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男主角是王逸的小说,王逸已完结全文阅读

9572 个字符,3 张图片,大约需要 13 分钟阅读
“诸位,我王家也在这守了半个甲子,你说你们整天待在阳间不去投胎的话,也不是个事儿啊?”珠海市郊的一块坟地里,王逸点着三只香,朝这片荒坟拜了拜,无奈的叹了口气,也不知道跟谁在说话。

“诸位,我王家也在这守了半个甲子,你说你们整天待在阳间不去投胎的话,也不是个事儿啊?”珠海市郊的一块坟地里,王逸点着三只香,朝这片荒坟拜了拜,无奈的叹了口气,也不知道跟谁在说话。

抓鬼直播间》小说完整版全文已出

看全文请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ucbadu,回复小说名字或数字  382  即可看完整章节了。

王逸

王立人,一拍额头,仿佛想起来什么一般,连忙加了句:“这香烛铺子也是他的。”

王逸见王立人指着自己,回眸看了他一眼,嘴角扯了扯,忍不住蓦然一笑,有些嘲弄的问道:“怎么,上次还没受够?你这是又来送钱了?”

“呵呵。小兄弟说笑了。”王立人老脸一红,尴尬的笑了笑,然后抬手示意了下孙静雪:“小兄弟,今天是我们孙董找你摊点事情。”

“谈事情?我这样一个身无长物的,有什么事情好谈的?”王逸自然是明白他的目的的,无非是劝自己搬走。但今天在医院里得知了妹妹的情况,心里还没平复,这时候又见到这些来拆迁的人,立刻就有些不快,于是装作一副不知所以的样子摇摇头。

孙静雪倒是没有在意,上下打量了几眼王逸,没有多说什么废话,朝香烛铺颔首示意,开门见山的问道:“这家铺子是你的?”

王逸斜了她一眼,没有说话。

“我是珠海第二建工集团的董事长孙静雪,我们公司准备把这里开发出来,做成珠海市最大的观景别墅区。现在这里只剩你这家铺子没有搬走,这已经严重影响了我们公司的土建计划。”

孙静雪说着,见王逸不开口,以为他是在等自己报赔偿金数目,嘴角微翘了下,招手示意身后秘书打扮的男人拿过来一叠支票本,然后提笔在上面刷刷签下递给王逸:“我已经派人丈量过你这小店的建筑面积,算上边边角角的,一共二十一平米……这里是一百万,我想你应该明白,这数目对于这种地界的逼仄老屋来说,可以算是天价了,对吧?三天之内搬走,这钱,现在就算是你的了。”

王逸被她这番动作弄得一楞,然后很是莫名其妙的看了她一眼,又看看王立人,眼中似是询问。

王立人尴尬的搓了搓手,不知道说什么好。

他当然明白王逸的意思是问,为什么自己几个人上次来受了这么大罪,自家老板却一脸无所谓的样子,丝毫没有担心惧怕的模样。

可人家知识分子不相信妖魔鬼怪这一说,我也没有办法啊?

他心里也很无奈,张口想劝王逸把钱收下,可还没开口,王逸却是对那张支票不管不顾,身子一转,直截了当的就开门进了他那间破破烂烂的铺子。

王逸这不屑一顾的样子看得孙静雪又是眉头一皱,她心中忍不住有些恼意:“喂!做人不要太贪心!你以为能靠着破屋子当个钉子户要挟我么?我告诉你,我现在可不是在和你商量,而是以产权人的身份通告你!”

王逸头也不回,脱掉外套仍在香烛堆里,不管不顾的背对着这群人就坐了下来,开始摆弄那些昨晚被张小倩弄散后还没有收拾好的黄表纸。

他是在是不想跟这群人扯淡,有这会儿功夫,还不如想想怎么凑齐王妙儿的手术费用。

孙静雪见王逸不理会自己,冷笑一声,从秘书手里结果一叠病例拿到手上,也不进门,站在门口居高临下的看着王逸的背影,扬声讥讽:“我看你也才二十来岁罢?没想到你年纪不大,心肠倒是够狠的,宁愿看着自己妹妹病重恶化,没钱医治不管,也要留下这破房子。”

她说着,抖了抖手中的病例:“你可要想清楚了,有了这一百万,她的资料费用就差不多了。你是愿意拿这救命钱去换一个健健康康的亲妹妹,还是想抱着这破房子眼睁睁看着你妹妹在病痛里一天不如一天,最后生不如死?”

