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最热男频网文大全,关于兵王的超好看男频小说

9029 个字符,3 张图片,大约需要 12 分钟阅读
长途绿皮火车悠悠的驶入了终点站——中港市,林昆穿着一身地摊货,背着个破帆布包,晃晃荡荡的从车站里出来,刚一出来就被一群人给围住。“兄弟,住店不!”

长途绿皮火车悠悠的驶入了终点站——中港市,林昆穿着一身地摊货,背着个破帆布包,晃晃荡荡的从车站里出来,刚一出来就被一群人给围住。“兄弟,住店不!”

超级强兵当奶爸》小说完整版全文已出

看全文请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ucbadu,回复小说名字 即可看完整章节了。

长途绿皮火车悠悠的驶入了终点站——中港市,林昆穿着一身地摊货,背着个破帆布包,晃晃荡荡的从车站里出来,刚一出来就被一群人给围住。

“兄弟,住店不!”

“来我们店吧,经济实惠,还有特殊服务!”

“兄弟,跟姐走吧,姐包你满意!”

林昆回头一看,顿时一哆嗦,那位口口声声包他满意的姐至少五十多岁,长的又黑又老又丑,就是动物园里的大猩猩,也比她婀娜的多啊!

林昆赶紧从人群里挤出来,来到了旁边专门停出租车的空地上,钻进了一辆出租车里。

“小伙子,去哪啊!”司机师傅热情的笑道,同时眼眶里闪过一抹狡黠之色。

这司机是常年混火车站这一片的,一眼就看出了林昆是个外来的吊丝,心里头正琢磨着待会儿故意绕几个圈子,好宰这个小子一顿,林昆把一张纸条递了过来。

“去这里。”

司机师傅接过纸条一看,脸顿时绿了,嘴角的笑容也是微微一颤,只见纸条上写着:天楚国际大厦,走西南路,转高架桥,全程13.2公里……

尼玛,这公里数都标明了,还怎么宰啊!

同时,司机师傅的心里也是暗暗诧异,这土小子去天楚国际大厦干嘛,那可是中港市首屈一指的上市公司天楚集团的驻地!路上还是忍不住的问了一嘴:“小兄弟,你是就去天楚大厦呢,还是附近的什么地方啊?”

“就那儿。”

“哦,你去那干嘛呀?”

“工作。”

“啥工作啊?”

林昆没有马上回答,回过头看了司机一眼,心说这哥们好奇心挺强啊,不过反正自己是堂堂正正来赚钱的,也没什么怕人的,可关键是干什么工作,他自己都还不知道呢,临走时问老胡,老胡只说到地儿就知道了。

司机又笑着说:“小兄弟,你别误会,我有个远房亲戚的表侄也在那工作,所以就顺便问问。天楚集团可是大公司,那的待遇可不低啊!”

“嗯,待遇确实不错。”林昆笑着说:“我们领导跟我说了,包吃包住,一个月至少一万块,而且工作时间还自由,就是不知道到底是干啥的。”

“一个月至少一万块,而且工作时间还挺自由的……”司机师傅口中念念,回过头又打量了林昆一眼,道:“小兄弟,你是退伍军人吧?”

“昂,你怎么知道?”

“哈哈,这就对了。我那远房亲戚的表侄啊,也是退伍军人,他现在赚的工资跟你说的差不多,而且工作时间也挺自由的。”司机笑着道。

“那他是干啥活儿的啊?”林昆顿时来了精神,他这一路上就琢磨着这一个月至少一万块的工作到底是干啥的,现在终于能提前知道了。

“保安!”司机师傅铿锵有力的说出了这两个字,脸上荡漾起一阵艳羡的表情,本以为旁边这小伙子听了之后会精神一震,没想到林昆顿时蔫吧了。

林昆在心里暗吼道:“靠,有没有搞错啊,老子大老远的过来,就是来当保安的?老子可是堂堂漠北军区狼牙兵团的兵王,兵王当保安,还不被笑掉大牙了啊!老胡……老胡我顶你个肺的!”

