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唯美爱情系列美文,白莲花女主甜虐爱情完整阅读

4688 个字符,4 张图片,大约需要 7 分钟阅读
林宛白紧张的往后退了半步,却见他到身前后只是俯身捡起地上的钱夹,拿出来两沓钱,随手丢在了床上,“昨晚虽然你很热情,但我也很享受,这里有两万块。”林宛白视线跟着那两沓钱。

林宛白紧张的往后退了半步,却见他到身前后只是俯身捡起地上的钱夹,拿出来两沓钱,随手丢在了床上,“昨晚虽然你很热情,但我也很享受,这里有两万块。”林宛白视线跟着那两沓钱….

烟雨缥缈江南情》小说完整版全文已出

看全文请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uckeke ,回复小说名字或数字  720  即可看完整章节了。

第二天早上,林宛白是在头疼欲裂中醒来的。

她发现最近自己身上总发生这样的事,这已经是第三次睁开眼就是陌生的环境。

说陌生的话,又还是酒店套房的标准装潢,林宛白下意识的去看浴室的方向,好像觉得下一秒门就会像前两次那样拉开,等她快看穿了,终于确定里面是没人的。

还没等松口气,她差点叫出来。

虽然没光着,可身上自己的衣服都不见了,包括贴身的那两件,取而代之的是一件宽大的男士衬衫。

“醒了?”

落地窗处传来沉静的嗓音。

厚实的窗帘微动,从后面走出夹着烟的高大身形。

霍长渊依旧是只围了条浴巾,坐在床尾,指尖的烟气还在缠绕,隔几秒往左手握着的烟缸弹了弹烟灰,视线一抬,“等会把药吃了。”

林宛白注意到枕边放着的白色小药瓶,被冷水从头浇到脚。

“昨晚……”她的手发抖,感觉白割腕了,“你都对我做什么了?”

“该看的都看了,该摸的也都摸了。”霍长渊眉眼戏谑。

“你趁人之危!”林宛白眼前发黑。

霍长渊将烟蒂捻灭,幽幽的说了句足以让她狂喜的话,“不过我没上你。”

“……真的?”

跌到谷底崩溃的林宛白被捞上来,不敢置信。

霍长渊眼尾微微往上吊着,讽刺她,“我怕你醒来后自杀。药是消炎的,你昨晚喝那么多酒,容易刺激刀口。”

“……”林宛白抿嘴,缩了缩缝针的左腕,心里却很激动坏了,很快想到另一个问题,呐呐的问,“那我的衣服哪去了?谁给我换的?”

“吐脏了,扔了,我换的。”霍长渊很惜字的回。

林宛白听到前面还好,听到后面不由攥紧手。

不过不管怎么说,没再被他上就好!

见他有所动作,林宛白浑身都警觉起来。

倒是没有像之前那样扑过来,却是直接扯掉浴巾,露出仅有的四角裤,当着她的面就肆无忌惮的开始穿衣服,壁垒分明的胸肌,结实的小腿,还有胯下鼓起的包……

林宛白低下头,不敢斜视。

有什么东西扔过来,她下意识的伸手接。

看清楚后,失而复得的喜悦难以掩饰,林宛白双手紧紧握着折叠的军刀放在胸前,生怕会再次丢掉,抚摸着边缘,那人笑起来的眉眼也浮现在眼前……

“这破刀这么重要?”霍长渊不屑。

割腕那天,送到医院里,哪怕昏迷不醒时她还始终握在手里不肯放,两个护士费了很大力气才扒开她的手指。

“嗯。”林宛白点头。

军刀已经找回,深知此地不宜久留,她掀开被子穿鞋就要离开。

路过霍长渊的身前,他不知何时又点燃了根烟,朝她吐了口烟雾,“你就穿这身走,露着两条白花花的腿?”

林宛白低头,也意识到不妥。

然后就见他将烟叼在嘴里,按了酒店内线,似乎在吩咐着让人送来一套女士的衣物。

林宛白斟酌了下,只好留下来等,不过安全起见打算去离他远一点的外面客厅。

脚步刚动,手腕被扯住了,整个人被他直接拽到了腿上,有铁般的手臂随之缠上她的腰,看着近距离放大的立体五官,夹着烟草气息的声音随之拂在眼鼻上,“昨晚什么都没做,我总得拿回点什么。”

林宛白惊慌的睁大眼睛,他的吻落下来。

腰上一痛。

林宛白下意识的张嘴,却让他得逞。

她挣扎,被他固定在怀里动弹不得,只能仰着脸任他亲。

霍长渊的吻和他的人一样,强势到不容拒绝,由浅至深的倾入,呼吸几乎被完全夺走。

终于肯被放开时,她差点以为自己会窒息。

林宛白不知道那晚他们有没有接吻,但他实在是个吻技高超的男人,对于青涩果子的她来说从未感受过这样意乱情迷的吻。

感受到房间里的暧昧,她羞恼的推他站起来,推了两下,就僵硬住了,因为他变深的眸色,以及明显灼热起来的体温……

“别动!”霍长渊嗓音很粗。

他也很奇异于她每次带给自己的强烈反应。

林宛白当然不敢动,甚至连气都不敢喘。

稍稍动一动眼角眉梢,都有可能会惹祸上身,她现在就站在危险的悬崖峭壁上。

“你帮我。”

