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男频热血激情小说在线阅读,高质量男频热文汇总

4759 个字符,3 张图片,大约需要 7 分钟阅读
《兵王卸甲》正在上线连载中,《兵王卸甲》小说精彩剧情赏析:超级兵王秦渊,卸甲归田重回都市,将当年的谜题一一解开!曾经扬名世界的兵王,让所有人为之折服!

兵王卸甲》正在上线连载中,《兵王卸甲》小说精彩剧情赏析:超级兵王秦渊,卸甲归田重回都市,将当年的谜题一一解开!曾经扬名世界的兵王,让所有人为之折服!

兵王卸甲》小说完整版全文已出

看全文请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ucbadu,回复小说名字  即可看完整章节了。

“混账,你知道这样做的后果是什么吗?”座椅上,老者怒目横眉,声如雷霆,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他的肩上,赫然披着三颗闪耀的金星。

“我知道,开除军籍,然后判处终生监禁。”

老将军的对面,站着一位身穿迷彩服的年轻人,他脸面无表情,挺拔的身躯纹丝不动,如同一座山峰厚重。

“知道你还这么做?为了一个毒枭,值得断送你的军人生涯么?”老将军的声音在颤抖。

年轻人沉默!

值得么?

他是华夏国一名特种兵,而且是特种兵中的特种兵,他所在的部队没有番号,乃是绝对机密的部队,整个部队只有八个人,他们每个人都有着常人无法企及的天赋领域,所执行的任务全是最危险级别,可以说,他们是华夏国百万雄狮中,站在金字塔最顶尖的军人,甚至是全世界。

“我别无选择!”良久后,年轻人开口说道,他目光如电,一如既往地坚定。

他的确别无选择,当时那名纵横西南边境的大毒枭已经逃出华夏国的国界,如果他不开枪,后患将无穷无尽,因为那是西南边境乃至金三角区域最大的毒枭,他手中掌管的毒品,足以让整个世界疯狂。

老将军目光复杂地看着他,然后拿起桌上的文件,声音微颤说道:“这是上面下来的文件,秦渊,代号凶兽,经军事法庭判定,开除军籍,抹除其在军队一切档案资料,即日执行。”

老将军说完,无力地往后仰坐,秦渊是他一手培养起来的特种兵,他的作用,有时候甚至比一个万人军队还要强大,可没想到最后居然落得如此下场。

开除军籍,那是军人一生最大的耻辱!

秦渊的眼睛红了,对于他这样一个铁血军人,经历过无数次战火洗礼的军人,可以流汗流血,但绝不会流泪。

这是他在军队六年来第一次流下眼泪。

“首长,秦渊给您丢脸了!”秦渊带着嘶哑的声音说道,随后朝着老将军九十度鞠躬。

越过国界开枪,那可是侵犯他国的主权,一个不小心甚至会引起国际纠纷,身为军人,就算秦渊获得功勋再多,个人能力再强,面对铁一般的军纪,他依然得受到严厉处分。

如果是普通军人,最多也就开除军籍,可秦渊不同,他乃是华夏国最为神秘的特种部队的军人,他所掌控的秘密,所拥有的力量,如果让他离开军队,将有着无法估计的威胁与破坏力。

秦渊流泪,不是因为他被开除军籍,而是因为他知道,为了保下他不被囚禁在军事监狱内,老将军作出何等大的牺牲与努力。

“你给我涨了那么多次脸,丢一次算什么,记住,你是我老何的兵,如果你今后敢走上歧途,无论动用多大的力量,老子都要一枪崩了你。”老将军的声音也开始嘶哑起来,不过他的目光确如刀锋般锐利,紧紧盯着秦渊。

“是,首长!”

“滚蛋,赶紧滚蛋,有多远滚多远!”老将军摆摆手,转动椅子背对着秦渊,眼泪从他那苍老的脸无声落下。

秦渊心如刀绞,压抑着自己的情绪,对着老将军行了一个标准军礼,这或许是他最后一次见到老将军了。

“首长保重!”

话落,秦渊踏着沉重的步伐,缓缓走出门外。

墓碑。

墓碑排山而上,足有三四十个,临走之际,秦渊来到了这里。

埋葬在这里的,都是在任务中牺牲的军人,他们的墓碑上有没歌功颂德的墓志铭,只有一个卑微的名字,苍凉,悲戚!

“兄弟们,我秦渊要离开了,这是我最后一次来看看你们。”秦渊挺直身躯,对着墓碑群行着军礼。

由近及远,秦渊的目光扫过每一座墓碑,将他们的名字都牢牢印刻在心里,或许这是他唯一能从这带走的东西,他们之中,有秦渊曾经并肩作战的生死兄弟,也有他未曾谋面的前辈军人。

“今生缘分已尽,来世我还要和你们做兄弟,一起上战场杀敌。”

砰!砰!砰!

秦渊双膝跪下,在地上狠狠磕了三个响头,声音震动大地,放佛在唤醒那些铁与血的回忆。

良久过后,秦渊才缓缓起身,“该是离开的时候了!”

