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精彩小说《夜来鬼》在线阅读~

9378 个字符,3 张图片,大约需要 13 分钟阅读
朦胧中,我看不清宫弦的脸,只能感觉到桌子上的红烛被不知道从哪来的冷风给吹的一晃一晃的。窗外传来了莫名的脚步声,床底板下也仿佛有东西在动来动去。我不敢回头,也不敢正视黑暗中的宫弦,但是身体却如同被钉在十字架上,怎么都动不了。

《夜来鬼》朦胧中,我看不清宫弦的脸,只能感觉到桌子上的红烛被不知道从哪来的冷风给吹的一晃一晃的。窗外传来了莫名的脚步声,床底板下也仿佛有东西在动来动去。我不敢回头,也不敢正视黑暗中的宫弦,但是身体却如同被钉在十字架上,怎么都动不了。

=================================================

《夜来鬼》已出全文

阅读全文请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uckeke

回复小说名字或数字 803 即可继续阅读全文章节

此处篇幅有限,以下是精彩章节试读。

=================================================

精彩小说《夜来鬼》在线阅读~

时间过的极为悠长。

直到我感觉到宫弦冰冷的气息离我越来越近,我退不开,只能用手抓住桌子上的烛台,想要挡着来势汹汹的宫弦。

我语气颤抖的说:“你别过来……别过来,你要是再过来,我就。我就。”

“你就怎么样?”宫弦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气定神闲的说。

“我杀了你,不不不,我杀了我自己。你得到我的人,你也得不到我的心。你只能得到一副冰冷冷的尸体。如果你不介意,那就过来啊,来……”越说到后面,我越心虚。

可是宫弦却哈哈大笑,顿时一股冷冽的气息将我包围,我不由得颤抖了一下,抬头看去,一个冷峻的面庞映入眼帘,刀锋般的凌厉的五官,轻抿的薄唇看起来冰冷而绝情。

明明是一副冷若冰霜的模样,却偏偏长了一双妖孽般的桃花眼。

只听见他说:“老婆,为夫是已死之人。不怕再死一次。而老婆你,要是活着,你就是我人世间的妻子,你要是死了。我们就是一对鬼夫妻。至于你说的‘得到你的人,也得不到你的心’,呵呵,我要你的心做什么?我只要你的人。”

这个时候我都快哭了出来,但是我异于常人的脑回路却做了一件想想我就能哭出来的事情,我对他说:“可是你得到了我的心,就可以解锁更多的姿势哟!”

黑暗中,听到他冷哼一声,没有回答我。

手中的烛台尽管点燃了红色的蜡烛,但是摇摇晃晃的火花却才让然感觉到阴气森森。

我用手感受着烛台在手中冰冷的纹路,闭上眼睛,一手端起桌上宫弦为我准备的交杯酒。

冰冷的杯子里面装的是最灼热的烈酒,我一饮而尽。心中矛盾至极,我不知道宫弦是不是会真的像他所说的,如果这个孩子掉了,他会想方设法的再让我怀上一个。

心乱如麻,我看了一眼没有关上的窗,只觉得阴风阵阵。吹得我从脚底到脖子都开始发凉,这个时候,后腰突然被人摸了一把,冰冷冷的触感直透骨髓。

“啊,宫弦你这个流氓!”我吓得站了起来,往后退了一大步。可是宫弦却仿佛没有听到我说的话一样,滑腻腻的舌头冰凉的在我的脖子上游离。

这个时候,我恨不得马上离开。

宫弦举起手,用着不入流的方式抬起了我的头。我被迫的看着他的脸,今天的宫弦也是穿着大红喜袍,冰凉的手指划过我的肌肤,带起一阵鸡皮疙瘩。

我颤抖的手不知道该放在哪里,此刻我连死的心都有了。可是又有什么办法,死了不也是能让宫弦为所欲为。

“你别这样,真的好吓人。”我感觉到自己的嘴唇都开始打哆嗦,好不容易舌头归位,我挣扎的对宫弦说道。

宫弦的声音竟然有点飘渺,他从我手中取走了我想要用来自卫的烛台。然后眉角一挑,冷冽的说道:“你我今日已经成亲,从今日开始,你就是我的夫人。”