见林昆蔫吧了,司机也就识相的不再搭话,心里却在奇怪,这小伙子难道对当保安很不满意么?可要知道,天楚集团的保安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当的啊,普通的保安一个月最多两三千块的死工资,天楚集团的保安一个月至少一万块的保底工资,而且每三个月还有额外的绩效考核工资,再算上其他的福利待遇,比一般企业的金领赚的都要多啊!

再说了,能进天楚集团当保安的那都是一般人么,普通退伍的兵蛋子想都别想,最低也得是正连级的干部,而且还得通过重重的筛选考核。

出租车停在了天楚国际大厦的门口,林昆从车上下来,眼前的大厦气势恢宏,锃明瓦亮的楼梯玻璃在阳光的照耀下金碧辉煌,这绝对是象征着中港市经济财富的地标,可看在林昆的眼里却不怎么样,他心里反复的琢磨着,自己肯定是被老胡给耍了,当了八年的兵,三年步兵,五年特种,九死一生的立下无数的赫赫战功,临退伍就给三千块的退伍费,全华夏也没这个行情的啊,说是给自己介绍个工作,原来就是个保安。

“靠!”

林昆骂了一声,同时在心里又将老胡给问候了一遍,要不是看在这保安的工资还算优厚的份儿上,他早就调头杀回漠北了,弄它个二斤C4炸药,把老胡那栋红砖小二楼给他炸飞了!让你丫的让老子当保安!

“先生,请问需要什么帮助么?”

大厦门口站着的保安主动走了过来,笑着冲林昆问道,不得不说这的保安素质就是高,即便林昆一身民工吊丝的打扮,保安的眼神里也没有任何的鄙夷之色。

“哦,我来找人。”

“请问你找谁?”

“等等啊……”

林昆又把手伸进了后屁股兜,这次摸出了张皱巴巴的名片,照着上面的名字念道:“楚相国。”

“楚,楚董!?”

保安脸上的表情马上变的不自然起来,看向林昆的眼神也发生了变化,堂堂天楚集团的楚总楚相国,岂是一个土包子说见就能见的?尽管内心鄙夷,但极高的素质让他没有过多的表现出来,怎么说也是在部队里当过连长的角色,自然比正常人更懂得‘人不貌相’这四个字。

林昆又看了看名片,道:“对,就是他,这上面写着‘天楚集团董事长兼总经理’,他在哪儿啊,你赶紧带我去见他,见完了我好开工。”

保安一阵汗颜,堂堂天楚集团的董事长,这个在中港市乃至东三省跺一跺脚地都会跟着颤的男人,怎么从这个‘土包子’的口中说出来就跟个普通人似的,全然没有敬称,也不知道见楚董是需要提前预约的么?

见保安不答话在那发愣,林昆蹙了蹙眉,问道:“怎么,见他有难度?”

保安马上回过神,笑着道:“先生,是这样的,见楚董是需要提前预约的。”

林昆烦躁的挥挥手,道:“我没预约,你就告诉他是老胡让我来找他的,他自然就出来见我了。他要是不肯见我倒也省事了,老子立马走人!”心里本来就别扭,说话的口气自然就冲了些。

保安面露为难,道:“先生,你这让我很难办啊,我们集团是有规定的,我没有权力直接带你去见楚董,更没有权力直接去见楚董,要不这样吧,你在这稍等一下,我去向我们领导打电话请示一下,然后我们领导再向他的领导请示,然后领导的领导再请示一下楚董的秘书……”

林昆打断道:“我靠,这么麻烦!”

保安道:“没办法,这是规定。”

林昆看着保安,道:“哥们,你也是当过兵的吧,咱们军人哪个不是血气方刚的硬汉子,这么墨迹的工作你做的来?算了,楚相国我不见了,这工作我是干不了,老子走了!”

说走就走,林昆转身拦了辆出租车就坐了进去,剩保安一个人原地发愣……这神马情况,搞半天这小子是来当保安的?不对啊,当保安应该先找保安主管面试,通过了再去找人事部面试,这小子怎么直接就找楚董?

