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完整版《弃妻入怀:老公别太宠》全文在线阅读

8372 个字符,4 张图片,大约需要 11 分钟阅读
五年前,一场精心设计的豪门盛宴,未婚夫伙同妹妹将她送入陌生人的床,18岁未婚生子,她被剥夺继承权,臭名远扬,成为夏家的弃儿。五年后,她涅槃重归......

五年前,一场精心设计的豪门盛宴,未婚夫伙同妹妹将她送入陌生人的床,18岁未婚生子,她被剥夺继承权,臭名远扬,成为夏家的弃儿。五年后,她涅槃重归……

弃妻入怀:老公别太宠》小说完整版已出

阅读全文请关注微信公众号:cnnbao,回复小说名字或者数字 370 即可看全文了哦

完整版《弃妻入怀:老公别太宠》全文在线阅读

原本喧闹的酒吧一瞬安静下来。

闪烁的灯光不知何时也被人关闭,换上了柔和的嫩黄色。

大堂经理弯着腰,满脸堆笑,讨好地为身边的男人引着路。人群也很自觉地散开,退避到两边。

俨然是大人物到来的场面。

席鹰年满脸冷漠地从众人身边走过。他就像是一个君临天下的帝王,浑身散发的气息叫人不敢靠近一分。

站在人群里夏以安在见到席鹰年的一刻,眼眸猛地瞪大。

他这种人会到酒吧来?

而且,如果被他看到她在这里,会不会很反感?会不会她的努力都付诸东流?

她脑子里蹦出很多想法,接着迅速地飞快转身,向着人群里面走去。

她一定不能够让席鹰年见到她!

席鹰年在走了几步后突然停下脚步,向着四周看了下。

他刚才好像看到了那个女人的身影。

见他看过来,一众女人低低地尖叫。

听闻被席鹰年看上的女人,都会得到一笔不小的钱财。但摒弃这些不谈,光是他的容貌,也足够无数人趋之若鹜。

夏以安在人群里飞快地穿梭:“对不起,请让一下……”

她也顾不得身边都是些什么人物,只想着现在要逃离,她要是不走,被席鹰年看见就完了!

“砰!”

忽地撞上一堵肉墙,夏以安吃痛抬头,入目的是一个壮硕的大汉瞪着眼睛恼怒地看着她。

“抱歉……”

夏以安不想事情闹大,说完这两个字就要开溜。

男人却是不愿,低头见着夏以安的容貌,眼睛亮了亮:“一个服务生怎么这么不懂规矩?”

虽然动静不大,但周围的人还是被吸引了过去。

夏以安使劲捂着脸,低头说对不起,奈何男人怎么都不罢休,她索性一跺脚,抬头迎上男人不带好意的眼神,嘴角扯出一抹妖娆的笑容。

“这位先生,我的确不是故意的,您请在这稍等,我准备一下,便过来向你赔罪如何?”

她娇软的声音让男人立即兴奋地点头:“好,本大爷就在这等着你。”

周围也是响起一片呵气声。夜色什么时候来了这么一个美人?

反应过来的男人也纷纷向着夏以安发出邀请,夏以安草草推辞,趁机溜进了更衣室。

就在她长吁出一口气的时候,大厅的席鹰年忽然停下了脚步。

大堂经理站在身边笑着问道:“席少,您有什么吩咐?”

“让那个女人过来。”

席鹰年阴沉着脸说道。该死的女人,以为他没有见到她?更让他恼怒的是,她竟然敢对别的男人笑的那么好看!

几天不见,他以为她是掏空了心思讨好自己,没想到是在这做服务生。

夜色的服务生,是那么好做的?

夏以安回了更衣室,意外地发现人有些多。

一个穿着白裙子的女人被人围在中间,脸上满是高傲。

夏以安出于好奇心也就随意瞥了一眼。

女人的样子应该是不错,不过被浓重的妆容遮掩。她的手上拎着香奈儿的包包,身上穿着的裙子也是香奈儿。

长发披散在肩头,倒是给她添了几分利落的感觉,但整体营造出来的气质,却是被她那得意的嘴脸破坏。

夏以安很快移开视线。

她没什么兴趣。

“丽莎,你可真是幸运!”

丽莎理了理身上的白色裙子,态度越发高傲:“这不是幸运,而是实力。”

她很是清楚自己的优势在哪里。

她有着容貌,有着手段,再加上出入夜色的都是出手阔绰的人物,她的生活自然不会差。

“对,丽莎姐这么漂亮,哪个男人不拜倒在你的石榴裙下?”