“我吓人也好,不吓人也罢,你都要适应的。”

我被吓得不行,眼泪差点掉了下来。但是我的怯弱在这个时候没有任何意义,在一晃一晃的烛光下,宫弦的表情深不可测。

更让人害怕的是,宫弦扯下了我头上发簪,一头青丝垂落在胸前,只见他说:“夫人,我们洞房吧。”

我的身后就是一个古香古色的大床,身前就是一个对我虎视眈眈的男鬼。我只能用很大的勇气推了宫弦一把:“你不要这样对我,我嫁给你已经仁至义尽。你又想要怎么样?!”

说着,我就跟宫弦吵了起来。

可是对方听了非但没有停下来的样子,身体离我越来越近。他用他的手禁锢着我的手,不让我乱跑,阴森森的说道:“我倒也想看看,你在怀了我的孩子之后,有没有谨守妇道。”

我被宫弦说的话给激怒了,被一个男鬼莫名其妙的破了身。还怀上了他的孩子,害得我无法去追求自己的幸福,也没法答应宫一谦。现在,他倒是好意思的来指责我了!

我快速的回击道:“你别把谁都想的像你这么肮脏,强人所难的事情别人可不会去做!”

宫弦指了下自己,又指了下我。他突然间冷笑的对我说:“林梦啊林梦,你乖一点,收起你的爪子。谁都会比较好做人。”

我从他的口中听出了意有所指的味道,宫弦这是在威胁我!但是为了捍卫我的主权,我却还是哼了一声表示不屑。

说完,宫弦抬了抬手,眼神变得火热。在宫弦抬手的瞬间,刚刚没有关上的窗现在都已经关紧了。而门外却好像有几个忽闪忽闪的人影。

对于眼前的宫弦,门外未知的才是我更畏惧的。于是我本能的靠近了宫弦一点,却没想到这点动作在宫弦的眼里却变成了我在向他低头。

宫弦冷哼一声:“怎么,你这女人刚刚不是还很气焰嚣张的吗?连我这个货真价实的鬼在你面前你都不忍不让的,怎么区区几个人就把你给吓了一跳?”

我无暇去顾及宫弦话语里指的几个人是人还是鬼,现在我只知道自己的眼皮子已经在打架,而经过一天的劳累,身子骨也早就已经快要散架。

可是闭上眼睛就是宫弦刚刚眼里灼热的火花,有他这个定时炸弹在旁边,却让我怎么都不敢真正的入眠。我冷不丁的冒出一句:“我可怀了身孕,你不能对乱来。”

空气中,宫弦躺在我的身边。听见了我说的话,什么话都没有说。但是抱着我的手臂却微微的收拢了点,腰部也感觉有什么东西在顶着我。

我不敢多想,连忙闭上眼睛。就当宫弦这个反应是默认了我刚说的话。这个时候我不由得窃喜,虽然是不喜欢肚子里的这个孩子,可是必要的时候竟然也能来当挡箭牌,救了我一次。

第二天一早,宫弦那男鬼已经不见了。多次的经验,我已经见怪不怪。可是宫建章夫妇竟然来了我的房间。

起初我是死活都不同意他们进来的,如果要是跟我纠缠什么床上的落红之事我也是百口莫辩。

于是我手里握着一根棍子,等着什么时候他们要是冲进来。我就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把他们敲晕再说。

可是我背靠着门,门外宫建章夫妇迟迟不走。他们也贴在门上,激动的说:“梦梦啊,昨天祖宗是不是显灵了。”

听到他们的话,我觉得其中定有猫腻。于是我放下手中的棍子,将门打开。

我一向很难相信人,没想到遇到这样的事情。我也希望能够在他们的身上知道更多我嫁过来的缘由来。

“梦梦啊,你可总算是开门了。”宫建章叹气道。

宫建章虽然语气是在叹气,可是眼神里却发出了火一样热切的光芒。似乎能从我身上捞出什么更多的好处。见我戒备,宫建平又问我说:“昨天老祖宗是不是来过了?”

