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天冬:【天赐、集色】小暑之色、倦怠蔓延

2948 个字符,9 张图片,大约需要 5 分钟阅读

这是网友天冬创作的一组植物绘画,第一眼看到时便被这些优美的图画和文字吸引。“独坐黄昏谁是伴,紫薇花对紫薇郎”,两句诗就已经醉的我神魂颠倒,不让更多人看到实在是我的罪过,故转载于此!

真正的暑热在夏至之后便蔓延开来。温度自也高,但湿度骤然变大,使得北地恍若江南。只消稍一挪动,汗水就会把衣服浸透。夜间也不见凉爽,凌晨五点,室内温度依旧30度。

想起五年前的杭州,骑车绕西湖一圈,喝了五十块钱的矿泉水。之后感觉电解质失衡。水喝多了,腹泻都是清淡液体。那次便是如此憋闷。眼下似乎还不及彼时,但意境相似。

如此季节,往往心生倦怠。每年都是如此,春日活力满满地开始拍照,到夏天,就慵懒。然而集色却又不能停歇,有些草木,稍不留意,就会错过。前面几个节气有了颇多教训。

楝花、梓花、柽柳花之类,都是赶在最后的最后,勉强拍了一点点, 聊胜于无罢了。因而纵使倦怠,还是勉强打起精神去收集了。只收集途中委实懒得再拍其他照片。

厚重的相机包,背出去又背回来,做了许多无用功。颜色倒是好歹收到了。

独坐黄昏谁是伴,紫薇花对紫薇郎

6608811451329312230

紫薇上个节气就已初开,如今正是好时节。紫薇常放半年花,原本是极好的花卉才是。

只因许多年都看得到,于是不在意罢了,细看之下,热热闹闹的一丛,景观好过木槿。

但单独的花朵却又有些怪异。乍看去,想起二十世纪三四十年代的风尘女子,

卷花头,类似如今的贵妇犬,抹了红粉,却又憔悴,装扮光鲜,却又羸弱,如此意象。

阴作官街绿,花催举子黄,公家有三树,犹带凤池香

6608787262073501831

国槐也是稍早就已开了,如今则是淡黄满树。说国槐的花是白色也好,黄色也好,都不错,

只因能够提炼黄色染料,于是最终还是算作了黄花吧。槐花黄,举子忙,古来如此。

那时候的举子还要忙着走动,结交同届考生,拜访高官文豪,比如今更功利和世俗,

反而如今的考生们,除了考试,其余一律不知,也是有的,丧失了交流和生活能力,

纵使上了大学,纵使毕业,也无非是科技民工罢了。如此说来,似又今不如古。

白日急随流水去,青鞋空作踏莎行

6608185829214212307

香附子也开了花,这倒是未曾想的。总以为要再稍晚些,但去河边一看,闲闲的一大丛。

据古人考证,所谓的莎草,亦即蓑草,大体指香附子之类。虽然其他莎草或许也不算错。

香附得名,可知其香,根茎有清淡香气,相传曹操向东吴孙权索要贡品,便有香附。

颇忆病余居士否,在家无意饮萝摩

6608461806631679272

某天原本打算去吃饭大学拍照的,骑车,约莫将要到了,雨却下起来,淅淅沥沥。

不想要冒雨拍照,于是只好转弯,直接回办公室。小雨未歇,将车停在棚子里头。

出了车棚,看到即将推倒的旧楼,楼外头围着蓝色板子,板子上的萝藦垂下枝条来,

因着计划去拍照未果,不愿白背相机,于是改拍萝藦也好。花正开着,形态端正。

芄兰之支,童子佩觿,虽则佩觿,能不我知。翻译成白话,小屁孩儿臭牛逼。甚好。

蒺藜沙上花开早,且让春风与燕莺

6608855431794421552

蒺藜花在正午大多已经萎蔫了。大约还是日光太过强烈之故。勉强找到几朵尚自开着的。

从前也知道河边土坡上有蒺藜来着,去年秋日,还去寻种子,未果。从前并不十分多见。

这一次却见了百十株,呼啦呼啦铺在地面上。蒺藜之果,以后或许也会收集的吧,或许。

小时候把那果子叫蒺藜狗子,会咬人。后来电视剧放含羞草,全民跟风,喜爱含羞草。

北地本没有那草,需花十块钱去植物园门口买一小盆。然而多有不识者,以蒺藜误认。

去捏蒺藜的叶子,当然不会闭合的,捏了又捏,全无头绪,还以为捏的方法不对,

