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沐芷安左煜城小说完结版,沐芷安左煜城全文阅读

3744 个字符,3 张图片,大约需要 6 分钟阅读
沐芷安从最开始愚蠢听话的等,到后来也明白了行为的脑残,当再一次见面,她摇晃着脑袋,笑得很甜:“沈易南,我要结婚了,结婚时希望你能来,我很想听你叫我一声……大嫂。” ……

沐芷安从最开始愚蠢听话的等,到后来也明白了行为的脑残,当再一次见面,她摇晃着脑袋,笑得很甜:“沈易南,我要结婚了,结婚时希望你能来,我很想听你叫我一声……大嫂。” …… 

与君共枕:萌妻一百分》小说完整版全文已出

看全文请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ucbadu,回复小说名字或数字  383  即可看完整章节了。

沐芷安左煜城

轻轻软软的声音耳边,挠着他的心肺,酥痒难耐。

左煜城起身,接过她手里的药放进嘴里,再拿水,灌进去。

沐芷安笑了,笑颜如花。

左煜城的目光落在她的脸上有两秒,然后挪开,躺下去,声音微哑,如流动的细沙,“安静点儿。”

沐芷安点头如捣蒜,只要他不找她那巴掌的麻烦就行。

拿人钱财,替人消灾,沐芷安趁他睡着,想回去洗澡,刚出了汗。刚走到门口便听到外面很杂乱的脚步声,那个声音的重量听起来不像一般女子发出来。

还在考虑呢,耳边猛的听到啪地一声响,她惊呼一声,下一瞬又猛地捂住了自己的嘴!怕发出声音来让外面的人听到。

“放心,我刚才已经百分百确定姓左的那小子就住在这间房,我们就在这儿过株待兔,我就不信他不出来!”

“行,老子堵死他!”

“不出门最好,饿死他,也省得我们动手!”

“……”

沐芷安把嘴捂得紧紧的,是一点动静都不敢发出,连大气都不敢出,很怕他们破门而入。他们到底是谁?和那个姓左的到底有什么恩怨?她转身看向沙发上陷入沉睡的男人,优质的五官,身材很高躺在那儿把沙发完全的占据,眉头紧蹙,睡得并不安稳。漆黑如墨染的眉,透着股桀骜不逊的疏狂之气,纵是睡着也难掩非凡的气质。

他到底是什么身份?得罪了谁,有人要他的命?

她只知道他姓姓左,连名字都不知道。

忽然有点后悔沾惹上这人,他本身的气质和他身上所发生的事,都离她的生活圈子十万八千里。现在怎么办?又出不去,出去了必然会受到这男人的牵连,她不想惹祸上身。

不出去?她这一身的汗,而且也要准备吃的。

……

半个小时后,睡着的男人开始冒汗,药正在起效。沐芷安拿热毛巾给他擦试。

两个小时后,他的体温基本稳定了下来,人没有醒,只是衣服已经汗湿。其间沐芷安躲在阳台打了物业电话,然后物业来与他们纠缠了两次,均无明显效果。

此时,天色已经渐晚。

沐芷安轻声轻脚的摸到门上,耳朵贴在门上,听到外面的人正在吃东西,发出来的声音感觉很满足,像是很丰富的样子。她下意识的也摸了摸肚子,饿了。

去厨房晃一圈,空得连老鼠都不愿意往进钻,一切厨房用品都没有,更别说是吃的。

她怎么忘了,这些天,他的衣食都是她在跑腿买。

现在怎么办,饿一顿?出进都不行,那扇门开都不敢开。

走至沙发,看到男人睡得很不安稳的模样,浓眉微皱。他身上本来有伤,如今又加上重伤……这个男的若是真的死在这里,她怕是逃不了干系!

