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都市浪漫爱情小说全集,文笔超好的爱情热文

6312 个字符,3 张图片,大约需要 9 分钟阅读
《进错房间找对人》小说精彩章节赏析:这不是杜磊那糙汉子啊,他皮糙肉厚又瓷实,浑身上下是毛,就跟未进化完全的人种。再说他跑我床上干什么,我又不好这口,想想都恶心。

进错房间找对人》小说精彩章节赏析:这不是杜磊那糙汉子啊,他皮糙肉厚又瓷实,浑身上下是毛,就跟未进化完全的人种。再说他跑我床上干什么,我又不好这口,想想都恶心。

进错房间找对人》小说完整版全文已出

看全文请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ucbadu,回复小说名字或数字  381  即可看完整章节了。

我无暇专心致志工作,而是焦急地等待着杜磊的消息。

无非是两个结果,要么她已经走了,手机也被带走了。要么还在,通知保安将杜磊抓起来,这会儿正严刑拷打呢。

从离开的电话内容可以得知,她刚到云阳,应该没那么快离开。还有一种可能,她压根没发现我的手机。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眼看就要下班了,可杜磊那边没有任何消息。我终于坐不住了,拿起电话打了过去,电话接通后,肺差点气炸了,这孙子一个人正躲在餐厅吃饭呢。

我气呼呼地道:“杜蕾斯,我对你失望至极,限你一个小时,立马爬回家拿铺盖滚蛋!”

杜磊嚼着韭菜馅饺子含糊道:“别介,咱跟个婆娘似的,动不动用这一套威胁我,能不能玩点新鲜的。”

“我的手机呢?”

“还没拿到。”

“那你不怕噎死你啊。”

杜磊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道:“没事,我喝饮料往下送,嘛事没有。”

“得得得,老子懒得和你耍贫嘴了,到底怎么样了?”

杜磊将最后一个饺子塞进嘴里道:“我去她房间了,没人,又去吧台打听了下,可以确切的肯定,她没有走,暂时出去了。”

我松了口气,道:“那她叫什么?”

“人家服务员不肯透露,只告诉我叫乔女士。”

“哦,那你打算等她回来吗?”

“我才没那闲工夫,吃了饭就回公司。反正你交代我的任务完成了,剩下的自己看着办吧。”

“你孙子……”

还没说完,对方已经挂了电话。

我急得在房间里踱来踱去,思考着怎么要回手机。可见了面怎么说,那画面想想都觉得后怕。

算了,不要了。就算是设计稿泄露了,大不了重新做一个方案。客户信息幸亏还有备份,就当什么事都没发生。

到了吃饭时间,我极不情愿地来到五层餐厅。这里是公共餐厅,大楼里的上千员工都在这里用餐。我虽然谈不上名人,但楼上楼下的公司都认识我,不是因为我长得帅,而是那一年的疯狂举动——裸奔。

我曾说,只要凡尔斯项目竞标成功,我会沿着滨江路裸奔一圈。其实当时并没有抱太大希望,蓝天传媒不过是家刚刚起步的小公司,居然最后我的方案把对方打动了,最终花落蓝天。

成功的背后,我兑现了诺言。没有去滨江路,而是在蓝天大厦楼底下的广场跑了一圈,引起一阵骚动,窗户上爬满了男男女女,吹着口哨呼喊着。

杜磊开玩笑地说,这一片的男女老少都知道你屁股上长着一颗痣。为此,牛魔王并没有因为我的前卫行为而斥责,设宴隆重庆祝了一番。

事情都过去一年多了,至今都是员工们热烈讨论的谈资。尤其是女同志,看到我的眼神异常怪异,不时传来阵阵朗朗笑声。

我反而无所谓,反正也不打算搞什么办公室恋情,爱怎么说怎么说。迎着众人“膜拜”的眼神,我穿过餐厅要了份套餐,选择一个角落坐下来,脑海里始终萦绕着那朵百合花。

这是恋爱的表现吗?