王逸听得双手一握,那手里的黄表纸被他的手指捏个洞穿,他猛地转头睨视孙静雪,眼中寒光一闪:“我只说一次,别拿我妹妹威胁我,我自己的事情,轮不到你操心!“

孙静雪被王逸眼中如猛虎扑食般的凌厉之色吓了一跳,可她毕竟是见过世面的富贵人物,倒是没有被吓得退却,很快稳住心神,有些愤愤的张口说道:“你别以为自己占了道理,我告诉你,我们已经申请了国土局的房屋产权鉴定,你这间屋子属于违法建筑,从法律上来说,你是没有产权的!我给你一百万,已经是仁至义尽!”

王逸的眼睛眯了眯,冷眼看了孙静雪一眼,不屑的嗤笑一声:“看样子你们公司准备挺齐全呐?这是铁了心要掀了我这破房子了?既然这样,那还问我干什么?动手吧,你们自便。”

孙静雪被王逸突然的改口弄得有些诧异,刚想开口,门外突然传出一阵响动。

这声音引得屋门口几人齐齐回头看去–

王逸有些狐疑的皱了皱眉,看着不知道怎么搞得,摔在屋门口的赵小倩,有些莫名其妙:“你又来这干什么?”

赵小倩看着一大群人盯着自己摔了个狗啃泥,有些不好意思,连忙撑起身子拍了拍衣服,然后眼珠子转了转,对王逸说道:“咳咳,我是来找你合作的啊。”

赵小倩其实来了有一会儿了,只不过因为看到一大群人围在这屋子门口,心里有些好奇,就没有现身,一直躲在外面偷听。

她来这里确实是想跟王逸好好谈谈合作的事情,这倒不是因为她良心发现,觉得王逸救了自己一命要好好补偿一番,而是昨晚从王逸这儿离开后,看着那直播间的人数,实在是让她心里若狂。

一百二十万人!

赵小倩直播也有半年了,可这么多的观众数量还是第一次看到!

简直比那些自家平台的台柱的人气都高!

这样一琢磨,她顿时觉得如果自己跟王逸合作直播的话,一定是个赚钱的好路子,于是补了个觉后,立刻赶来了王逸的香烛铺子这。

“对了,我昨天晚上回去的时候……好像在我家又看到脏东西了。”她突然想到这,连忙告诉王逸。

“你的体质偏弱,阴盛阳衰,昨晚又经阴气入体,有过了灵触。”王逸倒是没对她使什么脸色,笑了笑:“你要是真想做这个,完全可以不需要我,自己单干。”

“我又不是傻子。”赵小倩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皱着琼鼻横了王逸一眼:“我要是一个人单干,到时候正撞鬼了,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赵小倩说着,悄悄看了眼身旁趾高气昂的孙静雪,结果却忍不住惊呼一声,瞳孔猛的一缩,害怕的退了两步挪到王逸跟前,抬手指了指她:“这,这人背后,怎么这么多鬼?现在还是白天啊!”

“你是电影看多了罢,白天就不能有鬼了?”王逸看了她一眼:“不过你看到的不是亡魂,那只是怨气,一个人受了太多因果,又没有寻法子化解,就会自然而然的积累起来。”

“哼,你们不用在这演戏。”王逸的话惹得孙静雪横眉斜睨了他一眼,毫不相信的嗤笑一声:“哪怕你说得天花乱坠,这房子今天我也是拆定了!”

她说着,玉手一挥,朝身后吩咐道:“王处长,通知公司里和拆迁办协调一下,派一辆推土机过来。”

“行!我马上去办。”王立人立刻应下,转身离开。

赵小倩看着孙静雪毫不在乎的样子,又看看她身后那漆黑一片的絮状迷雾,吞了口唾沫,朝王逸问道:“你真的……让他们推?”