想了半天也想不明白,李丁一只好无奈摇头,就当是碰到个愣头青了。

林昆本打算直接杀回漠北的军区驻地,给那该死的老胡点颜色瞧瞧,诓他堂堂的兵王来中港市当保安,这口气无论如何也得给出了,在去火车站的路上,他甚至已经在脑子里放演了无数遍老胡的那栋红砖小二楼被炸飞的场景,老胡珍藏的那些上等古巴雪茄在熊熊的C4炸药火焰中燃烧的噼里啪啦的,升腾起的浓烟尤如狼烟一般蹿入漠北广袤的天空……真过瘾!

可当出租车停在火车站门口的时候,他临时又改变主意了,算来他已经有两年多没到大都市里玩耍了,中港市在全国虽然只是一个二线城市,但在东北绝对是数一数二的大城市,比起漠北周边的那些小城镇,就更不用说了。

好不容易来大城市一回,不痛痛快快的玩耍一回,岂不是很对不起自己?再说了,那满大街的长腿美腿小丝袜,不整一个尝尝多遗憾啊!

“师傅,我不在这下了,中港市什么地方热闹好玩,你把我送过去。”

“好嘞。”

司机当然乐得再多拉一段,屁颠的把林昆拉到了市中心的繁华商业区。

下了车,林昆找了处僻静的地方给小伍打了个电话,小伍是林昆在部队时的手下,按入伍的时间比他晚退伍一年,两人除了上下级关系,还是多年过命的交情。

林昆对着电话说:“小伍,你帮我准备二斤C4炸药,把动静闹的大一点,最好能让老胡知道。”

小伍道:“老胡要是问我怎么说?”

林昆道:“你就说我过两天回去要炸了他的小二楼。”

小伍哈哈笑道:“好!”

挂了电话,林昆嘴角狡黠的一笑,小声的嘀咕道:“老胡,老子我在这边尽情的玩耍,你就坐在你的红砖小二楼里担惊受怕吧,哈哈哈!”

对于林昆来说,这城市里白天也没啥可玩的,商业区除了人多热闹、来往的美腿黑丝多以外,也没啥意思,他先随便找了个地方吃了口饭,然后就坐在商场门前的广场上一边晒着太阳,一边欣赏着来来往往的各色美女,就盼着太阳能快点下山,好到酒吧里痛痛快快的玩一把。

楚相国刚开完一个重要会议回到办公室,贴身带着的手机就响了,号码显示‘老胡’,他马上笑着接听了电话,不等他开口,对方会兴师问罪的声音就传来了。

“楚相国,你个老小子!你是不是没好好接待我派去你那的小祖宗啊!”

楚相国一头雾水,道:“老胡,你咋骂人呢?”

“骂的就是你!”

老胡在电话里大吐苦水,“老楚啊,我可被你丫的害惨了,林昆那小子让人在这边准备了二斤C4炸药,说是过两天回来要炸飞我的小二楼!”

楚相国哈哈笑道:“老胡啊,你夸张了吧,我不信他真敢炸飞你这漠北一号首长的小二楼。”

“那是你不了解他,这混小子就没啥不敢干的,当初连国家首长的司机都敢打,更别说我这漠北一号首长的小二楼了,还不说炸就炸啊!”

“那你就拿他没辙?”

“没辙,彻底没辙!我发给你的资料都看了吧,全国四大军区没人制的了,这小子天生就是个鬼才,我从军将近四十年,从没见过这么厉害的兵,现在漠北这边的东突分子,只要听到他的名字都能吓尿了,越南、印度、缅甸边境的那些毒枭们,见了他直接就吓跪了。当初他打国家首长的司机的时候,首长的二号保镖就在当场,愣是没敢跟他动手。”

楚相国神情一震,老胡发来的资料他早就看了,由于内容太过夸张,他以为是老胡跟他吹牛皮杜撰的,现在听老胡的口气,好像是真的……

“不是你杜撰的?”

