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最新小说《抗战我最强》最新章节阅读!

13361 个字符,3 张图片,大约需要 18 分钟阅读
薛岳无奈的说道:“那就是一个流氓加无赖。不过是一个抗日流氓。” 日本都惊恐的喊道:“撤退,撤退,这是惹不起的疯子部队。” 汉奸跪地求饶:“翟将军,翟大爷,我这辈子再也不当汉奸了。” 蒋委员长愤恨的说:“我有什么办法?哪里挡不住让翟勤去。”

《抗战我最强》薛岳无奈的说道:“那就是一个流氓加无赖。不过是一个抗日流氓。” 日本都惊恐的喊道:“撤退,撤退,这是惹不起的疯子部队。” 汉奸跪地求饶:“翟将军,翟大爷,我这辈子再也不当汉奸了。” 蒋委员长愤恨的说:“我有什么办法?哪里挡不住让翟勤去。”

=================================================

《抗战我最强》已出全文

阅读全文请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uckeke

回复小说名字或数字 815 即可继续阅读全文章节

此处篇幅有限,以下是精彩章节试读。

=================================================

最新小说《抗战我最强》最新章节阅读!

翟勤使劲的摇摇头,感觉到脑袋昏沉沉的,努力的睁开眼睛,还没等看清眼前模糊的景象,就被一句带着高兴的声音弄得一阵迷糊:“连长,少爷你醒了。”

“连长?”翟勤一愣。自己部长,什么时候是连长了?虽然自己比较喜欢军事,没事的时候总是吹嘘,要是赶上战争年代,怎么也能弄个司令当当。可是自己跟本就没当过兵,连长这个名词离他十万八千里。

随着这一声惊呼,翟勤终于看清了眼前这个人,可是当看到这个人的时候,他的大脑再次空白。

这是一个带着军帽,穿着军装的娃娃脸。翟勤一下坐起来,他虽然还是头晕,可是看这身军服怎么这样眼熟呢?

翟勤使劲的摇摇头,脑袋里像过电一样,涌出很多不属于自己的记忆。翟英飞是谁?这个名字很耳熟,还有那个家庭,占地几十亩的大庄园,好几个漂亮的小丫头,好像还有一个媳妇?

这些记忆像潮水般涌来,又像潮水般的退去。只是在他的头脑里留下模糊的印记,残破又不连贯。有好多印象和记忆,可是又连接不起来。

翟勤呆呆的看着面前这个小士兵,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做梦。好半天说道:“你打我一下。”

这个小士兵抬起手又放下,摇头说道:“少爷,我哪敢打你老人家,你怎么了?”

翟勤自己还想知道这是怎么了。他猛然身躯一震,想起来这个军服为什么这样眼熟,这不是自己在电视剧里经常看到的那些国民党军服吗?国民党军服?自己是连长?

翟勤终于意识到自己也赶上了潮流,终于成为穿越大军中的一员。不过他还是不相信的问道;“兄弟,今天是几号?”

这个小兵脸色有些发白,少爷被炮弹震晕过去,醒来怎么这样,看来一定是被震傻了。

可是外面还要打仗呢,刚才看到连长少爷醒来还很高兴。要是傻了自己怎么交代?哭着说道:“连长少爷,你怎么了,我怎么和老爷交代啊?”

翟勤正心里烦着呢,这个小兵一哭当时就是大怒:“闭嘴,老子问你是什么时间,你哭什么?”

这个小兵明显的怕翟勤,被这样一骂,当时不敢哭了。听到翟勤问他时间,就说道:“现在是申时左右。”

翟勤真的急了,张嘴骂道:“你他妈脑子有病?老子问你是哪一年哪一月哪一日,谁问你几点了?”

这个小兵估计让人骂习惯了,一点也不生气的说道:“民国二十七年十二月二十三日。”

翟勤的脑袋

轰的一下,简直又要晕过去。自己喝的太多了,他妈的正吹着牛逼在路上晃荡呢,不知道哪个王八蛋可能喝的比自己还多,竟然没看到这么大一个人在路边,汽车直接冲上了人行道。

本来身手还算灵活的翟勤,因为喝多的情况下反应过慢,直接就给撞得飞出去。他最后的一丝想法就是再也不喝酒了,也绝对不会酒后开车。

当确准面前这个士兵穿的服装是国民党军服时候,他已经预感到可能不好,但绝对想不到是这个倒霉的时间,十二月二十三号。

翟勤别说还比较喜欢军事,就算是他一点都不喜欢,这个时间他也不会记的。要是忘记了这个时间,估计他能被那些损友打死。

三七年七月七日抗战爆发,八月十三号淞沪抗战爆发。十二月十三日南京失守,然后是让中国人永世不能忘怀的南京大屠杀。

今天是十二月二十三号,那就是南京刚刚失守的时候。翟勤浑身颤抖一下问道:“这是什么地方?”

小士兵摇摇头说不知道,只是知道叫杨家铺。翟勤无可奈何,杨家铺一听就是一个村子,自己哪知道是什么地方?

