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余念慕清让小说已完结,余念慕清让全文章节目录

3321 个字符,3 张图片,大约需要 5 分钟阅读
传说中拆散人婚姻的小三泪流满面:她是被逼的!她被太子爷宠到横着走,却独独怕两样东西:床和天黑后的太子爷。这两样,她看到就腿软。嘤嘤嘤,生个二胎怎么就这么难!

传说中拆散人婚姻的小三泪流满面:她是被逼的!她被太子爷宠到横着走,却独独怕两样东西:床和天黑后的太子爷。这两样,她看到就腿软。嘤嘤嘤,生个二胎怎么就这么难!

萌宝来袭:鲜妻太可口  》小说完整版全文已出

看全文请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ucbadu,回复小说名字或数字  374  即可看完整章节了。

一步一步,她朝着那里走去。

“出去。”

男人低沉得命令,阴沉,可怕,不容许有半点质疑。

“清让……”

苏意怜不甘心,换上可怜巴巴得神情。但这个男人从来不会多看她一眼。

“你还不是慕太太。”

男人手指滑过手工白色衬衣,整理好之后,才轻描淡写得开口。

苏意怜小脸刷白。

太子爷不爽,本就分明立体的五官十分凌厉,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气息。估计是打扰到他睡觉了。

苏意怜只好压下不甘心。

“您慢慢来,我到门外去等你。”

慕清让不喜欢别人碰他,从来不让人伺候着。

房间里恢复了安静。

慕清让抬手揉了揉发胀的太阳穴,只记得昨晚上喝过酒了,然后……然后怎么什么都想不起来。

长腿一迈,随着他下床的动作,从被子里面掉出一把小巧的金色钥匙。

慕清让顿了顿,脑海里面有女人妖娆的身段闪过,却怎么都记不起那张脸。

刚才苏意怜冲进来搜索一通,又死死盯着他的床底下,分明就是捉奸来的。

慕清让弯腰,手一掀,床底下什么都没有,空空如也。

余念人早跑了。

一分钟的时间足够她从总统套一楼跑到二楼,从佣人房里的小门爬到顶层。

童眠已经等得着急,看到余念爬出来,立刻把那道门封死,免得被人看出来被打开过。

“你小姨都堵到门口了,你怎么不早点出来啊!”童眠身上穿着酒店员工的服装,是这家五星级酒店的客房主管。

“要是在慕清让眼皮子底下跑了,我怕查到你身上来!”

余念昨晚上会成功睡到太子爷,全是因为酒店内部有人。

慕清让太子爷的名声不是白来的,手段雷厉风行,狠戾果决,算计他的事儿一旦被挖开……

余念和童眠两个人同时打了个冷战。

童眠艰难吞咽了一下口水,转移话题:“成功了吗?”

余念这会心里狂跳,点点头又摇摇头,“不知道。反正昨晚上做到我晕过去了……晕过去之前三次?”

“不愧是太子爷啊,精力体力异于常人!器大活好!”

这个评价,余念没有意见,慕清让当之无愧……

呸呸呸,这个时候想这些干什么,余念抬手抹了一把发热的脸,“眠眠,我先走了。估计等会苏意怜要搜酒店了……”

手忽然间顿在脖子上,精致漂亮的锁骨位置居然是空的。余念不确定得摸了几次,脸上的笑容顿时凋谢。

“我的小金库钥匙!”

只有这个钥匙才能打开余念妈妈给她留的遗产。这么多年余念一直攒着不动,防着万一有什么大事。今年回国有一个很重要的目的就是取这笔遗产!

童眠连忙安抚她,“你昨晚上进去的时候我都还记着挂在你脖子上,现在肯定还在总统套里面。你别担心,等会我亲自去帮你找找。”

余念抓着闺蜜的手,一遍遍叮嘱:“你千万要找到啊!那是我妈留给我的唯一的念想……”

童眠送她走后门出去,到电梯口就被余念推回去。

童眠叮嘱她:“回去之后,你好好躺着休息。尤其是倒立起来,我听酒店里的那些已婚妇女们说这样怀上的几率也大一些!”

“会的。”

余念急需要一个孩子,一个有慕清让血液的孩子。如果不是逼不得已,她万万不会在这个特殊的日子算计了慕清让,冒着玩火自焚的危险!

出了酒店后门,余念慢吞吞得走着。刚才紧张还不觉得,现在每走一步都牵动着疼。

昨晚上那个男人把她折成了各种姿势,随意得折腾。就像是饿狼,恨不得把她拆解入腹

苏意怜这个女人难道不能满足他?

呵呵,关她什么事儿!

只要这一次怀上了,余念就离开南城,再也不回来!永远!

这里虽然是她的故乡,却充满了不好的回忆:妈妈早逝,姐姐惨死,连最后一面都没有见着,现在连亲妈留的遗产都丢了……

余念忍不住低头擦泪。

这个时候,一辆拉风的兰博基尼正好从酒店的地下车库出来,快速从她身边驶过。

车上的人正是慕清让。手上玩世不恭得把玩着一个小玩意儿,正好是余念丢的那把钥匙。

婚礼并没有继续没有举行。

慕氏集团的皇太后——慕清让的奶奶发话了:吉时已过,择日再办。

“下一个黄道吉日要等到一个半月之后!”