“杜撰你妹啊!咱俩认识这么多年,我什么时候跟你吹过牛逼!要不是看在当年越南反击战的时候你替我挡下一枪,我才不愿意把这小子诓去你那给你的小外孙当爹呢,本来他的退伍费是三十六万,为了能让他去你那,我愣是给说成了三千,这以后要是被他知道了,我更麻烦了!”

最末,老胡咬牙切齿的威胁道:“楚相国,林昆那小子现在肯定还在中港市,你老小子要是不把他给我安抚住了,让他回来炸了我的小二楼,我就带领漠北军区的十万铁军杀到中港市,把你的天楚大厦给捣平了!”

“哎,老胡,咱得讲道理吧,我还没见到那小子呢……喂,喂,老胡?”

嘟嘟嘟

电话里传来了盲音,楚相国摇头笑了笑,“这老小子,脾气可一点都没变,整不整就那把十万铁军搬出来,哎,这是要吓唬我一辈子啊!”

从抽屉里抽出了个档案袋拆开来看,看了一会儿后,楚相国笑着自语道:“连老胡都怵的小子,有点意思……要真那么厉害,我倒不介意真把女儿许配给你,呵呵。”

“秦秘书,你来一下。”

楚相国拿起桌上的座机道。秦雪马上就敲门进来,她上身穿着一件白色的短袖衬衫,下身穿着一条黑色窄裙,脚上踩着米白色的高跟鞋,典型的一身OL的打扮,来到楚相国的办公桌前,礼貌的问道:“楚董,你有什么吩咐?”

楚相国把一份只有林昆照片和基本信息的资料递给她,道:“你把这个交给保安主管蔡大河,让他尽快找到这个人,不,还是你亲自带人去找吧,越快越好。另外跟机场、火车站、汽运站都沟通一下,千万不能让他离开中港市。”

“是,楚总。”

秦雪抱着资料离开了楚相国的办公室,一边翻看着资料,一边给保安主管蔡大河打电话:“蔡主管,我是秦雪,马上给我安排一队有侦察兵经历的保安,越快越好。”

挂了电话,秦雪站在了落地窗前,金色的阳光照在她的身上霞彩万千,她身高一米七,身姿曼妙曲线玲珑,生了一张男人看过一眼便会刻骨铭心的冷艳脸庞,气质高端大气,不知道的人都会以为她是靠着脸蛋上位,大错特错,她的能力要远胜于她的外表,而且她还有另外一个不为人知的身份……

百凤门舞厅位于中港市夜生活最为繁华的南城区,南城区正面临海,从中港市的前两任市长开始,就大力发展以南城区为核心的海景旅游事业,整个南城区不存在任何的污染性重工企业,随处可见的是整齐的摩天大楼和高档的小区住宅,再就是几大特色的旅游场所,白天的时候这里聚满了游人,等到晚上就更加的热闹了,这里是中港市夜生活的核心区域,包括百凤门在内一共二十多家的酒吧舞厅,另外还有不计其数的KTV等娱乐场所,中港市百分之七十的酒店也都坐落在这里,其中包括十多家本土和国外的五星级大酒店,随着多年的发展下来,南城区丰富的夜生活也成了中港市旅游地标中的一个关键。

百凤门一楼的大厅里,绚丽的舞台灯光闪烁的人眼花缭乱,高亢的DJ音响咆哮的翻山倒海,舞池里人山人海,形色不一的人群随着节奏疯狂的扭动着身体。

林昆坐在一楼的吧台前喝着酒,有一搭没一搭的跟吧台后的妹子聊着,这妹子长的不赖,但脸上的妆太浓了,胸前的弧度虽然傲挺,但独具慧眼的林昆一眼就看出,除了刻意的挤压之外,她的罩罩里还垫了东西。

出来找一夜情,林昆的要求其实不高,脸蛋一般就可以,但身材一定要好,这样才能玩的出感觉,对于眼前这个妹子,跟她聊聊天还可以,要说出去开房运动,林昆丝毫的兴趣也没有,首先是长相就不确定,天知道她卸了妆以后会不会丑死个人,再就是那弄虚作假的胸部。