他妈的这前后差八十来年,自己哪里知道这个杨家铺是什么地方。瞪着眼睛说道:“这里就你自己吗?找个知道的人来。”

小兵一溜烟的跑出去找人。翟勤开始打量周围,这是一个民居的房子,里面很破旧,看来它的主人也不是有钱人。

翟勤感到自己头不那么晕了,但是脑袋里的记忆也跑得差不多了,只是记得自己好像还姓翟,只是名字变了,叫什么翟英飞?他顾不上去想自己身上的情况,他着急知道这是什么地方。

刚才那个士兵说前面正在准备打仗,他妈的这时候已经国共合作开始抗战,打仗当然是和鬼子干仗了。虽然平时吹牛,可是这一下真的到战场上来,翟勤有些腿肚子转筋。这可不是游戏,这是他妈的真正打仗。鬼子可没有电视剧里演的那么差劲。

这一点翟勤还是知道的,要是鬼子真的那么差劲就不会被人家打得丢了大半个江山,还是靠着老美才胜利的。八年时间抗战,成绩吗?就是没有让人家给亡国了,也没有屈膝投降。

爱看战争题材的电影,研究军事问题的翟勤,虽然他连个军迷都算不上,可还是知道不少的。最基本步枪打飞机,手榴弹炸飞机,狙击枪可以打坦克,气功可以横扫鬼子都是他妈的扯淡。

鬼子也不是泥捏的,据说还是很有战斗力的。自己竟然是连长,怎么说也应该是个尉级军官吧?这时候也不能说逃跑,

那他妈的也太丢人了。不过先了解一下这是什么地方,怎么没有听到枪炮声,好像还没有战斗。

正在翟勤在那里想的时候,在外面进来一个人,长的五大三粗的,手里还拎着枪。

身上的衣服看得出来好几个洞,一看就是作战勇猛的主。可是翟飞不认识他,只是尴尬的一笑说到:“不好意思,脑袋坏了,什么都记不起来了,大哥贵姓?怎么称呼?”

被勤务兵叫进来的是副连长张猛,典型的山东大汉,对这个连长可是十分的瞧不起,不知道哪根筋错了,一个富家少爷干什么非要来当兵。

这个官据说也是他老子出钱买的。这回好,他妈的给弄到战场上,有钱定个屁用,还不是一样被炸弹震晕,震得连人都不认识了。可是这个家伙有钱有势,这回又打仗了,恐怕升官更快。也可能吓得回家说不上,看到战斗时那个熊样估计很快就会开小差。

可是人家是连长,自己只是连副,哪一点都不能相比。只好说道:“只是刚醒过来,一会就好了。在下张猛,是副连长。”

翟勤现在可没有时间去研究张猛的态度,他要知道是什么情况。连忙说道:“这是什么地方?我们正在进行什么战斗?”

张猛有些发愣的看着翟勤这个连长,知道他是一个不学无术的家伙。虽然比自己多认识几个字,可也只是知道吃喝泡女人的主,怎么能问出这个问题。

只好说道:“这是杨家铺,是高淳县地界。我们在南京突围出来,一路撤到这里,部队打散了,鬼子正在追击我们。我们随着团部撤退,杨家铺是我们的阻击阵地。”

这回翟勤的脸可是真的苍白了。高淳,自己虽然是北方人,可一直在南方工作,这个高淳自己还真的知道,出差还来过一趟。这是安徽的地界,那么说自己这支部队真是在南京撤出来的部队。想到这问道:“我们的番号是多少。”

张猛虽然看到连长脸色苍白,可没有以往惊慌失措的样子,就说道:“第66军160师独立第九旅625团,第三营第四连。”

翟勤只是爱好一些军事问题,当然不会知道这些国军部队番号,只是知道几个响当当有名的番号,这个第66军当然不知道。

南京保卫战失败,发生南京大屠杀,这一段战斗经过和部队也是大家关注的焦点,所以他还是知道一点的。对张猛说到:“有地图吗?”

勤务兵立即递过来一个公文包,翟勤打开在里面拿出一张地图,当他沿着南京方向找到这个高淳和杨家铺的时候,终于知道了这个部队要到哪里去。

这是撤退的部队,南京部队撤出来以后,一部分撤到江北参加徐州会战,一部分进入湖南北上参加武汉会战。但是他不知道自己这支部队上哪了,就问道:“你知道我们撤到哪里吗?”