我心脏一阵收缩,疑惑地问:“你想说什么?”

宫建章可能是理解到这么问我有点不对,于是他装出一副不好意思的样子,用讨好我的语气对我说道:“是这样的啊,昨天我们担心你的安危,也怕你突然想不开。所以呢就在门口,想看看发生什么事情。结果呢,就听到了你和祖宗吵架的事情。”

我全身立刻充满戒备,想都没想的就把宫建章夫妇给推出了门。“走走走,胡说什么,真的是越来越过分了。”

不知道为什么,送走宫建章夫妇之后,我就有点心虚,总觉得空气中有不断的冷风还有带给我强烈的压抑感。身体不受控制的打了个寒颤。

我赶紧走出房间的门,感觉越来越邪乎的一切围绕在我的身边。太多的事情不是我可以左右的了。

门外的公鸡一直叫,可是我环顾四周却看不见公鸡的影子。诡异的声音环绕在空无一人的别墅里。

刚走到别墅的门口,想找到办法先逃出这里。可是我却远远的看到了继母的影子。

想必宫弦给的彩礼是很丰厚的了,这不,我才刚被卖去和男鬼冥婚。我的好继母就开上了好车。

可是既然已经把我给卖过来了,她也没必要再多此一举的过来看我,从她将我嫁给宫弦的时候,我们之间就应该不再有任何的联系才对。

呵呵,我无意义的扯了扯嘴角。坐在沙发上,等着继母进一步的指教。

自从我嫁过来后,继母不仅开上了好车,还穿上了之前几辈子都买不来的华贵衣裳。看着婀娜多姿走过来的继母,我的气就不打一处来。

正准备找一个借口当作我不在的,可是眼尖的继母已经发现了我的存在。

精彩小说《夜来鬼》在线阅读~

继母远远的走过来就大声地说:“梦梦,你别走呀。你等等我。”

我心中寒意更甚,不知道继母接下来要对我做什么。只见她坐在我的对面,用手捋了捋新烫的头发。

我翻了个白眼,无奈的对她说:“你明明知道我这个是冥婚,还不怕死的过来见我,是真的不担心会惹祸上身吗?还是只是为了过来看一看我究竟死了没有。”

真是越怕什么,越来什么。人心毒过百鬼。

继母左顾右盼,乌溜溜的眼睛上下环视了一圈,确定是没有什么异常了。才放心的对我说:“梦梦啊,你要是能这么想,那就真的是太好了。你看,我一直都把你当作女儿给对待,看到自己的女儿找到了一个好人家,我也是很为你开心的。”

我见状,说:“哪有妈会把女儿给往外推的。”

厚重的大门咯吱咯吱的,来来回回的小幅度摆动。我可不相信重工雕塑的巨大铁门,会被风给吹的摇摇晃晃。

真是大白天都不让人安宁,我本想最多偶尔晚上承受一下来自宫弦的吓人,可是没想到这栋房子就连白天都是这么瘆人。

继母心虚的对我说:“可是这个啊,梦梦你也知道的。这个女儿啊,长大后都是泼出去的水。”

我还没想好怎么回答,突然间一声凉凉的叹气声传到了我的耳边。不知道这个房子里究竟还有多少诡异的音效,我的心脏怦怦直跳,头皮不受控制的发麻。

但是还是装着镇定。我笑了一声:“有话直说,我不想跟你拐弯抹角。”

继母有了先前的经验,这次倒是也很快的就把话给说出来了。她对我说:“梦梦啊,这个宫弦长得也是一表人才。你也就安心的嫁过去吧。家里面我也会帮你照顾好的,能不回来就别回来了啊。给亲家看到也不好。”

我算是明白了。这个继母就是怕我想不开逃婚了,在或者就是三天两头往家里跑。

身后突然传来了一个男声,带着点薰衣草的气息从我身后传来。我没想到,宫一谦竟然悄无声息的站在了我的身后,也不知道他听到了多少。

“我真是替梦梦难过,怎么会摊上你这样的继母。”宫一谦为我说话,毫不犹豫对继母说。

继母看了我一眼,又看了宫一谦一眼,冷嘲热讽的说:“诶诶诶,可别这么说啊,你要是真喜欢林梦,你能这么久都不来我们家下聘礼吗?”