眼神频频的流连在来往的美女身上,看了半天也没找到合适的猎艳对象,不是相貌身材就不达标,就是已经有男伴的了,林昆渐渐有些不耐烦了,心里头琢磨着,该不会是今天晚上自己不犯桃花,猎艳无果吧。

这时,他突然看到二楼的楼梯上下来个女的,这女的扶着楼梯把手,一路踉踉跄跄的,几次险些摔倒,后面跟着几个一看就不是好东西的男的。

正常人看这的女的,肯定以为她喝多了,但林昆一眼就看出来她是被下药了,下药的显然就是跟她身后的那几个男的,林昆虽然鲜有机会出来过夜生活,但他知道像这样下药迷女干小姑娘的下作行当,在夜场里不奇怪。

女的一步三皇的朝这边跑过来,也不知道是想混入人群,还是想朝门口方向跑去,灯光的关系,她的长相还看不清,但身材却是相当的好。

随着这女孩越来越近,林昆的眉毛挑了挑,他心里纠结着是不是要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拔刀吧他确实不想节外生枝惹事,夜场里这种事多了去了,他总不能见一个管一个吧,老实在这坐着吧,良心上又过不去。

不由他多想,这女孩突然向前一冲,直接扑在了他的怀里,女孩身后跟着的那几个男人,马上脸色不善的围了过来,虽然什么话也没说,但瞪着林昆的眼神已经明白地写着——小子,别特么的多管闲事啊!

林昆坐着不动,手里端着的啤酒晃了晃没撒出来,眼神轻描淡写的在几个男人的脸上扫了扫,全然没有丝毫的畏惧之色。

其中一个光头走了过来,粗鲁的将女孩从林昆的怀里拽了起来,女孩费尽全力的想抓住林昆的衣襟,但中了迷药,根本抓不住,被拽起的一瞬间,女孩晶莹的大眼睛里满是泪光闪烁,眼神可怜的看着林昆:“救救我……”

“哎,大哥,我劝你可别多管闲事,刚才那几个人不好惹,是咱这一片出名的黑社会。”吧台后的妹子见林昆有些愣神,好心的劝告道。

“呵呵……”

林昆笑了笑,一口喝光了杯里的酒,“妹子,谢谢你的好心,可哥我就爱管闲事。”说完,掏出二百块钱的小费拍在桌子上,转身向门外走去。

与此同时,百凤门三楼的总经理办公室里,一个一身黑色西服的男领导,正向站在窗边的黑衣女人报告,“蒋姐,疯彪的手下光头刘又下药带走一个姑娘。”

蒋叶丽侧身俯视着窗外,磕了磕手里夹着的烟灰,淡淡的道:“不用管他们。”

“这已经是第十个姑娘了,再任疯彪的手下这么搞下,我担心会对我们不利,一方面会影响我们的客源,另一方面警察那边一旦问罪起来……”

“阿东,你说的没错,可那也没办法。”

蒋叶丽深吸了一口烟,淡淡的道:“自打武哥去世以后,疯彪就盯上了百凤门,他明面上不敢和我怎么样,暗地里却让他的狗在我的场子里‘拉屎撒尿’,我要是忍不住现在这口气,他疯彪立马就会像疯狗一样咬过来,到时候我要是再想保全百凤门,可就没那么容易了。”

“蒋姐,可总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啊。”

“再等等……咱们华夏不是有句话古话么,多行不义必自毙,他疯彪一直这么下去,总会有人出来收拾他的,但不是我。”说完,蒋叶丽俯视着楼下,嘴角突然促狭的一笑,“阿东,你过来看看,那个人出现了……” 

光头刘领着五个小弟,一路连拉带拽的把章小雅拖到了停车场,章小雅被捂着嘴,想叫也叫不出声,想哭也哭不出声,奋力挣扎也是徒劳,泪水绝望的从她的眼眶里流了出来,她从来也没像现在这么害怕过。

难道自己真的要被这群混蛋给XX了?早知道这样干嘛出来买醉啊,不就是失个恋么……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要是真被XX了,那自己就去死!