张猛摇头说道:“不知道,只是听营长命令,在杨家铺阻击一天时间撤到广德集结。”

翟勤看看地图上标注的广德,看来自己这个连必须在这里坚持一天一夜时间。不行,这关系到自己的小命,又是面对着鬼子,他妈的就是自己死也要拉着鬼子垫背。

钓鱼岛问题弄得全国一片仇日声音,对翟勤这样的愤青来说,当然恨不得给东京弄上几颗原子弹才好呢。这回自己竟然可以参加抗战,这让他在恐惧过后又有了一丝兴奋。

就凭老子来自二十一世纪,还他妈怕你们。站起来说道:“走,去看看我们的阵地。”

张猛也是临时和翟勤编到一起的,他们在上海一路疯狂撤退,被鬼子撵得屁滚尿流。部队全都跑散了,很多不队都是在南京重新整编的。

但是南京竟然只是坚持几天时间就被放弃,他们师还是不错的。师长没有逃跑,下关方向根本过不了江,师长命令在光华门突围向溧水方向撤退,但是鬼子一路追击。

张猛只是一个副连长,可是他们这个连的连长翟英飞就是一个草包,胆小怕死。不知到他这样样的人,竟然在上海没有战死,南京城也没死,竟然逃出来。

南京整编后张猛就实际上是连长一样,这个翟连长也不错,什么也不管,只要不让他打仗,什么都行。一个连一百六十多人,当撤出南京的时候,剩下还有不足一百人,一路上有收留一些其他部队的散兵游勇,全连能有一百二十人。

听到这个怕死的连长竟然想去阵地看看,张猛感到奇怪。不是一颗炸弹给震傻,胆子变大了吧?人家都说傻大胆,越傻胆子越大。反正这个连长就是一个牌位,点点头和翟勤出来。

阵地就设在杨家铺的外围,很快三个人来到阵地上,这是临近公路修的一处阻击阵地。营部在东侧的后面,团部还在后面。

翟勤一边听着张猛的介绍一边阴沉着脸,当他看完阵地的时候,转头说道:“这就是你设计的阵地?”

张猛一愣说道:“不错,有什么不对吗?要不你来设计?”

翟勤不知到他身体这个主原来什么样子,不过明显的看出来这个副连长十分瞧不起自己。这让翟勤心里升起一股怒气,老子没当过兵没打过仗,可是看的多了,当然也知道不少。这他妈的是防御阻击阵地吗?

原来自己不是什么大官,但也是生产部长,每天就指挥农民工干活了,这样明显的表情有什么不明白的。眯着眼睛看了张猛一会,他的眼光让本来高大的张猛有些害怕。翟勤冷冷的说道:“我们是防守这段公路,你把阵地设立得这么远,防守个屁?怕死鬼啊?”

这一下张猛不干了,他们从上海打到南京,部队兄弟几乎变成都不认识的人了,一个连不到二百人,原来三连的兄弟剩下不足二十人。他妈的怕死,你才怕死呢。

看到张猛气愤的脸,翟勤有些得意的说道:“不服气是不是?不过现在老子是连长。听我的,给我重新布置阵地。”

全连阵地上的官兵都像看怪物一样看着翟勤,他们连长什么时候变成这样大胆了,他懂修筑阵地吗?

翟勤也不解释什么,站在那里喊道:“排长都站出来自我介绍,老子不认识你们。”

大家都不知道怎么回事,张猛知道连长被震得失去记忆,也不说话冷眼看着翟勤。很快三个排长就站到翟勤面前一起敬礼:“一排长王彪,二排长朱厚,三排长李乐。”

三个人看着面前的翟勤也是很随便的样子,这让翟勤一阵郁闷。原来这个家伙怎么混的?一个瞧得起他的人都没有。

翟勤没有再看他们,转头对张猛说道:“鬼子离这里多远,有多少人?”

张猛摇摇头说:“不知道,这是营长的事,我们只是在这里阻击。”

翟勤一下跳起来:“放屁,你这个副连长怎么当的,他妈的连多少鬼子都不知道。营长知道,我们的命是自己的。你猪头啊?”

张猛当上这个副连长也没有多长时间,一直是随着大部队作战,这些哪是他关心的。能保住命,不被鬼子消灭就行了。反正什么地方也守不住,这里能不能坚持一天还不知道呢。面对翟勤的大骂,也不知道怎么解释。这才多长时间,这个胆小怕死的连长怎么大变样了。

翟勤不想死,可是把自己弄到抗日战场,要是不杀两个鬼子,以后怎么见人?既然自己是连长,这样大骂没人敢还嘴,比当部长威风多了。大声说道:“全连集合。”

虽然大家都看翟勤像怪物一样,但人家是连长,三个排长不情愿的集合全连。当这些士兵站到一起的时候,翟勤知道为什么打不过日本人了。看看这些士兵的精神头就他妈的得输,一个个像是霜打的茄子一样。

翟勤转了一圈,看到这些士兵手里的枪说道:“张猛,你去营长那里,要一部分武器和弹药,特别是手榴弹越多越好。他妈的全连

就两挺破机枪。”

张猛没说话转身要走,翟勤说道:“你和营长说,要是想顶住鬼子就给多点。”

张猛已经无话可说,连长脑袋绝对是坏了,还敢威胁营长。他怎么看翟勤怎么不顺眼,转身就走。连礼都没有敬也没有回答。

翟勤不是军人,他不会注意这些的,对第一排长王彪说道:“你们排里抽出来两个人,向前面侦查,了解一下鬼子还有多远,都有多少人,什么部队,赶紧回来报告。”

王彪只是一个排长,他不是张猛,立正说道:“是。”

翟勤对朱厚说道:“你的名字倒是很好,诸侯,那我就是皇帝了?带着全连的人,重新修真地。”

看连长不知道怎么了,朱厚咧嘴一笑立正说道:“是,连长到底怎么修?”

