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此心向明月》主角夏若心南宫绝全文免费阅读

4193 个字符,3 张图片,大约需要 6 分钟阅读

“贱人,你以为皇上为什么留你一条贱命?不过是想折磨你罢了!皇上现在爱的人是我,他已封我为皇后,一个月后,就是本宫的册封大典,而你,不过是个被打入冷宫的废后,连给本宫提鞋都不配!”

《此心向明月》 全文已出

阅读请搜索关·注·薇·信·公·众·号: ccuuhu,回复小说名字或数字 386 即可继续阅读全文章节

《此心向明月》主角夏若心南宫绝免费阅读

第六章 怀孕了

安初见疲惫的闭上了眼睛,她的身子本就在顾爵夜日复一日的折磨下愈加虚弱,昨晚那么一折腾,也有些撑不住。

失血过多的她,能捡回半条命已经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要想让自己的身子回到以前那般模样,也并非易事。

而另一边,叶醒看着诊断书上的结果,难得的露出了一副焦虑的表情。

诊断书上,白纸黑字赫然写着几个大字,确诊怀孕!

安初见怀了顾爵夜的孩子?如果这件事让顾爵夜知道,这个孩子,很快就会消失了。

即使他已经慢慢的开始接受安初见,但是以他的性格,安初见的这个孩子,就算是谁,都保不住!

叶醒再一次为难了。

当初那个人求自己保护好安家的两姐妹,自己可是一口答应了,如今安二小姐不知去向,就连安初见也差点丢了半条命,如果这个孩子再保不住,那自己岂不是要对不住那个人一辈子?

思索良久,叶醒还是叹了口气,和医生道:“这件事情,不要和任何人说。如果出了什么事,或者说顾总问起来,我顶着。”

看着医生忙不迭的点了点头,叶醒把诊断书放进口袋,站起身来走出了诊断室。

自己一定要尽全力保住安初见,保住这个孩子。

要知道如果没有那个人,他叶醒如今也恐怕活不到现在,更别说考上著名的金融学院,然后结识顾爵夜了。

只要自己瞒着这件事情不让顾爵夜知道,到时候时机成熟,安初见生下了这个孩子,虎毒不食子,就算顾爵夜再怎么讨厌安初见,也会给这个孩子名正言顺的身份,再不济还有顾家的那一位虽然不管事但是手里掌握着顾家百分之四十股份的老爷子。

只要老爷子一出马,顾爵夜不管站在哪一方面,都不得不同意给这个孩子一个名正言顺的身份,安初见的日子也会好过不少。

这样,也算圆了那个人的心愿吧……

想到这里,叶醒安心了不少,满怀心事的离开了医院。

可是他没看到的是,在他离开以后,身后走出一个人,赫然就是一脸阴沉的顾爵夜!

……

顾爵夜现在的心情很不美丽,从他黑的可怕的脸色就可以看出来。

那个女人怀孕了?而且叶醒还想为了那个女人瞒着他这件事情?古琴被一只长脚踢开,琴身在地上碎裂成两半。

夏若心惊眸,抬眼对上南宫绝似烈焰的怒眸,“夏若心,这琴,可比朕还入你的心和眼?”

什么?

不及怔忪,身体已经被男人有力的臂膀摁在墙壁,衣衫被粗暴的扯开,夏若心的腿弯被勾起,下一瞬,男人坚硬的灼烫就贯穿了她。

“啊——”

夏若心尖叫一声,没有任何前戏的身体,就这么被南宫绝这么毫不怜惜地撑开,霎时疼得她冷汗连连。

“夏若心,疼么?”南宫绝一手将她的腿抬得更高,一手揉捏着她的丰盈,透着欲念的眸子一片猩红,“朕要你来弹琴助兴,你却将琴弹得这般难听,是要故意惹朕不快?”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夏若心心痛地摇着头,“皇上,恕奴婢琴艺拙劣,还恳请皇上,让奴婢离开,不再扫您和皇后的兴。”

“呵,好个扫朕和皇后的兴!”南宫绝冷冷低哼,愈加凶狠地冲撞起来。

“唔……”

夏若心被撞得起起伏伏,抬眸间,清晰地对上了秦语嫣那双充满讥诮的眸子。

仿佛在看一个受尽凌辱的妓女。

屈辱的感觉,像潮水般扑向夏若心。

她又怎会看不到秦语嫣胸口的红痕,那全是刚刚南宫绝亲上去的吧,他对秦语嫣是那般温柔,对她,却是这般粗暴。

她不想被人围观,更不想南宫绝用他刚刚碰过秦语嫣的东西来碰自己!