王逸冷着脸没有说话,转身从香烛堆里挑出三根祭香,两指一挥,那香头便燃了起来,他双手将香正捧,走出门外,对着门前的坟地高声一喝。

“我王氏一门镇守此地五十有余,虽无何丰功伟绩,然每日夙兴夜寐,战战兢兢,未有分毫差错。而今天数已尽,乃是早有因果,非人力所能及;望众位少造杀孽,明心向善,早入轮回。”

他这番话说得字字果决,落地有声,听得一旁的赵小倩不由一楞,微张着小嘴不知道说什么好。

还没等她反应过来,门口却是响起了挖掘机那履带摩擦地面的声音。

孙静雪抱着胳膊,好整以暇的看着王逸神神叨叨的说完这番话,冷笑一声,两指夹着支票甩给王逸:“行了,别在我面前装模作样的,赶紧拿着赔偿金给我离开。”

王逸却根本没有看上一眼,任凭那支票飘落到地上,转身在香烛堆里摸出些稀奇古怪的东西揣到大衣里,一言不发的离开。

赵小倩连忙跟上了王逸,她回头看了眼孙静雪气得铁青的脸色,和落在地上的支票,砸吧两下小嘴,忍不住问道:“一百万啊。你真舍得?”

“有命拿钱,还有有命花。”王逸跟着回头看了眼已经开到门口的挖掘机,摇了摇头,心里有些不忍的叹了口气。

这孙静雪……怕是要触那些杀才的霉头了。

赵小倩看着王逸一脸不忍的样子,联想到昨晚的经历,犹豫了下,小声问道:“这里……会发生什么?”

王逸沉默半晌,没有回答,他转过话头问赵小倩:“你不是要合作么?你八我二,同意,就开始。”

赵小倩眼睛一瞪,也没心思去操心别人的事情了,不依不饶的叫嚷一声:“你这是合作吗?这是抢钱!”

“不同意就算了。”王逸根本不理会赵小倩色厉内茬的叫嚷,无所谓的回答道。

赵小倩气得抿着嘴,愤愤不平的横了王逸一眼,见王逸不搭理自己,无可奈何的一阵肉疼。

她没好气的咬牙切齿嘟嚷:“你是不是有毛病啊,好好的一百万不要,偏偏要跑来跟我抢这点小钱。”

王逸

“这可不是什么小钱。”王逸一脸高深莫测的样子看了赵小倩一眼,随后回头望向身后围在香烛铺子附近的人群:“你可以开始直播了,不过在这之前,你最好去告诉那些人,天快黑了,要拆赶紧拆。不然要是到了晚上……”

赵小倩被王逸的话说得一楞,想了想反应过来,一脸兴奋之色:“你是说接下来会有很劲爆的场面?那岂不是正好。”她说着看了王逸一眼:“既然会有大场面,那我干嘛要通知他们,强拆什么的,我最讨厌了。”

王逸没有说话。

赵小倩嘴里虽然这么说,但毕竟还是个老实孩子,既然已经见识过那鬼怪,自然心里还是有些不忍这些人在自己面前平白无故的受了折磨。

况且过去提醒两句话又不会少块肉,反而说不定能为直播间拉拉人气。

想到这,她连忙打开了手机的直播软件,将房间名改成“直播作死”后,走了过去。

不过事情却没有按她想的发展下去。

当赵小倩手里拿着手机,对着已经开始动工的挖掘机,然后将王逸的话复述给孙静雪后,只换来了这个唯物主义的女强人一个白眼。

“小妹妹,你得是多傻才会相信那个男人的话,你没看到刚才他那副神神颠颠的样子吗?还是你觉得这世界上真的有鬼怪这种东西?”

赵小倩被她这番话给问得哑口无言,她确实是不知道怎么解释。

难道告诉她,我昨天晚上就在这见了鬼,还被一个女鬼给上身了,差点失身给那个男人?

这孙静雪会相信才怪了!

赵小倩心里一阵气恼,自己明明好心好意的提醒你,可你非但不领情,还拐弯抹角骂老娘蠢是什么意思?有钱就了不起了?哼,我倒好看看,你再有钱还能把鬼都收买了不成!

反正自己是提醒了她的,到时候真出了什么事情,可别怪我!

她嘟着嘴,踢了脚地上的小石子,不愿再跟孙静雪磨蹭,直截了当的转身回了王逸身边。

“喂,接下来干什么?”赵小倩一脸的“我很不高兴”的样子,对王逸问道:“你是打算就这么一直看好戏?”