周围的女人纷纷拍着马屁,似乎讨好了她,自己也能如愿被富少挑中。

“哎?今晚席少来了,你们听说了吗?”

“席少?”

丽莎一听,眼眸都亮了起来。

整个A城,谁不想接触这个大人物?要是同他搭上一点关系,她哪里还需要去和一堆老男人卖笑?

“是啊,”站在离丽莎最近的一个女人赶紧说道,“丽莎,这次经理肯定会安排你过去的。到时候,可别忘了我们姐妹啊。”

“那是当然。”

丽莎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大,似乎美好的想象已经得到了印证。

夏以安听到这话,忍不住挑了挑眉头。

那个变态应该不会这么饥不择食吧?

耳边又响起一阵恭维声,夏以安已经无心去听,刚打算换了衣服回去,经理便敲门走了进来。

此刻最为激动的无疑是丽莎。

她小跑到经理身边,暗示着说道:“经理,听说今晚席少来了?”

她身上浓重的香水味让经理皱了下鼻子,他点头,在丽莎又要开口的时候,抢先说道:“小夏,你去席少的包厢。”

要是平常,夏以安肯定乐意。这种有钱人,最喜欢一高兴给大笔的小费,但是对象是席鹰年,无论什么,她都要忍住。

“经理,我有点不舒服,我打算回去了。”

夏以安淡笑着推辞。

“不知好歹的女人,”丽莎轻哼一声,转向经理讨好地说道,“经理,您看人家不领你的情,不如您还是让我去吧。”

这个机会,可不是每天都能够有的。

“你在这儿,连规矩都不懂了?”

经理声音冷硬,不高兴地看了一眼丽莎,“这些事情都需要我提醒,你是打算不要这份工作了?”

丽莎脸色一白,急忙摇头:“我……”

“不用说了,”经理将目光重新放到夏以安身上,“小夏,你出来一下。”

两人出了更衣室,丽莎猛地捏紧手。

她才几天不在,怎么就冒出一个小夏?

“她是谁?”

“前两天刚来的。”

“刚来的?”丽莎眼眸眯起,嘴角讽刺勾起,“是吗……”

经理带着夏以安上了楼,穿过长长的走廊,在一间包厢门前停下。

“小夏,席少特意点名你。”

一直沉默着的经理忽然开口,这句话把琢磨着怎么推辞的夏以安吓了一跳。

席鹰年还是见到她了?

经理又深深地打量了夏以安几眼,才说道:“好好把握机会。”

说着,他替夏以安打开包厢门:“进去吧。”

夏以安摇头,瞪着眼睛。

席鹰年能接受她生过孩子已经是极限,现在她出现在夜色……

她根本不敢想那个男人会说出什么样羞辱她的话。

“夏以安。”

耳边忽地响起男人的声音,不等她反应,她整个人已经被大力拽住,失去重心向后跌去。

门在此刻也砰的一声被合上。

直到身子撞上坚硬的胸膛,鼻间传入熟悉的烟草气息,她才回了神,下意识地挣扎。

身后的男人将她圈得更紧,冰冷的声音缓慢在她耳边弥漫。

“你可真是叫我失望。”

浓浓的讽刺语气。

夏以安身子僵直,任由席鹰年抱着,一个多余的动作都不敢做,一句多余的话都不敢说。

她生怕下一秒,他便宣判了她的死刑。

不满她的沉默,席鹰年将她转过身,捏着她的下巴:“几日不见,连讨好我都不愿了?怎么?是找到了更好的金主?”

想到她在别人身下婉转承欢,他手上的力道又大了些。

他之前一直看着门外的监控,自然没有错过夏以安脸上的不情不愿。

夏以安迎上席鹰年的目光,嘴角勾起一抹笑容:“哪里会有比席先生更好的金主?”

“我这个人可是个锲而不舍的人,凡事认定了,就会从一而终,”她说着,双手大胆地缠上席鹰年的脖颈,“对待席先生,自然也是。”

包厢的灯光很暗,饶是如此,星星点点簇进夏以安的眼里,依旧格外勾人。

她像是黑夜里的妖精,让人一眼便舍不得挪开视线。

席鹰年紧紧地盯着夏以安,似乎在看她有没有说谎。

夏以安也不畏惧,就这么任由他打量。

“几天不见,席先生还是一如既往地帅气。”

夏以安眉眼越发妖娆,配合着她这服务生的贴身衣服,胸前的柔软呼之欲出,让席鹰年的眼眸一瞬暗了下来。

“你在这做什么?”