翟勤不是军人,并不知道这些,只是感觉着不对。这里是一条公路并不是太宽,正好在山脚下通过,阻击阵地就在山坡上。这不是什么高山,翟飞努力的回想自己知道的作战方式,然后告诉朱厚怎么修。

看着连长说出的方法,朱厚这样的小排长也不知道对错。他们都是临时升上来的,部队哪的都有,就是大杂烩。也就按着翟勤说的修筑。

当天要黑的时候,张猛回来,带回来三十多箱手榴弹,还有十几箱子弹,竟然带了回来两挺机枪。

张猛也很奇怪,他特意把翟勤的话谁说给营长,以为营长一定大怒。可是没想到营长竟然沉思半天,给了他这些武器弹药。

张猛糊涂了,怎么事情都变成这样了?难道营长脑袋也被炸坏了?看到这些武器,翟勤放下一点心。只要有武器,有弹药,鬼子又不是铜头铁腿,被炸他妈的一样得死。

要想自己不死就得弄死别人,跟在后世上班一样,自己想升职,就不能让别人升,因为职位只有一个。看来战场上一样,只能一个活着。

这时候两个侦查的士兵回来说道:“报告连长,鬼子离这里还有四五里地远。他们停在前面的张家沟,好像准备过夜。这是日军第18师团35旅团,116联队第3大队第4中队。”

翟勤愣一下:“你们没有弄错?只有一个中队?”

派出侦查的是班长程世忠,肯定的说道:“绝对没错,只一个中队。他们的大队据说在溧水没有跟上来。”

翟勤眼珠转悠起来,自己是一百二十人,鬼子是一个中队一百七十多人,自己干嘛还要在这里等着挨打?今晚就袭击他妈的一下。打完就撤,然后回到这里守着,要是鬼子等大队到来,恐怕自己早

就坚持到时间了。

对,就这样办。可是翟勤一说,立即遭到张猛反对:“连长我们只有一个连不到,鬼子可是一个中队,太危险了。”

翟勤没想到竟然被鬼子吓成这样,一个连偷袭一个中队都不敢。但是他没办法解释,把眼睛瞪起来:“他妈的老子是连长,不执行命令,全部枪毙。胆小鬼。”

张猛被翟勤这个胆小如鼠的人说成胆小鬼,立即瞪起眼睛说道:“谁是胆小鬼了?有什么大不了的,不就是一死吗?你敢去我就敢。”

翟勤也被弄出火来:“放屁,交给你指挥老子还不放心呢,马上准备吃饭,晚上行动。”

最新小说《抗战我最强》最新章节阅读!

张猛和三个排长都像是看怪物一样看着翟勤,这小子晕了一回,怎么变得胆大起来。在上海撤退开始,要不是有这个么胆小如鼠的连长,他们连早就没有了。

独立旅是临时收拢的杂烩部队,当然是没娘的孩子。什么断后,阻击,突破都是独立旅的,伤亡也是最大的部队。到现在张猛都不知道他们换了多少兄弟。

一个连一百六十人,现在是一百二十人。他这个副连长有六七十人都不认识。就连三个排长,都不见得认识他们一个排的三四十人。

不过南京出来的部队,他们这个连还算是多的,其他的连营机乎都是所剩无几。撤出南京这一路上,南京城里的惨状让这些士兵即庆幸,又害怕。

百姓,军队堵在下关过不了江,全部被日军俘虏,江面上是被日军炮艇和机枪打死的尸体,据说江水都被染红。他们第66军没有向下关撤退,向西突围撤出南京,反而损失不大,建制最少还在。

张猛只是一个小副连长,当然什么都不知道,一切情况都是听说的。他们有个比较聪明的连长,就是胆子小,一打仗就知道躲起来,保命还是很有一套的,这样他们连还是损失最少的。

就是这个原因虽然全连都瞧不起他,可还是很感激这个胆小的连长,要不他们都得没命。

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被炸傻了,竟然主动去攻击鬼子,这不是找死去吗?那可是一个中队的鬼子。

看着面前这些脸上露出恐惧的士兵,翟勤十分的来气,他妈的中国人也不比鬼子个矮。根据自己知道的,鬼子一个中队最多二百人,严格说一个步兵中队就是一百七十四个人,自己这是一百二十人。就是正面一对一也不一定怕他们。

翟勤是管理民工干活的部长,虽然在一个大公司不算什么,可是任何老总都知道,他们才是公司效益的关键。能指挥几百个民工保质保量的完成工作,是需要能力的。

民工大部分是农村出来打工的,他们的素质很不一样,再说不要以为现在农民工还是刚一改革开放那时候。农村的快速发展,网络时代进入乡镇,农民工再也不是没有见识的乡巴佬,他们精明的很,没两下子还真的镇不住他们。