“首先,我叫王逸,你可以叫我王大师,王半仙,王仙长,都随你的便,但是不要一直喂喂喂的。”王逸抱着膀子看向被挖掘机翻开的坟地那边,闻言回头朝赵小倩看了一眼:“你要是觉得活腻歪了,就跟这等着,我反正是得走了。”

“走了?”赵小倩听得这话眼睛一瞪:“走了我怎么直播?”

“你把昨晚上那折叠支架拿出来,在这儿立好。”王逸指了指身后的一丛野草:“开着直播,人不要待在这。”

“那有人拿了我手机怎么办?”赵小倩看了王逸一眼,对他说的话有些不太明白。

“你放心,今天这方圆千米之内入夜以后,绝对没有人还能有精力去拿你的手机!”王逸冷笑一声,听着推土机沉闷的发动机声音,抬头看了眼快要落山的太阳,转身就走。

赵小倩见王逸说得这么郑重其事,又想到昨晚自己那毫无反抗之力的表现,心中就有些害怕,她手忙脚乱的把手机夹在固定架上放好,然后对着镜头说:“你们听到……听到王大师说得了吧?这些人咎由自取,不听劝要作死,你们接着看,老娘先闪了。”

直播间里的观众立刻一阵起哄。

“主播,你莫不是要跟大师出去玩双人行吧?”

“对,肯定是昨晚九死一生,芳心暗许,这下两个人出去约泡去了。”

“天哪,主播是我的,大师你不能横刀夺爱。”

赵小倩却是不敢停留,没有顾得上看弹幕,抬脚跑向已经走得很远的王逸。

“现在去哪?”赵小倩喘了口气,问道。

“我房子都被拆了,你说去干什么。”王逸无语的看了她一眼:“当然是先找个住处。”

“行,那你跟我回家吧,就在离这儿不远的卡萨国际公寓……”赵小倩闻言立刻道。

这话她说得很是自然,王逸听得却是一楞。

“你等会。”王逸连忙抬手打断她:“你什么意思?”

赵小倩的脸红了红,忍不住看了王逸一眼,有些害羞:“你,你别误会啊。我是怕有什么脏东西找上来,觉得有你在身边有安全感一点。”

王逸听得差点憋不住笑出来。

这女人昨天还生猛得跟个男人似的,一口一个老娘,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原来胆子这么小?

他不禁上下看了看赵小倩,嘴角划过一丝玩味的怪笑:“你不用解释,我懂的。”

这副样子看得赵小倩心里一气,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有些羞恼:“你懂什么懂!”

……

两人很快到了这位于市郊的卡萨国际公寓,赵小倩被王逸看出心里的胆怯,却不肯示弱,一路上沉默着,一句话不说的领着王逸回了家。

王逸心里还是有些好奇的,毕竟这辈子除了自己妹妹的房间,他还没去过女孩的家里。

当然,女鬼不算。

刚进门确实让王逸眼前一亮,赵小倩看起来挺大大咧咧的性子,家里却出奇的整洁干净,这倒是出乎想看她笑话的王逸所料。

这间单身公寓不是很大,两室一厅的样子,王逸看着这暖色调的装饰和墙上的小饰品,不禁咧了咧嘴。

他走到客厅的沙发上坐下,看了眼茶几上摆着的赵小倩和两个中年男女的合照,拿起来看了看,发现相框背后写着一行小字。

“二零零零年,赵小倩。”

“赵小倩?”王逸看着照片上略显年轻的女孩,瞅了瞅从冰箱里拿出一听啤酒打开的赵小倩:“你的名字挺秀气的啊,怎么人就这么疯疯癫癫的。”

赵小倩正插着蛮腰喝啤酒,闻言横了他一眼,没好气的抓过照片:“我说王大师,你这人怎么随便看人家的东西。”

“是你让我来的啊。”王逸耸了耸肩:“我一个人又不会害怕。”

“谁害怕了!”赵小倩女人显然是酒量很小,才喝了几口,却仿佛壮了胆一样,脸上有些红晕:“我是看你没了房子没地方安身,才好心让你来我家来的,才不是因为什么害怕!明白吗!你不信现在就走,看老娘会吱声不。”

