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辑个人资料
的动态
发起了冒泡:

城中医院。
“许小姐,因为您摄入的营养不够,宝宝比正常的孩子偏小,这是我给您开的一些营养品,平时记得多吃点好的补充营养,不要影响了宝宝的发育!”
许安然看着手里医生开的药物单,轻抚着自己七个月看起来却只有五个月的孕肚,嘴角露出一丝苦笑:“好的,谢谢。”
许安然将药物单放入口袋,没有去药房,便直接开车离开了医院。
她并非不爱自己肚子里的孩子。
只是说来心寒,堂堂沈氏集团的总裁夫人,沈哲楠的老婆,却根本没有钱去买医生开的这些昂贵的营养品。
沈哲楠不仅囚禁许安然不让她工作,还冻结了她所有的银行卡,仅有的积蓄便是那一夜夜凌辱般的肢体接触,事后甩在她脸上的一沓钱……
沈家大宅,回到家的时候,夜色已黑。
许安然推门进去,就看到沈哲楠手里夹着香烟,俊美的脸上带着一丝阴冷的坐在大厅的沙发上,朝着自己投来冰寒的目光。
许安然倒吸一口气,手里紧紧攥着那张药物单,犹豫再三终究开口:“哲楠,医生说因为我摄入的营养不够,导致宝宝发育不良,你看……”
许安然话还没说完,就被沈哲楠打断。
“许安然,我劝你还是不要花费时间在做孕检这种毫无意义的事情上。”
沈哲楠将手里的烟头熄灭,眼里的光更加锐利冷沉:“即便是营养不良那又怎样,反正是个等不到出生就会死掉的孩子。”
等不到出生就会死掉的孩子……
许安然顿时背脊生凉,身子不禁一颤:“你什么意思!”
沈哲楠透着一股讥笑,从沙发上站起身,朝着许安然走去:“你该不会以为,我真的会让你这个贱人生下我的孩子吧?”
许安然瞬间脸色变得煞白,沈哲楠怎么突然不要这个孩子!
“不,我绝不会打掉,他已经七个月了,已经成型有血有肉了!我绝不会打掉!”许安然看着朝着自己逼近的沈哲楠,捂着肚子慌乱的摇头。
“三年前你为了嫁给我,唆使你爸找人将玥清肚子里的孩子弄掉的时候,你怎么没有想过玥清的孩子也是有血有肉?”
沈哲楠幽冷的眼底倏地窜出一股骇人的怒意,说的话一句比一句刺痛人心:“许安然,当初我之所以同意你留下这个孽种,只不过是想让你也感受一下当年玥清受过的罪!让你也尝一下已经成型的孩子从肚子里剥离的痛苦!”
沈哲楠一字一顿,口中的玥清是许安然继母的女儿,也是沈哲楠最爱的女人。
三年前童玥清肚子里的孩子突然流产,而所有一切矛头莫名的指向了许安然的父亲。
从那以后,童玥清便一走了之,从此再无音讯。
也是这样,沈哲楠对自己恨之入骨,不仅将爸爸送进了监狱,还将她禁锢在身边,凌辱折磨。
许安然收回思绪,顿时不寒而栗,原来沈哲楠当初同意自己留下孩子,只不过是要更加残狠的毁掉……
许安然从未想过,自己深爱多年的男人,会如此无情冷血。
她面色一片荒芜,紧紧的护着肚子一步步后退:“沈哲楠,我现在什么都不要,我们离婚,你爱童玥清你就去找她吧!只要你让我留下这个孩子,我什么都答应你!”
沈哲楠眼底依旧一片幽暗冰冷,他一把拧着眼前捂着肚子瑟瑟发抖的女人:“孩子,必须死!”
残狠的话音落下,沈哲楠猛力的拽着手里的女人朝着门外走去,电话铃声却在此刻响起。
不知道对方是谁,也不知道说了什么,只见沈哲楠原本一片死灰的眼中,在此刻燃起一阵光。
而这种光亮许安然从未见过,而后扔下许安然,慌忙的离开了沈宅……

注册成功

成为本站会员,开启一段新的旅程!