这时,宫一谦被继母堵得哑口无言。我都看不下去了,连忙对继母说:“好了,你走吧。既然你要跟我断绝关系,也好。我不管发生什么样的事情,是好是坏,是福是祸都跟你没关系了。”

继母的脸色因为听了我说的话,而显得阴晴不定。“这个,梦梦啊。虽说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如果你要是有享福的一天,也不要忘了继母我啊。怎么说也养育了你这么多年。”

我冷哼,看也不看继母一眼,站起来对她说:“没门,一谦送客。”

宫一谦叹了一口气说:“好的,太奶奶。”

别墅常年不透光,几个落地的窗户都关得紧紧的。厚厚的窗帘盖上了一层,阳光一点也照不进来。尽管是大白天,却还是点着蜡烛,也不打灯。

还有一些莫名的阴风吹着蜡烛一晃一晃的,再听见宫一谦给我的称呼。我的头皮没来由的一阵发麻。

送走了继母,我也感觉到深深的疲惫和倦意。不知道是因为怀孕的缘故,还是什么原因,我觉得自己的身体一日不如一日。

宫一谦轻声说:“太奶奶,我送你回房间吧。”

我连忙打断他:“可别再叫我太奶奶了,嫁给你‘太爷爷’已经够给我夭寿的了。你就让我省点心吧。”

看到宫一谦一副吃了苍蝇的表情,我噗呲一声笑了出来,心里感觉也没有先前那么压抑了。

在宫家的日子里,我表面上安安稳稳,给什么吃什么,也不乱跑。但是我却一直没有放弃打胎的想法。

在房间里,我偷偷摸摸的拿出手机。找了一处信号比较好的地方就开始百度,‘如何流产’。但是打开的网页一条一条的都是流产的不好啊,要选择正规的医院,还有就是一些什么有的没的要诵经忏悔给流掉的孩子。

我突然间想要仰头大笑,我宽容了孩子,谁来宽容我?

我开始有事没事就在房间里跑步跳动,剧烈运动。突然间我想到那天晚上听到的床板下的声音,于是我将手机开出了手电筒。给自己不断的打气。告诉自己没有关系。

“林梦,你可以的。宫弦这个男鬼你都见过了,没有什么不得了的。”

我直愣愣的就往床板的方向过去,因为传来声音的地方是在床下。所以我只能趴下来往床下看。

这一趴下可不得了,一个成了骷髅架的人就直直的贴在床板上,想着我跟这样的东西一起睡了几天我就感觉浑身不自在。

骷髅那张血肉模糊的脸,在我手电筒的灯光下狰狞可怕。刚刚还空无一物的眼眶竟然从里面爬出来了两个眼球,连着长长的血管,弹出来一条一条的。

眼睛上的毛细血管还在不断的往外渗血,长了眼睛的骷髅似乎发现了我。“咯吱咯吱”的扭动着脖子,头以一种奇特的姿势歪向旁边,嘴角裂开,阴森森的冲我直笑。嘴唇已经没有了,就只剩暴露在空气中的牙齿,不断的有腐烂的虫子从牙缝中爬了出来。

它的牙齿一张一合,仿佛有声音从它的身体里发出来:“背靠背,好凄冷。背靠背,好温暖。”

我吓得魂不附体,抬手就要关掉手电筒。可是骷髅在我关掉手电筒的瞬间,也爬了出来。

我不知道为什么它在这这么多天都可以安安稳稳的,我不过就是看了它一眼,它就要爬出来。而且它说的话让我心中不断发麻。

我惊恐的盯着骷髅,想要预防它的下一步动作。

这时,趴在地上的骷髅扭头盯着我,从身体里发出“嘿嘿嘿”的声音。我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就是跑。

