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好看的古言小说推荐, 此心向明月全文阅读

2952 个字符,3 张图片,大约需要 5 分钟阅读

南宫绝嘴角自嘲,将眼前这张他曾经最爱的容颜提至自己的面前,“夏若心,朕对你难道还不够好么,朕封你为皇后,独宠你一人,可你呢,就这么背叛了朕!”

此心向明月 全文已出

阅读请搜索关·注·薇·信·公·众·号: ccuuhu,回复小说名字或数字 386 即可继续阅读全文章节

此心向明月

萧瑟的冷宫内,夏若心浑身是血地从床上撑起身,而她的身下,赫然有着一颗圆圆的小肉球。

那是她刚流掉的胎儿,未成形,却代表了一个小生命的夭折。

而这样的胎儿,她已经被迫流掉了两个。

心如死灰。

夏若心跌到地上,一遍遍地磕头祈求,“求皇上赐奴婢一死、求皇上赐奴婢一死……”

“呵,想死?”

尊贵的男子一身矜贵的皇袍,拽起她的头颅,唇角轻勾,溢出几分残忍的讥嘲,“夏若心,早知今日何必当初,你既然敢毒害朕,就该知道朕绝不会轻易放过你,想求一个痛快?没那么容易!”

夏若心眉眼凄凄,“皇上,当年给你下毒的人,不是我,我爱你如命,又怎会加害于你?”

“那你告诉朕,为什么同一壶酒,朕当场毒发,而你不但没事,还跟着那敌国的太子私奔?”

南宫绝扣住她的喉咙,冷冷一笑,“夏若心,你意图叛国,还跟朕提爱,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

“皇上,我没有。”夏若心痛楚地涨红了脸,“我当时也昏迷了,是有人故意将我掳走,我根本不认识那敌国的太子,内奸,另有其人。”

“呵,若真有内奸,那为何自朕将你打入冷宫的那一天起,朕就再未遇过害?”

南宫绝嘴角自嘲,将眼前这张他曾经最爱的容颜提至自己的面前,“夏若心,朕对你难道还不够好么,朕封你为皇后,独宠你一人,可你呢,就这么背叛了朕!”

痛恨地说着,南宫绝将她摁在地上,撕开她的薄衫,狠狠贯穿。

“咳,皇上,不要……”夏若心剧烈咳呛着,刚流产的身躯根本承受不住他的欺凌,小腹撕心裂肺地疼着,下身的血越流越多。

南宫绝却无视她的祈求,愈发凶狠地顶撞着她。

一场欢爱,在满是血腥味的冷宫内犹如葬歌般回荡。

待南宫绝离去,夏若心早已气若游丝。

“呀,夏若心,怎么浑身是血啊,疼不疼,要不要本宫给你叫太医?”

伴着一道假惺惺的嗓音,一道披着华丽衣衫的女子走入,精美的发簪、叮叮当当的坠饰,来人,正是如今听闻最得宠的华妃,秦语嫣。

夏若心漠然地看着这个三番五次来向自己挑衅的女人,嗓音带冷,“出去。”

“啪!”

秦语嫣一个巴掌扇在夏若心的脸上,“大胆贱婢,见到本宫不行礼也就罢了,还敢让本宫出去,你信不信本宫现在就让侍卫将你乱刀砍死!”

此心向明月

第2章 封我为后

夏若心缓缓地偏过被扇红的脸,明明是狼狈不堪的,眼神却透着傲骨,“华妃,我已然是个阶下囚,你又何必三翻四次地挑衅于我,况且,若非皇上亲口下旨赐我一死,你以为那些侍卫,会听令于你?”

“你!”秦语嫣被反讥得面色乍青乍红。

确实,没有皇上的谕旨,谁敢真的动夏若心一根汗毛,可凭什么,明明夏若心已经是个叛国女,为什么皇上还不将她处死,为什么还要隔三差五地来临幸她!

嫉恨地瞪着夏若心那被撕破的薄衫和隐隐露出的红痕,秦语嫣扬手就又扇了夏若心一巴掌。

“贱人,你以为皇上为什么留你一条贱命?不过是想折磨你罢了!皇上现在爱的人是我,他已封我为皇后,一个月后,就是本宫的册封大典,而你,不过是个被打入冷宫的废后,连给本宫提鞋都不配!”

张狂地说完,秦语嫣得意地离去。

夏若心一点点地从地上爬起来,被扇得通红的面颊上,满是凄楚的泪痕。

南宫绝,要立华妃为后了么?

所以,这是不是也代表着,他和南宫绝之间,再无前路可言了?

