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散文欣赏|黄四娘家花满蹊

2769 个字符,7 张图片,大约需要 5 分钟阅读

赵楠:黄四娘家花满蹊

“从小到大,读过背过那么多唐诗、宋词,唯独杜甫的这首《江畔独步寻花》,读起来最为上口,记得很是真切,读时诗中意境如同见过一般,总在眼前浮现:篱笆墙,柴门,石径,小溪,满园春色,翩翩蝶舞,午后慵懒的阳光,还有花前独立的女人一一黄四娘……只是,我一念到黄四娘三个字时,脑海浮现的却总是我的三娘的形象。我也说不清楚为什么我会把诗中的黄四娘认为就是现实中我的三娘,为什么现实中的我的三娘竟成了诗人笔下的黄四娘?

三娘姓什么,叫什么名字?我不知道,只听妈妈说过三娘是三爹年轻时去远方做小生意,跟了三爹来的。因为当时她娘家人不同意,只有将执意要跟小货郎走的女儿赶出了家门,并在门口烧了三张黄裱纸,发誓永世不许归来。

自此,三娘没了娘家。自此,三娘只有夫家。

赵楠:黄四娘家花满蹊

现在回忆三爹三娘生活过的老宅院,有八九分之大吧。四周土墙围着,墙头爬满了各色的墙薇花,每到春天,墙头招惹了许多摘花的小女孩,而我就是其中偷花贼之一呢。一进大门,两陇青青翠竹茂盛地生长着,一条鹅卵石铺成的小石径笔直通向院子中间,小路两旁长满马兰草,开着纤巧的紫色兰花,路的左边一口压水井,井旁是一个用竹篱笆围着的小花园,里面种的全是秋海棠,花叶肥厚,小小的粉色的海棠花极其好看。小路右边一片大莱园,种着各种蔬菜:韭菜,萝卜,白菜,茄子等等,莱园中间又套栽着果树,同一果树上又稼接着其它果子,每到花期,同一棵果树上会开出不一样的花来,奇特而有趣。小路的尽头是南北两座挑檐瓦房,房前一片长方形的院子,周围又是竹篱编成的大花园,里面种着长寿菊,大丽花,芍药花,月季花,牡丹花,牵牛花,腊梅花,荷包花,等等。一年四季,三爹家总有鲜菜,也总见花开。花开旺季,蝴蝶成群,缓缓起舞。

花前人独立,微雨燕双飞。

赵楠:黄四娘家花满蹊

 在这个园子中,花前独立的人就是我的三娘。午后,阳光慵懒地照着,三娘把厨房碗筷拾掇好之后,开始左手背后,悠闲悠闲地,不紧不慢地,带着满足的浅浅的微笑,来回走在花园边,或是除除枯叶,或是釆摘花籽,或是在菜园前浇水拔除杂草了。花丛中的蝴蝶在她身边缓缓地飞舞着。如此优雅惬意,聪明的您这会定以为我的三娘是个美丽的女人吧。可说起容貌,三娘真的是与美丽无缘的。她身材矮小,颧骨很高,眉淡无形,牙齿也不齐整,眼睛小小的,皮肤一点也不白皙。相比之下,三爹却俊朗了许多,干净利落,举止斯文,倒像个读书人。他很勤快,他聪明好学,懂得果树稼接技术,精通育秧育苗,是当时村里有名的农业土专家呢!

相比之下,三娘是丑了些。

赵楠:黄四娘家花满蹊

可是从爸爸妈妈的闲谈中,似乎三娘的丑,也成了我们羡慕的话题。妈妈说,还是老年人说得对呀,女人红颜薄命,你看你们的三娘,人长得不好看,可你三爹象宝贝一样护着疼着,命好啊。爸爸则会搭腔,丑妻家中宝呢!然后。我们都开心地笑。