在这之前,我有过一段纯真的校园恋情。都说毕业时就是分手季,很现实,我和她就这样分手了。

她去了国际大都市上海,而我回到了这座安逸而美丽的海滨城市。谈不上魂牵梦绕,每每想起来总有种酸酸的痛楚,或许这就是初恋的味道。

回到云阳后,也谈过一次恋爱,对方是公务员,在什么什么局上班。这段恋情仅仅维持了三个月,还没来得及上床就分手了。分手的原因很简单,人丑家穷无房无车无存款,凭什么看上你。

这段恋情没有太深刻的回忆,就像流星一样划过我的心间,不再追忆,也懒得追忆。

后来呢,陆陆续续也见过不少女的,反而没感觉了,至少没有一见面有怦然心动的感觉。而这次不同,她的一举一动,一笑一颦,清晰地印刻在脑海里,回味无穷。

杜磊鬼魅一般出现在面前,我竟然没有发现他,魂不守舍地扒拉着饭菜。

杜磊在我眼前晃了晃道:“乖乖,不会吧,这就变傻了?”

我推了推眼镜框漫不经心道:“你知道什么是棉花糖吗?”

“棉花糖?”

“握在手里软软的,含在嘴里绵绵的,一下子就融化了,我小时候经常吃,特别怀念。”

杜磊被我吓惨了,四周看看道:“哥,咱们是不是有必要去一趟精神病医院?你这病的不轻啊。”

我回过神来道:“你丫回来干什么,我的手机呢。”

“不是和你说了嘛,人不在。”

“那你去守着,必须拿回来。”

杜磊挑眉道:“哥,我看你已经走火入魔了,要我说还不如干脆约出来见一面,说不定有戏。”

其实这正是我所想的,可又不敢面对现实。了无心思扒拉着饭菜道:“她打我怎么办?”

“卧槽,你这身板还打不过她?再不齐兄弟帮你,保证让她服服帖帖的。”

“得了吧,你除了你瞅啥,瞅你咋地无限循环外,还有别的本事吗。我很想再见她一面,哪怕就一面,也就死心了。”

“哎!又一个多情的种子啊。那你别婆婆妈妈了,晚上买一束鲜花登门赔礼道歉,说不定人家就原谅你了。不仅手机可以拿回来,万一对你也有意思呢。”

“真的吗?”

杜磊来劲了,拍着胸脯道:“也不看看弟弟是谁,知心大姐,恋爱专家,公司那个女的失恋了不是找我倾诉,最后都被我成功拿下了。”

“那你怎么现在还是单身?”

“啊——这个嘛,嘿嘿。”

正聊着,杜磊的手机响了起来,他慢悠悠拿出来,笑容立马僵在脸上,激动地道:“哥哥哥,你看谁的号码,这不是你吗?”

我赶紧凑过去一看,果真是我的,是她打过来了。

“你他妈的赶紧接啊。”

到了关键时刻杜磊认怂了,结结巴巴道:“我接起来说什么啊。”

“先接起来再说。”

杜磊一狠心咬牙摁下免提键,对方没有说话,不约而同保持了沉默。 

要说还是他脑子反应快,在愣怔几秒后摆出谦恭的姿态一本正经道:“徐总,给您打电话一直关机,五千万美元已经转过去了,从香港赶过来的李嘉诚先生等了您一上午,晚上马云要约您吃饭,您看有时间吗?”

这逼装的,我感动得泪流满面。

对方扑哧笑了一声,很轻微,不仔细听几乎听不到。

杜磊来劲了,充分发挥不要脸的吹牛逼本领,继续道:“徐总,我知道您忙,要不我随便派个总监去见他吧。忙完了您知会一声,我派直升飞机接您。”

我差点噎得喘不上气来,而他张牙舞爪捂着嘴巴窃笑。

对方依然没回应,停留几秒钟后挂了电话。

我连忙掐着杜磊的脖子,怒吼道:“你他妈的吹牛逼不上税啊,我要是能见了马云还待这里干嘛。”

杜磊笑得前仰后翻,其他人纷纷投来诧异的眼神。压低声音道:“装逼嘛,那就装得大气点,反正她也不认识你,万一是个认钱的主,一下子就上钩了。我敢保证,她还会来电话,而且开口就约,信不信?”