他沉声开口,低头见着盖不住她屁股的裙子,脸色顿时阴沉。

她就在这儿卖笑给别人看?

“当然是赚钱,”夏以安无奈地叹了一口气,“为了讨席先生的欢心,我必须加倍努力才行。”

“用得着在这种地方?”

夏以安讽刺地笑:“不然席先生以为,一个大学还没来得及读,从精神病院出来的我,能够找到什么好工作?”

“砰!”

话音刚落,夏以安便被席鹰年甩在了地上。

夏以安面色一白,吃痛地皱眉。

这男人是疯了吗?

席鹰年低眸看向她:“你勾引男人的手段还真是层出不穷。”

夏以安的手缓慢攥紧,自始至终没有看席鹰年一眼。

席鹰年见着没有半点反应的夏以安,喉咙的火顿时冒了上来。

他大力地将她从地上拖起:“不是想做我的女人吗?我满足你,怎么样?”

完整版《弃妻入怀:老公别太宠》全文在线阅读

听到这句话的夏以安诧异抬头。

她等了这几天,就是为了这么一句。

席鹰年看着她的反应,嘴角勾起一抹讽刺的笑容:“这么迫不及待?”

他单手攥住夏以安的下巴,眼中的不屑清楚地展露出来。

“被几个男人上过?”

夏以安直视着他,清楚地见到他眼里的厌恶。

即使告诉自己,不去在乎,可是她的心还是想被戳了一刀,鲜血淋漓。

她深吸一口气,露出一抹妖娆的笑容。

有什么好难过?她在别人眼里,就是这么不堪。

“即使是这样,席少不一样舍不得我?”她伸出手,慵懒地缠上席鹰年的脖颈,“比较起来,还是席少最为优秀。”

“席少对我也念念不忘的对不对?”

“也?”

席鹰年攥住她的手,狠狠地让她撞进自己的怀里:“在这里,你还能想着我?”

她的甜言蜜语太多,但他清楚,没几句是真话。

“那是当然,”夏以安侧脸贴上席鹰年的胸膛,“和席先生接触过的人,相信都不会轻易忘记席先生。”

“哦?我真的让你这么印象深刻?”

席鹰年眸光紧紧地盯着夏以安,像是要窥探到她心里最深处的想法。

一种被看穿的感觉从夏以安脚底升起,让她整个人都陷入极度不安之中。

她强迫自己迎上席鹰年的目光。

“嗯。”

她十分肯定地点头,睫毛轻颤,添了几分楚楚可怜。

只是这样抱着她,便勾起了席鹰年对她的渴望。

他像是个初尝禁果的毛头小子,恨不得整日都拥着她。

夏以安没等到席鹰年回答,撒娇似的问了句:“席先生都不想人家的吗?”

这句话让男人直接抱起他,将她丢到了包厢的沙发上。

少许的疼痛让夏以安皱眉。

这男人还真是不懂得怜香惜玉。

席鹰年低头看着躺在沙发上的女人。

只一瞬,他便抓住她的肩膀,吻了过去。

夏以安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

她拼命挣脱着。这男人是疯了吗?

她索性咬牙,但男人只是顿了一下。

席鹰年竟然掐住了她的脖子!

她的眼眸猛地瞪大。他简直就是个疯子!

随着席鹰年手缓慢收紧,她的呼吸也逐渐紧促。

是要死了吗?

她好像看到看到了霍泽的那张脸。

他狠狠地讥笑着,说她傻。还有夏希爱……

不,她不甘心就这么死了!

她还有那么多事情要去做!

脑中残留的一丝清明,让她攥住席鹰年的手,勉强睁开眼睛。

“打算说点遗言?”

“我不知道我做错了什么……”夏以安对上那冰冷的眼眸,强撑着自己说道,“还是这是席先生对我念念不舍的方式?”

“你再说一次!”