一转身,一道雪白的人影静静伫立在秦渊身后,在阴冷的山风吹拂下,白衣飘飘,仿若冰山中盛开的雪莲花,高洁,冷傲。

“你回来了!”秦渊勉强挤出一丝苦涩笑容说道。

“我回来了!”

声音很轻,却放佛蕴含着无比幽怨,再不回来,恐怕连最后一面都见不上了。

来人是一个女子,一个美若天仙的女子,面如白玉,颜若朝华。

柳叶双眉间隐隐藏着一股英气,琼鼻微微上翘,樱桃小嘴不点而赤,腮边两缕发丝随风轻柔拂面,平添几分诱人的风情。

一身雪白衣裙,腰不盈一握,她的周身犹如笼罩着一层轻烟薄雾,似真似幻,美得如此无暇,美得如此不食人间烟火。

苏倾月,代号曼陀罗,八人小队的军师,也是八人小队中唯一一个女人。

“结果如何?”苏倾月声音有些冰冷问道。

为了得知军队对秦渊的最终判处,她连续奔波数日不眠不休,总算让她赶上了!

“开除军籍,抹除一切档案资料。”秦渊淡淡说道,放佛说着一件无关要紧的事。

苏倾月默然,墨玉般的眼眸闪过一丝庆幸,但同时也有失落,开除军籍,意味着秦渊将从军队的世界中彻底消失。

“那你今后打算怎么办?”苏倾月轻拂被微风吹乱的秀发,露出一张精致到完美的脸庞,饶是跟她相处五六年的秦渊,依然有些目眩神迷。

“回家!”秦渊难得露出笑容,目光中流露出向往神色。

秦渊从小父母双亡,只有一个小他三岁的妹妹,两兄妹打小就在他外公家长大,一直到十八岁那年,秦渊才突然决定要去参军,他口中的家就是他外公的家。

唰!

一阵风声呼啸而来,未等秦渊反应过来,苏倾月那娇柔曼妙的身躯突然扑进他的怀里。

霎时间,苏倾月那香艳温润的玉唇凑了上去,未尽的言语淹没在这满是情意的香吻之中。

秦渊的脑袋一片空白,这些年来,两人的关系一直处于微妙状态,谁也没有踏出最后一步,因为他们彼此都知道,他们是军人,一个永远不知道明天是否还会活着的军人。

感受着苏倾月那笨拙生硬的玉唇,秦渊回神过来,微冷的舌尖瞬间滑入她的口中,贪婪地攫取属于她的气息,双手下意识地用力探索每一个曾经他不敢碰触的部位,从香肩滑落到后背,然后顺势而上,停留在那双圣洁柔软的酥胸上。

两人的身体明显一颤,这一瞬间的悸动,使得彼此忘记周围的一切。

“嘤!”

苏倾月嘤咛一声,秦渊赶紧松手,身体微微后退几步,看着苏倾月那羞涩潮红的小脸,尴尬地摸着后脑勺,不知所措。

“色狼!”苏倾月佯装愤怒地瞪了一眼秦渊,她的身体,可从来没被男人这么碰过,特别是那敏感的双峰,被秦渊的双手握住,顿时让她有种痴迷的羞愧感。

“抱歉,我不是故意的。”秦渊苦笑说道,同时继续往后退,他可比谁都清楚,苏倾月的身手有多么恐怖,特别是她浑身上下都藏有剧毒,发起疯来就算是秦渊也得退避三舍。

曼陀罗,花虽艳美,却拥有着让人畏惧的剧毒!

“什么时候走?”苏倾月带点幽怨说道,也不知是因为秦渊将要离开还是因为他刚才这么冒犯自己。

“等一下就走,我不想让他们看到我离开的样子,他们应该也快回来了。”秦渊脸色微微一沉说道。

苏倾月清楚,秦渊口中的“他们”,就是八人小队中其余六人。

“是不是我赶不回来,你也不会等我了?”

秦渊沉默,他的确是这样想,因为他不知道自己还能否承受那无法言喻的沉重离别。

“替我转告他们,给我安安分分呆着,谁若擅自来找我,就不是我秦渊的兄弟。”秦渊目光一凝,很是认真说道。

他知道,凭借他们的手段,想要找到自己很简单,可是这样做就会违反军纪,严重者还可能像他一样被开除军籍,这绝对是秦渊所不愿看到的。

苏倾月点头,说道:“我会阻止他们,谁敢去我就打断谁的腿。”

秦渊咧嘴一笑,他相信苏倾月有这个能耐,八人小队中,苏倾月的实力稳排第二,除了他自己,没人能压得过她。

“不过我会去找你,一定会!”苏倾月话锋一转说道。

“不行!”秦渊急忙拒绝道,他已经离开了,如果苏倾月再因他而离开,恐怕老将军真的会一怒之下一枪崩了他。

“你阻止不了我,我不是你的兄弟,我是你的女人。”苏倾月扬起脸,笑容如同兰花绽放,纯净无暇。

秦渊一怔,嘴角渐渐翘起一道弧度,大步跨前,强势将苏倾月搂入怀中,一吻,无言!