看着面前站着的这些士兵,翟勤觉得都不如自己带领的一群农民工,但是翟勤必须这样做。

自己不是军人,根本没打过仗,战场倒是看到不少,那是在电视和电影里面。日军飞机大炮进攻,国军拿着步枪在阵地上坚守,那才是找死呢。

先下手为强,后

下手遭殃,这个道理太简单了。自己不能等着鬼子进攻。据说鬼子有炮,还有他妈的掷弹筒,自己都没见过掷弹筒什么样,那是可以发射手榴弹的家伙。

看看自己这一百多人,老少全有。机枪还是刚刚要来两挺,这才有四挺机枪,炮吗?一门没有,就连迫击炮都没有。

翟勤说是吃饭,可是这些士兵全都不动弹,就连张猛都是看着翟勤。翟勤一阵发怒,他妈的拿老子真的不当盘菜啊?脸色阴沉的说道:“张副连长,是不是老子说话不好使?”

张猛已经发现,他们这个连长清醒后说是什么都不记得了,可是说话一点也看你不出来,气势变得也不一样了。连忙立正:“不是,我们没吃的。”

“什么?”翟勤一下跳起来:“怎么连吃的都没有?”

张猛说道:“一路上快速撤退,辎重都没有了,就是走到哪吃到哪。可是杨家铺不是太大,这里的人都跑光了。只有几家大户没有跑,可是我们……”

翟勤眯起眼睛,狠狠的瞪着张猛这些人。他明白过来,这太明显了,自己不是什么军人,也不是历史学家,可是毕竟是知道好多事的。这当中的关键稍微一想就明白了,老百姓都跑了,有钱有势的竟然不跑,为什么?那就是打算投降。即使现在不是汉奸,也是准汉奸。

感情这帮家伙就敢抢老百姓的,看到有钱有势的就不敢动了。翟勤可不这样,他是专门对付那些高富帅,用他自己的话就是光脚不怕穿鞋的。老子是无产阶级,什么也不怕。

就是这一个脾气,领着一群农民工没少惹事,可是一般人也不敢和他对着干。那些有钱的人,家里有点势力的,都说惹不起他,这就是一个流氓。

被意外的弄到三七年,还是抗日战场,这本来是很兴奋的一件事,可是就带着这样一群手下,看着就窝火。张猛这些人被翟勤看的有些发毛。

翟勤终于爆发了:“他们的你们这群笨蛋,蠢猪。打鬼子不行,连吃饭都弄不到。不吃饭他妈的怎么打仗,难怪打不过日本人。欺负软的怕硬的,一群笨蛋。”

翟勤这一张嘴骂人,连张猛都受不了。就这个胆小如鼠的连长也敢说他们?当时全是怒目而视。翟勤眼睛瞪起来:“不服气是不是?要不你们现在开枪打死我?有那胆量吗?一说打鬼子瞧你们的熊样,就是一群垃圾。”

张猛首先受不了了:“你说谁是垃圾,你还不如我们呢,你要是敢带头,老子怕什么?去就去,大不了一死。”

“放屁”翟勤嗓门更大了:“去你妈的,动不动就是一

死,你以为你的命很值钱吗?打击敌人,保存自己。我们是打鬼子,不是让鬼子打。他妈的是消灭鬼子,不是去送死。还没等打呢就先想到自己死,为什么不是鬼子死?说啊?说你们垃圾还不承认。”

张猛愣住了,三个排长也愣住了。确实,怎么一打仗先想到自己死,为什么不是鬼子死呢?一时间都被翟勤弄得说不上话来。

看到几个人都发愣的样子,翟勤心里得意。老子连后世那些精明的油条都能修理明白,就你们还不是小菜一碟。

这一得意更加嚣张:“老子不去,老子不去你们能打赢吗?你是哪个军校毕业的,会打仗吗?你,你,你,还有你?”

翟勤一个个的指着他们的前胸问道,三个排长和张猛这个副连长都低下头。他们连字都不认识,还上什么军校。

翟勤说道:“给老子记着,以后是我们要鬼子的命,不是他要我们的命。我再听到哪个王八蛋张嘴就说自己去死我立即枪毙他,省的让日本人打死,更丢脸。听到没有?”

翟勤这一声大喊,吓得这四个人一哆嗦,都立正说道:“听到了。”

翟勤想起看到的那些香港片和美国片里面的情节,大声喊道:“大点声,老子没听见。”

“是,明白”四个人一起大声喊道。这一下是使足力气喊得,震得翟勤耳朵发麻,伸手想去捂耳朵。看到翟勤的样,张猛首先没忍住,笑出来,其他三个排长也都笑出来。

翟勤知道这是趁热打铁的时候,脸色变得阴沉下来:“现在起,王彪,跟我去解决吃的。张猛,把部队集合,阵地按着我说的修筑。检查弹药,分发手榴弹和子弹,全部自己戴在身上。不需弹药手,都是他妈的战斗兵种。老子来了,今晚就让鬼子知道,他妈的我翟勤来了。”

一边的小士兵说道:“少爷,你不是叫英飞吗?怎么改名字了?”