沐芷安心生一计,盯着门口,看来只能堵一把了……深呼吸深呼吸,不怕,不怕,有点脑子一切都会没事的,没事的。

……

幽长的走道,通透明亮。

四个人坐在那扇门斜对面的楼梯口,有一下没一下的说着下流的黄色话,说着挣到了这笔钱该怎么去花。三个小时过去,那扇门依旧紧闭,他们吃饱喝足,就不怕他不出来!

正说着……

沐芷安左煜城

那门忽然间打开,跑出一个女人,四人腾地一下上前,那女人正在打电话,火气很大,脸上尽是不可思议的愤怒与震惊:“你说什么,姓左了除了包了我以外,同时还包了其它两个女的……在哪儿!金苑池大厦对面的酒店,好好,房间号,告诉我,房间号,我要杀了他……”

屋里。

左煜城坐起来,摇晃着疼痛的脑袋,幽深的目光盯着那门。从她往门口走,他就醒了,只是喉咙沙哑的叫不出声来。

掀开被子,起身,满是药味的房间里丝丝萦绕着女人的幽香,让头更昏了些。漆黑的房间,他伟岸的身躯,隐约可见脚步的浮乱,听着外面那小女孩薄愤的声音穿透厚重的门直撞他的心扉。

“姓左的说过,只爱我一个的……不行,我在等电梯,你帮我缠着他,八楼807,好,记住了!”

左煜城浓眉微挑,姓左的,是指他么?包养她,同时还包养了其它两个?他眸光微闪,伸臂衬在墙壁上,支撑着整个身体,从猫眼上朝外看。却只看到四个身形高大的男的,连他的一片衣角都看不到。

隐隐还能听到她对着电话的哭泣声,“那个姓左的到处租房子,还说把这里的房子留给我,现在又……呜呜……我不要,我要找他算帐,嗯……呜……我身后跟着四个大哥,我叫他们打死他,呜呜……你等着我……”电话在哭泣中挂断。

电梯门开,几人一起进去,因为电梯与门是斜对着,所以左煜城看到了她白净的脸上那满脸的泪水,双手捂着脸,身躯微颤。

左煜城眼晴一闭,她在干一件多危险的事,她知不知道!

就站了那么一会儿两腿已经发软,左煜城走到沙发上,拿手机拨了一个号码出去,直接开门见山:“一会儿会出去一个穿白衣服的女孩,身后还有四个男的。嗯,你不要打草惊蛇,也别暴露了自己,跟着他们,别让那女孩儿受伤就好,不用多问,你只管把她安全的送到我的面前!我不需要医生。”

……

一个小时后,啪啪的敲门声,原本昏昏欲睡的左煜城瞬间起来,脚下生风,到门口开门,想也没想的便开了门,柔软的身体一扑而来,他伸手接住,同时把门关上。女孩儿爬在他的胸口大喘着粗气,两臂抱着他的腰很紧,小身子在颤抖,很紧张很害怕还有一点小兴奋。

左煜城低头在昏暗的光线里,看到她紧闭的双眸,长睫轻颤,刷过他薄薄的白T,鼻头上密出了细汗,咬着贝齿,瑟瑟发抖。

他心头柔软的一角被触动。

拍着她的背,下巴蹭着她的头顶,“别害怕,你已经安全了。”

一分钟后,沐芷安才回过神来,拉开他,仰头,灿亮的眸子在昏暗里与他对视,“我把他们带到了那条街,我先前打电话给我朋友说,我之前的哭戏我同学便起了端倪,听到我说有四个男的在我身后,就找了一些小伙伴,在那条街上和他们起了冲突,然后打了起来,这会儿他们应该在警局。我趁乱跑了,你看,我还买了好多泡面,我们有吃的啦。”

沐芷安左煜城

缠绵的光线,那眸,亮如星辰,长睫忽闪忽闪。

因为是跑着回来所以额迹有些细汗,借着微弱的灯光,就像是小小的水晶粒子挂在她细小的汗毛之上,小脸微红,明眸晧齿,笑得很灿烂,眼眸弯弯。举着胳膊让他看她手上挂着的购物袋,袋了里装了起码有十包方便面。

