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霸道总裁小说大全,一世孽缘,一世愁在线阅读

3955 个字符,4 张图片,大约需要 6 分钟阅读

她听着浴室里面的水声,捂住了脸,这就是她想得到的幸福。在他楚湛亭的心里,她竟然连畜生都不如。可她更可耻的是,她竟然对他这样的粗暴上了瘾……

一世孽缘,一世愁》小说已出全文

全文尽在薇·信·公·众·号:雪月文学 ,回复小说名字 或数字 250 即可继续阅读全文章节

霸道总裁小说大全,一世孽缘,一世愁在线阅读

嘉媚的心脏都停止跳动了,她知道他在外面有其他的女人,但从来没有带回家过。

她神经恍惚地慢慢地走到厨房的门口,顺着没关好的门缝看过去。

女人极其不雅地前身趴在厨房的台子上,男人站在身后,正用力的伸出手臂抱住女人纤细的腰,身下在不断的律动,一边动一边亲吻女人的脖子,“宝贝,你好紧。”

女人传来不可压抑的柔媚声,“湛亭,你好坏,就知道欺负我。”

嘉媚听到她的声音,整个人都傻住了。

厨房里面的女人,好像感觉到她一般,侧过头,眼里的情欲渐浓,艳丽的一张脸,比起她的清汤挂面,应该更让男人喜欢。

白美柔,她从小长到大的闺蜜。

确切的说,是从孤儿院一起长到大的伙伴。但是在她们八岁那年,白美柔的家人找到了她,把她接了出去,她继续留在孤儿院。

但两个人恰好,在一个小学读书,大学也是在一起。

她一直把白美柔当成自己最好的闺蜜,直到她嫁给了楚湛亭。

白美柔看到嘉媚,脸上浮现出放荡的笑容,身子越发的贴近楚湛亭,嘴里娇喘的催促他,“快,快,我要不行了。”

“宝贝,我是怕伤了你肚子里的孩子。”楚湛亭一边低声的安抚怀里的女人,一边加快了动作。

孩子?

嘉媚忍不住后退了好几步,她怀了自己男人的孩子。

白美柔的叫声越来越大,夹杂这楚湛亭情动的声音。

他和她在一起,从来没有听过他也会叫,还是那么的动人。

不是说男人不喜欢叫床吗?还是因为和自己喜欢的女人在一起,才会兴奋的大叫。

嘉媚手指在颤抖,她耳朵里面全是那对男女欢好的声音,一声又一声,糜烂不止。

她猛地紧走进步,推开厨房的门。

里面的男女像是没有看到她一般,越发的不知道羞耻。

白美柔两只雪白的大腿,缠上楚湛亭的腰身,手臂搂住他的脖子,一边享受男人的攻击,一边撒娇,“湛亭,你什么时候离婚,我等得及,肚子里的孩子也等不及。”

楚湛亭把头埋在白美柔的身上,身下的感觉让他的脸颊泛红,到了关键的时刻,他动作越发的猛烈,“随时,我的宝贝,啊!宝贝配合我,我要你。”

“湛亭,我也要你,快点。”白美柔整个人都贴近楚湛亭,两个人同时到达高度。

一直到他们分开,整理衣服,嘉媚还呆呆地站在那里。

他不但领着女人回家,还要和她离婚。

也是,她只是孤儿院长大的孩子,而白美柔却是白家唯一的女儿,富家千金,将来有无数的财产等着她继承。

“我不……离婚。”嘉媚咬了嘴唇。

她不能就这样便宜了白美柔,不能就这样如了她得意。

霸道总裁小说大全,一世孽缘,一世愁在线阅读

“你是谁?”有病人家属把她拖住了。

嘉媚小腿骨折,正痛的龇牙咧嘴,被打了两巴掌,有些发蒙,等回过神来,才看清楚那女人是白柔美的母亲白夫人。

她冷笑道:“你女儿做了小三,抢了别人的丈夫,你这个做母亲的还好意思来医院打人,你们白家还要不要脸,还派人撞了我的车子。”

白夫人听了这话,脸色发绿,“你血口喷人,我女儿和楚湛亭好好的,是你不知道廉耻爬上了楚湛亭的床,才害的我女儿寻死腻活,都是你这个贱女人,让你离婚是看得起你。

你说,多少钱,你肯离婚。”