可是房间的门,我使劲拉,就是拉不开。我只好拿起身边能抓到的任何东西,就想把门砸开。

骷髅却没给我这个机会,它“咯吱咯吱”的就一步步爬向我,没行动一步,骨头和骨头之间就不停的摩擦着。

我显然已经被它突如其来的做法给吓到了,慌张的说:“你到底想怎么样。”

我吓得转身背靠在房间的门上,随时都等待着有人走过去然后好呼喊救命。

看着一步一步爬向我的骷髅,我面如死灰。房间里点着的蜡烛忽明忽灭,我真怕蜡烛会突然间灭掉。正当我顾左右而言其他的时候,骷髅已经爬到了我的脚下。

它用已经成为骨架的爪子用力的扯着我的裤脚,它抓着我的力气奇大。就像是用铁链围住了我的脚一样,我挣脱不开,也不敢随意动作。生怕激怒了它。

可是就算我什么事情都不做,骷髅却也不安安分分的待在原地。只见它用一种缓慢的姿态抓着我的裤脚,一点一点的往上爬。

冰冷的感觉从我的脚传上我的大脑,我被它瞪得全身都在哆嗦,两只腿也在发软,要不是背靠着门,我想我整个人都会摔到地上。

它想要爬上来,但是因为我站的笔直,它的骨头又没有支撑点,所以它只能抓着我的腿,趴在地上。咧着血盆大口对我说:“好一副美丽的皮囊,给我吧。小姑娘,我的‘衣服’改换了。”

我看到它伸出滴血的舌头,在我裸露出来的小腿上一舔一舔的。当时间,我只感觉到无尽的恶心和反胃。

当然,我才不会傻到去答应它的要求,我生怕它再这样抓下去。我的整个腿都站不稳了,到那个时候,岂不是容得它为所欲为。

“你给我滚开。”我气愤的踢了踢它的手,可是它的手却还是稳稳的抓牢我的裤腿,纹丝不动。

我也忍不下去了,抱着同归于尽的想法。靠在门上,闭上眼睛,大声的往外喊:“救命啦快来人啊。救命啊!!”

可是骷髅似乎知道怎么都不会有人来一样,不理会我僵硬的身体,突出来的眼珠子转来转去,牙齿“咯咯”的一张一合。

我惊恐的吞咽着口水,跟骷髅僵持着。突然间我想起来我的手机还在我的裤兜里。

于是我抓起手机,就开了手电筒。在强光的照耀下,骷髅捂着眼睛马上退回刚刚的床底。

但是我知道这样并不是什么好办法,因为可以拖得了一时间,却不能彻底解决。

我一边留意着骷髅的动作,一边小心翼翼的又试了试房间的门锁。可是仍然还是打不开,手机的电量又只剩下了百分之十五。根据手电筒的耗电量,我支撑不过半个小时。

于是我也打算破罐子破摔了,抱着打电话会浪费更多电量的危险。

精彩小说《夜来鬼》在线阅读~

我拨通了宫一谦的电话,宫一谦几乎没有犹豫的就接了电话。

真的是太好了!

听见宫一谦的声音,还带着几分慵懒的气息。可能是在睡觉吧。我可没有心思去管那么多,正有一个垂涎着我的面皮的东西还在我对面趴着。

它嗤嗤的笑着,但是摄于手电筒,也没有进一步的行动。可是我从它的动作里看到了它随时准备进攻的姿态。

没有时间思考,在宫一谦接通了电话的时候,我几乎是声嘶力竭的对他喊:“一谦,你快来救我,我在房间!在我的房间。”

“你说什么?怎么了?你说清楚点。”宫一谦也着急了,连忙问我。

“救我……快来救我,我在房间里,有骷髅……都是血,一谦你快来……”我已经开始结结巴巴,慌张的用手去揉搓自己的手臂,只摸到一手臂的鸡皮疙瘩。

窗户离得比较远,锁没锁上我不知道,但是以现在的我,是定然不会冒这种风险过去的。就算窗户没有锁上,我也有很大的几率跳不上去。而我跳上了窗户,也有可能爬不出去。

到那个时候,跑没跑出去我是不知道了。就单单是我的一举一动,就能将骷髅激怒然后扑向我,将我撕扯的血肉模糊。

宫一谦也被我吓到了,语气完全就从刚刚的慵懒变成紧张,他马上说:“梦梦,你再坚持坚持。我马上就来。你坚持住。”