许是这夜色太暗,许是那笑容太勾人,又许是她方才扑上来时女性的柔软带给他的心悸……

头一低,便准确无误的攥住了她的唇。

女孩一僵。

他放肆的吻着,年纪小,气息很青涩,唇瓣很粉嫩,触感太好。

足愣了有五秒,她开始挣扎。左煜城毕竟是病人,体力不好,又高烧才愈,所以她一推,他便松开。沐芷安逃也似的进了厨房,把袋子朝桌上一扔,打开水龙头,听着水声哗啦啦的响,她猛然回神,她干什么,开水龙头干什么。

烧水,哦,要烧水泡面。

十分钟后。

面泡好,两碗,拿出去,放在茶几上,开灯。

啪地一下屋子里变得很亮,躺在沙发上的人下意识的扯薄单把脸盖住,只留修长的长腿在外面,长沙发都不够他睡,脚踝一下部位掉在外面。沐芷安以为他的眼晴适应好这个光线以后会坐起来吃饭的,可他还是不动。

沐芷安弯腰把自己的那份拿起来,小声的很不自在的道:“面煮来了。”到餐桌上,一个人吃。

面不烫,因为在厨房她就磨蹭了好大一会儿,可这种热气喷到脸上来,还是把她的眼泪给熏了出来。因为这个吻,她响起了他的男朋友沈易南。从高一开始谈,到现在四年了,说分便分,那么的绝决。

对面多了一碗面,接着他便坐了下来,那俊脸很苍白,没有血色,眉宇间是成熟男人的稳重与大气。他修长的手指握着筷子,没有吃,黑幽的目光对着她,“很抱歉,并非有意冒犯,我脑子有些发热,还没有退烧。”声音沙哑,动作优雅,狭飞入鬓的眉张扬的看不出他是在道歉。

不过沐芷安也没心情就是了,卷起一些面喂进嘴里,不回应。

他又问,“你今年多大?你男朋友为什么把你甩了?”

沐芷安一顿,面还挂在嘴里,听到他的话,胸口蓦然升起一股刺痛来,面成了蜡,食之无味,唇一张又吐了回来。左煜城看到这画面,头微微一侧,轻笑自眼角掠过去,还真是不顾形象呐。

“我19,大一,你今年多大。”至于为什么把她给甩了,她不会回。

“30。”

“那么老。”

“……”左煜城抬眸,直视着她。

沐芷安也不想吃面了,心里是有一些小火气的,勇敢的和他对视:“一大把年纪了也不做个正经事,让人家追上门来砸你的门,你是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现在外面社会上有很多仗着自己有几分姿色的人,就到处勾搭女人。你不会是脚踏N条船东窗事发躲到这里来?依着你刚刚那无礼的行径,我觉得很有可能,简直丧心病狂。”

说着居然起了几分劲头,面朝一侧推了推,又上下朝他看了看,开口:“反正若是有下次,我才不会帮你。”扭头,不看他。

那娇俏又带着刺的小模样,印到左煜城的黑眸中,然后刻上了脑海深处。

无论时间的流逝,无论绵长的岁月,他的脑海里总是会浮现今天晚上的桩桩幕幕,这个温柔、机智、胆小又勇敢还傲娇的小女孩,叫沐芷安。

……

第三天,沐芷安再来给他打工时,发现人已经失踪。

屋子里又恢复以前没有住人时的空荡,走时竟然还很有素质的把屋子收拾得干干净净,像从来没有住过人,像是这一个礼拜的照顾,不过是幻境。

桌子上放着七张崭新的人民币,她这七天来的薪水,那一天打了他一掌,也没有扣工资。

沐芷安喜滋滋的揣起来,她爱钱如命呐。

与君共枕:萌妻一百分》小说完整版全文已出

看全文请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ucbadu,回复小说名字或数字  383  即可看完整章节了。

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当上帝赐给你荒野时,就意味着,他要你成为高飞的鹰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