一辆商务车旁,光头刘几个人停了下来,拉开车门先把章小雅塞了进去,然后悉数坐进车里,上车前光头刘还在打电话:“彪哥,今天晚上这小妞绝对正点,我和兄弟们马上给你送过去……好的好的……”

挂了电话,光头刘得意洋洋的坐进了车里,冲旁边的小弟吩咐道:“开车!”

小弟发动了车子,抬起头,全车的人都懵了——不知道什么时候,车的机关盖上坐了个人,这兄弟背对着车窗,懒懒散散的坐在那儿叼着半根烟卷举头望明月,时不时的还吐出个飘逸的烟圈来,当真是够装逼。

“次奥!”

光头刘最先回过神,光溜溜的脑袋探出车窗就怒骂道:“你特么的谁啊,赶紧给老子滚下来!”

林昆慢悠悠的回过头,叼着烟卷咧嘴一笑,道:“我只说一遍,把那女孩放了。”这本来很有气势的一句话,从他嘴里说出来一点杀伤力都没有。

光头刘眉头一皱,怒从火中来,发狠道:“小子,你特么的找死吧!”

林昆笑着不说话。

光头刘冲旁边的小弟吩咐道:“开车,把这孙子给甩下去!”

小弟踩下油门,松开了手刹,刚要把车开走,就见林昆突然从机关盖上跳了起来,抬起脚隔着车窗的钢化玻璃就向正驾驶的小弟踩了过来。

喀嚓……

车里所有的人都没反应过来,林昆那44码的大脚已经踩穿了钢化玻璃,径直的踩在了开车小弟的脸上,那小弟闷哼一声,嘴巴鼻子里鲜血一起流,整张脸被踩的扭曲,直接昏死了过去。车里其他人全都惊讶的张大了嘴巴!

这时,旁边不远处的一辆红色轿跑车里,五岁大的楚澄兴奋的挥着小手,冲楚静瑶道:“妈妈……妈妈,你快看!那儿有一个超人叔叔!”

刚才听到了砰的一声,楚静瑶以为周围有车追尾了,顺着儿子指的方向,看清楚外面的状况后,她马上熄灭了车火,捂住了儿子的嘴巴,一脸惊讶的表情。

林昆弯下身来,又一拳捣碎了光头刘面前的钢化玻璃,那坚硬非常的钢化玻璃,在他的拳脚下就如薄冰一样脆弱不堪,玻璃渣子迸到了光头刘的脑门上,这厮本能的双手护头,林昆拽着他的胳膊,直接把他从车里提溜了出来,就跟拎小鸡一样往旁边一甩,扑通一声丢到了地上。

“啊哟……”

光头刘被摔的惨叫一声,囫囵的爬起来后,还不等站稳就向林昆讨饶道:“这位大哥,光头知道错了,女孩我马上就放,请大哥你高抬贵手。”

林昆从机关盖上跳了下来,落地的时候轻盈的一点声音也没有,讥诮的一笑,道:“晚了,那姑娘不用你们放,我先揍完你们再带她走。”

光头一愣,见讨饶不成,马上又换上了一副嘴脸,同时冲车里剩下的四个小弟使了眼色,那四个小弟已经回过了神,接到了光头刘的眼神后,纷纷从座位底下掏出了家伙。

光头刘抹了一把头顶的血迹,冷哼一声冲林昆道:“小子,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知道老子是跟谁混的么?得罪了老子你特么的还想活着离开中港市?”

林昆不答话,他实在懒的跟眼前这个光头多废话,怜悯的微微一笑,然后突然的挥出巴掌,掌风呼啸一声化成了一道虚影,啪的一声结结实实的打在了光头刘的脸上,如果有慢镜头,会看到光头刘的脸慢慢的扭曲,嘴巴斜的张开来,两颗囫囵的牙齿带着一连串的血迹飞了出来。

啊哟!