“得。”王逸见她强撑着不愿服软,有些好笑的摇了摇头,摆摆手站起身来打了个哈欠:“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吧,我这有点累了,你给我腾个地儿让我睡会。”

他说着,四下看了看,走到一间房间门口,拧开门锁走进去:“你这屋里没什么见不得人的吧……”

可这话还没说完,眼前的一切却是让王逸差点把话咽回去。

这屋子里胡乱摆放着些纸箱和直播设备,丝袜和内衣被赵小倩扔得到处都是,一眼看过去,就知道是换下来还没有洗的。

最让他愕然的是,那枕头上还有一片被水打湿痕迹,也不知道是什么弄得,这7月的天气太过凉爽,竟然还没干透。

“喂!不要进去!”赵小倩这女人此时脸上更红一分,急急忙忙的就从冰箱边跑过来,王逸寻声看去,正好对上她羞恼的目光。

“我说……你这是被吓哭了,还是睡觉流口水了啊?要不然就是……”王逸指了指枕头,怪笑两声,一脸“我明白”的样子。

赵小倩心里一急,就要推开王逸把门关上,可不知道是喝了酒还是太过急切,竟然一脚踩在王逸的鞋套上,身子一歪就往门上撞去。

王逸连忙抬手想抓住她的衣服。

可毕竟没有个准备,加上王逸也没太过注意,这一下子竟然抓到赵小倩背上的吊带上。

还没一指宽的布条显然是受不起赵小倩一个成年人的体重的,仅仅顿了一瞬,“啪嗒”一声,这肩带立刻应声而断。

王逸连忙换了只手抓住赵小倩的胳膊,免得她摔个狗啃泥。

房间里莫名一静。

良久,王逸忍不住看了眼赵小倩那从胸间滑落到地上的素白吊带,又看了看仰倒在自己臂弯里一脸羞愤的对自己咬牙切齿的赵小倩,很是尴尬的笑了笑:“这个,你这件吊带是A货吧,质量太差了……我真不是故意的。”

赵小倩的脸仿佛红透了的苹果,她抿着嘴恨恨的瞪着王逸,手脚并用的从王逸臂弯站起,然后用那小脚丫上套着的HelloKitty拖鞋踹了王逸小腿一脚,愤愤地骂道:“臭流氓!”

她说着一把抓起散落自己在地上的吊带,藏到身后,然后仿佛不解气的左右看了看,一脚踩在王逸的脚上,嘴里嘟嚷个不停:“臭流氓,臭流氓!”

王逸被她这一点也不留情的一脚踩得一阵龇牙咧嘴,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把脚缩回去:“喂,你讲不讲道理啊。我又不是故意的。”

“我踢你也不是故意的。”赵小倩跟个小兔子一样,红着眼睛蛮不讲理的噎了王逸一句,随后一把把他推开:“走开,不要在我房间。”

说完,“砰当”一声关上房门。

王逸自觉理亏,摸了摸鼻子无奈的拍了拍额头,没有跟在气头上的赵小倩争执。

他转头看了看,走到沙发边仰躺上去,闭目开始休息。

王逸

赵小倩闷闷不乐的进了自己的房间,看了眼手里的吊带,气呼呼的扔到床上,嘴里不知道嘟嚷着什么。

这事儿倒不是她太过保守,又或是小气。

别看她整天一副女汉子的模样,做什么事情都大大咧咧的,可要说跟哪个男人有什么亲密接触,还真没有。

就是被看到自己的内衣,都还是头一次。

这样算起来王逸倒是拔了头筹了。

赵小倩坐在床头生了阵闷气,下意识的想摸出手机看时间,然后才想起了自己还在“直播”的事情。

她立刻被这件事吸引了注意力,看了看天色,她心里有些好奇那坟地现在的情况,也顾不得再生气了,急急忙忙的打开床头的电脑,进了自己的直播间。

刚进去她就忍不住去看人数。

八十万?

这么多?

她愣了下,伸着小手仔细数了数,再次确认了下后,心里忍不住一喜。

以前自己天天在摄像头面前讨好观众,没事还得秀个才艺什么的,也就不过几万人的观看数量,可今天自己连脸都没露,竟然就有这么多人?