最难受的就属苏意怜。得知这个噩耗的时候,忍不住懊恼得脱口而出。

“你嫌太快了?”

她的低语,被站在旁边的慕清让清楚得听见了。男人叼着烟,面无表情:“那也可以等到五个月后。”

苏意怜心里一紧,立刻堆上小心翼翼的笑脸,“晚辈当然都听长辈的。奶奶说一个半月之后再办,就一个半月之后再办!正好,我也觉得我们这一次太匆忙了,多出来的时间可以好好准备。”

慕清让一声冷笑,坐上宾利,扬长而去。

后视镜里面,苏意怜立在台阶上,身影越来越小,红色的裙摆在风中单薄飘摇……

真可怜!助手心里感叹。为了钱,明知道这个男人不爱她都要嫁。

咱们太子爷以前也不是这样冷冰冰的人啊,疼起女孩子来那也是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掌心里面怕摔了。

但太子爷温柔的一面只对过那个女人。可惜那女人红颜薄命,死于四年前的一场车祸,听说死得很惨,一张脸被烧得面目全非。

“昨晚上进入我房间的人到底是谁?”

慕清让眼眸微敛,小巧的金色钥匙捏在掌心里,漫不经心得把玩,阳光下晕出一圈圈的光。

他直觉这把钥匙肯定是个女人的,上面还带着细腻的香气。味道熟悉,十有八九是熟人作案。

可是身边谁又有那么肥的胆子和高超的手段全身而退?

如果是仇家,应该不是睡他一晚,而是要了他的命!

“抱歉……”助手迅速扫了一眼太子爷,“所有的监控都显示没有问题。”

慕清让闻言眉头微挑,骨节分明的手指曲起,敲打着奢华皮质扶手。所以昨晚上那个女人睡了他,就凭空消失了?聊斋鬼故事里的狐狸精吗?

慕清让很不喜欢这种雾里看花的感觉。

他喜欢掌控事情的发展,而不是像现在这样被人拿捏着!

太子爷脸很黑,太子爷很不爽,整个南城都要抖三抖。

“让那个酒店关门整顿,一个个查。”

带来一场大风暴的决定,不过是他轻描淡写的一句话。

他嘴角含着优雅的笑,像是掌握人间生死的神佛,轻轻弹指一挥,俯瞰芸芸众生。

第二天,余念才见到好友回家。

“怎么样?怎么样?”余念第一时间冲上去,关心得扶住好友的胳膊。

童眠累的倒在沙发上,“酒店被关门整顿了。每个人都被关着写材料交代行踪。我都还没有来得及去总统套找东西,就被集合到会议厅审查。念念,对不起……”

她眼底都是红血丝,余念怎么忍心怪她,强行扬起笑脸,“幸好你没去!好好的酒店突然间就关了,搞不好啊就是查我呢。你要是进过那间房,现在肯定回不来了。”

“念念,加油!只要你这一胎怀上了,那钥匙也不一定用得上。”

是啊,等到她生日那天,刷脸也可以拿到钱。

余念长按键盘数字一,手机自动拨出去一个号码,打到大洋彼岸。

“医生,今天宝宝情况怎么样啊?”

“孩子很勇敢,你不在,抽血的时候连哭都没有哭一声儿。”

真棒!

余念骄傲地笑出声,眼泪却紧跟着扑簌扑簌地往下掉。

四岁的孩子,能有多勇敢?

只不过是因为哭也没用,真心疼他的人也不在身边。

她偷偷抹泪的空档,电话那边换成稚嫩清脆的童声,“念念,医生叔叔说你会给我带个礼物回来?”

“对啊。”

余念温柔了声音,小天使从生下来就跟着她,吃苦也好,享福也好,都没有跟她分开过一刻,现在余念好想抱抱他,亲亲他。

“你想要弟弟,还是妹妹呀?”她摸着自己还平坦的肚子,眉眼如水。

“我想要个哥哥!”

余念哭笑不得,这个得问太子爷这些年还有没有其他的私生子。

不过太子爷要真在她面前,余念也不敢问。

慕清让谁啊,全南城最矜贵有钱的男人,拜倒在他西装裤下的女人从可以绕南城三圈。而她余念不过是个卑微低贱的私生女。

他的眼里从来没有过她。

当年她被赶出苏家,怀着孩子去慕家求助,求来的不过是一顿羞辱:她这样的女人怎么配有资格给他生孩子?连他的裤脚都碰不着吧!

“宝宝乖,念念会尽快回来的。”

“我不想要礼物,我只想要你回来。”

宝宝憋了一天的委屈,这会终于憋不住了,小哭腔带着鼻音,一颤一颤的,跟把刀似的割在余念的心头上。

“对不起……”

她慌乱找了个借口挂断电话,倒在沙发上痛苦得哭出了声。

宝宝,不要怪她在最需要人陪的时候离开了他,她只是想让他活得久一点,在她身边留的再久一点。

萌宝来袭:鲜妻太可口  》小说完整版全文已出

看全文请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ucbadu,回复小说名字或数字  374  即可看完整章节了。

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当上帝赐给你荒野时,就意味着,他要你成为高飞的鹰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