真是有其母才有那样不知道廉耻的女儿。

嘉媚懒得和她废话,她直接打电话报警。

白夫人见警察来了,怕对白家名誉不好,才骂骂咧咧的走了。

等白夫人走了,嘉媚才松了一口气,躺在床上。

但经过白夫人这么一闹,病房里面的人对嘉媚明显的冷淡了。

“看她那个样子不像不正经的女孩子。”

“谁知道,不是说她是孤儿院长大的吗?说不定就看上她现在老公家里的钱,爬上了男人的床。”

“说不定,白家的女儿按说是大家闺秀,孤儿院的孩子怎么能和人家比。”

“就是,就是。”

嘉媚动也不能动,吃喝拉撒,只能雇了陪护工。

楚夫人知道了嘉媚的事情,急匆匆赶到医院,看到病床上的嘉媚,幽幽地叹了一口气,“你放手吧!”

“婆婆。”嘉媚眼圈红了。

是她让自己帮她的,现在自己这样了,却要自己放手。

“我没有想到你,这样不中用,连一个小三都对付不了。”楚夫人恨铁不成钢,但走的时候还是扔下了几万块钱,就算把嘉媚给打发了。

楚湛亭再没有来过。

到了第四天,嘉媚正被护工搀扶这从床上做起来,白美柔就进来了。

她用手帕捂住嘴,一边走一边嫌弃,“什么味道,臭烘烘的。”她身边还跟着一个白家的女佣,也随口符合,“小姐,你来这样的地方干嘛,一个贱女人也值得你亲自来看。”

“我不是看她可怜吗?也没人照顾,你说这样的人活着还有什么意思,为什么就不跳楼,省的挡了别人的路。”白美柔幸灾乐祸地看着一只脚走路的嘉媚。

她就喜欢看她惨兮兮的样子,更让她开心的是,她的腿还是被她的亲哥哥命人撞断的。

要是让白家人知道,他们欺凌的这个女人才是白家的千金,才是他的亲妹妹,不知道会有什么感受。

她心情甚好。

白美柔走到嘉媚面前,眸子轻视地看着她,道:“你知道为什么你的婆婆放弃了你吗?因为我……我可以帮到她,我们白家更可以帮她,他们楚家现在指望这白家活。”

霸道总裁小说大全,一世孽缘,一世愁在线阅读

“说完了,就滚。男人你已经抢走了,还来干什么?”嘉媚现在觉得,她的仁慈那样的可笑。

白美柔围着嘉媚转了两圈,死皮赖脸道:“我不走,你能把我怎么样?我就是要抢走你的一切,刚才湛亭还刚伺候完我,不知道有多舒服。”

“滚。”嘉媚伸出手想推白美柔,可手还没碰到她,白美柔就摔倒在了地上,捂住了自己的肚子,“好痛,好痛,我的孩子,我的孩子。”

嘉媚看着自己的手,她明明没有碰到她。

楚湛亭从外面走了进来,看到地上坐着的白美柔,立即伸出朝着嘉媚脸上就是两巴掌,“要是孩子有什么问题,我饶不了你。”

说这话,他抱起白美柔,急匆匆去让医生检查。

白美柔肚子里面的孩子没有保住,已经胎死,只能流产。

楚湛亭痛恨自己,还给那个女人去缴医药费,她就敢对着自己喜欢的女人下手,还害的她流产。

那可是他的孩子。

该死,他就不应该对那个女人心软。

只有白美柔松了一口气,但心里更恨嘉媚。

前几天,被那个恶心的男人折磨的太狠,回去后她就觉得身体不舒服,又和楚湛亭缠绵了几次,不舒服的感觉越来越重。

自从,嘉媚说了孩子可能不是楚湛亭的话,她就有些心惊,也不能确定孩子是不是楚湛亭的,毕竟那几天她并没有和楚湛亭上床,反倒和……那个恶心的男人睡过几次,说不定孩子就不是楚湛亭的。

既然不是,掉了也好,省的是个麻烦,还能嫁祸给嘉媚,一举两得。

“湛亭,我好难受。我们的孩子,就这样没有了。”白美柔在楚湛亭的怀里哭的上气不接下气。

楚湛亭掏心掏肺的哄她,还答应她,立即和嘉媚离婚,才把白美柔给哄住。

“我要你立即把她赶出楚家。”白美柔小手握住了楚湛亭的手指,哀求道。

楚湛亭直接答应,“好,我答应你。”