陡然听到一句,林宛白惶恐:“怎、怎么帮……”

蜷缩的右手被抓住,直接往下带。

林宛白瞪圆了眼睛。

霍长渊已经包裹着她的右手,下巴抵在她肩膀上,喘息越来越重。

灵魂就像被抽离了,整个人都处于懵逼的状态,不知道具体多久,感觉到他像座山一样把重量都放在了她身上,“嗯~”

林宛白第一次知道,男人也可以叫的这么媚。

“叮咚!”

恰时响起的门铃声,让她如梦初醒。

而右手手心里的感觉,提醒着自己刚刚给他做了什么荒唐事。

看着男人餍足的眉眼,林宛白想哭。

她能不能一头撞死?

林宛白避如蛇蝎一般,几乎从他身上弹跳起来的,快步朝着门口奔。

顾不上门口服务生诧异的目光,身后像是有狼在撵,接过衣服后便护在身上,最大程度不走光的冲向走廊尽头的公共洗手间。

霍长渊办事很仔细,从衣服到鞋子,以及两件贴身都是新的,而且尺寸竟然正好,不知是蒙对的还是摸对的……

林宛白脸红,右手心也灼烫起来。

用洗手液洗了三次,她才从洗手间出来。

离开酒店时,被大堂经理给拦住了,“不好意思,林小姐,衣服的钱您还没有付!”

“……”林宛白张张嘴。

大堂经理一脸强硬的若是不付钱就要报警的表情,林宛白看着穿在自己身上的衣服,没办法脱下来,只好认命跟着到前台结账。

“会不会弄错了?”

“不会!”

衣服的价钱刚好是她退的住院费,并精确到一块钱……

林宛白凌乱了。

周末对于林宛白来说从不是节假日。

虽然不用去公司上班,但她排满了工作,今天给一家商场超市做促销,结束的有些早,看表还不到五点,距离pub的兼职还有三个小时,她准备顺便买点打折的日用品回家,如果时间来得及还可以到医院看眼外婆。

从扶梯上来,从袋子里拿出盒酸奶喝时撞上个人。

听见女音“啊”了一声,随即气急败坏的发火,“你长没长眼睛!”

“真抱歉!你没事吧……”

林宛白慌忙道歉,抬头看清对方后,觉得自己出门一定没看黄历。

“怎么没事!我新买的鞋子都脏了!”林瑶瑶怒目的冲她跺脚,指着鞋头被溅上的几滴酸奶趾高气昂的阴笑,“你蹲下来,给我把鞋擦干净,你的道歉我就收下了!”

林宛白不愿和神经病纠缠,翻出包纸巾扔过去,转身就走。

“不许走,否则我让你舔干净!”林瑶瑶不肯轻易放过能羞辱她的机会,抓着她不放,却又忽然看到了什么,脸上表情瞬息万变,转眼就像是花骨朵一样堆满了笑:“这里,长渊哥哥!”

林宛白也看到了走过来身形高大壮硕的男人,穿着黑色西装,里头是件炭灰色的衬衫,领带打的一丝不苟,露出来的名表和铂金袖口都彰显着他的不菲身价。

最不想见的人来了一双!

林宛白决定,以后出门都要看黄历。

“长渊哥哥,你要的文件我替我爸送来了!”林瑶瑶一脸单纯无害,完全没有刚刚的嚣张跋扈,美眸里饱含期待,“不过我爸说,里面有几个小细节想要再听听你的意思,不如我们边吃边聊吧?”

“也好。”霍长渊似是沉吟了下。

林宛白拎着袋子往后退,打算无声无息的消失,忽然被他目光瞥过来,“林大小姐也在,那就一起!”

“……”林宛白激灵了下。

林瑶瑶亲密的挽住她,“就是呀姐姐,咱们一起吧!”

林宛白被喊的头皮发麻,不等拒绝的话说出口,就已经被林瑶瑶硬拖着走。

商场四楼就是餐厅,门口服务生规规矩矩的行礼,林宛白用全身毛细孔在抗拒,却仍是被按在了餐椅上。

林瑶瑶一撒开手,就很优雅的绕到对面坐在男人身旁,似乎表现的每个小细节都很注重。

林宛白看向林瑶瑶随手放在椅后的爱马仕,她别说买甚至都没摸过,但是知道基础款牛皮的价格没有十万也有八万,而林瑶瑶这个是鳄鱼皮价格还要翻一倍,完全够外婆一年的医药费。

waiter这时将每个人的菜单递上来,林宛白打开看到价码后又合上了,牙疼的说随便。

这里的一盘菜都让她罪恶。

林瑶瑶接了句“姐姐,我帮你”就开始翻阅,漂亮又精致的小脸粉扑扑的,不时指着菜单笑吟吟的询问身旁男人,眼神里欲语还休。

林宛白看在眼里很恶毒的想:恶男作女,绝配!