翟勤脑袋中的记忆支离破碎,他只是知道这个小兵好像不是简单当兵的,但是叫什么名字没想起来。瞪他一眼说道:“干什么管我叫少爷,你叫什么名字?”

小兵当时脸色发白:“少爷,你连我也不记得了?我是翟贵,是你在家带来的,所以叫你少爷了。”

翟勤使劲晃晃脑袋,看来自己有时间得好好的捋捋记忆,好像这个翟英飞有点故事,竟然在家里带着人来当兵。不过自己可就是一个打工的,说好听的叫部长,不好听的就是一个工头。有人竟然叫自己少爷,这可是很舒服的一件事。瞪着眼睛说道:“姓翟,名勤,字英飞,记住了。”

翟贵

可不敢惹少爷,要是知道少爷失意了,老爷能打死自己,连连点头:“记住了少爷。”

翟勤对一排长王彪说道:“走,我们解决吃的问题。”

这里到杨家铺不远,因为要扼守这条公路,所以阵地建在外面,翟勤已经在心里把这些没有逃跑的大户定了性质,当然是不会有什么顾忌的。再说这是打仗的时候,谁知道自己能不能活到明天,激情过后,翟勤心里也没底。‘

一个排四十来人,开进了这个还算是不小的村子。进来后翟勤才发现,这里其实还是不小的,只是很冷清,街道上什么人也没有。这是刚刚黑天的时候,整个杨家铺死一般的沉静。

看来正像张猛他们说的,这里的人基本跑光了。翟勤带着人来到一个不错的宅院前,这是村子里最好的房子,也是最大的人家。看着里面透出光亮,证明有人。翟勤对王彪说道:“砸门。”

王彪乐了,连长确实不一般,不是敲门,是砸门。这些当兵的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人,知道这样的大户人家都是有钱有势的,不是他们这样小军官惹得起的,所以尽量不招惹这样的人。可如今有连长顶着,他们怕什么?在一个士兵手里拿过一把步枪,狠狠的向大门砸去。

咣咣的砸门声在这个沉寂的夜晚显得十分刺耳。砸了几下王彪喊道:“开门,他妈的有人吗?”

时间不长,大门在里面打开。竟然有两个人拿着枪出来,看着王彪问道:“干什么的?”

翟勤在后面一看,还有枪,这一定不是一般的人家。对王彪说道:“缴了他们的枪,我们进去。”

被翟勤一顿臭骂,王彪他们再也不敢小瞧翟勤,一摆手,身后的士兵立即用枪把这两个人顶住。伸手把两个人手里的枪拿下来。

这两个人是守着前门的家丁。杨家铺的杨家,当然是这里的坐地户。杨烈算是名人,南京到杭州一带可是很有名的。当然他的家丁也就很嚣张,可是没想到这些国军一个照面就把枪给缴了。还没有反应过来枪已经到了人家手里。两个人被枪顶到一边,王彪一侧身说道:“连长请。”

翟勤点头说道::“不错,比张猛那小子会来事,走,进去。”

得到翟勤的夸奖,王彪立即得意起来。带着这四十来人呼啦一下全部进入这个不小的宅院。这是一个不小的前院,正房加厢房,一个宽敞的四合院。

杨烈还没有休息,听到前面有砸门的声音,随后就没有了动静。日本人已经占领南京,他也返回家里,打算看看局势再说。

很多人都搬到重庆去了

,杨烈没有,他有自己的打算,没有听家里人的,也没说自己的打算。杨家铺是自己的产业,这个时候想变卖家产,没人会买的,丢掉又舍不得。

日本人虽然很凶残,可是他们也是针对那些抗日分子,自己只是一个乡绅,对时局知道不少,所以他很稳当的没有动。这几天纷纷向后撤退的国军都没有对他家动什么,毕竟杨家不是一般的人家。只要提几个人,一般的军官还是不敢惹自己的,所以杨烈一直很稳当,就算日本人来又怎么样?

当他听到外面乱哄哄的时候,皱皱眉,怎么没人禀报呢?刚要喊人,正厅的大门被推开,外面进来两个国军军官。

最新小说《抗战我最强》最新章节阅读!

杨烈看着进来的是国军军官,当然不在乎,一脸傲慢的说道:“你们是哪一部分的,深夜来此干什么?”

看着这个人竟然穿着马褂,头上还带着一个瓜皮帽,翟勤的心里反感劲立即上升。

他最恨的就是清朝了,一个让中国落后几百年的朝代。清朝的历史就是中国屈辱落后的历史,到了近代几乎让人没法形容。

带有愤青思想的翟勤,哪能对这样人有好感。还没等说话,翟勤已经给这个人定为汉奸了。他妈的都已经民国了,还穿着清朝的衣服,那一定是汉奸。

当然,翟勤这个根本没有经历过战争的人,对战争是没有什么直观印象的。抗日这个名词,在翟勤的脑袋里只是一个名词和一种思想。

当然汉奸就是被枪毙的对象,按着网上论坛和愤青思想,汉奸比鬼子更可恨。鬼子是外来的敌人,怎么做都可以理解,汉奸是背叛,是出卖,是罪不可原谅的人。

有先入为主的思想,翟勤的口气也是十分的嚣张:“姓杨是吧?我们是哪一部分的你管得着吗?”