“这王逸虽然……流氓,但是还真是颗摇钱树啊。”赵小倩心里自然不愿承认是自己的过失,窃喜的算了算平台的流量分成以后,不禁眉开眼笑:“算了,看在钱的份上,老娘就原谅他了。”

她抿着小嘴很是开心,看向了直播间的弹幕。

“请问各位老司机,你们几十万人看工地施工,是几个意思?”

“我也正想问,最近这破平台是不是挂机粉刷得太多了啊?一个破工地有这么好看?还八十万人,我看活着的有八十个都算多的。”

赵小倩是个直性子,看见这几条弹幕就忍不住峨眉一皱,气呼呼的登录了自己的小号打算反驳。

可还没等她打字,看过昨晚直播的水友就抢在她前面出了声。

“楼上弱智,鉴定完毕。”

“大兄弟作为新司机就好好看,别不懂瞎BB,这些傻逼开发商打算强拆呢。”

“楼上正解,我补充一点–强拆的是大师的房子。”

“伸手党看标题啊,不都告诉你是直播作死了?”

这一连串“护国弹幕”看得赵小倩得意一笑:看来老娘也是有帮护的粉丝的人了。

还没等她得意完,弹幕却又是一变。

“马上就要天黑了,前方高能预警。”

“前方高能啊,弹幕君快来护体。”

“我草,今天这天怎么黑得这么早,我要的爆米花外卖还没来啊!”

七点三十二分,赵小倩看着直播间中自己手机镜头里天边的最后一丝阳光落下山头,然后那施工地点的探照灯亮起。

只是开灯的一瞬,那坟地之上的天空却变得仿佛泼墨横流一般的黑沉一片。

那如同泰山压顶似的黑云竟然就在眨眼之间莫名其妙的浮现出来,狂风裹挟着飞少走石,不是打在手机支架上,镜头一阵抖动。

赵小倩发誓,即使是前几年自己在广东遇到台风登陆的时候,都没有看到过这样隔着镜头都能给人无尽压迫和颤栗的天色。

那根本不像是云,或者用只存在于人们想象之中的九幽黄泉之下,乌黯一片的地狱景象来形容,还要更为妥切。

那层云不断涌动,却不弥漫分毫,牢牢的笼罩在施工的人群头上,仿佛穹顶坍塌后剩下的残坯,过了约莫有半分钟,其中心处荡开一阵黑芒,然后如同浪纹一般,此起彼伏,渐渐化为一处漩涡似的云眼。

这般诡异骇人的景象,吓得直播间里的所有人都胆战心惊。

“我草,这他妈是世界末日了?”

“完了,这些人真的要作死成功了,大师呢!大师呢?”

“大师快出来救场啊,这他妈跟天塌了一样,老子隔着屏幕都腿软了!”

还没等这群看热闹的人把话说完,那云眼猛的一动。

黑云翻腾之中,四条有人臂膀粗细的、漆黑中渗出血色的链子迸射而出,撞在地面上的挖掘机机身上。

随着震耳发聩的哐当声,那数十吨重的挖掘机竟然被掀飞到数米之外!

赵小倩看着镜头里满目惊恐的人群裹挟着其他人不住颤抖退去,心里感同身受的恐惧万分。

漆黑的夜空中,没有月亮,甚至连星星都见不着,可那锁链上生出的诡异光芒,却照得无数人脸一片惨白。

左边那条铁索尾突然端猛的一响。

明明是远到不可见的距离,这声音却全无迟缓,霎时便至。

“当!”的一声,直播间里的所有人和赵小倩一样,如同被人用锤子猛力击打在心口。

那铁索之上“噼啪”做响,有蓝光从云上冲出,火花蹦进之间,赵小倩看见无数黑影踩着铁索如履平地般冲了下来!

“活人!活人!”那絮乱的声音癫狂无比,带着狂然欣喜,响彻天际,让人骨髓生寒!

快的赵小倩根本反应不过来的时间之中,有人影已然到了半空。

然后一跃而起。

赵小倩终于看清了它。

那是怎样狰狞可怖的模样啊!