 想想爸爸说的是有道理的,丑妻家中宝。三娘可真是三爹的宝贝呢。三娘常忙碌于厨房,会精心地给三爹做很多花样的好吃的饭菜。三娘会把院子中的长着的蔬菜、菜苗让周围的邻居进园选购,就是不出大门,她那肚兜里或炕席下里总会有零用钱。三娘晌午过后会顶着草帽给下地的三爹送去茶水,干粮。三爹夜间给园中秧苗灌水,三娘会在身后提着马灯照亮。 姑妈姑夫远道而来,三娘总是热情招待, 而我们这些小孩子成天与堂哥堂姐出出入入,她从不厌烦……而妈妈说的也不错,三爹真的是疼惜三娘的。三爹一年种田,三娘很少下地劳作,最多也只是在田间摘摘豆角,或者是釆摘菜籽。三爹说话和气,从不对三娘粗暴。冬日三爹坐在炕头喝罐罐茶,三娘坐在身后穿针引线。三爹常会把身上所有的钱交给三娘保管,他背着果子背着菜再去赶集。三娘老犯胃病,三爹总会请老中医出出进进… 

忘了写了,我家离三爹家只隔一条小路,很近,我们从小在三娘家跑进跑出地玩着长着。

赵楠:黄四娘家花满蹊

大堂哥见我总会用他自编的曲儿逗我:家家雀儿(他会读雀儿为巧儿,因为巧儿是我小名)白脖子,谁给你打的银镯子?然后开心地去念书。

二堂哥是二哥的死党。

堂姐是三姐的闺密。

三娘总在和妈妈拉着家常。

    ……

时间如水一般向前流淌着。    

 时光对于长辈,只是一个变老的过程,时光对于我们小孩,却又是一个长大的过程。

我们这群在三爹院子中玩大的孩子们也各忙各的事着。上学,进城,住校。回家只渡个假期或周未,只匆匆取些干稂和学费,与父母长辈越来越多的只是碰到面前一个匆匆的招呼,越来越多的趋向于远离,越来越少专门地去看望了。

匆忙间听爸爸妈妈说三娘越上年纪越爱犯胃病了。

又在匆匆的几个月后周末回家,爸爸妈妈说三娘胃病很重了。

又在匆匆的某个周末,爸爸妈妈都唏嘘伤心着,因为,三娘去世了……

 二十里返校的路程,阳光依旧慵懒,骑着自行车,那一路,我很伤心很伤心……

赵楠:黄四娘家花满蹊

 以后的几年,堂嫂当家,勤快能干,三爹家日子依然红红火火。只是,那个院落感觉不一样了。花不如以前多了,果树也砍去好几棵。而且,三爹也搬到自留地那间守园的小庵棚里去了,说是图个清静。

 暑假某天,从三爹的自留地边经过,惊奇地发现,这里又是一园花草,田地四周,开满各色蔷薇花,园中种满蔬菜,庵棚前满是曾经给三娘种过的各种花草,各色月季花,牵牛花,芍药花,牡丹花,大丽花,指甲花,等等,各色蝴蝶缓缓地飞舞着,唯独,因为缺水,缺少了秋海棠,多了的却是三爹自己做的一个大风车,钉在一个高杆上,立在庵棚前,日夜不停地转动着。苍老的三爹,默默地劳作着。

远远望着,我心中无限伤感,是否,这满园花草是三爹思念三娘的独特方式?是否,那个风车是在帮助三爹听风听雨,细数着孤单的日日夜夜,静侯生命落下帷幕的时刻?

如今,二位老人坟头并立,都长眠于地下了。只是至今,我还会想念他们 ,会梦见三爹给三娘营造的满园花草无数次地想象着少女时期的三娘是怎样与小货郎三爹相识相恋直至断绝亲情决意一生相随的?三爹到底给了她一个怎样的承诺,一生都在为她打造一园花草?窗前明月之时,三娘是否也曾梦回故里,思念家乡爹娘?同时我也会想,诗人杜甫笔下的黄四娘又是怎样的传奇,是否她也有着一场波澜不惊的爱情?不得而知,不得而知……

赵楠:黄四娘家花满蹊

上元元年(760)杜甫卜居成都西郭草堂,在饱经离乱之后,开始有了安身的处所,诗人为此感到欣慰,春暖花开的时间,他独自沿江畔散步,情随景生。一连成诗七首。此为组诗之六。

今天,谨用此诗来怀念我的三爹三娘: 

      江畔独步寻花

    唐 * 杜甫

  黄四娘家花满蹊,千朵万朵压枝低。

  留连戏蝶时时舞,自在娇莺恰恰啼。

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当上帝赐给你荒野时,就意味着,他要你成为高飞的鹰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