尝试数次,终于作罢,末了还不慎一脚踩上蒺藜果子,扎上一扎,呜呼痛哉。

危台飘尽碧梧花,胜地凄凉属梵家

6608789461096757348

梧桐花正开着,尽是高树,收集不到,最终还是要回到吃饭大学去。专程去找梧桐。

吃饭大学旧南门之内,有几株栽种约有十年之久的梧桐,并非老树,移栽来却也粗壮,

树冠低垂,于是花枝触手可及。每逢毕业时分,梧桐花便次第盛开。夏日炎炎。

去年去拍梧桐,被乘凉大妈以为我趴在地上,偷拍妹子的短裙,于是今年引以为戒,

选了学生们拍毕业照的那几日,大摇大摆,全无疑惑。毕竟毕业生的疯癫,见怪不怪。

于是连同学校里头其余拎着照相机咔嚓咔嚓的家伙,大妈们也都懒得搭理,任由他去。

虽则如荼、匪我思且,缟衣如藘,聊可与娱

6608222113097930075

拍罢梧桐,去看茜草,偏偏那几日极炎热,土地干涸,挖不出根茎,于是放弃了。

岂料几日之后,因工作之需,还是要拍茜草根茎的图片,于是只好再去吃饭大学。

因着夜雨滋润,地面总算带些潮湿,挖掘起来甚为便宜。只刚刚钻进草丛,蚊子来袭。

忍受着蚊子挖地,洗净拍照,脑袋上面被咬肉球若干。幸而这茜草的颜色终不负我。

说来挖掘植物根茎,我终究是不舍得的。老板带植物实习的时候说,把根留住。

好在茜草一来野生,二来习见,三来长在紫藤的大叶黄杨之间,难免被园林工人清除,

挖便挖了,也不算是暴殄天物,拍了遗照,根茎未死,交予办公室妹子,或许能养活。

凤箫声断彩鸾来,弄玉仙游竟不回

6608257297470016654

凤仙花也是盛花期,只是今年周遭栽种极少。两三年前,有人种了许多,色彩丰富。

种子自播,无人管护,来年依旧生出几株,只抵不过小破孩子们的蹂躏,今年终究不见。

无主的凤仙花采撷不得,花盆里头的又不忍下手。窃花不能算偷,或许,那也心怀惴惴。

终究决定去买。开车南四环,黄昏的花市一片萧条,只剩下几盆凤仙,蔫头耷脑。

买回来养护,十余日,生了许多红蜘蛛,救护不得,全然萎死。鲜花终究归了垃圾堆。

早知如今,春日就播些种子了,明明有凤仙花的种子来着。然而集色又想要收录。

终究向人讨了几朵来,说,需要几朵花来拍照片。匹夫怀碧,那几盆花就在往来路边。

入夜将要拎着板凳儿回家的浇花半老老太太许是终究不乐意,全无欢天喜地的表情。

但还是默不作声算是答应了。我若不说,老太太径自回家,我便也会趁着夜色掐了花。

篱间薄荷堪谋醉,何必区区慕细鳞

6608778465980479670

城市里的薄荷生得甚是肥壮,许多家都栽种,地里或者花盆里。无需管护,年年旺盛。

去年我也种了,今年却没发芽,许是冬天冻死了?好在楼下草丛里还有,想要去刨即可。

那也是几年前有人刻意栽种的,一同种的还有紫苏和番茄之类。如今只余下了薄荷。

幸而楼下尽是遛弯儿和遛狗的老头老太太,以及遛家长和被家长遛弯的小小孩儿,

倘使小清新们发现了薄荷的存在,定然一抢而空,拿回家里冷冻上,留着做莫吉托。

物类相感志曰,薄荷需用隔夜粪水浇灌,性方清凉,否则如同杂草罢了。粪是宝中宝。

想我家楼下的绿地,每天有狗大便若干,间或也有人屎,正是薄荷生长的好帮手。

只是采薄荷亦需小心翼翼,鞋底不能粘屎,采来的叶子也要洗净,洗了又洗,洗了再洗,

如此才能免除粪便携带的绦虫、蛔虫、钩虫、蛲虫、大肠杆菌、痢疾杆菌和粪渣。

总之我只是收集颜色而已,尚未到收集味道的地步,因此诸多感悟只能凭借遐想。

这个节气的颜色比预想的丰富,总算不至于乏味。至于下个季节,想必要拖延一些了。

因着将出远门,待回到京城,还有什么草木能够残留,如今尚不知晓。只好见招拆招。

原文:【天赐、集色】小暑之色、倦怠蔓延

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当上帝赐给你荒野时,就意味着,他要你成为高飞的鹰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