我想死的心都有了,本来已是一团乱麻,现在更乱了。作揖道:“大哥,你是我大哥,这事到此为止了,请你立马消失,别影响我食欲。”

“切!好事办坏事了,以后别求我啊。”

“滚!再也不想看到你。”

杜磊拿起手机转身离去了,而我却愈发提心吊胆,完全没心思吃饭。

她之所以给杜磊打电话,是因为我开通了漏话提醒,而且每天打的最多的就这孙子,可她为什么不说话呢,是在试探吗?

从另一个角度分析,这位乔女士还是有涵养的,换做其他女人肯定接起来直接找我兴师问罪,然后破口大骂,然而她没有,一句话都没有,甚至还有那轻淡的笑声,把我的魂给勾走了。

“朗哥,朗哥……”

杜磊拿着手机急冲冲跑回来了,指着手机大呼小叫道:“她又打过来了。”

“那你赶紧接啊。”

杜磊再次接了起来,这次不等他说话,对方先开口了:“请你转告他,今天晚上七点半香格里拉二楼咖啡厅见。”说完,直接挂了。

杜磊兴奋了,上蹿下跳道:“我说什么来着,是不是验证了,她主动约你了,看来是个轻浮之人,今晚一定要抓住机会,千万别再错过了。”

此刻的我异常冷静,对方显然不相信杜磊的鬼话,要不然不会让他转告,甚至能猜到我俩就在一起。

这是个睿智的女人。

一个电话搅乱我的心,一下午时间呆如木鸡坐在办公桌前什么事都没做,眼睛不眨地盯着墙上的挂钟,心随着秒针的走动而平平跳动。

晚上要不要去见面,见了面说什么,又如何解释昨晚发生的事。以她的聪明才智肯定知道我不是服务生,甚至翻看了我的手机,除了几部小电影外,备忘录里存着大量的平时的构思策划,这是我的习惯。

坐立不安,如芒在背,我切身体会到什么叫度日如年。

暮色暗淡,残阳如血,云江CBD披上了蝉翼般的金纱,流光四射,五彩斑斓。昼与夜的更迭,光与影的交汇,编织着城市的未来和梦想。

我站在窗前,感受那些渐行渐远瞬息光华,沧桑倦怠了最初的单纯,岁月荒芜了微醉的心田,夜空残留的云影拼凑着夕阳的余温,在流星划过的瞬间出现海市蜃楼,那是每个人心中的天空之城,而我却依然等待着港岛妹妹。

突然间,天空飘过一片毫无瑕疵的白云,仿佛那圣洁的百合花,随着云卷云舒绽放。那干净的脸庞,清澈的眼睛,还有那婀娜袅袅的身躯,如同古希腊神话女神,漫步在云端。

我看着她笑了,而她一下子涨红了脸,变得是那么的羞涩而妩媚。

就在我曼妙无边幻想时,杜磊如同铁炮冲了进来,扯着大嗓门道:“都七点了,你怎么还不去?”

我怀疑杜磊是我这辈子最大的克星,就好比吃着秀色可餐的美味佳肴突然发现苍蝇一般恶心。厌恶地瞪了眼道:“你他妈的以后进来时能不能先敲门?”

“哟呵,走火入魔了?平时不这样啊。再说了,公司的人都走得差不多了,是不是认怂了?”

我心烦意乱地从抽屉里取出牛魔王给的中华烟拆开,塞给杜磊两包,点燃惆怅地靠在落地窗前道:“你说我要不要去?”

杜磊抽了口烟,上下打量一番道:“我说徐朗,这不是你的风格啊,怎么成这副德行了。不就是见个面嘛,吃了你不成?”