FJ省夏城,这是一个副省级城市,东南沿海一个港口城市,也是一个国际性港口风景旅游城市,秦渊的老家就在这座城市里。

经过几天的奔波,秦渊终于从西南边境的山区回到了夏城,这一走就是六年,夏城的变化让他有些始料未及,曾经熟悉的地方早已被钢筋水泥,高楼大厦代替,现代化的都市让常年游走于苍茫野漠,荒山丛林的秦渊有些不适应。

走出车站,已经是晚上八点多,凭借脑海中依稀的记忆,秦渊走在熟悉而又陌生的街道上,一想到很快就能见到他的亲人,秦渊脚下步伐顿时加快了许多。

“六年来都杳无音讯,恐怕他们以为我不在世上了吧?”离家越近,秦渊的心情越是起伏不定,如同在外犯错的小孩,想回家,却又不敢回家。

“别过来,你们知道我是谁吗?谁敢动我,小心我让我爸灭你们全家!”

突然间,一道清脆急促的声音传入秦渊的耳朵,多年来的高强度训练,秦渊的耳朵已经灵敏到常人无法理解的地步,仅凭声音,他就能判断出那人的具体位置,甚至精准到几米。

细碎不齐的脚步声纷纷传来,全是朝着声音的方向奔去,秦渊皱眉,按照记忆,他外公的家离这里应该不足千米,他很想不顾一切奔去,可是女人的呼救声越来越急促。

“嗖!”

秦渊的身体在昏暗的街道上如同魅影般闪动,尽管他不再是军人,可他也不能见死不救。

在街头一个转角处,两辆白色面包车将路口死死堵住,七八个穿着背心,露出大片刺青的混混围拢在一起哄闹着。

秦渊放缓脚步,悄悄走到他们的身后,视线中顿时出现一道高挑的身影。

乍眼一看,这是一个难得的娇艳美女,鹅蛋形的嫩脸,眼若明珠,鼻若悬胆,化着淡淡的妆,头上精致的发型此刻有些散乱,一身光鲜亮丽的名牌衣服在昏暗的街灯下更显她那妖媚艳丽的气质。

高耸雪白的胸脯颤颤巍巍,一双笔直修长的双腿泛着熠熠光泽,此刻在这几个混混眼中,这位女子就是含苞待放的娇蕊,刺激着他们内心最原始的欲望。

“谁敢乱来,小心我的刀不长眼睛。”女孩双手握着一把弹簧刀,警惕地看着前面的混混,她的表情虽然很冷静,可是她那抖动的双手却出卖了她。

“哟呵,还有刀呢,好怕好怕!”一个红头小混混揉搓着双手,贱贱笑道。

“好白嫩的小妞,干起来一定很爽,兄弟们,今晚我们有口福了。”另外一个小混混双眼放光,肆无忌惮地打量着女孩。

“我爸是鲁天峰,他正往这边赶过来,你们要敢动我一根头发,我保证你们会死的很难看!”女孩仰起脸傲然说道,她相信在夏城,无论是黑白两道,鲁天峰这三个字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果然,一听到“鲁天峰”这三个字,几名小混混的身体都是微微一缩,这是他们的本能反应。

“兄弟们,别被她的话给唬住了,你爸要是鲁天峰,我还是鲁天峰他爸呢!”一名身材肥圆的混混大声喊道。

“对,鲁天峰的女儿怎么会到这么偏僻的街道来,小妞,你还是乖乖听我们的话,我们爽了,你也少受点罪,不然的话,嘿嘿!”

女孩的脸色顿时大变,露出焦急之色,以她柔弱之躯,哪能在这几个混混手中逃脱。

“我说几位,有需求的话花点钱找个女人就是了,何必要干犯法的事呢?”秦渊的身影缓缓从暗处走过来。

“朋友,救我,我可以给你很多钱。”女孩一见到秦渊,像似抓到一根救命草般连忙喊道。

“闭嘴!”红毛小青年冷声喝道:“小子,是不是电视剧看多了,想要来个英雄救美?我劝你最好当没来过这里,小爷我今天高兴,不跟你计较,滚!”

其余几人也面露不善之色,紧紧盯着秦渊。

“我今天也很高兴,给你们一个机会,滚吧!”秦渊停下脚步,脸色淡然地扫了一眼周围几个年轻人,这些毛都还没长齐的小混混根本不被他看在眼里。

“哟呵,还挺拽的,上元街谁不知道我石头哥的大名,放了她也可以,等我们哥几个爽完后立刻放人,看你小子的身材挺结实的,要不留下来帮老子推屁股?”自称“石头哥”的红毛青年淫邪一笑,说完还回头猥琐地看了一眼那女孩,眼神中尽显贪婪欲望。

兵王卸甲》小说完整版全文已出

看全文请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ucbadu,回复小说名字  即可看完整章节了。

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当上帝赐给你荒野时,就意味着,他要你成为高飞的鹰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