像是被人戳中心事,席鹰年的手猛地收紧。

夏以安几乎以为这一刻她要死了,但席鹰年先一步松了力气。

大概是她的脸色实在是难看,席鹰年收了手,夏以安瘫倒在地上。

在鬼门关走一遭的滋味真是不好受。

她摸着脖子,估摸着这里会留下很大一块淤青,还要去买药,又要浪费钱。

暗地里叹了一口气,她站直身子,对着席鹰年绽放出一抹笑容:“席先生刚才是说,让我做你的女人?”

她才不管过程怎么样,她要的只有结果!

没等到席鹰年回答,她努着嘴:“席先生可不能说话不算数。”

席鹰年低头,看着刚才差点被他错手掐死的女人。

他刚才的确是没有留情。

“现在还想做我的女人?还没吃够苦头?”

她倒是不怕死。

“苦头?”夏以安像是听了什么好笑的笑话,低声笑起来,“不瞒席先生,我这辈子吃的最多的就是苦。”

那些在精神病院的一切,她记得清楚。

为了在那个地方活下去,她用尽了办法。

生不如死的那五年,已经过去了。

她夏以安,还有什么好怕的?

眼眸里的坚定让席鹰年眸子深沉了下:“看你的表现。”

席鹰年的目光停留在她的脸上,接着又移到她的脖子。

青紫更加明显了。

看看她的脸,他心里不由得涌出异样的感受。

索性,他打电话让大堂经理将药膏送了过来。

经理敲门进来,见着席鹰年揽着夏以安,眉目间透着些许担忧,不由得愣了下。

他还是第一次见到席少露出这样的表情。

果然小夏是不一样的。

他刚想打量下夏以安,席鹰年一个冷眼扫了过来:“我的规矩忘了?”

“不敢。”

经理吓出了一身冷汗,赶紧将药膏递给席鹰年,飞快地退了出去。

他离开后,席鹰年手捏着药膏看了半天,确定是治淤青的药膏后,才拧开给夏以安涂抹。

处理好了,他心顿时松了一块。

随即,他猛地反应过来,扔掉了手中的药膏。

他对这个不知检点的女人这么好做什么?

他想着便窝了一肚子火,狠心将手从她手心抽离,打电话到楼下,让大堂经理再上来一趟。

经理摸不准这位爷又在想什么,但知道肯定不能违背他,赶紧应了进了包厢。

“席少,您还有什么吩咐?”

他恭敬地弯着腰。

“她来这多久了?”

席鹰年将夏以安放到一边,沉着声音问道。

“四天。”

经理如实回答。

席鹰年的脸色难看一分,也就是说,她离开酒店的那天,就来这工作了?是因为他拒绝了她,所以想找下家?

“和几个男人接触过?”

“这……”大堂经理忽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工作需要,应该会接触很多人把?

他斟酌着,觉得还是开口问席鹰年:“席少指的是哪方面的?”

周围寒气又重了一分。

大堂经理赶紧说道:“做服务生,肯定会接触很多人,不过小夏她一直洁身自好,上班时间,她也从来没答应过客人过分的要求,席少,您也知道,小夏这个姿色,肯定会有着不少人觊觎……”

“我让你说那么多了吗?”

这会儿,席鹰年的脸色才缓和。

如果被他知道她和别的男人有染,他一定不会放过她。

“她在这都做什么事情?”

经理战战兢兢,小声回答:“也就是端酒,倒酒之类的,没什么辛苦的事情。”

“嗯。”

席鹰年点头,直接走出了包厢。

经理惊得下巴都要掉下来了。

要知道席鹰年来这,可是从来不会带女人回去的。

虽说刚才他进来,两人应该什么都发生了吧?那席少还问他那些问题做什么?

他怎么也想不通,索性也就不去想,紧跟着席鹰年出了包厢。

夏以安醒来时,眼前是明晃晃的水晶灯。

应该是酒店。

有了这个认知后,她猛地坐起身。

昨天她不是在酒吧的吗?后来被席鹰年叫去包厢,之后呢……她冥思苦想,一拍脑袋。

席鹰年答应让她做他的女人。

完整版《弃妻入怀:老公别太宠》全文在线阅读

夏以安的小动作,尽数落进席鹰年的眼中。

他站在床沿边,奈何某个后知后觉的女人,并没有发现他的存在。

不过她的醒来的样子,可真是……蠢。

脑子里冒出这个词,让他稍稍弯了唇角。

直到一分钟后,夏以安才注意到席鹰年的存在。

她惊了一跳,下意识缩了下,忍不住抱怨:“一大早的你吓死人啊……”

“嗯?”