血红的头颅,褐灰的头发,还有那皮包骨头,却青筋横生,血管崩得如同藤蔓般密密麻麻的脸颊。

人影大张着口,唾液和黑红色粘稠血液从齿缝间溢出,整个身子泛着深蓝色幽光,照得一身残破碎裂的骨头清晰可见。

那胸口的心脏生的一张巨口,口齿开合间,我甚至看到了肺泡的碎片。

只一瞬间,它在空中将身子扭成了麻花般,那几乎扭到脊椎的脑袋以如电似光的极速,从人群最后的一个建筑工人胸口划过。

仿佛被投入烧沸的铁水之中般,那人整个身子生出一片密密麻麻的水泡,蛋白质焚烧的焦臭随着青烟传,他痛苦的蜷缩起身子,在地上挣扎起伏一阵,逐渐蜷缩成了一团。

那当先的鬼怪身后的其余一众黑影虽然没有它这般恐怖能力,但也同样搅得人群一阵鬼哭狼嚎。

镜头前闪过一道黑影,然后黑了下去。

赵小倩想着自己数小时前还打算留下来,心中一阵后怕,惊骇得冷汗直冒。她觉得跟这些择人而噬的恶鬼比起来,昨天那个只是将自己压得动弹不得,却没有伤到自己分毫的鬼怪简直跟小白鼠一样人畜无害!

太可怕了……

直播间里的人数已经到了一百多万,可这么多人,却没有一条弹幕。

过了半晌,终于有人开始说话。

“请问有人知道今天最早的飞机是那班吗,我准备收拾东西离开珠海市了,老子感觉留下来活不下去……”

“楼上的,带我一个,我今晚就搬家。”

“大师呢?大师,救命啊,百鬼夜行了!”

熟睡中的王逸却根本不知道,自己一时兴起让赵小倩直播究竟引发了多大的乱子。

……

第二天一早,王逸是被赵小倩捏着鼻子叫醒的。

刚醒的时候有些迷糊,看着面前一脸莫名之色的赵小倩,王逸打了个哈欠:“干啥?一大早就不让人睡觉?”

赵小倩的脸红了红,她不想告诉王逸,自己因为昨晚看了坟场百鬼夜行一般的可怖景象,因为太过害怕,不敢一个人待在房间里,所以直接就搬了一床被子,在客厅地上看着王逸才安下心睡着。

她逞强的横了王逸一眼,把从他兜里滑落的诺基亚手机递过去:“那个孙静雪给你打电话了,你接不接?”她说着,小声嘀咕了句:“有钱人就是命大,那种情况都能不死。”

“这女人虽然蛮横,但是祖上积福,是有大气运的,她虽然有所冒犯,但也不是那么容易就会死的。”王逸抹了抹脸,看了赵小倩一眼说着,有些不情愿的接过手机。

“喂?说话。”王逸不耐烦的开口,毕竟昨天被这女人一阵趾高气昂的嘲弄,他其实是很不想搭理她的。

“王逸……不对,王大师。”孙静雪的声音带着疲惫,还有没有很好掩饰住的胆怯:“我听王处长说,你能克住那些……那些东西?你能不能帮帮我!我快被它们搞崩溃了!”

“你昨天不是还挺神气吗?”王逸打了个哈欠,有些嘲弄:“开支票啊,用钱买它们放过你不就成了?”

“你!”听筒里孙静雪的声音气得一顿,赵小倩听着,眼前仿佛看到她因为王逸的嘲弄而咬牙切齿却不敢发作的样子,畅快的抖了抖眉毛,暗笑两声。

“……王逸!你想不想救你妹妹!”沉默片刻,孙静雪似乎喘了几口气平复下心中的恼怒,沉声对王逸说道。

“你什么意思?”王逸愣了愣。

“你帮我把这些东西赶走!我救你妹妹!”孙静雪的声音很快又压抑不住的急切,显然是被那逃窜出来的鬼怪折磨得受不了了:“我知道你们的骨髓不能配型成功!我已经发动我所有的关系替你去找了!只要你救我!我一定治好你妹妹!”

王逸沉默下来,心中念头数转,沉声答应:“记住你说的!”

说完,在赵小倩一脸迷惑的神色中,王逸站起身来,捋了捋有些褶皱的衣服:“你还有没有备用的手机,带上,跟我直播抓鬼去!”

抓鬼直播间》小说完整版全文已出

看全文请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ucbadu,回复小说名字或数字  382  即可看完整章节了。

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当上帝赐给你荒野时,就意味着,他要你成为高飞的鹰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