蒙蒙,听见不是回家就放下了心,脚步踉跄的跟着他走。

靳炎临一手扶着她,另一手拉开车门……

“啪——”车门才拉开一条缝隙,便又被另一手给重重的摔了回去。

靳炎临顺着手腕看上去,眉头一挑:“炎修,你原来还在。”

靳炎修长臂一伸,直接将醉酒不醒的顾惜安扯回自己的怀里,“是啊,真是不好意思,让你的好计谋,落空了。”

“什么计谋,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靳炎临微微笑着,儒雅俊美。

靳炎修冷笑,毫不客气:“靳炎临,我警告你,别打她的主意!不然我可不会因为你年龄大就放过你!”

虽然是同父异母的兄弟,但靳炎临足足打了靳炎修十岁。

“我没记错的话,你们快要离婚了吧?”靳炎临开口,眸光温柔的在顾惜安身上落了一眼,“三年时间就要到了。”

“怎么,你就这么迫不及待的要做她的接盘侠么?”靳炎修嘲讽开口,“破鞋你也不嫌弃,果然跟你母亲一样大度啊!”

靳炎临的母亲给靳炎修父亲做了十二年的小三,直到靳炎修母亲病逝,她才得以嫁入靳家成为靳太太,可谓是忍辱负重。

靳炎临眸色下沉,绷紧了脸。

靳炎修不屑地哼了一声,抓着顾惜安往自己的车子走去。

这个不检点的女人,要是今晚他没有盯着她,她是不是真的就要住进靳炎临家里,然后两个人借着酒意发生点什么?

光是想到这个可能,靳炎修就觉得自己要气炸了,手下动作越发用力和凶狠,将顾惜安丢进车里,重重的摔上车门后立即发动了车子,风驰电掣的开回家里。

又将女人从车里扯出来,几乎是拖拽的往卧室里走。

顾惜安被他弄得手腕剧痛,酒意也醒了几分,挣扎着喊道:“靳炎临,你轻点……”

“靳炎临?”这三个字像是点燃炸药的导火索,靳炎修面色阴沉得吓人,扭着顾惜安的手腕,俯身逼近的同时,恶狠狠的说道,“顾惜安,你看清楚了,我到底是谁!”

靳先生,你老婆改嫁了 小说全文已出,

阅读全文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可米书屋 ,回复小说名字或数字 253 即可阅读全文。

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当上帝赐给你荒野时,就意味着,他要你成为高飞的鹰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