“我是说,一大早的,英明神武的席少站在这做什么呢?”

夏以安赶紧讨好地看着他,眼睛眯起,脸上带着刚睡醒的慵懒,浑身都透着勾引人的味道。

她脖子上的淤青已经褪了大半,今天再抹一次药膏,估计就看不出痕迹。

没等到席鹰年回答的夏以安顿时紧张起来,事情可不能因为她一句话给毁了!

“席先生?怎么啦?”她干脆掀开被子,向着席鹰年靠过去,拉住他的胳膊,“一大早可一定要心情好!”

席鹰年的目光还是停留在她的脖子处。

这会儿夏以安也意识到他在在意什么,抿了抿唇瓣。

他自己掐的,他竟然还好意思嫌弃。

但终归这些也只能想想,她抬手捂住脖子:“既然讨厌,就不要看了。”

说这话的时候,她已经转过了脸,手也从席鹰年的胳膊处收回。

“我说过讨厌了?”

席鹰年实在是不懂夏以安在想什么,直接将一管药膏扔在她面前:“擦药。”

夏以安诧异地看着自己面前去淤青的药膏。

这男人也不算是善心泯灭。

她点头,拿起直接进了浴室。

让她意外的是,脖子上面的痕迹并不深。

她知道自己的皮肤,稍一用力,就会留下印记,昨晚席鹰年用了那么大的力气,不应该是这个样子。难道那个男人事先替她擦药了?

冒出这个想法,她又很快摇头。

他没掐死她就不错了。

怕席鹰年在外面等得久不耐烦,她迅速擦了药,顺势将自己收拾了一阵,打开门走了出去。

她身上还穿着浴袍,本来想穿着昨天那件工作服,毕竟质量很好,但无论怎么找,都见不到那件衣服。

席鹰年看着夏以安在房间里四处找着,开口说道:“那件衣服被我扔了。”

“那件衣服很贵的!”

夏以安心里哀嚎一句,紧接着认命:“席先生你开心就好。”

“哦?我倒是没看出来你这么善解人意。”

席鹰年是半点都没在她脸上看到表现出对应的表情。

“我一直都很善解人意啊。”

夏以安抬脚走到席鹰年身边,挽着他的胳膊,靠在他的肩上:“比如说,如果我当了你的女人,不会在外面给你添麻烦,也不会随意宣扬身份,而且我随叫随到,很听话。”她晃着他,“这样的女人,你确定不要?”

为了达成目的,她真的把什么话都说尽了。

半天没等到席鹰年回答,她又说道:“当然,我也不会怀上你的孩子,借此威胁你,你不必担心多出一个儿子和你现在的儿子争家产。而这一切,你只需要付出一点小小的权利。怎么样?”

“你知道的倒是很多。”

席鹰年的儿子不是秘密,但这女人倒是认真了解过他。

“做你的女人,这是必需要知道的。”

夏以安在他唇瓣轻轻吻了下:“席先生不想尝试一下?我知道你对我很难忘哦。”

“我记得,你之前说过定个协议?”

席鹰年挑着她的下巴,缓慢摩挲。

这女人如此对他的胃口,他不留下,实在是可惜。

至于她所说的……

他席鹰年从来不是慈善家,她甘心沦为玩物,他怎么能不成全她?

夏以安的眸光亮了亮。

席鹰年的意思是,她有机会了?

“对。”

她屏住呼吸,觉得这么一刻来临实在是套不容易。

“席先生是确定咯?”

“怎么,你希望我反悔?”

“当然不是。”夏以安赶紧说道,“席先生,你有什么条件?”

即使这会儿,她也不忘让席鹰年先开口。

“我不会给你任何经济方面的支持。”

他眯起眼,观察着夏以安的表情。

夏以安对此一点意见也没有。拿的越多,抽身越难,和这样一个如魔鬼一样的男人讨价还价,怕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不准去夜色上班。”

席鹰年接着提出第二个条件。

他的女人,只能他欣赏,怎么能够出去抛头露面?