我死死的抓住手机,一边和宫一谦坐着紧急对话,一边死死的盯着骷髅。我对宫一谦说话的语调都带着几分颤抖:“嗯嗯,你快点。我等你。”

就在这个时候,我的手机突然闪了两下就要关机。屋子外面也是死一般的寂静。畏惧着手电筒的骷髅,看到我的手机已经发不出强光,它趴在地上犹疑了几秒钟。然后冲到了我的面前,白骨成的利爪,死死抓住我的小腿。

勒的紧紧的,长长的指甲又尖又利,先是划过地上发出刺耳的声音,其次就是将我的小腿抓的血肉模糊。

刚有血碰到它,它的指甲就变得鲜红一些。被我的血滋养过的白骨,仿佛干枯的血管都再次开始新生,血液也开始流动。

骷髅就是一副发现了新大陆的样子,看到自己的血管开始长出来,首先是一副狂喜的样子。

我心中一慌,赶紧将手机砸向骷髅的头,虽然我知道这样可能会激怒它,但是我已经别无选择。如果任由它继续抓下去,尸毒入侵我的身体,相信我就算想要保住我的腿,也难了。

手指颤抖,犹豫了几秒钟之后,我将手机用力的往下砸,而且将手机对准了它的头。

手机砸下去之后,只见轱辘的天灵盖往下凹了一块。它被我气得不行,不停的‘呜呜’叫。声音一会低沉,一会像生锈了的机器断断续续。

我抿着嘴,正绝望的时候,宫一谦清亮的声音穿了过来,问我说:“梦梦,你在里面吗?梦梦,梦梦。在的话,你开个门给我。”

我听到宫一谦这么说,差点都要哭出来了,说:“一谦,一谦。我在里面,可是……我开不了门,你快救救我。我好怕好怕,它一直抓着我的腿,我该怎么办?”

宫一谦在门口顿了顿,说道:“它要是不死,我觉得它不会那么容易放过你。你看看能不能抓到蜡烛,你试试把周围的东西给烧了。我想办法把门打开。梦梦,坚持住。”

哆嗦的靠着门,身体不由自主的往桌子那边靠近。每当我移上一步,骷髅尖利的指甲就往里面入上一分。我也索性不管那么多了,颤抖的就冲到了桌子上,一把抓住桌子上的蜡烛,小心翼翼的将它端在手里,就怕一不小心把蜡烛给弄灭了。

在我有所动作的时候,骷髅也一直移动着。我忍不了了,对这样的生活也算是受够了!

我用力的抓着蜡烛,扯下周围的布条,就点火。蜡烛到的地方,皆是火星。“来啊,你别怂啊!”我对着骷髅嘲讽的说。

骷髅想要进一步的抓着我,可是摄于我身边的烈火躲在一边不敢动。我连忙对着门外喊:“一谦,一谦。你还在吗?”

宫一谦就是我最后的一根救命稻草,我已经什么都顾不上了。周围的烟雾缓缓上升,呛得我呼吸不过来。

就在千钧一发的时候,宫一谦将门打开了。

打开门的瞬间,我猛地就是往外冲。房间里面的骷髅看见冲出去的我,眼珠子都一起跟了出来,就像不怕疼痛一样,我都已经可以听到连接着的血管在被火灼烧发出的“嗞嗞”声,

宫一谦也被里面的场景给吓到了,颤抖的对我说:“梦梦,里面那个是什么东西。”

我摇了摇头,对他说:“我也不知道,从新婚之夜我就感觉到床板下有东西了,今天突然想起来去看了看,结果发现竟然有这么一个骷髅贴在我的床板上。”

宫一谦吃惊的说:“也就是这个东西一直埋伏了这么多天?”

我点点头:“是吧,说不定还已经在了更长的时间。在我来之前说不定它早就已经在了。但是为什么一直埋伏到我来都没有发出什么动静。现在突然出来是为什么?”