白家的人听说了,也都来了。

白家老大、白家老二,还有白家的老爷和白夫人。

“打电话报警,把那个恶毒的女人给抓起来。”白夫人一边安抚白美柔,一边对两个儿子吩咐道。

白家老大白皓承也想见见那个恶毒的女人,害的自己的妹妹流产,还抢夺自己妹妹的男人,实在是太可恨了。

他去嘉媚病房的时候,才知道她没在病房,去了医院后面的院子。

白皓承朝院子里面去,他准备彻底的解决麻烦,他就不相信有人会对钱不动心。

杀人的事情,他还是不肖做的。

嘉媚坐在紫藤树下,看着树枝上挂满了紫色的小花朵,一串一串,很美很漂亮。

她也想有一个家,或许,那是所有生活在孤儿院的孩子都梦想有的。

霸道总裁小说大全,一世孽缘,一世愁在线阅读

她伸手擦了擦眼泪,把紫藤花放到鼻子下面,淡雅清香,让她的心情都好了很多。

听到脚步声,她昂起头,就看到一个穿白色手工西装的陌生男人站在她面前,她看着男人身上那昂贵的衣服,突然明白了,吸吸鼻子,“你也是白家的人,来给你妹妹报仇的吗?”

白皓承皱皱眉头,看着嘉媚手里的紫藤花,稀见的放柔了语气,“你喜欢紫藤?”

嘉媚也没什么可怕的,她已经失去了所有,还怕白家的人吗?

她点点头,“我喜欢紫色,看起来像梦幻中的城堡。”

白皓承脚步突然后退了好几步,强忍住心里的情绪,又问,“要是给你一个城堡,你会在里面种植满紫藤吗?”

“不要,我只喜欢它在城堡的墙壁上,可以每天洒满太阳。”嘉媚像起小时候,好像也有人这样问她,她也是这样回答的。

她是喜欢紫藤,但她不要禁锢它,植物应该生长在阳光下。

白皓承手心都出了汗,他觉得自己真是见鬼了,为什么要问一个伤害过自己妹妹的女人,喜欢不喜欢紫藤。

只是,他刚进了院子,看到坐在紫藤下面的嘉媚时,他有一种很熟悉的感觉。

他的妹妹在没走失的时候只有不到三岁,最喜欢家里用紫藤做的秋千,连吃饭都要做在上面。

他也这样问过她,等她长大了建一座城堡给她,种满了紫藤。

她昂起小脸,郑重其事的对他说,“不要,我喜欢紫藤生活在阳光下,不要让它们住在城堡里。”

他一定是疯了,是疯了。

嘉媚看着白皓承气冲冲的来找她,又莫名其妙的走了。

“帮我查一下嘉媚所有的一切。”白皓承还是没有办法压下心里的想法,主要是这个嘉媚给他的感觉实在是太熟悉了。

白皓承回到病房,白夫人正在喂白美柔吃东西,白美柔看起来柔柔弱弱一脸的委屈,看到白皓承进来,追问道:“大哥,你有没有替我教训那个该死的女人,都是她,才会害的我流产。”

白皓承一路上都神情恍惚,他满脑子都是疑惑和惊恐,听到白美柔的话,没有回答她,反倒做到床边,温和的伸出手抚摸她的头发,道:“美柔,我看到外面有一颗紫藤树,等你好点我带你去看好不好?”

白美柔嘟嘴,一把抓住白皓承的手指,可怜兮兮道:“哥哥,我才不去看什么紫藤,都是小虫子,我最怕小虫子了。”她又道:“哥哥,你到底有没有教训那个女人,我要你把她的两只腿都打断。”

她因为恶毒,扭曲变形的脸,突然让白皓承觉得恶寒。

记得小时候,妹妹最是心善了,就喜欢小动物小虫子,哪怕是一条丑陋的毛毛虫都不忍心伤害,还放到树叶上说要养着。

而且,妹妹……她不是最喜欢紫藤吗?

好像是,妹妹自从再回来,好像整个人都变了很多,就连家里原来养的猫都要求妈咪送人了,说怕猫。

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当上帝赐给你荒野时,就意味着,他要你成为高飞的鹰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