而且他的东西,他不准任何人的觊觎。

“不行,我要赚钱。”

开玩笑,这男人是要断了她经济来源?不给她钱也就算了,现在还不给她赚钱。

“可以换个地方。”

席鹰年知道她是想偏了,也就提醒一句。

“夜色工资很高。”

夏以安也不退让。

他席少要求高,但知不知道钱都是不好赚的?更何况,她一个精神病院出来的,有公司收她才怪。

见着席鹰年脸色冷下来,她赶紧抓住他的手,撒娇说道:“你知道我的难处,我没有学历,我还要交房租,交水电,还要买衣服,吃饭。需要很多钱……”

她将自己说的可怜兮兮。

席鹰年眉头微挑:“你可以和我住在一起。”

夏以安被他这句花惊到了,接着又开始惋惜自己交的那三千块钱房租。

早说呢,三千够她吃多少大餐了?

“即使如此,我还是要去夜色上班,你放心,我现在不是有你罩着吗?不用和他们客气。”

她嘻嘻地笑着,一张小脸,差点就笑成一朵花了。

“嗯。”

席鹰年想着也有道理,和夜色打个招呼就行。

“席先生说完了,现在轮到我了?”

夏以安清清嗓子:“我接受你所提出的条件。但是如果我有想从你身上想要得到的,我会努力去争取,如果我达到了要求,那么也请席先生不要吝啬。”

“好。”

席鹰年应声,将她揽在怀里,拿出手机给高卓打了电话,将大概意思说了,让他准备一份协议送过来。

高卓从前还真没见过这种类型的协议,但终归是见过世面的助理,很快便将协议给拟定好。

酒店里。

想到怀里的小女人属于自己,席鹰年的心情便忍不住地好。

夏以安自然也是高兴,说了无数夸奖席鹰年的话,让他听得冷笑连连。

气氛正尴尬的时候,高卓将协议给送了过来。

夏以安看着协议,眼珠子差点瞪了出来。

这哪里是协议?分明是不平等条约。

关于她的有着整整五页纸,而关于席鹰年的,只有两句,那两句,正是她最后和席鹰年商议的那两句。

她握着笔,抬头对着为他总裁着想的高卓,笑眯眯地说道:“高助理,你可真是贴心啊。”

“这是我应该做的。”高卓回答地义正言辞。

席鹰年很是满意地在协议上签了自己名字。

这份协议他看的舒心,尤其是那句,不准夏以安和任何男人有着多余的接触,包括肢体和语言。

夏以安咬牙,知道自己没有退路,索性也十分果断地签了名字。

高卓仔细将协议核对一遍,确定没有问题后,才对着席鹰年打了声招呼,推开门走了出去。

夏以安这回心里的石头才是真正落了地。

终于,夏家欠她的,要还回来了。

下午的时候,夏以安照常去上班,经理见了她,态度对她多了几分恭敬,用时又好奇,为什么不是席鹰年亲自送她来,或者派个司机。

她竟然是挤公交过来的。

还没来得及开口问,夏以安便十分不好意思地说道:“经理,有多余的衣服吗?我昨天的衣服……不小心没了。”

她实在是找不到,不然也不会开这个口。

经理给她一个懂得的眼神,便去后面给她拿衣服。

夏以安站在原地,腾地红了脸。

经理的意思,她当然是明白的。

“哟,这不是小夏吗?”

丽莎从更衣室走出来,见着夏以安回来,忍不住多打量了她两眼。

夏以安压根没心思和她争论什么。

大家都是平等的,她有什么好炫耀,或者鄙夷她的?

不过是金主不同罢了。

她索性忽略了丽莎,略过她直接进了更衣室。

丽莎一向受人追捧,哪里受过这种待遇,顿时火了,冲进更衣室喊道:“夏以安,你嘚瑟什么?不过是和席少出去了一夜!而且你若是表现好,他怎么没有留下你?”

最后两句,就是明显在讽刺了。

没等到夏以安回答,丽莎理所当然地以为她在心虚。

“被我说中了?你这样空有容貌的人,席少是不会看上你的。”

眼见着她又要喋喋不休地开口,夏以安抢先一步说道:“我至少还有张脸,你有什么?哦,对了,你刚才问我,他为什么没有留下我?”

她说着,向着丽莎靠近。

“那么我就要问问你了。你既然表现好,席少为什么没选中你,偏偏挑中了我呢?”

她夏以安算是明白了,你不想计较,偏偏有人要逼你动手。

弃妻入怀:老公别太宠》小说完整版已出

阅读全文请关注微信公众号:cnnbao,回复小说名字或者数字 370 即可看全文了哦

完整版《弃妻入怀:老公别太宠》全文在线阅读
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当上帝赐给你荒野时,就意味着,他要你成为高飞的鹰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