像头小兽一样地,夏若心开始挣扎地扭动身体,“不要,南宫绝你放开我……”

“怎么,不想被朕碰?那你想被谁碰,那个敌国太子?”

“不……”夏若心想要说自己没有,可话到了嘴边,又咽了下去,她说了无数次的解释,他不肯相信,那她再说,又有何用。

在绝望和痛楚中,夏若心昏厥了过去,而她身上的男人,还在抱着她不停驰骋。

后方,雕花的大床上,秦语嫣嫉恨地瞪着眼前那两具不停发出啪啪声的肉躯。

她以为,南宫绝让夏若心来,是要她看他们缠绵,可为何,这一刻,她这个皇后,倒是成了一个笑话了?

尤其,刚刚南宫绝甚至都没有真的碰自己,而是泄恨似的,将她掐得死疼死疼。

她那么疼,却还要假装吟哦!

这口气,叫她怎么咽的下!

夏若心,你这个贱人,你给本宫等着瞧!

……

几日后。

夏若心浑浑噩噩地醒来,感觉自己的身体在晃,而入目,狭窄的幕帘遮掩,好像是类似马车的空间。

她不是在南宫绝身下晕厥了么,怎么一醒来,会是在马车内?

不,这个孩子,一定不可以存在……想生下他的孩子?不可能,他所承认的,只有初初当年离开时肚子里的孩子!

本来他还在思索自己对安初见那种奇怪的感觉到底是因为什么,可是因为这件事情,别说是想下去的心情了,就连那种奇怪的感觉,都瞬间消失殆尽。

安初见,你倒是个狠角色!

就连跟了他这么多年的助理都愿意为了安初见瞒着他,真不知道安初见给叶醒下了什么迷魂药,让他顶着这么大的风险也甘愿做这件事情。

总之,这个孩子,一定不可以存在。

只有初初,才配生他的孩子!

《此心向明月》主角夏若心南宫绝免费阅读

第5章 飞鸽传书、海誓山盟

正困惑,耳畔,一道温润的嗓音响起,“心心,你醒了。”

夏若心讶然扭头,看到一张温润如玉的面庞。

这张脸,她虽然只见过一眼,但却绝不会忘记,眼前这个男人,正是当初令她堕入深渊的敌国太子,慕容瑾!

“慕容瑾,你作何又将我掳出宫!而且,你不是被打入地牢了么!”夏若心怒目而视。

慕容瑾笑意温润,“心心,你放心,有人助我逃狱,我们现在正要去往一处隐蔽的山间,从此以后,我会好好照顾你的。乖,你的身体还很虚弱,已经昏迷了好几天,再睡会儿吧。”

慕容瑾说着,就要替她将掉落的薄毯盖好。

夏若心一把挥开他的手,“慕容瑾,我根本不认识你,你快放我走!”

慕容瑾表情受伤,“心心,我曾与你飞鸽传书、海誓山盟,这些,你都忘了么?”

夏若心见鬼地瞪眼,“你在胡说什么,我何时与你飞鸽传书、海誓山盟。”

慕容瑾眉眼微惑,从马车的暗格里拿出一叠的信纸,说,“心心,你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故,所以忘了我?但我真的没有骗你,你看,这是你传于我的书信。”

“两年前,南国和慕国还是友邦之国,南宫绝曾带你来慕国游玩,我们虽只有一面之缘,但我对你一见钟情,可惜你已是皇后,我也不敢表露什么。”

“但后来,你就与我飞鸽传书,说你在皇宫并不开心,要我带你逃离那个华丽的囚笼,我为了你,不惜与南宫绝对抗,落得国破家亡,但我,并不后悔。”

“……”

夏若心震惊地看着眼前的白纸黑字,那隽秀的字迹,竟然真的和她的一模一样!

可她根本未曾与慕容瑾通过信!

也就是说,有人冒充她,与慕容瑾保持着飞鸽传书!

这个人,会是谁!

夏若心陷入怔忪,慕容瑾,却是以为她感动得想起了一切,立即俯身,吻住了她的唇。

“唔……”

夏若心猝不及防,慢了一拍地开始挣扎,却已是被慕容瑾紧紧箍抱,“心心,我爱你,真的好爱你……”

“砰!”

“好个爱意浓浓,慕容瑾,看来狱中的折磨对你来说太轻了,朕今天就送你去死!”

伴着一道狠厉的嗓音,马车的后帘被拉开,下一瞬,慕容瑾的身体已经被甩下了马车。

夏若心眸光颤动,眼前这张满眼血丝又布着胡茬的俊颜,竟然是南宫绝!