宫一谦也表示不能理解,他说:“照理来说,宫弦没理由不知道这件事情的。但是他竟然一直当作不知道,也没有提醒你。到底有什么目的。”

不得不说,宫一谦说的话正是我所想到的。越是往深处想一想,就越是觉得有很多我不能明白的事情围绕在里面。

可是这个时候太多的事情让我焦头烂额了,骷髅还在房间里面虎视眈眈的看着我,我觉得火势一小一点它就会冲出来将我和宫一谦撕碎。

头顶的天空灰蒙蒙的,有一种风雨欲来的感觉。

我拉着宫一谦对他说:“这个地方不能久待,今天我发现有这一个骷髅,明天我相信一定不止这一个。”

等见到宫弦,我一定要找他好好问清楚!

就在我若有所思的时候,听到屋里火焰灼烧的声音戛然而止。刚刚还趴在地上的骷髅,这个时候正歪着头咧着嘴的对我笑。

没理由啊,难道是火焰对它不起作用?

于是我又拉着宫一谦往后退了几步,可是我们行动的速度完全比不上孤注一掷的骷髅,它飞速的爬到了我和宫一谦的面前,宫一谦也被吓得不行。

骷髅的骨头已经被烧的发黑,但是还是坚持的在用一种诡异的姿势往上爬。

一边爬,它还一边说:“你烧坏了我的皮,我要你赔给我。嘿嘿嘿,旁边的这个皮囊也不错,我都要……你们都给我吧,给我,嘿嘿嘿。”

它的声音听在我耳里却特别的渗人。

可是在这个时候,宫一谦却还不怕死的对骷髅说:“你这个好不要脸的东西,自己本身就没有皮,更别提是我们烧了你的皮了。”

我见到宫一谦已经这么不怕死了,连忙也在旁边加上一句:“就是就是,你这分明就是不讲理,还有啊。我想问你,为什么你躲在我的床下那么久你都没有动作,非要到我今天去看你的时候你才爬出来吓唬人。”

宫弦再不济,也是能打过这东西的。都怪那个男鬼,把我娶过来!然后我就见不到他人了,虽然我也不想见到他,可是不代表我愿意一个人见到这些吓人巴拉的东西。这简直就是没鬼性!

骷髅嘿嘿嘿的,似乎没有听到我说话一样。它的嘴里不停的在发出渗人的“嘿嘿嘿”还有“还我的皮”。这都算什么事啊!

我连忙拉了一把宫一谦,问他道:“你有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劲,这东西好像没有耳朵,就是我们说的话它好像听不到。”

说到这里,我恨不得一把掐死自己!

宫一谦往前走了一步,仔细的看了一眼骷髅。然后他说:“你说的没错,它好像听不见声音,只能用眼睛来看到我们的举动。”

我对宫一谦说:“所以说,那几天它没有爬出来,是因为它不知道我来到了房间里,直到今天我爬到地上,让它看到了我,才想到要出来。”

宫一谦点点头,肯定了我的想法,他说:“恐怕是这样的,但是我们现在不是分析的时候,你有办法能够跑得过它吗?”

“我不敢……”天知道我的腿都已经在这接二连三的事情中给吓得动不了了。

“那我们就只能赌一把了,你引开它的注意力,我找机会把它的眼珠子给切掉。它本来就听不见了,如果眼睛再看不见,它就没有办法知道我们在哪里了。”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我们刚刚商量好计谋的时候,骷髅就一把扑了上来,早有准备的我往后冲了好几步,躲避了骷髅第一次的攻击。

我对宫一谦喊道:“快去,我枕头下面有剪刀。我拖不了它多久。”

宫一谦飞快的应了我一声,然后跑进房间里。

=================================================

《夜来鬼》已出全文

阅读全文请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uckeke

回复小说名字或数字 803 即可继续阅读全文章节

此处篇幅有限,以下是精彩章节试读。

=================================================

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当上帝赐给你荒野时,就意味着,他要你成为高飞的鹰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