捧起床上那颗血渍半干的小肉球,夏若心一步一晃地走向窗台边的花盆。

那花盆,只有土,没有花,这里头,葬着她之前流掉的两个孩子。

她知道南宫绝是因为误会而对她残忍,也因为还爱他,所以她愿意等待真相大白的一天,但现在,她已经死了三个孩子,她真的,撑不下去了。

……

一个月后,普天同庆的皇后册封大典。

热闹的锣鼓声和奏乐声从白天响彻到黑夜,昭告着新皇后的诞生。

夏若心看着窗外的夜幕低垂,双目空洞。

倏尔,门扉被敲响,有公公来报,“娘娘,皇上有旨,让你去一趟嫣然宫。”

嫣然宫,那不是秦语嫣的宫殿么?

夏若心柳眉微蹙,心中虽惑,但还是踏步前往。

须臾,休憩的里屋。

夏若心看到这样的一幕。

纱幔卷起的大床上,秦语嫣仅着一件单薄的白衫,窝在南宫绝的怀里,娇嗔地轻垂了一记他的胸膛,“哎呀,皇上,你真坏。”

刺刀一样的画面,扎得夏若心的眼眶唰一下红了。

南宫绝冷冷抬眸,嘴角勾笑,“夏若心,朕知你擅弹古琴,今晚,你就在这里,为朕和皇后弹琴助兴。”

夏若心面色煞白地瞪着南宫绝,他竟然让她今晚留在这里、弹琴助兴?

南宫绝眼神肆虐,“怎么,还不弹,要朕按着你的手?”

此心向明月

第3章 一见钟情只因你

夏若心眉眼猩红,微扬的杏目中满是滚动的泪珠,但她只是眨去眼泪,听命地坐在了古琴前。

心痛又如何,心已死,又何畏心痛。

今朝一曲,就当是她为南宫绝奏下的一曲离歌,她与他之间的离歌。

琴声叮咚,宛若行云流水,时而凄凄、时而高亢。

南宫绝看着眼前弹琴弹得忘我的女人,眸底,一寸寸地冰寒。

他要她来,是为了看她心痛看她哭,可她倒好,完全漠视他的存在,根本就不在乎他立了新的皇后。没有嫉妒、没有愤恨。

她果然,就是心中没有他!

还说什么爱他,全是谎言!

五指紧攥,南宫绝猛地将秦语嫣压在身下,一把撕开了她单薄的白衫。

“呀,皇上……”秦语嫣惊呼了一声,娇羞地咬住了自己的唇,然后在南宫绝的大掌捏上她的肌肤时,故意发出娇喘的嘤咛,“啊,皇上,你轻点……”

“嘎……”

琴弦弹错了一个音,发出刺耳的声响。

夏若心缓缓地抬眸,南宫绝的皇袍已经被秦语嫣猴急地拉开,他毫不在意,反而更用力地沿着她的曲线揉捏,被撕碎的白衫一片片地仍在地上,秦语嫣顷刻间就被他扒了个精光。

“啊皇上,快……”秦语嫣放荡的长腿主动地缠上了南宫绝的腰,双手更是急不可耐去解他的腰带。

够了。

夏若心再也看不下去地垂下了眼,指尖的琴弦像刀子一样地割着她的皮肤,连同她的心,一并绞烂。

犹记得当年,她还是因家中窘困而进宫的婢女,16岁的青涩年华,连爱情是什么都不知道,只知道要尽心尽力地侍奉自己的主子,可有时候人漂亮也是种错,她的主子看她不顺眼,处处刁难她,甚至有一次,命她去爬树取风筝。

其实,她是知道的,那嫔妃就是想看她从树上摔下来,就算摔死摔残,那也就是她的命,但怎知,她一个从小野长的丫头,爬树,有何难。

她真的爬上了树,只是在取风筝的时候,那嫔妃,又故意往她身上扔了一块拳头大的石头。

她吃疼没站稳,从树上摔了下来。

而,就像是梦幻一样,她不但没有摔疼,还掉进了一具温热坚实的胸膛里。

那是她和南宫绝的初见。

一见钟情只因你,只一眼,她沦陷在男人深邃的瞳眸中。

而后,后宫三千,他独宠她一人。

可这样的幸福时光只维持了一年,一杯不知从哪冒出来的毒酒,一个未曾谋面的敌国太子,她被冤枉成了叛国女,甚至连她入宫做婢女,都被说成了早有预谋。

呵,预谋,预谋什么,预谋她如今这悲惨的余生吗?

夏若心凄然一笑,指尖的弦音若风卷云涌一般烈切。

“嘣……”

一根琴弦骤然绷断,弹起的断弦在她的脸上,划下一道带血的口子。

而当乐声中端,秦语嫣激亢的喊声就变得愈发刺耳,“啊,皇上,你轻点,好疼啊……”

不敢再去多看一眼,夏若心紧咬着唇瓣,垂眸盯着古琴,五指,再次抚了上去。

倏尔!

“砰!”

此心向明月 全文已出

阅读请搜索关·注·薇·信·公·众·号: ccuuhu,回复小说名字或数字 386 即可继续阅读全文章节

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当上帝赐给你荒野时,就意味着,他要你成为高飞的鹰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