倒也是,反正什么事都没做,行得端坐得正,不怕她胡搅蛮缠。再说了,如果错过这次机会以后想要见面可就真难了。

我仰天吐着烟圈道:“要不你和我一起去?”

杜磊等着这句话,兴奋地道:“好啊,我正想着看看她长什么样,要是个美女,你要不喜欢我就下手了。”

我盯着他道:“杜磊,你他妈的是不是想女人想疯了,不是喜欢康奈吗,怎么又惦记上我的菜了?”

杜磊嘿嘿一笑道:“我就是随口一说而已,别当真啊,在我眼里,康奈才是最完美的女神。”

我想了半天,堆着笑脸凑到跟前搂着肩膀道:“好弟弟,哥哥和你商量个事成不?”

杜磊慌了,连忙往后退道:“哥,咱有事说事,别这样。”

“待会你假扮我成不?”

“啥?”

“你现在就是拒绝和马云见面的徐朗,我来给你当跟班。”

杜磊想了想道:“有好处没?”

“你想要啥好处?”

杜磊眼珠子一转道:“容我想想,对了,下个月康奈过生日,能借我点钱吗?”

“多少?”

杜磊伸出一巴掌道:“五千。”

“没问题。”

“能不还吗?”

“我日你大爷!”

说着,顺势将其摁倒在地,骑在身上准备暴揍。就在这时,门推开了,牛魔王站在门口看到这一幕,脸都绿了。

我急忙站起来解释道:“牛总,我俩闹着玩呢,不是你想像的那样。”

牛魔王背着手进来看看杜磊,再看看我,惊愕道:“你们俩……”

杜磊一个翻身坐起来道:“牛总,把我俩想成什么了,我堂堂七尺男儿,怎么可能屈服与他,我们正在讨论金沙湾项目呢。”

“就这样讨论?”

“嗯呐,这样才有灵感嘛。”

杜磊脸皮之厚让牛魔王都拿他没办法,半天道:“还不回?”

我接过话茬道:“反正现在堵车,还不如加班努力工作,为公司积极创造财富。”

我这个马屁拍得虽不响亮,却很受用。牛魔王若有所思点点头道:“要是公司上下都有你们这样敬业的精神何尝干不好呢,让前台小婷记上加班,早点回去休息,也别太晚了。”

杜磊满面春风将牛魔王送走,返回来开心地道:“朗哥,又跟你得到老牛的表扬了,心里那个舒坦啊,哈哈。”

我看了看表道:“行了,赶紧走吧,要不然来不及了。”

下了楼,阵阵热浪袭来,六月的云阳已是酷暑难耐。在停车场找到公司配给我的凯美瑞,发动挂挡倒车一系列动作一气呵成。

平时我很少开车的,下班回家大多数坐地铁或公交,一来是显得低调,最主要的是堵车太严重。坐地铁半个多小时回家了,要开车一个小时都到不了,遇上堵车什么的,八九点回去也算早的。

半个小时后,来到位于海滨的香格里拉国际大酒店。这是全市最豪华的五星级大酒店,三栋连体建筑呈扇形排开,在灯光的照射下显得富丽堂皇,金碧辉煌。广场中央是万国旗,沿着巨大音乐喷泉绕过去,就是阳光海岸。

对于出身卑微的我而言,很少出入这种场合,除非公司派出差偶尔享受一下。昨晚稀里糊涂住进来,却没有好好享受。

车子停稳后,门童立马上前接过钥匙停车去了,杜磊整理了下衣服,昂首挺胸,颇有大老板的派头。回头道:“怎么样?”

“别嘚瑟了,赶紧进去。”

乘坐电梯来到二楼咖啡厅,进门前杜磊突然打起了退堂鼓,拉到一边小声道:“哥,我有点害怕。”

“瞧你那点出息,想不想借钱了?”