杨烈还是第一次听到这样回答的,当时不知道怎么反应。翟勤还要对付鬼子,没时间在这里磨牙,直接说道:“马上给我们准备一个连饭菜,要快点。”

杨烈愤怒了,一个小小的上尉连长,竟然这样跟自己说话。向后撤退的国军,就是一个团长,只要听到自己的名字,也会给面子。可能这个人官职太低,不知道南京地区有名的杨烈吧。

他傲慢的说道:“杨家不是你来的地方,让你们的长官来说。”

翟勤已经把杨烈定为汉奸的地步,忘记人家现在还不是汉奸呢,眼睛瞪起来:“别他妈给你脸不要脸。还找长官,没看到老子就是长官吗?痛快点,别怪我翻脸。”

这一下杨烈也激怒了,军队是嚣张,是跋扈,可是也要看对谁。自己这里是随便撒野的地方吗?恶狠狠的说道:“我看你是不想当这个连长了,知道我是谁吗?”

这些狂妄傲慢的口气,一下触碰到翟勤的逆鳞。后世的时候就因为这句话,他把人打进医院。被打之人确实有后台,感情是市里支柱企业的董事长儿子,连市领导都得给面子的人。

最后人家连钱都不要,到底把翟勤蹲了十五天拘留。这是翟勤最愤怒的地方,因为那个人要是按着法律是该判刑的,可最后却变成翟勤打仗斗殴伤人。

这件事成为翟勤心里的一个刺痛,今天又听到这样的话。这可不是和平年代,这是面对着鬼子的进攻,说不上自

己一会就死在战场上。穿越,让翟勤心里产生变化,让他变得焦躁和有些歇斯底里。

毕竟短时间之内,翟勤还无法适应这个身份和现在的环境,他面对巨大的变化,要找到发泄的地方。

他大骂张猛他们,带领士兵来找吃的,这一切都是因为翟勤对死亡的恐惧,对战争的心中没底。可是他自己并不承认,就像是一个知道要死的人,进行最后疯狂一样。

这些翟勤不知道,也不明白,也不想承认,心情焦躁的翟勤根本就毫无任何顾忌。

杨烈的话触到他心里的痛,一下跳起来:“姓杨的,老子说不上明天就死在战场,还他妈在乎这些。马上准备,要是敢说一个不字,老子灭了你全家。狗汉奸!”

杨烈当时就愣住了,这个人是疯子吧?是不是被日本人吓疯了?他可是看到撤退国军惊恐的样子。

看到翟勤凶狠的眼神,真的有些害怕了。这些当兵的确实是如此,有时候看不到明天的太阳,他们还有什么不敢干的。

看到杨烈眼里的恐惧,翟勤心里有了一丝痛快。他妈的就是胆小鬼,自己一发火就这样,要是看到鬼子的刺刀,绝对第一个投降。南京三十万屠杀,可能这个时候还在杀人。

当想到这点的时候,翟勤的心里有些刺痛,可是他没有办法。带着自己这一百多人杀回南京吗?翟勤突然有想杀人的感觉。

伸手一把拽出腰间的枪,指在杨烈的头上,眼里是凶狠暴怒的眼光:“说,一句话,是死是活?”

杨烈当然不是什么钢铁战士,看着眼冒凶光的翟勤,腿一软跪了下来:“想活,长官饶命,我马上准备。”

翟勤冷冷的说道:“贱骨头。快点。”

王彪不是张猛,他编到翟勤这个连时间不长,只是知道连长胆小怕死,也看到一路上撤退时连长惊慌的样子,可是这回连长的表现让他也有些害怕。看来这是一个疯子,以后还是不要惹他为好。

杨烈真的害怕了,他感到死亡就在眼前,这个凶狠的家伙绝对会真的枪毙自己。

杨家的人全部被叫起来,能做成吃的东西完全拿出来。杨烈怕真的激怒这个疯子连长,自己就算是有再大的势力也不好使。

杨家是大户,什么都不缺,准备一百多人的饭菜还是不成问题的,但也忙活了两个多小时。这是冬天,马上就要过年了,大户人家当然准备了很多过年的东西,为了保命当然不敢糊弄。

看着胆战心惊站在一边的杨烈,翟勤有些冷静下来。他也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只是明白

战场是要死人的。自己不想死,可是由得了自己吗?一点思想准备也没有,竟然一下给自己弄到这里来了。

算了,自己都已经死一回了,有什么了不起的。人死吊朝上,不死万万年。杀一个够本,杀俩赚一个,怎么说自己也抗日一回。

杨烈不知道这个连长在那里阴沉着脸想什么。看着站在不远处的夫人,过去低声吩咐几句。一会的时间,这个夫人用托盘托着一卷卷东西过来。

杨烈把托盘放到桌子上说道:“长官,这是五百大洋,给兄弟们卖茶喝。”

翟勤回过神来,眼睛里闪过一丝光亮,想起了看过的电视剧,在战斗的时候,军官会给士兵发大洋,可是很多士兵都没有要。

他们连命都不要了,为抗战牺牲,几个大洋算什么。冷冷的说道:“老子和兄弟们是抗战,命都可以不要,钱算什么东西,能买来命吗?”