点完餐,waiter拿着菜单离开,面对这两个人,她怎么吃得下去,林宛白决定吃两口就找机会开溜。

端起手边的白水杯,就听到男音饶有兴趣的响起,“林大小姐这身衣服不错。”

“……”林宛白差点呛到。

偷偷在磨牙,身上穿的就是那天他打酒店电话叫来她结账的那套,事后她当然不可能扔,平时都是在淘宝捡便宜货,她买一年衣服加起来也不到五千块!

林瑶瑶见霍长渊看她,心里涌起忌恨。

她算哪门子的林大小姐,整个林家上下众星捧月的只有自己!

今天好不容易创造出来的机会,霍长渊又破天荒的答应一起吃饭,林瑶瑶为了在他面前表现善良温婉,硬着头皮拽她来餐厅,但实际上很不痛快,明明可以二人世界,偏偏被她给插了一杠!

林瑶瑶保持形象,故意天真的歪头,“是呀姐姐,你在哪里买的?哪天有时间,陪我也买两身!”

“我忘了……”林宛白又喝了两口水顺气。

好在waiter开始上菜了,没有让这个话题往下继续。

林宛白拿叉子卷意面,盯着摆盘的西蓝花,盘算着找个什么样的时机溜走……

“啪嗒!”

她手里的叉子掉在盘子上。

餐桌下,一只脚悄声无息从她的小腿蹭了上来。

林宛白全身僵硬掉。

这只脚当然不可能是林瑶瑶!

她抬头,看到霍长渊正低眉慢条斯理的切牛肉,手腕的铂金袖口闪烁着光,在林瑶瑶说起文件内容时淡淡回应上两句,眼里噙着丝笑,对桌下发生的事情恍若未闻。

这男人可真闷骚……

林宛白攥紧手,咬牙瞪着他。

眼神的警告似乎没用,那只脚还在肆意往上,摩挲过膝盖似乎要往更深的地方……

她“嚯”的一下站起来。

对面的霍长渊和林瑶瑶都抬眼看向她,前者气定神闲,后者表情惊讶,“姐姐,你怎么啦?”

林宛白憋红着一张脸,又无法拆穿,“我……我上个洗手间!”

扯掉身上的餐布,她转身去往洗手间的方向。

洗完手蘸着凉水往脸上拍,餐厅冷气开的很足,各个角落都很凉爽,镜子里她却像发着高烧的病人。

因为购物袋还在座位上,又没办法一走了之,林宛白只好蹲在垃圾桶旁边,掏出手机玩贪吃蛇消耗时间,打通关看看时间差不多,她才磨蹭的回到餐桌上。

林瑶瑶拿餐布优雅的擦着嘴,“姐姐,你怎么去了这么久,我和长渊哥哥都吃完了!”

“没事,刚好我吃饱了。”林宛白很合心意的点头。

出了餐厅,立即准备分道扬镳,只是张嘴话还没说出来,林瑶瑶忽然上来挽住她,冲着霍长渊撒娇,“长渊哥哥,今天家里司机送我出来的没开车,你看姐姐提着这么重的东西,要不你送我们一程吧?”

这话里的司马昭之心林宛白岂能不知,自己完全是个被利用的小棋子。

她提了提手里轻巧的袋子,表示,“我不……”

“一起下地库取车。”

霍长渊音量控制的刚好压过她的,按了电梯。

林瑶瑶脸上一喜,打着自己的小算盘,“好啊,长渊哥哥,那等会先送姐姐吧!”

白色的路虎,林宛白和之前一样,被林瑶瑶满嘴“姐姐”的硬塞上车,然后毫不留情的甩上车门,颠颠跑到前面的副驾驶上,眼睛像是长在开车的男人身上。

林宛白对这样的安排很满意,不用担心有人再将脚伸过来。

沿途逐渐是熟悉的老旧街景,连个红绿灯都没有,因道路狭窄车行也逐渐缓慢起来,从后视镜男人的目光里,林宛白能读懂他似乎在说“你就住在这儿”的讶异。

“前面路口停就可以!”她不以为意,指着说。

关上车门,前面林瑶瑶戏演的很足,“姐姐再见!”

林宛白提着袋子扭头走。

外婆那来不及,到家放了东西就得赶去pub,时间对于她来说每分每秒都太宝贵了,都浪费在了两头猪身上!

那抹倩影消失在楼道里,白色路虎重新发动,行驶入主道没多久,便打右闪停在了路边,霍长渊的耐心似乎全部用完,声音淡淡无温,“我忽然想起公司还有事,你拦出租车回去。”

“……长渊哥哥?”

“我不想踹你下去。”

林瑶瑶看着消失在视线里的路虎尾灯,简直气疯了!

烟雨缥缈江南情》小说完整版全文已出

看全文请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uckeke ,回复小说名字或数字  720  即可看完整章节了。

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当上帝赐给你荒野时,就意味着,他要你成为高飞的鹰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