在金钱面前,杜磊屈服了。进了门,我环顾四周,在靠窗的位置发现了她。

只见她身着一身淡紫色连衣裙,腰间系着白色的腰带,长发披肩,一侧的头发捋到耳后,露出瓷器白般的肌肤。耳朵上戴着珍珠耳钉,桌子上的咖啡冒着热气,正拿着一本杂志专心致志地阅读。 

再次见面,我懵了。虽然不相信什么一见钟情,但在此刻她的娴静淡雅,她的温婉美貌彻底征服了我。她就像上天派来的仙子,约定在此地与我邂逅,成就一段美满的姻缘。

“哥,哥,发什么呆啊,是她吗?”

我回过神来木讷地点了点头。

杜磊也惊呆了,张大嘴巴半天道:“哎呀,真的太美了,你确定是她吗?”

“化成灰我都认得。”

杜磊咽了口唾沫道:“那还等什么,赶紧过去啊。”

我临时改变了主意,拉着杜磊道:“我看还是我过去吧,你要没什么事可以先回家,去一边等我也可以,自由安排。”

杜磊急了,道:“不带这样玩的,咋突然变卦了?”

“她认识我,你是骗不了她的。”

杜磊有些气馁,懊恼地伸出手道:“给钱。”

“又干嘛?”

“喝咖啡不要钱啊。”

“你的钱呢?”

“和你出来办事凭什么花我的钱?”

我对他彻底无语了,掏出一百丢给他狠狠踹了一脚道:“你赶紧滚,最好从地球上消失。”

杜磊拿着钱嬉皮笑脸离去了。

我站在门口,像欣赏艺术品般看着她的一举一动。只见她纤细的手端起咖啡杯轻轻抿了口,接着翻页,清澈的眼睛随着内容而动。长长的睫毛一闪一闪,撅起的杏唇涂抹着果冻唇彩,在灯光下显得性感饱满,晶莹剔透。

咖啡厅里回荡着悠扬而浪漫的钢琴曲,不知为什么突然想到了《魂断蓝桥》的经典片段。这是一部古老的电影,我却为罗伊和玛拉的爱情故事深深打动着。

就在我想着如何走过去时,她似乎意识到什么,猛然抬头,眼神再次相遇。比起早上的冷漠,这次显得多了些温情。

她没有笑,只是眨了眨眼继续低头看杂志。我如同万里长征般迈着沉重的步伐走过去,一个善意的微笑刚要落座,谁知她率先开口,冷冰冰地道:“几点了?”

我没有戴表的习惯,四处张望不好意思地道:“对不起,我可能迟到了。”

她把杂志合上放到一边很严肃地道:“现在是七点二十三分,你迟到了二十三分钟,该不会是马云吃饭耽误时间了吧?”

我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尴尬笑了笑道:“别听他胡扯,路上堵车,真心不好意思。”

“守时是作为职场人最基本的原则,一个不准守时间的人怎么能干得了大事,你平时工作都如此拖拉吗?”

我听着云里雾里,没想到温柔的外表下掩藏着强悍的一面,刚要试图解释,谁知她手一挥道:“我没时间听你解释,也没必要。长话短说吧,昨晚是怎么回事?”

我本来准备了一大堆说辞,看来没必要了。实话实说道:“昨晚我喝高了,可能是走错房间了,但你请相信我,我是正人君子,绝不可能做出龌蹉的事。”

她的脸泛红了,眼神开始变得凌乱,连忙端起咖啡杯掩饰内心的不安。过了许久道:“这件事到此为止,因为我也有一定责任。但请你替我保守这个秘密,不要说出去好吗?”

我长出一口气,一颗心落地,笑着道:“我倒想说,可说给谁听啊,就算说了也不认识你。”

她的脸红一阵白一阵,抿了抿嘴唇道:“和我说实话,你昨晚动……我了没?”

进错房间找对人》小说完整版全文已出

看全文请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ucbadu,回复小说名字或数字  381  即可看完整章节了。

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当上帝赐给你荒野时,就意味着,他要你成为高飞的鹰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