翟勤这个话说的很平静,在杨烈看来,就是嫌少。咬咬牙,很快又取出五百。翟勤还在生死间没有走出来,对这些钱也没有什么概念,一千块钱而已。

身边的王彪可是知道一千大洋是什么概念。看到连长无动于衷的样子,佩服的不行。听说连长是富家少爷,看来家里绝对有钱,一千的大洋都没看在眼里。他还真怕翟勤不要,可又不敢说。

翟勤一回头看到王彪那贪婪炽热的眼神,对杨烈说道:“算你识相,最好赶紧撤到大后方去,要是让我知道你投降鬼子,我撵天边也杀了你。”

杨烈送了一口气,看来钱能通神,这个疯子终于摆平了。对于翟勤的警告,他没当回事。也不过就是一句话而已。

翟勤喝了一壶茶,饭菜终于弄好了。四十多个人连抗带背的,还弄了几辆独轮车,把这些东西运回阵地。

当全连士兵看到这些吃的时候,大喊连长万岁,立即开始大吃大喝。这可是根本吃不到的好东西,翟勤感觉自己好像进了猪圈,就听到西里呼噜的声音。一个士兵一边吃一边说:“他妈的,吃这一顿,明天死了也值得,弄个撑死鬼。”

翟勤心里动一下,他也很饿,张嘴狠狠的咬了一口大饼。都说南方人吃米不吃面,这个饼做的还不错。翟勤可不想自杀,他也不想死,刚才对人家说的,打仗不要老是想着自己死。

可是怎么能让鬼子死呢?自己可没有指挥过打仗,只是指挥别人干活了。一边吃着饭,一边绞尽脑汁的想自己看到过的作战方式。

可那都是电影,到底准不准自己也不知道。不过哪一次都在序幕和片尾看到有军事顾问,想

来不是胡编乱造的。

当时只是看热闹了,根本没有主意细节,再说那是影视,不是军事教材,也不可能很详细。翟勤一下看到那些空空的手榴弹箱子,这是张猛按着自己的吩咐,把手榴弹和子弹都分给了士兵。

翟勤一下有了主意,立即摆手把张猛王彪和另外两个排长叫过来说道:“你们一般手榴弹都能撇多远?”

张猛愣愣的说道:“这不一样,臂力大的就撇的远些。大概十几丈吧,近的只有五六丈远。”

翟勤瞪他一眼说道:“你不会用米说啊?什么叫十几丈。那是多远?”

张猛一阵无奈,大家都这样说的。一边的朱厚说道:“最远的可以到六七十米,近的也在四十米以上。”

翟勤点点头说道:“手榴弹爆炸威力多少平方?”

这回张猛不说话了,他发现这个清醒过来的连长变了,好像自己做什么他都不满意。

一边的李乐说道::“我们用的是仿制德国p24手榴弹,爆炸范围二十多平米。要是德国的能达到三十米。日本的手榴弹是不到二十米。”

翟勤点头说道:“不错,很内行嘛。”

李乐挠挠头笑着说:“只是爱好,知道多一点。”

翟勤说道:“张猛,挑出五十名臂力大的,能撇到五十米以外的人。”

张猛想问为什么,张张嘴没敢问。翟勤喊道:“都他妈别吃了,起来测试一下,撇到五十米以外的赏大洋一个,不足五十米的没饭吃。”

这些士兵也不知道他们连长怎么了,以前根本不管这些事,前面四五里地远就是鬼子,半夜三更的测试手榴弹。可是听说有一个大洋的奖赏,都十分兴奋。他们一个月的军饷才多少?法币不值钱,按着大洋就两个大洋,这一下就是一个大洋。

张猛他们也不知道翟勤要干什么,不过不敢不执行,他们连长变了。

时间还真的不长,一百多人就测试一遍,结果让翟勤吃惊,全连竟然有七十多人达到五十多米,有二十几个人竟然在六十多米以外。

翟勤说道:“张猛撇的最远,这些人你指挥,集中全连手榴弹给你们。马上吃完饭,半个小时后行动,怎么办路上我再告诉你们。”

=================================================

《抗战我最强》已出全文

阅读全文请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uckeke

回复小说名字或数字 815 即可继续阅读全文章节

此处篇幅有限,以下是精彩章节试读。

=================================================

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当上帝赐给你荒野时,就意味着,他要你成为高飞的鹰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