光头刘又是惨叫一声,眼前立马天旋地转,侧着身子就向旁边倒去,林昆突然又是一脚踹出,砰的一声正中他的胸口,光头刘应声闷哼,嘴里吐出一团鲜血,身体倒下的轨迹立马发生了变化,凌空向后飞了出去,呼通一声撞在了一辆吉普车的屁股上,落地后直接昏死了过去。

车里剩下的四个小弟已经跳了下来,刚要抡着钢管向林昆砸过来,全都被眼前的场景吓懵了——凌空一脚踹飞一个人,这身手也太禽兽了吧!

林昆回过头,眼神陡然变的孤傲犀利,仿佛一头来自漠北深处的苍狼王,四个小弟顿时如遭雷击,手中的钢管全都当啷当啷的掉在了地上。

砰、砰、砰……

一阵拳打脚踢的声音,四个小弟应声惨叫,最后全都躺在了地上直哼哼。

林昆拍了拍手,走到车边,探头进去望了望,章小雅衣衫不整的蜷缩在里面,正呜呜的低声抽泣着,“小姑娘,快别哭了,该干嘛干嘛去吧。”

章小雅胆怯的抬起头,看清楚林昆的脸后,哭声更大了,把林昆搞的一愣,无厘头的摸了摸自己的脸,喃喃的道:“妹子,不会吧,我长的这么帅,居然把你给吓哭了?”

“才……才不是呢,人家,人家是……”章小雅哽咽的道,不等她把话说完,周围忽然响起了警笛声,林昆眉头一皱,闪身就要跑路,今天晚上他是出来猎艳消遣的,可不想被抓进局子里,可天不遂人愿呐,他刚要甩开膀子跑路,几只冷冰冰的枪口就朝他举了过来——不许动!

红色的轿跑车里,楚静瑶松开了捂着楚澄嘴巴的手,楚澄马上撅起小嘴,一副不满的样子回过头冲楚静瑶道:“妈妈,你捂我的嘴干嘛,刚才那是超人叔叔,我要跟他拍照合影!”小家伙语气执拗,可爱极了。

楚静瑶抬起手指,在楚澄的额头上轻轻的敲了敲,故意一副严肃的表情道:“小澄,妈妈不是告诉过你么,看见陌生人不要随便的乱喊乱叫,尤其在有危险的情况下。”

楚澄仍然执拗的道:“妈妈,可那不是陌生人啊,那是超人叔叔,超人叔叔专打坏蛋,会保护小朋友的。妈妈,爸爸也像超人叔叔那么厉害么?”

楚静瑶拿儿子没办法,每次想好好教育教育小家伙的时候,最后都被他的天真和童言无忌打扮,她笑着点点头,道:“嗯。”同时内心里起了一阵说不出的波澜。

楚澄马上兴奋的挥起了小拳头,“太好了,爸爸像超人叔叔一样厉害,等爸爸回来了就可以保护我和妈妈了,我长大了也要做超人,噢噢……”

面对儿子的兴奋,楚静瑶的脸上也露出了笑容,但这笑容的最深处隐藏着一抹苦涩,这份苦涩五岁的楚澄不懂,楚静瑶永远也不想让他懂,自己曾经犯下的过错,不能让孩子一起分担,那对是孩子不公平。

百凤门的三楼,蒋叶丽继续站在窗边俯视着楼下,三辆闪烁着警灯的警车开走,阿东站在她的身侧把电话揣进了兜里,笑着冲她称赞道:“蒋姐,你真高明,这招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绝对够疯彪吃一壶的了。”

蒋叶丽淡淡的一笑,像是在自语,又像是在对阿东说,道:“那小子的身手还真不错,要是能收到我百凤门的手下,以后还用怕他疯彪?”

超级强兵当奶爸》小说完整版全文已出

看全文请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ucbadu,回复小说名字 即可看完整章节了。

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当上帝赐给你荒野时,就意味着,他要你成为高飞的鹰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