他来找她了!

“皇上!”

夏若心红了眼眶,喉咙却被一把扣住。

南宫绝死死地瞪着她被吻得嫣红的唇瓣,眸底尽是嫉妒的光,“夏若心,这几日,慕容瑾可在这马车内弄得你爽?但你以为,你逃得了天、逃得了地,逃得了朕的手掌心?!”

《此心向明月》主角夏若心南宫绝免费阅读

第6章 恨意如魔

夏若心眼眸急乱,“不是的皇上,奴婢和慕容瑾之间是清白的……”

“呵,清白的,那刚刚你们在此亲吻爱抚,难不成是朕的幻觉?”南宫绝讥嘲一笑,扣住夏若心的纤腰就跃下了马车。

“南宫绝,放开心心!”地上,慕容瑾爬起来,而马车前的几个黑衣人也纷纷提刀下马,护在慕容瑾的两侧。

“呵,一群帝国余孽,还想与朕匹敌?”

南宫绝讥诮一声,大手一挥,身后,数十名大内高手立即提刀上前,与黑衣人一片刀光剑影。

而很快,胜负揭晓,黑衣人被全数歼灭,慕容瑾更是被南宫绝打趴在地,奄奄一息。

南宫绝肃杀一笑,“慕容瑾,敢跟朕抢女人,找死!来人,把他的手筋脚筋挑断,再把他的肉割下来喂这山里的野狗!”

“不!”夏若心惊恐地抱住南宫绝的胳膊,急切地跪地祈求,“皇上,求您相信奴婢,有人冒充奴婢与慕容瑾飞鸽传书,慕容瑾是无辜的,求您饶他一命!”

且不论夏若心字句间的言辞是否可信,光她一个跪地的动作,就足以让南宫绝怒火中烧到失去理智!

“夏若心,你竟然为了他跪朕?!”

南宫绝双目赤红如血,愠怒地瞪着她泪眼婆娑的眼,“你信不信,你再敢为他祈饶一个字,朕现在就杀了你!”

他不信她,他终是不信她。

夏若心眉眼凄凄,心如死灰地对着南宫绝磕了一个头,“那还请皇上,在奴婢死后,饶慕容瑾一命。”

她看得出慕容瑾秉性温润,若不是因为她,他不会落得如此下场。

她不想再担一条无辜的生命了。

“心心,不要……”一旁,浑身是血的慕容瑾艰难地从地上抬头,“我慕容瑾死不足惜,我只求你活下去,心心,我爱你……”

“好个鹣鲽情深!”南宫绝再也听不下去地阴鸷了眉眼,对着慕容瑾就凝起十成功力,狠狠劈掌。

那掌风如刃,令人后怕。

然,一道纤细的身影却猛地扑到了慕容瑾的身上!

那画面,像千万根的针,扎得南宫绝鲜血淋漓。

夏若心,她为了救慕容瑾,竟然连命都不要了!

双目爆呲地收掌,南宫绝胸腔起伏,内力反噬之下,他哗地喷出了一大口血,而夏若心,在掌风的余力之下,亦身体一颤,口吐鲜血地昏厥了过去。

或许,死在南宫绝的掌下,才是她最好的归宿。

……

侍卫们大惊的将两人飞送回了皇宫。

耳畔,一道甜柔的嗓音切切缭绕,“皇上,皇上……”

南宫绝缓缓地睁眼,却有些看不清眼前的纤影,似是白皙的面庞,带着浅浅香气的女人。

是谁。

“皇上,臣妾好爱你。”娇软的唇瓣覆上他的唇,轻咬舔舐,似要勾起他的欲火。

爱,她说爱,这个撒谎的女人。

南宫绝眼眸微深,反客为主地啃咬她的唇,“夏若心,你这个没心的女人!”

“呃……皇上……”柔软的小手探入他的衣襟,抚摸他的胸膛。

南宫绝粗喘着,“若心、若心……”

每一声呢喃,都带起一股恨意,而怒火攻心之下,南宫绝猛咳一声,再次昏厥。

“砰!”

秦语嫣气急败坏地捶了一下床榻。

为什么直到现在,南宫绝还要惦着夏若心那个贱人!

明明她才是皇后啊!

咬牙,秦语嫣抬手,缓缓地伸向床上的南宫绝……

皇上,别怪我,这是你逼我的……

《此心向明月》 全文已出

阅读请搜索关·注·薇·信·公·众·号: ccuuhu,回复小说名字或数字 386 即可继续阅读全文章节

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当上帝赐给你荒野时,就意味着,他要你成为高飞的鹰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